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顾沉墨小说《倾天下》微信在线阅读书号:2503

康乃馨 2017-8-30 546




顾沉墨小说《倾天下》微信在线阅读书号:2503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1
第一章  娘娘慢走

倾天下
倾天下
顾沉墨
  夜深,四周寂寥一片,偶有蝉鸣叽叽喳喳。

  “又到晚上了吗?”看着窗外一片漆黑,凤九歌低声喃喃道。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住了多久,或者换句话说,被关了多久。

  作为凤家的嫡女,大皇子的王妃,她应该过着被人羡慕的生活。确实,早些年的日子,就连她都在羡慕自己。

  月光洒进房间照在凤九歌的身上,这才让人看清楚她的双手被铁链牢牢拴住,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披头散发的模样分外渗人。

  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凤九歌撑起身:“算算日子,该是今天了吧。”

  心里默默想着,耳边就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

  轻轻勾起嘴角,她在庆幸自己还没有过得太糊涂。

  多少年了。

  自从大皇子被立为太子,她就失去了作用。

  回想当初的彬彬有礼,郎情妾意,凤九歌就忍不住的想笑。

  本意为自己遇见了良人,谁知道在那温和的外表下藏得竟是如此肮脏的一颗心。

  可是她不怪他,只怪自己没有早一点看清眼前之人。

  “嘎吱——”一声,门开了。

  来人面上的不忍,透过月光,凤九歌看得清清楚楚。

  片刻沉默。

  “公公这是来送九歌的吧?”清冽的声音回荡整个房间,显得格外孤寂。

  一瞬间失神,陶总管是实实在在心疼眼前的女子。

  换了其他人在这房间内关几年,可能早就疯了。可是凤九歌还能保持清醒的状态,对于一个女子,这需要多大的承受力啊。

  “娘娘……”他想说什么,但是不知道能说什么。

  再过一会儿,凤九歌就不在这个人世,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凤九歌愣了愣神,狗仗人势的下人看多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她是大皇子的正妃。

  “难得公公还肯唤我一声娘娘。”

  “娘娘就是娘娘,不管大皇子做了什么决定,在小人心里大皇子妃永远只有娘娘一人。”

  凤九歌艰难的勾起嘴角,笑了:“多谢公公。”

  快了,快了。

  看来她的命数也快尽了。

  “九歌还有一事相求。”

  “娘娘是想说小公子吧?”

  不用凤九歌说完,陶总管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烦请公公帮忙照看一下祈安,我不求他荣华富贵,只求他能平平安安活着。”

  想起当初还在自己怀里的小包子,凤九歌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娘娘……”未等陶总管将话说完,喧闹声便传了过来。

  “陶总管还在等什么呢?赶紧送姐姐上路啊。”

  这般狐媚的声音,凤九歌不用看都知道是她的好妹妹凤轻舞。

  “真是晦气,大好的日子你来这种地方作甚。”紧随其后,是闻人轩不耐的语气。

  还是她初次遇见闻人轩时的模样,只是棱角更加分明,面容更加成熟了一些。

  贪婪的将眼前之人容颜刻在心上,凤九歌还是爱这个人,只是将一切都收敛了。

  “还等什么,赶紧做你该做的事。”狠狠瞪了一眼陶总管,闻人轩催促道。

  陶总管将手中的毒酒端给凤九歌,他就算心有不忍,也只是个下人,无力回天。

  凤九歌扯了扯嘴角:“九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但求大皇子好好照顾祈安。”

  只要他对祈安好,她什么都可以原谅。

  “姐姐说的可是他?”凤轻舞眼里带笑,可是眼中的狠戾并没有掩饰。

  让人将闻人祈安抱了上来,孩子瑟瑟发抖的模样逗得她掩嘴轻笑。

  “太子,你说我们该怎么处理这孩子呢?”

