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美伢大人小说《从你的全世界错过》微信在线阅读书号:2501

康乃馨 2017-8-30 470





美伢大人小说《从你的全世界错过》微信在线阅读书号:2501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1
001  发育过盛也是通行证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美伢大人
  s市,大雨。

  阴沉的天气印证着徐诗蕾的心情,今天s市的瓢泼大雨整整下了一天。

  小脸上的泪水已经被大雨冲刷干净,只剩下红彤彤的眼圈能看得出来她狠狠哭过。

  手机还在嗡嗡地响着,徐诗蕾瞥了一眼。

  上面“石天磊”三个明晃晃的大字闪烁着,赫然映入她的眼帘。

  冷笑一声。按了挂断。

  呵呵,真是佩服他的厚脸皮了。

  劈腿还有脸打电话?

  难道上次喝多了酒,在电话里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的人不是他吗?

  可笑。现在酒醒了,又来装什么深情。

  徐诗蕾没有选择乘车,而是一个人裹紧了校服,在大雨滂沱中倔强地走着。

  她不管旁边的人怎么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只觉得整颗心都塌陷了一块,已经不完整了。

  今天是徐诗蕾的十九岁生日呢。

  至于她为什么还穿着高中生的校服,那是因为她复读了一年。

  复读的原因,真让她回想起来恶心至极!

  “你爸不是把你卖给脑满肥肠的有钱老头了吗?怎么还有脸跟我在一起?”

  “你倒是说话啊?不干不净的臭女人......老子就算是劈腿又怎么了?你知道吗,我曾经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恶心你!我再怎么样,不比你强多了啊?就算我和你姐姐上过床,你就不能宽容一点吗?诗梦都那么懂事了,都说不会打扰我们,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徐诗蕾,我知道你高三那年辍学打工,供我上学不容易。可是你不是现在也卖了个好价钱吗?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石天磊哪还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了啊。你应该好好谢谢我!要不是我,你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嫁给有钱人吗?”

  “诗蕾啊,天磊的活儿可好了呢。你还没体会过就被爸爸卖给了给了糟老头子。人家年纪那么大了,也不知道行不行了......哎,真是可惜了呢......算了,姐姐会替你照顾好天磊的,你就安心地嫁给那个有钱的老头吧。”

  即使过了这么长时间,只要一闭上眼睛,那些污秽不堪的话还在脑海中萦绕着。

  徐诗蕾的眼眶肿肿的视野不够清晰,动作也有些迟钝了。

  夏天的鱼浇在身上,也是凉的。

  过了许久,徐诗蕾站在一家夜店的门口,挪不开脚步。

  夜幕降临,这条街繁华得很,四处都是灯红酒绿。欲望和金钱的味道惹得人头昏眼花。

  时不时有豪车在徐诗蕾的身边停下来。衣着漂亮身材惹火的小姐姐们挽着财大气粗的男人,走进那些纸醉金迷的地方。

  她痛苦地闭上眼睛,手慢慢地附上心口那个位置。

  人性不就是如此吗?只要有钱,只要有利可图,就什么都可以抛弃不要了!

  这就是人性啊!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说好的海誓山盟呢?

  那都是无稽之谈吧!也只有自己这样的小孩子,才会傻乎乎地相信!

  石天磊,你好狠的心......

  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掉下来。

  徐诗蕾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s市中心的夜店。

  SwagClub。

  不如,放纵一回如何?

  徐诗蕾嘴角扬起了一个不真实的笑容。

  两个酒保看着穿校服被浇成落汤鸡的徐诗蕾,只斜了她一眼。

  其中一个酒保有些不耐烦地对着她:“未成年人不让入内。”

  徐诗蕾没空跟他辩解,眼睛红肿,套出了钱包。

  “给你身份证。”

  女孩儿声音冷冷的。

  酒保看着她,接过身份证,依旧还是一脸的疑惑。

  “不像你本人啊,这是哪儿偷来的吧?”

  身份证上的照片本来就和本人有一定的区别。这个酒保还真是在难为人了。说白了就是看徐诗蕾进来也不会消费太多,懒得跟她多说。

  徐诗蕾冷笑一声,冲着他们抖了抖身上的雨水。

  动作扫过,身上最丰腴的地方抖了三抖。

  就这么一个动作,两个酒保都愣住了。

  瞬间周围的几个男顾客眼睛都直了。

  夏季校服的料子很薄很透,徐诗蕾一直是发育过盛。

  再加上被雨水冲刷过的校服,根本遮掩不住她姣好的身材。

  连黑色的内衣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更别说那深深的沟壑了。

  保安的眼神意味深长起来。戏谑地打量了起来。

  未成年人怎么会发育的这么好?

  “美女一位————”

  因为她傲人的胸围,徐诗蕾就这么被放了进去。

  坐到散台上,看着周围这样陌生又吵闹的环境,徐诗蕾没有多余的感情去在意外界。

  “先给我上五扎啤酒!不要果盘!”

  徐诗蕾随意地把书包往身后一堆,也不管自己身上到处都是湿乎乎的。

  此时此刻,她的眼神像小狼一样锐利,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没一会儿,酒来了。

  与此同时,徐诗蕾的微信也响了起来。

  居然是徐诗梦的视频通话。

  抢了自己妹妹的男人,说了那么多恶心人的话。逼迫徐诗蕾放弃了石天磊,也就算了。现在还发视频聊天?

  这个女的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啊!?

  徐诗蕾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按向了代表接通的绿色按钮。

  画面那边,十分的清晰。

  那是在石天磊的房间里......

