发新帖

梦风扬小说《农民医生》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769

康乃馨 2017-7-17 368



梦风扬小说《农民医生》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769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17
引用 1
第一章  大难不死

农民医生
农民医生
梦风扬
新人新书,欠缺经验,一定有一些不足的地方,希望多给些意见和建议。本人一定会加以改正的。

开始阅读:

刚下过雨的天空还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微风徐徐,让人忍不住闭上眼睛,静静地去感受大自然中那醉人的气息。

今天是高考录取通知书下发的日子,扬益早早的就来到了J省丰城一中。丰城一中的校园里挤满了来取通知书的家长和学生。看着那一张张年轻而又充满笑容的脸,给这刚刚冷清下来的校园又添了一份活力。

“你被录取了吗?”这样的声音时不时的在校园里响起。

“当然,哥们是谁?能差的了?你呢?”

“我滑档了?”这哥们因为分数低却报了分数比较高的大学而滑档了,苦着一张脸答道,欲哭无泪。

扬益挤了半天才拿到通知书,扫了一眼,医科大学,中医系,学费一年6000元。扬益傻了,心里直骂娘,“少的不报,怎么偏偏报了一个学费高的专业啊?”扬益犯愁了。扬益喜欢中医,可是要是早知道中医学费这么高,他是怎么也不会报的。家里的情况不允许他报这些学费高的,即使他爸妈不会说什么。

“扬益!”扬益刚拿上通知书往出走,听到有人喊才转过身来。看到是他以前的同桌林晓丹,人高高瘦瘦的,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挺漂亮的一同学,同时也喜欢扬益。才轻声道:“奥,是你呀,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林晓丹一张小脸笑颜如花,道:“扬益,没事就不能找你呀?你被录取了吗?”不等扬益回答,又接着说:“看我问的,你这样的大天才,不录取才怪呢?呵呵·······哦,对了,还真有事和你说呢。今天不是领录取通知书吗?咱班同学要办一个分别聚会,咱班同学就你····不知道,所以我来叫你。”林晓丹其实想说就你没手机的,可是怕伤了扬益的自尊,所以话到嘴边了又改了口。

“不了,我还要回家。”说完也不管林晓丹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扬益,你怎么这样啊?我知道你家里也不怎么富裕,你的那份钱我已经帮你出了,不要你的钱的。”

扬益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林晓丹,寒声道:“我是没钱,可我也不需要你的可怜,再者说我不是因为没钱才不去的,而是不喜欢,你记清了,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林晓丹小跑着追上扬益,拽住扬益的袖子,哀求道:“对不起,扬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啊。我只是·······”

看着林晓丹那有点泛红的眼眶,扬益的心有软了下来。解释道:“我真的要回家了,你也知道我家比较远,再说我爸妈还在等我回家呢。你给咱班的同学说一声吧。”说完扬益疾步离开了学校。

看着扬益远去的背影,林晓丹委屈极了,眼泪在眼里打转。大声喊道:“扬益,我·······!”想了想又把剩下的半截话咽了下去。咬了咬嘴唇。心里暗暗想“扬益,我为了你也报了医科大学,你等着吧,我不会轻易让你跑掉的。哼······”恨恨的看了远处一眼才向和同学们约定的地方走去。

扬益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来到了他们扬家村有名的琳阑山。享受着雨后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芬芳,这样也许会使沉重的压力得以暂时的释放。琳阑山,位于扬家村北面。山很高,另一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村里的老人叫那里断肠崖。因为很深,又常年烟雾缭绕,时常传来呜呜的低鸣声。像是有人在哭,故而得名断肠崖。同时,这也有一个传说,在远古时候,有一个大神,不知是什么原因一掌将琳阑山的一半打入地底下,形成了现在的一面高山,一面悬崖。

扬益愁眉苦脸的坐在山顶的悬崖边上,眉头紧紧的皱着,目光无神的开合着。静静的注视着对面的悬崖峭壁,一会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J省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苦笑。

“怎么办啊?学费一年6000,家里绝对承担不起的,再说还有弟弟妹妹要上学。加起来·······,唉······”

这个帐扬益不敢算,对他们家里的情况,即使爸妈从来不给他说,但是扬益还是一清二楚的。这些年为了他和弟弟妹妹读这个书,家里几乎把能变成钱的都变成了钱。想着父母这些年两鬓渐多的白发,额头上被岁月刻下的痕迹,还有那松树皮般的手。扬益怎么也不忍心让爸妈替他出这6000块钱的学费了。