  凤轻舞妩媚的眼尾上挑,看向身边的男人。

  她要赢,要彻彻底底碾碎凤九歌的期望。

  一声太子令闻人轩心情愉悦起来,伸手捏了下凤轻舞的脸,轻声哄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既然姐姐如此放心不下祈安,不如我们让他和姐姐做个伴,免得姐姐一个人在路上孤单。”

  温柔的言语传进凤九歌的耳朵,却让她止不住颤抖。

  她乞求的看向闻人轩,心瞬间提了起来。

  不要,千万不要。

  然而下一秒,她所有的希望都粉碎在眼前。

  只见闻人轩一个眼神示意,抱着祈安的那人没有一丝犹豫,就将怀中稚儿高高举起,狠狠摔向墙角。

  鲜血,溅了满地,染红了凤九歌的双眼。

  血泊中的祈安小小的身体抽搐着,嘴角大股大股的鲜血涌出。

  凤九歌眼睁睁看着,如坠冰窟,肝胆欲裂。

  她的祈安,他还那么小,该有多痛啊!

  “祈安,祈安!”

  在这声声泣血的呼喊中,祈安小脑袋动了动,竟然对上了凤九歌的视线。

  “母妃……”

  弱弱的一声呼喊,然后再没了声响。

  “啊——”悲烈的嘶喊响彻夜空。

  “赶紧把这个女人处理了,看着就让人烦。”说完,闻人轩皱了皱眉,竟是连一个眼光都吝啬。

  凤轻舞被闻人轩揽着走出这间暗室之际,不着痕迹的侧了侧首,得意的看了一眼凤九歌,无声地张嘴:“我赢了。”

  “娘娘……慢走。”

  接过陶总管的酒杯,凤九歌一口饮尽。

  她恨,却什么也做不了。

  铁链已经被打开,她扑倒在地,伸手抱起鲜血淋漓的祈安,硬生生流下了血泪。

  恨意,无边的恨意席卷心头。

  胸口一阵刺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紧紧抱着祈安,凤九歌眼前一片模糊。

  她悔啊!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2
第二章  帮你一把

倾天下
倾天下
顾沉墨
  沉重的脑袋,仿佛在水里泡过一般,全身酸痛。

  她是死了吗?

  凤九歌暗暗想着。

  有些疲乏的转动身子,凤九歌努力睁开双眼。

  “快快快,小姐醒了。”

  恩……这个声音?

  涣散的意识逐渐收敛,入眼,一片亭台楼阁。

  这是?将军府?

  凤九歌一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前的景物上。

  “小姐,你可吓死奴婢了。”一个娇小的身影扑在了凤九歌身上,她本能的往后移,却被这熟悉的声音所吸引。

  “你是,映碧?”

  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凤九歌感觉自己的思绪全乱了。

  “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奴婢啊……”带着哭腔的声音软软糯糯,映碧一脸慌张。

  这是怎么回事?

  凤九歌愣住了,她不是死了吗?现在这种情况……

  “不行,奴婢去找大夫来看看!”急急忙忙起身,映碧拔腿就往外跑。

  “映碧你回来。”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现在绝对不能让映碧出去找人,不然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了。

  心思一转,凤九歌收起自己的惊讶。

  “映碧你给我好好说说发生了什么。”

  解决什么都不知道的最好方式,就是问。

  映碧自然是自己信得过的,就算自己出了什么差错,也好掩饰。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映碧吸吸鼻子,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半个月前小姐失足落下湖,幸好发现的及时被大皇子救了回来。”

  失足?落水?

  凤九歌皱起眉头,这不是她十四岁时发生的事吗?