  徐诗梦一脸娇笑地看着狼狈的徐诗蕾。她化了浓浓的妆容,身上的情.趣内衣格外扎眼。

  “小蕾啊,你那边好吵啊。怎么,情场失意,要去放纵啦?哈哈哈。对了,天磊去洗澡了呢。我们刚才一起喝了点酒,就是去年你带给他的那瓶法国精品葡萄酒呢。呵呵,真谢谢妹妹。这么贴心,把男人让给了姐姐我呢。哎对了,记不记得半个月之前,有一次他在我床上的时候,你让他帮你送考试卷,他没有去。我让他去他也不听,非说呀,在我身上做的正开心,憋着一半难受,不想去呢。”

  心脏已经麻痹,再听到这样的话,除了恶心,再也没有其他的感受了。

  徐诗蕾面无表情地把视屏挂了。然后将手中的扎啤一饮而尽!

  “再给我上两扎啤酒!”

  再美好的爱情故事也是虚幻的。都是特么的骗人的!

  徐诗蕾为了给石天磊交出国留学的学费,高三那年辍学,打工给他交学费。现在好了,放假回来以后这个男人居然跟自己后妈带来的野种姐姐搞到了一起!

  多好笑啊。

  母亲早逝,还有一个分不清亲疏的爸爸。这个爸爸被后妈和继姐撺掇着,还把自己卖给了一个有钱的老头子。

  还美名其曰说这样是为了自己好......

  谁不知道那人给了他们三千万?!

  都是假象......

  什么亲情、爱情。

  都是狗屁吧!

  徐诗蕾捂住胸口,双目失神。

  这里,已经麻木的感觉不到疼痛了。

  她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又将眼前的一扎啤酒一饮而尽!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的手偷偷将徐诗蕾书包里的钱包摸了出来......

  ......

  ......

  夜店的顶层。

  SwagClub的vip豪华包间内。

  偌大的房间,却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照射进了点点的月光。

  房间十分昏暗。如果不是有轻微的呼吸声,甚至是感觉不到有人的存在的。

  红酒里折射出的光芒照射在一个男人的脸上。

  那男人目光如炬。即使眯着眼睛,也带着危险的气息。

  “哎,你一个人黑灯瞎火的玩什么神秘呢啊?”

  大门被推开,轻佻的男声响起。

  沉默了一会儿。

  “萧继,你话太多了。”

  男人终于开口说话。

  被叫做萧继的男人没有收敛的自觉,反而是伸手将灯打开了。

  坐在沙发沙发上的男人,突然间被灯光刺到,深邃的眼睛微微眯上,看起来像一只狩猎的豹子。

  萧继自觉地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香槟,对着男人道:“季煜丞,你猜我刚才在一楼看到谁了?”

  男人将剩下的红酒喝完,眼神冷漠地道:“说。”

  早已经习惯了他这个德行的萧继没有在意,而是贱兮兮地说:“你那个小新娘子啊!”

  小新娘子?

  男人眉头微微皱起,拿着红酒杯的手停顿了一下。

  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萧继似乎就料想到了这男人肯定记不起来,也不奇怪。

  “就是你没过门的未婚妻!那个说是到了法定年龄就卖给你,半年之前,花了三千万买的那个!”

  哦?原来是她。

  季煜丞这才想了起来。

  虽然买她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但是这个人却不重要。只不过是细枝末节的事情,所以季煜丞不会记住这样不重要的人。

  男人并不着急,慢条斯理地点燃了一支香烟。

  他手边的水晶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时间长的已经燃灭,只剩过滤嘴。刚抽完的还亮着火星。

  不知道他在这里坐了多久,抽了多少支烟。

  是啊,他的确买过一个小新娘子。

  不知道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多高多瘦什么三围,他是一概不知。

  只知道是三千万向一个小官,徐胜强买的。

  计划是等到她二十岁了就直接结婚。

  他抽了口烟,慢慢地说道:“她?自己一个人来的?”

  “嗯,反正我是没见她周围有什么人。而且还穿着校服呢!但是身材好惹火!”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2
002  论酒量和人品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美伢大人
  萧继的兴奋劲儿并没有感染到这个沉默的男人。他骨节分明的大手,用食指和中指一弹,把烟灰弹进了烟灰缸里。

  还是依旧冷漠的脸。

  很明显,季煜丞对自己这么小新娘子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行了。找机会赶她出去吧,小小年纪在这里干什么。”

  看上去很不耐烦的样子。表情是依旧的冷酷,冷到让人以为是身上装了冰块一样。

  萧继猜到了他会是这样的反应,一点也不惊奇。撇了撇嘴巴,给楼下的经理打了电话。

  “那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生,你们一会儿赶她走。但是不要无理。出门以后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

  季煜丞冲着萧继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把电话给自己。

  “她要是走了的话,你们安排两个人跟着她回家。一定要盯着她到家,不能让她有一点点的人身伤害。回来以后提奖金。”

  那边的经理唯唯诺诺地答应了,接着就着手准备让人赶徐诗蕾回去。

  萧继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

  “你未免也太大惊小怪了吧。人家小姑娘都是成年人了,出来玩玩有什么的啊。不过就是那个姓徐的老头子没看管好孩子,要是出一点问题,要他赔钱不就好了。”

  他的话说出来,让男人不由得皱了眉。

  徐胜强怎么回事,没好好看签约的条例么。

  要是他女儿身上有一点点受伤,他可是要赔违约金的。

  男人明显不悦。皱着眉头,狠狠吸了口烟。

  这件事情要是搞砸了,他非要姓徐的一家陪葬不可。

  不过,就算是他们陪葬,恐怕也是赔不起的。

  ......

  ......

  徐诗蕾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多了很多保安。

  之前她喝得开心,有几个纨绔子弟见徐诗蕾童颜巨.乳,年轻无敌,过来搭讪来着。

  跟他们玩了几局骰子,也不怕输。输了就喝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那几个人看这个小妮子酒量这么好,纷纷都起了劲,一个劲儿的要跟她玩儿。

  就在徐诗蕾眼睛迷蒙的时候,突然就有几个酒保把那几个男的叫走了。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徐诗蕾一扭头,就发现自己被一帮酒保包围了。

  然而徐诗蕾喝酒喝得正欢,也不care他们为什么堵着自己,依旧喝着酒。

  她发现自己酒量好像还不错。喝了五六扎啤酒了,还能走直线呢!