长叹一声,心里满是苦涩。扬益甩了甩发胀的头。把录取通知书塞进衣兜里。“回去再说吧,大不了我就不念书了吧?迟了爸妈该着急了。”拍了拍屁股上的泥草。因为刚下过雨,地面湿滑。谁知刚想转身,左脚踩到泥巴上滑了一下,身子往前一倾,已然往悬崖下坠去。扬益一把抓住悬崖边上的一株草,现在这可真是救命稻草啊,慢慢的往上挪,扬益怕一使劲连救命稻草也拔出来了。可是,刚下过雨,一株小小的草怎么能承受住扬益的重量?连人带草的掉了下去。

扬益现在骂娘的心思都没有了。“这TMD叫什么事啊,没事跑这来装什么深沉,这不是找死吗?”扬益感觉脸都快被风刮变形了。身子急速往下坠。扬益想大喊,可是一张嘴,风就灌了进去。扬益哭了都快,“古人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可是古人没说一失足就得死啊?可怜我的十八年少,可怜我保留的处男身还没献出去,可怜我········最可怜的是我那爸妈以后没有我的照顾了。”

可怜了半天,扬益的心反而静下来了。只是又一想到家里还在等他回家的双亲和弟弟妹妹,扬益就满心的难过。“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爸妈该多着急啊,他们一定会到处找我的,可是我······,唉,我估计连一个全尸也留不下。”

“爸妈,儿子走了,你们千万别难过。”

“爸妈,不是儿子不想养活你们,只是贼老天玩我。”

“爸妈,儿子不孝,下辈子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

横竖都是死,扬益也不急了,安心的等死。人死万事消,父母,又或者弟弟妹妹,都会有他们的人生。现在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想那些也没用了。等死吧,“让我快点死吧。”扬益内心大声的喊了一声。然后两眼紧闭,脑子里一片空明。可是也不知是这悬崖太深,还是老天爷故意和他作对,折磨他的心神。反正扬益闭着眼等了半天也不见落地的声音。心里嘀咕道:“奇怪,怎么还不死呢?难道已经死了,只是太快,我没感觉到疼?”

“又或者·······我没死?”扬益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么高的悬崖,就算是神仙也得摔个半死,更何况他一个凡人。

扬益又等了一分钟的时间,听着耳边依旧呼呼响的风声。内心地那个急啊,给自己鼓了半天的劲,慢慢的睁开一个小缝,快速的鄙了一眼,又快速的合上,“怎么回事?我刚刚好像看见对面的崖壁没有往上升,也就是说······我没有往下降??”扬益猛的一下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差点吓死。他现在正躺在半悬崖中伸出的一块石板上,石板悬在悬崖中间,悬崖依旧深不见底,云雾缭绕。石壁上也不知是被什么工具开凿出的巨大的洞窟。风是呼呼刮没错,只是是从洞窟里传出来的。洞窟黑漆漆的,看起来像一个等猎物自己送进去的巨大魔口。

扬益躺着也不敢动。内心充满了疑问。“我已经死了吗?可是现在不得不让我怀疑我没死啊?但是没死为什么有感觉不到疼?这么高摔下来也应该有一种落地的感觉或者声响啊?这么也没有?”

伸了伸手和脚,扬益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没错,手还是他的那个手,脚还是他的那个脚。扬益不信邪的狠狠掐了一下大腿内侧。于是整个悬崖底传来一声杀猪似的惨叫。“哈哈·······我没死,我没死。我还能感觉到疼,哈哈·······难道这也是古人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高兴过后,扬益又傻眼了。他被掉在半空,上上不去,下下不来。大难不死是应验了,可是后福在那??低头看了看脚底的悬崖,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洞口。扬益可不认为哪个是他的后福。想了半天,扬益只想出了两条路,要么坐在石板上等着被饿死,要么进魔窟去送死。横竖都是死。

再三考虑后,扬益觉得进魔窟是比较好的选择吧。于是扬益就亦步亦趋的靠近,再靠近······
康乃馨 2017-7-17
引用 2
第二章  往事如烟

农民医生
农民医生
梦风扬
扬益慢慢的走进洞窟,洞窟不是很深,十几丈高的样子,洞顶镶了几十个发光的石头,扬益心里充满了震惊。“这不会是夜明珠吧?天啊!这么多??个个这么大??太······太TMD有钱了吧?”