  难道……

  她本就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就算有些难以置信,也很好的被掩饰了下来。

  “你说,是大皇子送我回来的?”细细琢磨了一下映碧的话语,凤九歌沉声道。

  “对啊小姐,如果不是大皇子发现小姐落水,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碰巧吗?恐怕不是吧。

  凤九歌勾起嘴角,如果不是看透了闻人轩的为人,她可能还反应不过来事有蹊跷。

  事已至此,如果她还不明白自己这是重生了的话,那就太蠢了。

  回想前世的点点滴滴,她的爱恋,她的孩子,早已葬在那破烂不堪的房间了。

  她的孩子……

  眼中凶狠迸裂,她迟早会找闻人轩索命。

  “映碧,我爹有说什么吗?”

  她记得很清楚,就是因为这次事件,她爹对闻人轩的好感高了许多。

  为什么不是别人救她,却偏偏是闻人轩?

  或许就连她落水这件事都是别人一手策划的。

  “将军说等小姐醒了要好好去感谢大皇子。”映碧看着凤九歌的脸庞,总觉得她家小姐有哪里不一样了。

  “嗯,你先出去吧,我想再休息一下。”

  事情太突然,她需要时间消化。

  唤退了映碧,凤九歌闭上双眼。

  该怎么办呢?

  以她自己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推翻闻人轩。

  不能急于一时啊。

  当初闻人轩看上的,不过是她凤府嫡女的身份。

  如果不能正面反击,那她就得好好利用这个身份和闻人轩周旋。

  现在闻人轩还没有被立为太子,她有的是时间让皇上改变主意。

  既然暂时对付不了闻人轩,那她就先好好招待一下她的妹妹。

  她绝对不会忘记那张单纯无害的面庞背后是一张多么残忍的心肠。

  凤轻舞,前世怨,今世我们来好好算一算。

  凤九歌指甲扣进了掌心。

  说起凤轻舞,如果前世不是因为她推波助澜,闻人轩也不会在那么短时间内完全隔断自己和凤府的联系。

  就连她也忍不住要夸一下凤轻舞,这一步步走得小心精确。

  还有凤轻舞的生母刘氏。

  若不是母亲一向淡泊名利不喜争斗,怎么会被刘氏有机可乘。

  原本以为只要父亲足够喜爱她和母亲就好,现在看来还是要将权力握在自己手中。

  以前她将自己的重心全部放在了闻人轩的身上,就连刘氏被抬为和母亲并肩的正夫人她都未觉蹊跷。

  如今看来,怕是这母女二人早就有了打算。不然一个凤轻舞作为庶女,又怎么敢有如此野心。

  幸好,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凤轻舞,这么想爬上大皇子的床吗?我就帮你一把。

  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福气消受。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3
第三章  心里有数

倾天下
倾天下
顾沉墨
  “九歌,九歌……”

  一声轻柔的呼唤传来,凤九歌瞬间平静许多。

  “娘。”伸手将来人抱住,凤九歌的心才定下,“都是女儿不好,让娘担心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什么都不求,只要自己的女儿没事就好。

  “娘,有一事女儿不知……”

  凤九歌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自己将母亲拖入这场争斗中是不是好事。但她娘亲心地太过软弱,与那心狠手辣的刘氏母女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如果不提醒母亲那二人的狠毒,她真的不放心。

  “和娘怎么也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思忖了一番,凤九歌还是坦言道:“娘,虽然女儿这次落水看来只是意外,但是女儿心里有数是谁想害女儿。”

  闻言,顾氏一惊。

  “娘,若是以前女儿过得糊涂让那些小人钻了空子,女儿自认倒霉,但是以后女儿绝对不会再这样纵容她们。”

  说就要说得绝对,不能让她娘亲认为这只是她小女儿家胡思乱想。

  “歌儿,你……”

  抬眼直视顾氏,凤九哥眼神灼然:“这并非女儿一番猜忌,就算女儿现在没有证据,但迟早也会找出来。娘亲心软善良,被别人越了权也无所谓,怕就怕娘亲的心软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唉……”看着眼前的小丫头,顾氏有些顾虑却不知道怎么说。

  什么时候,连她的女儿,都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了吗?