  “妈的......这都是假酒,你们这帮奸商......”

  小女孩儿天生的酒量再好,也抵不过没有练过酒量。喝了这么多,还喝得这么猛,眼看着就要失去意识了。

  嗯......这么看来好像是喝醉了。

  几个酒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怎么让她离开。毕竟刚才两位老总可是专门说了,决定不能无理。还要保证人家的人身安全。

  一个带头的酒保小哥轻轻推了推徐诗蕾。

  “小姐你喝多了,没有朋友一起来吗?我帮你打个车,你快回去吧。”

  只能用这种和缓的方式来劝人了。

  被人点了;点了名还不自知呢,徐诗蕾指了指自己,大着舌头:“我?我喝多了?”

  听听这舌头打结的声音,还没喝多呢?

  徐诗蕾其实是后返劲,现在已经头晕眼花了。

  酒保小哥无语,伸手去扶她。

  眼看着这女孩儿就是要断片了啊。

  徐诗蕾被搀着站了起来,突然间就流了满脸的泪水。

  妈的,什么酒精能忘却暂时的痛苦,都是放屁。

  都已经喝了这么多酒了,为什么在她脑海里,那对狗男女的身影还是挥散不去呢!

  “好难受,厕所......”

  徐诗蕾终于感觉到了小腹胀胀的,一把推开酒保小哥,踉踉跄跄地冲向了厕所。

  人家去厕所,总不能跟着去啊?

  为首的酒保挥挥手,示意在这里等着吧。

  哎,总裁这给的任务还真是不简单啊。

  徐诗蕾踉踉跄跄地一猛子扎进了人堆里。

  左看看右看看,什么鬼,夜店的厕所怎么这么多人!

  几个化了浓妆的小姐姐踩着高跟鞋,不耐烦地在门口跺着脚。

  哎,看来这一楼是有的等了。

  众所周知,喝啤酒就是这样,不上厕所还好。一但有了尿意,就根本憋也憋不住,而且会开始特别频繁地上厕所!

  不行了,憋不住了。

  徐诗蕾赶紧冲向了二楼!

  现在这个时候,二楼都是客房,四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客房里面都有厕所,外面是不会有公共厕所的!

  什么玩意儿啊。

  徐诗蕾咬咬牙,又向三楼走去。

  从楼梯口那里开始,就格外的安静。

  一上了三楼,徐诗蕾明显发现这里的装潢和楼下的不一样。简直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不管了,先找厕所!

  她已经喝到了脚步虚浮,徐诗蕾晃晃悠悠地终于摸到了厕所的门。

  嘿嘿,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可是,咦,这个厕所怎么长得那么奇怪啊。

  徐诗蕾头晕眼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不管了,先尿再说......

  随便打开了一个隔间的门。

  哗啦啦————

  纾解完毕的徐诗蕾算是清醒了一点,迷迷糊糊地扶着门框出来了,要洗手。

  她刚伸出手来,就感觉到了身边有人的存在。

  抬起头来,突然就看到了一个挺拔的身姿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他离得近,徐诗蕾看清楚了这是一个个子超级高的男人。

  干净的黑色T恤衫。直挺挺的九分裤。漂亮的脚踝。

  徐诗蕾最喜欢这种气质干净的男人了,手刚放进水池里还没洗呢,就抽了出来。

  看着那个男人的脸,她瞬间就露出了一个痴汉般的笑容来。

  醉酒后,人的胆子是最大的。

  徐诗蕾根本没过大脑,伸手就抓住了这帅气男人的手。

  季煜丞见有个女人走错了卫生间,本来是在门口等她出来了再进去的。谁承想居然就被摸了。

  那小手凉凉的,软软的,湿淋淋的。

  季煜丞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徐诗蕾借着灯光,终于是看清楚了这男人的脸。

  他戴了一副枪灰色的细框眼镜,脸部的轮廓很是深邃。

  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荷尔蒙。

  徐诗蕾看着这个好皮相的男人,嘿嘿笑了两声。

  季煜丞从刚才奇怪的触感里拔出了自己的失神。

  他的神色冷了冷,看着这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孩儿,一瞬间就透露出了反感。

  哪里来的醉鬼。

  年纪轻轻就这么不自爱。

  但是出于高冷,他没有说话。

  见他这么严肃,徐诗蕾不屑地哼哼了一声。

  装什么装,来夜店玩还不是来寻欢作乐的。

  男人这个东西,她算是看得透透的了。

  不就是喜欢刺激?喜欢爽吗?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可是徐诗蕾抓着他的手就是没有放开。

  季煜丞看了一眼这个扎着马尾辫,还穿着一件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湿透的女孩子,并不想跟她有再多的交集,也不想追究她是怎么跑到三楼来的。

  于是瞬间甩开了她的手。

  今天徐诗蕾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被人甩开了也不愿意退缩,继续跟在这个男人的身后。

  “这位大叔,你的手可真好看啊。”

  男人被叫了大叔也不恼怒,只是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形形色色的女人他见多了,虽然觉得这女孩儿外表很让他满意,但是他不至于连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都敢要。

  他手插进裤兜里,甩给了徐诗蕾一个冷漠的背影。

  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无情。徐诗蕾一下子脸就拉了下来。

  徐诗蕾现在还傻着呢,没遇见过什么男人。就以为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像石天磊一样,见到美女就想上呢。

  季煜丞和他当然不是一个段位的。

  徐诗蕾不知道,只觉得想要证明自己的魅力。

  她嘟囔了两句。

  哼......你拽什么拽。

  要说这位大叔,长相可是比石天磊长得帅多了哦!他劈腿,为什么自己不可以!这么帅的大叔,要是上了,也不亏啊!

  把第一次给这么帅的大叔,可是难得啊。

  就算是为了报复石天磊,也是值了!

  于是,下一秒她就这么做了。

  徐诗蕾像无尾熊一样抱住了高大的季煜丞。

  季煜丞看她年纪小,真是不知道这孩子有什么想不通的,顿时被她抱了个措手不及!