“幸运的小子,你终究是来了。”一个突兀的声音差点将扬益吓的半死。

“谁??谁在说话?出来,我告诉你,我身上有南台山求的符。我不怕你的”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已经打起了突“漫天神佛保佑啊,我扬益十八年来从没有做过亏心事。前不久还扶老奶奶过马路了。而且就算小时候偷了扬奶奶家的鸡蛋,可是那毕竟是小时候不懂事啊。神也会原谅我的。”碎碎念了半天也没看见一个鬼影子。扬益才放下心来。

可是还没松口气,那声音又传了出了。“你在嘀咕什么?”

“鬼大人啊,我不是有意要冒犯您的意思。只是凑巧掉进来的,求求您别来找我啊。”

“臭小子,谁说我是鬼了?要不是我救你。你早死了!”

“那您是·······神?仙?神仙?”扬益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算是吧!小子,我可等你好久了啊”那声音无不感慨的说道。

扬益心里一惊。问道“等我??您老人家一定是找错人了。对不起了,我是路过的,打酱油的。我走了啊,您老不送,,不送啊!”说着扬益就慢慢的往洞口边上退去。心道“老子小说也看了不少,等我?我看是等我夺舍重生?老子还是溜的好。”

“小子,你能走的出去吗?”那声音有些得意的说道。

扬益急了,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忙道:“老大,老爷,您就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岁小孩,下有······,呃,,错了,上有八十岁老妈·······”

“闭嘴”那声音一声喊断扬益的话。“小子,别想溜了,我要是想把你怎么样,还用和你废话这么多吗?”

扬益想想也是。索性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静静的听那老头说话。

“想不想听故事?”那声音问道。

“不想。”扬益想都没想答道。“当我是小孩啊,还听故事??”

那声音也不理会扬益的反对。自顾自的讲了起来。“我大概叫马塞尔,时间太久了,我也记不清楚了。大概数千万年前吧,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小的上位神,因为无意中在一个神域中得到了一件至高神器‘九龙戒’。我深知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即使给我最好的朋友都没有告诉过,可是在我和朋友喝酒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他就背叛了我,将消息告诉给了火系主神幔菲特,于是遭到了包括主神在内的十万神界强者的追杀,在一万年的逃亡中我受了很严重的伤,在和他们的激战中打破了空间,我杀了一千多人,最后死在了火系主神幔菲特的手中。神识也受了重创,但却意外的保存了下来,通过九龙戒保存了下来。而九龙戒也通过空间裂缝来到了这里。我在这等了十万年。就是为了等你,我的神识快消散了,好在你来了。”

扬益心里满是震惊。世上真的有哪些传说中的神魔??这·····?“那现在世界上还有神吗?”扬益问道,期待着答案是否定的。

“现在又没有神我不知道,早些年我神识还强大的时候我用神识查看了一下这个空间。没有发现。”马塞尔答道。

扬益总算放下心。要是有神那这个世界会怎么样?

“原本我以为我会被困这里死去,可是,你来了,一切都会不一样的。这是宿命。小子,我决定传你衣钵,你可愿意?”马塞尔突然变的无比严肃的说道。

“你有什么要求?”扬益从来不会认为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

“等你到了上位神的时候,帮我杀了我的那个背叛我的好友,他叫艾克。”

“好,我答应了”扬益立刻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好,好,好,哈哈,,艾克,你等着吧,我会报仇的,等着吧,哈哈,我在地狱等你。”马塞尔状若疯狂。“你起来,记住你的话。过来盘膝坐好,静心凝神,舌抵下颚,气沉丹田。我传给你的功法是神界赫赫有名的至高功法《九转修神决》。”

扬益依言坐好,突然,扬益只感觉脑袋疼的厉害,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一分钟,有或许更久,然后,脑子里就多了许多东西,一个个闪着金光的大字浮现在眼前,《九转修神决》五个大字尤为闪亮。他明明不认识这种古怪的文字,可是偏偏明白意思。