  “大叔,今天晚上你陪我好不好?今天晚上我是你的你看怎么样......”

  男人的脸黑了一半。

  “未成年人,我不管你怎么进来的,但是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叫保安把你丢出去了。”

  她嘻嘻笑了一声,将胸部挨到了男人的手臂上。

  “我可不是未成年人哦。虽然我看着小,但是摸起来绝对不小的。”

  季煜丞被那美好的触感蹭得一愣。

  低头看了一眼。

  果然是......不小。

  现在徐诗蕾喝得五迷三道,根本已经放开了。

  “对不对嘛!今天晚上你要不要我呀?”

  小嗓音还带着缠绵的意味。

  季煜丞盯着这个看起来最多不超过十六岁的女孩子,眼神暗暗的闪烁了一会儿。

  “小朋友,你这是在玩火吗?”

  “嗯啊。”

  石天磊,你劈腿,我就不会吗?!

  季煜丞将她盈盈一握的小腰攥进了怀里。

  嗯,上围这么大,腰还是挺细的。

  难得啊。

  徐诗蕾被扣进了一个火热的胸膛,被他身上灼热的体温烧得心肝都在颤抖。

  小巧的下巴被好看的指头掰了起来。

  “你可是想好了?未成年?”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3
003  对她下手你就是禽兽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美伢大人
  徐诗蕾见他回应自己,还是很开心的,证明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嘛。

  “人都在大叔手里了,怎么你还问我这个问题呀?”

  小女孩儿缠绵糯软的嗓音潺潺响起,季煜丞看着这张醉眼迷蒙的小脸,又打了一个寒颤。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徐诗蕾伸出软绵绵的小手,附上了男人的脸。

  当然是想好了,今天就是为了出来玩的嘛。为了忘记渣男和被自己亲生父亲卖了的事实,这不就是很好的放松方式吗?

  徐诗蕾太傻,她不知道自己其实有多么的招人疼。

  只不过那个石天磊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渣男而已,所以体会不到徐诗蕾的纯真和爱慕。

  他只在乎那些浮夸的虚荣的东西。

  徐诗蕾纯,也对自己很好。他是觉得徐诗蕾这样挺好的,自己也很喜欢她。但是外界的诱惑太大了。自己对徐诗蕾的那些喜欢根本就不足以抵抗外面的花花世界。

  徐诗梦只用一张自己的裸.照,就把那个渣男给诱惑走了。

  他才是真正的傻子,不知道自己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季煜丞掐了掐徐诗蕾的腰身,觉得很满意。盈盈一握的身材,软软嫩嫩的皮肤。她穿着被水淋湿的皱皱巴巴的衣服,可是季煜丞觉得,这样也还挺好看的。

  一向不会轻易冲动的季煜丞,不知道怎么就被这个年轻的姑娘迷晕了眼。

  可能是太久没有纾解过了?

  他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季煜丞知道这女孩儿不能轻易接触,可是就是停止不了自己的动作。

  “告诉大叔,你怕不怕?”

  男人的声音像鬼魅一样,让人着迷沉沦。

  徐诗蕾眼睛微微睁开,茫然地看着他。眼珠子能掐出水来。

  “大叔这么帅,我为什么会害怕?”

  孩子气的话让季煜丞一直冷冰冰的俊脸露出了些笑容来。

  七分俊冷,三分调笑。

  “在床.上有什么不会的,一会儿大叔可以教你......

  嗯那感情好啊。

  徐诗蕾脑袋一懵。

  不过,听说第一次会很疼的吧......

  她娇气地嘟起小嘴:“这位大叔,不知道你技术好不好,我可是很怕疼的!”

  怕疼?

  “你可真是个娇人儿。”

  摸摸她光洁白皙得小脸,季煜丞给了她一个意味莫名的微笑。

  接下来,徐诗蕾娇小的身体就被这男人扛了起来!

  “大叔的技巧,试过的都说好。你就乖乖跟我走吧。”

  徐诗蕾本来就喝得五迷三道,现在更是被转晕了。

  竟然是非常没出息的,就这么昏了过去......

  季煜丞感觉身上的女人挣扎了两下不动弹了。

  听到这女人没了动静,就知道她是喝多了上了头。

  肩上的分量不重,女孩儿柔软的小腹贴在季煜丞的肩膀上。温热的触感让他很舒服。

  今天这个,还真是个美丽的意外啊。

  大步迈了起来,刚走到房间门口。

  这就就碰到了萧继。

  萧继是有多久没看到季煜丞跟女人又染了?这个时候看见他肩上扛着个女人,一下子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哎哟哟哟!这是什么情况,铁树开花了啊?”

  明显一副不怕事大的样子。

  季煜丞懒得理他,撇嘴一笑。

  “你他吗给我滚远点。”

  好朋友之间的笑骂而已,萧继也没当真,依旧是神神叨叨地围着他转圈。

  突然之间看到了他身上人的正脸。

  那个女孩儿小脸微红,一看就是喝多了。可是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阴影,很好看。

  等等。

  萧继愣住了。

  “这不是......小新娘子吗??”

  一开始季煜丞跟徐胜强交易的时候,是让萧继和他的秘书薛翰哲出面的。没有自己去亲自办理。

  萧继认得这个女孩子。

  那个时候她才刚满十八岁,站在二楼的扶手边上,穿着米黄色的卡通睡裙。小脸苍白,怯生生地看着陌生的自己和薛翰哲。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亲生父亲卖给了别人做......

  季煜丞脚步一顿。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两个人的神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半晌,萧继先拍了他一下。

  “哎,我说季大少爷,我刚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还口口声声说的让人赶紧把她赶回家。这倒好了,背后偷偷摸摸把人抱到怀里来了?不厚道啊你。”

  季煜丞觉得自己眼皮一跳。

  真的是误打误撞了。

  这女的......身上穿的这一坨皱皱巴巴的布料,原来就是校服啊?

  季煜丞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一起。

  “你他吗可看清楚了,她真是那个女人?”

  萧继翻了个白眼。

  “当然了,这就是她。我亲自去验的货,能不是吗?不然你联系翰哲,问问他是不是?”

  季煜丞闭着嘴,沉默了。

  夜店的VIP停车场。

  一辆低调的路虎揽胜缓缓从车位中滑出。

  夜色深了,车上有点凉。

  宽敞的后座上,季煜丞看着在自己腿上熟睡的徐诗蕾,狠狠吸了口烟。

  “也就是说,这就是我花钱买来的用的那个?”

  “是啊,你还没消化过来啊。你啊你,就是活该,谁让你办事不自己去,现在傻眼了活该吧你就。”

  季煜丞没有发火,反而很淡定地挑了挑眉毛。

  “你......也没给我说是这么个极品货色啊。”

  开车的萧继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你要是真办了她,那还真是没人性了你......”

  季煜丞没理他,脸上露出了笑容来。

  “看来今天可以回家嗨了。”

  萧继骂了句“王八蛋”,然后将车子转向,开往了别墅区。

  不过也没说什么。好兄弟因为一个臭婊.子,这么多年没碰过女人,自己也替他打抱不平。

  今天铁树开花了,萧继当然不会扫兴。

  徐诗蕾醉的不知今夕是何夕,只觉得自己的头枕在了一个非常舒服的东西上。虽然有点硬邦邦的,但是触感很不错。

  她的脑袋一直在向下滑,直到对准了一个很不得了的地方。

  男人低沉着眸子,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不停的哈气。

  还真是挺磨人的。

  “萧继,你能不能开快点。”

  “我靠,你就这么憋啊?还有没有人性了!”萧继咆哮。

  萧继算是明白了,这家伙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真觉得这小新娘子可以,估计今晚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叹了口气。小新娘子啊小新娘子,你就自认倒霉吧。谁让你遇见他了呢。

  城南的别墅很快就到了。

  开门的赵阿姨看到有一个陌生的醉酒女孩,一下子就蒙蔽了。

  在这里工作了快三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人来。

  季煜丞抱着怀里小小的软软的女人,两三步就走上了楼梯。

  徐诗蕾迷蒙中感觉自己被放到了柔软的床上。

  她睁不开眼,只听皮带解开的金属声响,紧接着她的衣服没了,身上一重,好闻的男性气息压下来。

  陌生的感觉。陌生的男人。陌生的地方。

  徐诗蕾突然之间有些慌张。

  “这个围度,应该能有D了。”

  低沉调侃间,薄唇落下来,吻从她粉颈一路往下,贪恋停留在她那片丰腴。

  季煜丞闭眼低喘,他反复地亲吻着这个让他莫名冲动的女孩子,自己的小新娘。

  “别害怕,先告诉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嗯......我叫徐诗蕾。”

  她虽然很迷糊,可是心里的慌张越来越明显。

  “哦?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啊。”

  是了,他买她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她叫什么名字。让人交了钱,就签了合同,买了回来。

  他低低笑出来:“你说你不害怕?我怎么不觉得。”

  知道了她是自己买的那个女孩儿,季煜丞就知道了,她干净得很。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缘由,今天会到那里去喝酒。

  大手熟练的在她身上剥干净。

  半晌,她的青涩完全呈现在了男人的眼前。

  女孩儿紧闭着眼睛,鼻头因为紧张变得红红的。

  她的无比干净和美好,让这个男人的暗黑眼眸怔怔望着,突然就没了冲动。

  她真干净啊。

  徐诗蕾一直身上都很躁动,被大手来回撩动,很难受。

  突然那让她躁动的源头停住了。

  而且大腿被他抓的很痛,她不敢大声求他,只能慢慢悠悠地回应他:“嘶……大叔,疼了......好疼啊,你松开我。”

  小女孩的哭声让季煜丞骤然清醒。

  徐诗蕾的眼睛疼得出了泪珠来。他突然间的用力让徐诗蕾无所适从。

  他松手抱住她,将徐诗蕾毛茸茸的脑袋拥到了怀里。

  突然就心生怜柔:“好了,睡吧,睡吧。大叔不碰你了。”

  她点点头,眼睛又圆又大,还噙着泪,没有防备的醉模样看起来甚至是傻里傻气的,小乖小乖的模样。

  看到她的娇样,忍不住低头又去缠她的粉颈,男人呼吸越发急促,他轻声唤她:“小蕾,可是大叔我真是憋得很难受啊......你说这可怎么办。”

  徐诗蕾迷糊着,已经快晕过去了。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自己耳边正说些什么。周公正在召唤着徐诗蕾。

  “快睡吧快睡吧......”

  下一秒,徐诗蕾就闭着眼睛昏睡了过去。

  而季煜丞,在她耳边低语的同时,幽深灼热的视线缓缓搁在了徐诗蕾饱满的上围。

  在她的呼吸下,上围波澜起伏。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4
004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极品鸭王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美伢大人
  徐诗蕾见他回应自己,还是很开心的,证明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嘛。

  “人都在大叔手里了,怎么你还问我这个问题呀?”

  小女孩儿缠绵糯软的嗓音潺潺响起,季煜丞看着这张醉眼迷蒙的小脸,又打了一个寒颤。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徐诗蕾伸出软绵绵的小手,附上了男人的脸。

  当然是想好了,今天就是为了出来玩的嘛。为了忘记渣男和被自己亲生父亲卖了的事实,这不就是很好的放松方式吗?