“此功一共九层,每突破一层,无论是身体还是神力都会增加一百倍。”马塞尔无不自豪的解释道。

扬益可没心思听他解释,心神沉入脑海细细查看。第一层,神行九天,重练金身。经脉和骨骼寸寸消失,然后神力重铸。

就在扬益正在看的起劲的时候,马塞尔又道:“让我祝你一臂之力,洗经筏髓吧”话音刚落,扬益就感觉有许多东西往身体里钻,身体像要被撕裂一样的疼。忍不住在地上打滚,持续了五分钟的时间,扬益被疼的晕了有醒。醒来后扬益感觉身体好像轻了不少,而且身体上包了厚厚一层脏东西,难受的要死。

“好了,我已经将你的身体体质改变了,这对你以后的修行有事半功倍的好处,好好珍惜吧,小子。我再传你一样东西,当年我因为它而身死,你一定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切记啊!”扬益只觉得眼前一花,一枚样式古朴的戒指就出现在眼前。然后手指就被什么东西划破了。挤出一滴精血滴在戒指上。戒指发出一道冲天白光,慢慢的有没入戒指消失不见,而这时,扬益也和戒指产生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心神一动,戒指就套在了扬益右手的无名指上。

“好了,我送你上去吧,往事如烟,已逾万年,哈哈哈·······”

扬益眼前一花,人就凭空出现在中午掉下悬崖的地方。
康乃馨 2017-7-17
引用 3
第三章  九龙戒

农民医生
农民医生
梦风扬
直到现在扬益还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靠,太扯了吧?我不会是小说看多了做梦的吧?”可是抬起手看着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看起来黑漆漆的,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古朴而又充满神秘,大气。九条小龙相互盘旋围绕,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活了一样。

“这应该就是马塞尔口中的至高神器吧??可是,,,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吗,。那老头该不会是忽悠我的吧?”扬益嘀嘀咕咕了半天也没看明白那戒指是干什么用的。

“小说里都说戒指一般都是空间戒指,这个,不会也是吧?可是,里面有什么呢?神器?神丹妙药?还是修仙功法?”念头刚在心中生起,人就已经到了另一片天地。一望无垠的天地,成片成片的参天古树林立,高山流水,一个方圆十余里的湖泊,湖泊上水榭楼阁,大片大片的药田不知被谁打理的整整齐齐。看着这样美的让人心悸的世外桃源,扬益忍不住的震惊,“这·······这不会就是九龙戒的空间吧??这也太美了吧?怎么会这样?不是说空间戒指只能装死物吗?这里怎么·······”

扬益一间间房间都查看了一遍,里面空无一人。扬益看着空旷无比的空间总觉的少了什么,一时又想不起来,只好暂不去想。走到药田里看着比自己高的药材,扬益直接无语了。就算他这个外行也知道这些药材的药龄起码在万年以上。“这不愧是至高神器啊,这里的药材拿出去一颗恐怕都会惊世骇俗的。”扬益心里无不感慨道。“这里到底有多大呢?”心神一动,一个信息已经在他脑海里闪过“八千万里?还会随着主人神力的提升而扩大。这岂不是说,我可以在这里建一个国家?”随即扬益一拍额头,“我知道缺什么了,怪不得怎么总感觉怪怪的。这里缺少生气,连一只鸟都没有。也不知道能不能将外面的东西带进来。改天一定要试试。”参观了一圈,扬益的兴趣丝毫不减。

“怎么就这么一层?好歹也得有个像藏经阁什么的地方吧?”突兀的,扬益消失在原地,又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这里是一座高塔。塔顶深入云端。一共九层,每一层都很高。

塔门自动打开,扬益信步走了进去。里面又被分成许许多多的小房间。每个房间上面都有一个小牌。上面写的也和马塞尔塞入扬益脑海里字一样。估计是神文。一级丹药房,一级经书房,一级神晶房,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第二层也一样,知是都变成了二级经书房,二级丹药房········

走到第九层,扬益已经被累的像狗一样爬下了。“累死老子了,这么高,还要不要人活了?”也不管有没有人听的到,扬益大声抱怨道。

歇了半天才换过起来。走进顶层的经书房里,这里的经书都是最顶级的了。房间里很单调,一圈的书柜,中间房了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别无其他。不过另人惊奇的是,书柜,桌子还有椅子都是玉制成的,晶莹剔透,散发着柔和的白光。书柜上都是一卷卷的羊皮古卷。随手翻开一卷“至阳九密”四个金光大字映入眼帘。也没兴趣看里面内容的兴趣,随手丢开,又抄起另一本来看。看了小半圈,越看越心惊。“这些都是老鬼所说的修炼功法吧?”随意扫了一眼。觉得也没什么可让人惊奇的东西了。又到处溜达着。扬益这想法要是被神界的人知道,估计用吐沫就把他淹死了。什么叫没什么可惊奇的了?这些功法那一本不是让人抢破脑袋的?不识货的东西。无知害死人啊!!