  徐诗蕾太傻,她不知道自己其实有多么的招人疼。

  只不过那个石天磊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渣男而已,所以体会不到徐诗蕾的纯真和爱慕。

  他只在乎那些浮夸的虚荣的东西。

  徐诗蕾纯,也对自己很好。他是觉得徐诗蕾这样挺好的,自己也很喜欢她。但是外界的诱惑太大了。自己对徐诗蕾的那些喜欢根本就不足以抵抗外面的花花世界。

  徐诗梦只用一张自己的裸.照,就把那个渣男给诱惑走了。

  他才是真正的傻子,不知道自己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季煜丞掐了掐徐诗蕾的腰身,觉得很满意。盈盈一握的身材,软软嫩嫩的皮肤。她穿着被水淋湿的皱皱巴巴的衣服,可是季煜丞觉得,这样也还挺好看的。

  一向不会轻易冲动的季煜丞,不知道怎么就被这个年轻的姑娘迷晕了眼。

  可能是太久没有纾解过了?

  他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季煜丞知道这女孩儿不能轻易接触,可是就是停止不了自己的动作。

  “告诉大叔,你怕不怕?”

  男人的声音像鬼魅一样,让人着迷沉沦。

  徐诗蕾眼睛微微睁开,茫然地看着他。眼珠子能掐出水来。

  “大叔这么帅,我为什么会害怕?”

  孩子气的话让季煜丞一直冷冰冰的俊脸露出了些笑容来。

  七分俊冷,三分调笑。

  “在床.上有什么不会的,一会儿大叔可以教你......

  嗯那感情好啊。

  徐诗蕾脑袋一懵。

  不过,听说第一次会很疼的吧......

  她娇气地嘟起小嘴:“这位大叔,不知道你技术好不好,我可是很怕疼的!”

  怕疼?

  “你可真是个娇人儿。”

  摸摸她光洁白皙得小脸,季煜丞给了她一个意味莫名的微笑。

  接下来,徐诗蕾娇小的身体就被这男人扛了起来!

  “大叔的技巧,试过的都说好。你就乖乖跟我走吧。”

  徐诗蕾本来就喝得五迷三道,现在更是被转晕了。

  竟然是非常没出息的,就这么昏了过去......

  季煜丞感觉身上的女人挣扎了两下不动弹了。

  听到这女人没了动静,就知道她是喝多了上了头。

  肩上的分量不重,女孩儿柔软的小腹贴在季煜丞的肩膀上。温热的触感让他很舒服。

  今天这个,还真是个美丽的意外啊。

  大步迈了起来,刚走到房间门口。

  这就就碰到了萧继。

  萧继是有多久没看到季煜丞跟女人又染了?这个时候看见他肩上扛着个女人,一下子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哎哟哟哟!这是什么情况,铁树开花了啊?”

  明显一副不怕事大的样子。

  季煜丞懒得理他,撇嘴一笑。

  “你他吗给我滚远点。”

  好朋友之间的笑骂而已,萧继也没当真,依旧是神神叨叨地围着他转圈。

  突然之间看到了他身上人的正脸。

  那个女孩儿小脸微红,一看就是喝多了。可是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阴影,很好看。

  等等。

  萧继愣住了。

  “这不是......小新娘子吗??”

  一开始季煜丞跟徐胜强交易的时候,是让萧继和他的秘书薛翰哲出面的。没有自己去亲自办理。

  萧继认得这个女孩子。

  那个时候她才刚满十八岁,站在二楼的扶手边上,穿着米黄色的卡通睡裙。小脸苍白,怯生生地看着陌生的自己和薛翰哲。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亲生父亲卖给了别人做......

  季煜丞脚步一顿。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两个人的神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半晌,萧继先拍了他一下。

  “哎,我说季大少爷,我刚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还口口声声说的让人赶紧把她赶回家。这倒好了,背后偷偷摸摸把人抱到怀里来了?不厚道啊你。”

  季煜丞觉得自己眼皮一跳。

  真的是误打误撞了。

  这女的......身上穿的这一坨皱皱巴巴的布料,原来就是校服啊?

  季煜丞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一起。

  “你他吗可看清楚了,她真是那个女人?”

  萧继翻了个白眼。

  “当然了,这就是她。我亲自去验的货,能不是吗?不然你联系翰哲,问问他是不是?”

  季煜丞闭着嘴,沉默了。

  夜店的VIP停车场。

  一辆低调的路虎揽胜缓缓从车位中滑出。

  夜色深了,车上有点凉。

  宽敞的后座上,季煜丞看着在自己腿上熟睡的徐诗蕾,狠狠吸了口烟。

  “也就是说,这就是我花钱买来的用的那个?”

  “是啊,你还没消化过来啊。你啊你,就是活该,谁让你办事不自己去,现在傻眼了活该吧你就。”

  季煜丞没有发火,反而很淡定地挑了挑眉毛。

  “你......也没给我说是这么个极品货色啊。”

  开车的萧继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你要是真办了她,那还真是没人性了你......”

  季煜丞没理他,脸上露出了笑容来。

  “看来今天可以回家嗨了。”

  萧继骂了句“王八蛋”,然后将车子转向,开往了别墅区。

  不过也没说什么。好兄弟因为一个臭婊.子,这么多年没碰过女人,自己也替他打抱不平。

  今天铁树开花了,萧继当然不会扫兴。

  徐诗蕾醉的不知今夕是何夕,只觉得自己的头枕在了一个非常舒服的东西上。虽然有点硬邦邦的,但是触感很不错。

  她的脑袋一直在向下滑,直到对准了一个很不得了的地方。

  男人低沉着眸子,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不停的哈气。

  还真是挺磨人的。

  “萧继,你能不能开快点。”

  “我靠,你就这么憋啊?还有没有人性了!”萧继咆哮。

  萧继算是明白了,这家伙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真觉得这小新娘子可以,估计今晚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叹了口气。小新娘子啊小新娘子,你就自认倒霉吧。谁让你遇见他了呢。

  城南的别墅很快就到了。

  开门的赵阿姨看到有一个陌生的醉酒女孩,一下子就蒙蔽了。

  在这里工作了快三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人来。

  季煜丞抱着怀里小小的软软的女人,两三步就走上了楼梯。

  徐诗蕾迷蒙中感觉自己被放到了柔软的床上。

  她睁不开眼,只听皮带解开的金属声响,紧接着她的衣服没了,身上一重,好闻的男性气息压下来。

  陌生的感觉。陌生的男人。陌生的地方。

  徐诗蕾突然之间有些慌张。

  “这个围度,应该能有D了。”