扬益刚准备出去,眼角不经意扫在书柜顶上。书柜上放着一个古朴的盒子,也是玉质的,扬益刚进来还真没看见。踮着脚从柜子顶上那下来轻轻打开。里面放着一个玉球一样的东西,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盒,小盒里放着九枚金针。长短粗细不一,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是龙形的。龙头做针尾,龙尾做针头。扬益一看到这震就爱不释手。又拿起那玉球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也没看明白是干什么用的。刚想放下,突然,一道银光自球里射出,直奔扬益脑门。扬益心里直叫:“完了,完了,大波大浪都过来了,没想到栽在了一个小球的手里。”银光没入扬益脑海不见,扬益只感觉脑子疼的厉害,过了半天才适应过来。渐渐的,脑子里多了许多东西。药方,草药名称,,,草药图形,人体穴位图,········

“这是什么??《医鉴心经》?是什么?”‘医鉴心经’四个大字苍劲有力,如刻到脑子里一般。等脑中的东西消化完扬益才知道得到宝了,这本《医鉴心经》是神界医神特洛将自己所有医术及心得用神力记入神晶的。被马塞尔机缘巧合下得到的。马格在神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号称天下无不可医之病。如今又到了扬益手中,现在的扬益,只要有一点经验,那么他的医术可以说是现在这世界上当之无愧的第一了。

等确信再没有什么地方没看完之后,扬益才从九龙戒里退出来。收拾好心情,找了半天才找着落下的录取通知书,心道:“还好把这玩意没丢,要不老爹不要我小命才怪呢!”看太阳都快落山了。扬益这才往家奔去,可是这一奔,扬益一头撞在了树上。“哎呀,痛死我了,怎么回事啊这是??”回头看了看身后,把扬益吓了一大跳。这离刚才的地方足有十米,“这·····怎么这么远,是我一步跨的??超人??”想了半天才想起这应该是老鬼给他改变了体质所致。这可把扬益乐坏了“哼哼·······以后打架我就不用再怕了。打不过我就跑,看谁能追上我?”不得不说扬益同学的想法很雷人。这体质,现在就是打一百人也不见得落下风的。竟然想着跑?

扬益怀着激动的心情这才下山回家去了。。。
康乃馨 2017-7-17
引用 4
第四章  父爱如山,母爱似海

农民医生
农民医生
梦风扬
一路疾驰,一路上也不知摔了多少跤,很快扬益便适应了这几近变态的身体。也亏得他身体被改造过了,要是平常,这几跤,起码也得在医院躺着了。反正扬益不在乎,又不疼,无所谓了。直到村口扬益才放慢了速度,要是这样回去,也太有点惊世骇俗了。到了家门口,看了看时间。竟然用了不到平时的四分之一的时间。扬益可谓一脸的兴奋。“真快,比汽车还快吧,我竟然没有感觉到累?这老鬼,人不错,以后有机会就帮他报仇吧!要是对手太强,那老鬼,对不起了,哥们玩不起啊!”直到家门口扬益还是一脸的惊疑不定。

静了静心神,扬益推开院子的小木门,朝屋里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扬益的妈妈柳慧枝疾步迎了出来。拉着扬益往屋里走。说道:“你这孩子,怎么才回来?干嘛去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和你爸都担心死了。饿坏了吧?快进屋,我给你留了你爱吃的土豆丝炒粉条。”说完又回头向屋里喊:“孩子他爸,咱娃回来了。”

“哦!”扬益的父亲扬国忠随口应了声,听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

进了屋,扬益看见父亲靠在炕边上愁闷烟,不过从父亲那关切的眼神中扬益看得出父亲还是很担心他的,只不过不善于表达而已。弟弟扬风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看见扬益进来,抬头随口问了句‘哥,你回来了!’便又低头接着写了!扬益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在家,真好!”