  低沉调侃间,薄唇落下来,吻从她粉颈一路往下,贪恋停留在她那片丰腴。

  季煜丞闭眼低喘,他反复地亲吻着这个让他莫名冲动的女孩子,自己的小新娘。

  “别害怕,先告诉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嗯......我叫徐诗蕾。”

  她虽然很迷糊,可是心里的慌张越来越明显。

  “哦?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啊。”

  是了,他买她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她叫什么名字。让人交了钱,就签了合同,买了回来。

  他低低笑出来:“你说你不害怕?我怎么不觉得。”

  知道了她是自己买的那个女孩儿,季煜丞就知道了,她干净得很。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缘由,今天会到那里去喝酒。

  大手熟练的在她身上剥干净。

  半晌,她的青涩完全呈现在了男人的眼前。

  女孩儿紧闭着眼睛,鼻头因为紧张变得红红的。

  她的无比干净和美好,让这个男人的暗黑眼眸怔怔望着,突然就没了冲动。

  她真干净啊。

  徐诗蕾一直身上都很躁动,被大手来回撩动,很难受。

  突然那让她躁动的源头停住了。

  而且大腿被他抓的很痛,她不敢大声求他,只能慢慢悠悠地回应他:“嘶……大叔,疼了......好疼啊,你松开我。”

  小女孩的哭声让季煜丞骤然清醒。

  徐诗蕾的眼睛疼得出了泪珠来。他突然间的用力让徐诗蕾无所适从。

  他松手抱住她,将徐诗蕾毛茸茸的脑袋拥到了怀里。

  突然就心生怜柔:“好了,睡吧,睡吧。大叔不碰你了。”

  她点点头,眼睛又圆又大,还噙着泪,没有防备的醉模样看起来甚至是傻里傻气的,小乖小乖的模样。

  看到她的娇样,忍不住低头又去缠她的粉颈,男人呼吸越发急促,他轻声唤她:“小蕾,可是大叔我真是憋得很难受啊......你说这可怎么办。”

  徐诗蕾迷糊着,已经快晕过去了。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自己耳边正说些什么。周公正在召唤着徐诗蕾。

  “快睡吧快睡吧......”

  下一秒,徐诗蕾就闭着眼睛昏睡了过去。

  而季煜丞,在她耳边低语的同时,幽深灼热的视线缓缓搁在了徐诗蕾饱满的上围。

  在她的呼吸下,上围波澜起伏。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5
005  不会得了什么不可描述的病了吧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从你的全世界错过
美伢大人
  自从上回从那个高大上的别墅回来以后,徐诗蕾就很是焦躁。

  又是别墅又是跑车的,这男人肯定是被很有钱的女人给包养了!可能这次就只是他的心血来潮而已。

  要是让包养他的女人知道了自己睡了他,不会找人来杀自己吧!

  而且自己的电话号码临走之前被那鸭王留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听说不都是,知道了一个人的电话,就能找到她爸爸妈妈亲朋好友的所有联系方式吗......

  这要是招嫖被人知道了,可怎么办呢!

  哎,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问自己要钱。

  还有一万四千七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工攒够!!

  细细算了笔账,卡里还有小五千块钱的存款。家里的钱包零零碎碎加起来能有两千块钱......

  哎,还要打工才能尽快还上啊!

  本来都打算好了下周就出去自己租房子住的,现在倒好了,还要多打一份工才能还上钱!放纵害人啊。

  徐诗蕾哭哭。

  已经毕业了,但是因为不想回家面对后妈和继姐,徐诗蕾就一直在学校里给老师当助教,还住着寝室。

  今天的课上到一半,徐诗蕾给老师发了个短信请假,就从教室后门溜了。

  夏天的天气炎热,身上一会儿就出了汗。

  汗水流进胸部之间的沟壑里,沙痒得发疼......

  这就是她这两天焦躁的原因!

  从那天回来以后,就一直都很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的宝贝胸的内侧的红痕被汗和内衣勒的,疼得无法忍受。

  她跑到厕所一看,不仅破皮了,还起了小红疹。

  那天死鸭鸭走的时候让自己上药,她没当回事。

  这下惨了。

  可是......他为什么知道要上药呢?他不会是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徐诗蕾决定去买药了。

  不过?买什么药啊?自己又不敢乱用啊。

  女孩儿咬着嘴唇在学校里走了好几圈,思来想去还是去趟医院吧。

  ????出了校门,坐上公交,徐诗蕾思索该去什么医院挂什么科啊?

  自己的医保是s市挺有名的医院,就去那里吧。

  小姑娘看周围没有人在意自己,于是赶紧拿起了手机来。

  ????她红着脸手机上了百度:和鸭子那个后胸口痛,红了,和破了皮,有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到五分钟,就有热心网友回复:我的天哪这个事情还真是活久见啊!破了的话有可能染了细菌,起疹子估计是男方有病,传给了你!

  徐诗蕾瞬间小脸煞白!

  ??我去,不会这么倒霉的吧!!

  ????公交到一站,刚好就是那家医院,徐诗蕾慌慌张张地赶紧下车。

  ????挂号厅里,小护士给了她单子,徐诗蕾手指微颤地在X病感染科打了个勾。

  ????那个小护士瞟了眼,一脸的痛心疾首:“哎,小姑娘我看你才这么大的年纪,怎么这样了啊。我劝你,这种病千万别图便宜,建议你挂我们医院萧专家的号,他是我们医院妇科权威,他的号是五十块。”

  徐诗蕾一直很少生病,啥也不懂,只能人家说啥就是啥了。

  毕竟得了这样的病,省钱也不是办法啊!

  她只好肉疼的掏钱:“请问几楼?”

  小护士看看表,指了指墙上的钟表。

  “现在是十二点,正是吃午饭的时候,萧医生是下午才来坐诊了,你等一会儿吧。应该是一点半上班。”

  得了这种病能有什么办法......

  徐诗蕾再不爽再着急也没有办法。

  看看周围的人,要不就是大着肚子的产妇,要不就是来流产的。不管怎么看都感觉自己是格格不入的那一个。大家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徐诗蕾恨不得把脑袋都塞进衣服口袋里!

  又在心里算了笔账。

  这要是看病的话,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哎,真是的。

  怎么就能倒霉成这个样子呢?

  那个该死的石天磊还和徐诗梦两个人你侬我侬呢,结果自己就整了这么多倒霉的事情来。

  真不知道是在惩罚他还是在惩罚自己!

  她低着头假装玩手机,其实一点都没有看进去。

  终于,一分一秒熬到了一点半。

  徐诗蕾刚刚站起来,那个小护士却打开挂号窗口话筒,“小姑娘,抱歉啊,刚才接到萧医生助理电话,萧医生下午有事不上班了,挂号费不能退啊,你要么换个教授挂号,要么明天再来吧。”

  ?“……”

  真的是,叔能忍,婶儿都不能忍了!

  ?搞毛啊!耍人不是?

  徐诗蕾一肚子火忍到极限,这是她的极限了,满心的憋屈真的是没地方撒了!

  她噼里啪啦就和女医生吵架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看我是个小姑娘你就不好好看病是不是!?”

  挂号厅瞬时炸了锅。

  看热闹的包裹了一层又一层。

  ......

  ......

  私人会所,室内高尔夫球场。

  ????萧继满头大汗叫停。

  “季大少爷,歇会儿,我电话一直响。”

  今天季煜丞和萧继难得出来放松一下,玩儿会儿高尔夫。

  季煜丞点头,示意他去。然后自己拿了瓶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他心情好,这两天谁都能看出来。

  接了电话回来,“医院有人闹事,我得回了。奇怪了,这几天下午都没有几个坐诊的。今天怎么就突然来人了,还这么来势汹汹的。”

  季煜丞放下手中的水瓶,跟他开玩笑挑眉,“你那家破医院还没倒闭呢?”

  萧继早已习惯他嘴毒,好脾气地并不理他:“你走不走?跟我一起还是在这等着?”

  季煜丞伸了个懒腰,今天难得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你工作起来还有时间了?我在这等着也是等着,和你一起去吧。老田把他媳妇从娘家找回来了,晚上要请客。正好一起去吧。”

  萧继嗤笑。

  “老田个没出息的,又把人家气回娘家了?心疼小嫂子啊......哎,真是的。晚上一定要狠狠吃他一顿。”

  两个说说笑笑去洗澡了。

  从洗浴间出来,一身清爽。

  这两个成熟魅力的男人往会所出口走,俊脸长腿名车。

  俨然是一道迷人风景线。

  半小时后,揽胜停在妇科医院门诊楼前。

  萧继打开车门对里面的人:“你也下来,这车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停在这里。我爷爷说了,到医院来只能开不超过五十万的车。”

  男人薄唇似扬非扬,“五十万以下的车?你让我到哪给你找去?就你家比事儿多。”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还是把车子停在了旁边银行的停车位上。

  反正季煜丞是银行的vip,人家的停车位还求着他来呢。

  两个人朝门诊大厅走过去。

  萧继虽然浪荡,但是对待自家的医院还是很上心的。他的医术好,也尽职,做起手术来或者看起诊来都是雷打不动的能工作好久。

  今天是个意外。好几天都没有患者来,他就休息了一下。

  萧继换好了白大褂,跟着小助理往大厅赶。

  小助理一边给他汇报一边跟着他的脚步。

  “萧医生您可回来了!您是不知道啊今天都要闹翻天了。刚才有几个记者都来了!被我们的保安给堵在门口了!这回也不知道怎么了,可严重了!我也是刚过来,就听说了!”

  萧继听得也是脑袋大,怎么平时都没有活儿,今天一出门就出事了!

  他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

  刚走进大厅,话没说完俊脸被一病历砸中!

  他帅气的俊脸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印子......

  “医生!医生!您没事吧!”

  小助理惊恐尖叫!

  在大厅中央的板凳上,徐诗蕾叉着腰暴走中,哪里还有学生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个愤青!

  “你们这些医院的骗子!骗我挂了一百块的号,没有医生看诊?!我年纪小也不是这么欺负的!那个传说中很厉害的医生到底来不来?再给你们五分钟!要是还不来的话我把这里掀了你们信不信!”

  看到萧继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萧医生!医闹啦医闹啦!”那个小护士流着泪奔过来。

  萧继没有注意到那个小姑娘就是徐诗蕾,还在揉着脸听事情大概。

  在萧继的身旁,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季煜丞蹙眉看过去。

  下一秒,季煜丞就看到了像猴子一样在高处蹦蹦哒哒的徐诗蕾。

  这......家......伙......

  季煜丞眼前亮了一下,但是看到她那个样子,不由得又是眉心一跳。

  萧继是妇科的圣手,这傻妮子是来看什么病的?

  视线交错是会有感觉的。

  下意识地,徐诗蕾一扭头,几乎没认出来自己眼前的这个表情臭臭的男人就是那天的极品鸭王。

  今天是出来运动的。

  男人穿了一身浅色的休闲运动服,头发也很随意。一点都没有那天的压迫感那么强烈了。

  还挺......吸引人的。

  他个子特别高,就算是站在人群里,也一眼就能看到。

  双手随意插袋,眼神带着疑惑和嘲讽。还有一点点......开心?

  徐诗蕾撇撇嘴,觉得他这样还是显得年轻乐不少。

  咦,现在不是惊艳他的时候。

  徐诗蕾深吸了一口气。

  小鸭鸭?

  他怎么会在这啊!

  徐诗蕾的眼睛顿时就要喷出火来了!

  “他他他......”

  徐诗蕾咬着牙,他还有脸来?!自己得了不可描述的病,全都怪他!!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