柳慧枝替扬益盛了一碗饭,随口问道:“录取了吗?考哪了?”

“J省医科大学,”扬益一边往嘴里扒拉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扬益的妹妹扬梦正好从里屋走出来,道:“哇,哥,你好厉害啊!竟然考到那儿了,听我们学校的同学说那可是全国排名前几的学校哦!我以后一定要向你学习!”

扬益两下把饭吃完,抹了下嘴,才从兜里将录取通知书拿出来递给了妹妹,道:“你念给爸妈听吧。”

扬国忠静静的听完半天没有吱声,也不知道心里这么想的,脸上时阴时晴的,直到一支烟抽完,将烟屁股摁灭,才道:“小梦,带你弟弟去里屋写作业去吧!我们和你哥哥说点事。”等到弟弟妹妹都进去了,扬国忠去关上门,又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才接着说“娃,你糊涂啊!你怎么能选中医?这些年咱山里的人都没几个相信中医了,更何况城里人?你学那个出来有什么用?也怪我们大字不识一个,要不然······”又觉得说出这些话会伤道扬益,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扬益道:“可是我现在·······”扬益本来想告诉他们他现在已经不用为了挣钱而去选择父亲眼里那些‘有前途’的专业了,因为他又九龙戒和脑海里的那本医术就够了。可是话到嘴边又没说出口。这些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

柳慧枝还没等扬益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爸,别说了,只要咱娃喜欢就行!”然后又转头对扬益说:“娃,别多想,既然已经选择了,就好好把书念完,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和你爸都会支持你的!”悄悄的用手戳了扬国忠一下道:“他爸,你倒是给句话啊!”

“唉·······”扬国忠长叹了一声又吧嗒吧嗒的连抽了几口烟!便没了下文!

吃完饭扬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这么也睡不着。“该不该告诉爸妈我今天遇到的事情呢?可是他们会相信吗?算了还是不要说了,免得给他们带来麻烦!”扬益的心里闷得慌,爸妈头上日益增多的白发和皱纹,都是为了他们三个操劳的。才四十几岁的人看起来像五十岁。爸妈的身体也不复当年的挺拔了。想到这里,扬益心里真不是滋味。突然感觉屋里很热,也不知是天气还是心里闷热,刚推开门就听到他妈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娃他爸,你说咱小益的学费要六千,今年怎么办啊?去年借他大伯的一千块钱和二舅的五百还没还上。今年·······”

扬国忠说:“没事,要不行的话,咱们就早点把地耕完,然后把老黄卖了吧。怎么说也要他给我把这个学上完。”

“老黄?你舍得吗?你对它可不比儿子女儿差多少啊!”柳慧枝的声音有点发涩.

“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现在还有什么比儿子上学重要?我不能为了自己害了儿子。”扬国忠低沉道。谁能舍得?它可是我的心头肉,全家的救命恩人呢。

“可是·······”柳慧枝还想说什么却被扬国忠的话打断了。“没啥可是的,早点睡吧!明儿还要早起!”

此时在外面的扬益眼泪咱们也忍不住了,奔流而下。扬益心里比谁都清楚。虽然今天扬益的爸妈什么都没说,可是扬益知道他们是愁他的学费,现在听到他们的对话,扬益才明白,他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上这个学,他承担了这个家,更承担了父亲的所有希望。父亲口中的老黄是他家后院里的一头老黄牛,养了七八年了,老的都快耕不动地了,可是父亲一直缺舍不得卖。因为在扬益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是老黄拉着车跑了十几里路,才感到省城医院,这才捡回了一条命。医生说要再迟一会估计就救不回来了。全家谁不念着它的情?父亲耕地也舍不得打一鞭子的。

一直以来,即使家里再需要钱,父亲也不舍得卖,可这次······坐在院子里扬益脑海里一直重复着父母刚才的谈话,内心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究竟需要父亲忍着怎样大的心痛才说出要卖掉老黄这样的话??回想起从小到大,父母对他们的点点滴滴,扬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感觉。

父母的爱,就是默默的付出,从来不会用语言来表达,扬益此时才真正明白,父爱如山,母爱似海!
康乃馨 2017-7-17
引用 5
第五章  父子夜谈

农民医生
农民医生
梦风扬
“小益,你这么晚了不睡觉在院子里干啥?”父亲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扬益的思绪。

“爸,您怎么出来了?屋里热,我在院子里凉会儿。”扬益深怕父亲看到他脸上的泪痕,侧着脸说道。

“我起来上厕所。”

扬国忠从厕所里出来走了过来挨着扬益坐下。“是不是有啥心事?”

扬益深深看了一眼父亲,说:“爸,即使您和我妈不说,我也知道咱家里的情况。这么多年,您和我妈为了供我和弟弟妹妹上学,东拼西凑的,欠了别人不少钱。大伯还因为您还不上钱骂了您。我躲在门后面听见的。家里的东西也变卖了!我还知道,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妈把您送她的簪子也拿去卖了呢!您和我妈吃了许多苦。我心里也急着呢,我不想看你们再为了我们而看别人的脸色了。”

扬国忠眼睛红红的,眼泪在眼里打转。“说啥傻话呢?我和你妈不供养你们,谁来供养?为了你们,这点委屈算什么?孩子,你别多想。”扬国忠急着插话道。

“爸,您听我说完。”扬益并没有因为父亲打断他的话而停止。“爸,我知道您舍不得卖掉老黄,放心吧爸,我自己能行,这学费你们就别操心了。爸,您要相信我。”扬益看着父亲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急切的说道。之所以敢这么肯定的说也是因为今天得到了九龙戒,戒指里面随便一颗药拿出来卖也能够学费的钱了。

“我和你妈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杨国忠问道。声音有点发颤。

“嗯!”扬益低声应着。

“孩子,老黄再好,它也没有你上学重要。你应该知道!咱农民,要么一辈子在地里刨食,要么进城当城里人。要想当城里人就得有本事。咱们唯一的本事就是那个本!所以我才竭力要把你供出来,你别为了钱······”扬国忠不知道儿子是怎么想的,他怕儿子为了钱做错什么事。

“爸,您放心吧。我不会做违法的事的,我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扬国忠盯着扬益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眼睛里流出两道浑浊的眼泪。心里满是安慰,孩子长大了。“咱家是穷,那是你爸没本事,咱扬家村几十代都窝在这山沟沟里,有的人一辈子也没出去过,也几乎没出过什么人才,大学生,你是第一个。爸为你感到骄傲。你是咱家的希望。我和你妈这么拼死拼活的供养你们上学,就是为了让你们能走出这座大山,而不是像我们一样在这窝一辈子,当一辈子的农民,受一辈子的穷。”

“爸!”扬益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声‘爸’。这个字涵盖了扬益想要表达的所有感情和想法。

扬国忠吸了口烟接着说道:“自从你妈跟了我以后,没有享过一天福。我们吃得苦太多太多。所以不想你们也吃这样的苦。虽然我和你妈大字不识一个,可是很多道理我们都懂。城里人看不起咱农民,这些年你在丰城念高中,我没去看过你一次。就是怕你被人看不起!”

“我一定会让他们看得起咱农民的!”扬益保证似地说道。

杨国忠抬头看了看天,“我和你妈现在还能动,还有力气来养活你们。等到将来,我们老了,干不动了,你的弟弟妹妹就要靠你啊!”说完,也不等扬益说话,佝偻着身子回屋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以后,要是你有出息了,就好好地待你妈?我没有啥,她可是为了你们吃了不少苦。”

扬益看着父亲那有些蹒跚的背影,却越发的高大。看到父亲走到门口了,突然开口道:“我一定要别人看得起您。我一定要您和我妈享福!”扬国忠的身子一顿,却又匆匆的进屋了。

扬益说完这句话就像全身的力气被抽走了,瘫坐在地。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回到屋里,看了看手上的九龙戒,心里暗暗发誓“既然上天给了我不一样的机遇,将你给了我。我就一定要好好的努力,珍惜。一定要有钱,让爸爸妈妈弟弟妹妹都过上世界上最好的日子!”扬益此刻的眼神无比坚定。九龙戒像是感应到了扬益的心,发出一道柔和的白光,然后又渐渐淡去。心神一动,就到了九龙戒空间里。他必须一刻不停的修炼‘九转修身决’,‘还有医鉴心经’。只有这样,才能有资本给爸妈弟弟妹妹幸福。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