  “娘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

  顾氏出身于书香世家,本就不擅长算计,加上她性子本就软弱,更是不想碰上权利之事。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大将军将她保护的滴水不漏,可能她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还有刘氏……

  那简直是她心上的刺啊。

  “娘,歌儿告诉你这些不是想让娘做些什么,”凤九歌缓缓出声,“我只怕若是哪一天歌儿不在娘亲身边,娘亲会受到伤害。”

  她不能保证,她一个重生之人的命能有多长。

  就算现在一切安好,但如果哪天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是刘氏吗?”

  顾氏不喜争权,却不是看不清如今的形势。

  如果真的像九歌说的那样,那她怎么会放任自己女儿一个人去和那些人群周旋。

  凤九歌正欲张口,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小姐,二小姐前来拜访。”

  凤轻舞?

  凤九歌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随即便收敛了去。

  来得正好。

  “姐姐,舞儿听说姐姐醒过来了,便来看看姐姐。”凤轻舞身着一袭粉色衣裳,倒是显得格外娇艳,“咦,大夫人也在,给大夫人请安。”

  一举一动,让人挑不出一丝差错,那怡然自得的神态,仿佛她才是这个家的嫡长女。

  凤九歌心里一声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多谢妹妹关心了,我这身子已经好了个大概,估计要不了两天也就没事了。”

  “是吗?那太好了。”听到凤九歌的回答,凤轻舞一脸欣喜,“那岂不是过几日皇后娘娘设的百花宴姐姐也会一块儿去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

  她就说凤轻舞怎么会没事跑到她这里来找晦气。

  “那是自然的。”凤九歌点点头。

  前世她因为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便借自己落水后身子还未痊愈推脱了这次宴会。

  好像凤轻舞还借着这次宴会落了个第一才女的称号,在宴会上大放光彩呢。

  这一次有她在,凤轻舞就别想有机会出头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凤轻舞没有再多说什么,没一会儿便寻了个借口离开了。

  “娘,你看见了吗?”凤九歌的声音放缓了些。

  这么明显的目的性,顾氏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片刻沉默,顾氏还是开了口:“原本娘只是想让你平平稳稳地生活,可是没想到,一眨眼我的女儿已经这么大了,早就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轻轻揉了揉凤九歌的头发,顾氏免不了又是一番叹息。

  凤九歌心里一颤:“娘,你会不会觉得女儿太狠心了?”

  她本就不确定顾氏的想法,若是自己一意孤行并不能得到顾氏的赞同,恐怕只会让母女俩生分。

  “我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娘心里清楚,”顾氏抿了抿唇,“如果不是娘这些年太过软弱,或许你也不会成长的这么快。”

  若不是她,哪需九歌这么小就开始考虑这么复杂的事情。

  若不是她的软弱,这府里怎会有刘氏一分一毫的地位。

  隐忍了这么多年,不过是因为她自己的私心。

  这些年,虽然将军对她还是像原来一样包容疼爱,但始终有什么是在变化的。

  刘氏……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4
第四章  盛宴之始

倾天下
倾天下
顾沉墨
  “娘,以后把这些事交给女儿好不好?”凤九歌轻轻说道。

  她打心里不想让顾氏变得和自己一样。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她有顾虑,却不会畏手畏脚。

  这世上太多肮脏的事情,她就算想逃避也避不了,可是顾氏不一样。若是因为自己的举动影响了爹娘的感情,她是绝对不允许的。

  这是她与闻人轩和凤轻舞的仇,自然由她自己承担。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顾氏顿了顿,“皇后的百花宴你真的要去?”

  百花宴,说好听点是为了京城各大世家的交流,但其实只是为了各皇子选妃而已。

  凤九歌伸了个懒腰,仿佛小女儿娇嗔一般:“去啊,女儿也很久没出门走动了,再待在家里会被憋坏的。”

  她不去,怎么有机会撮合闻人轩和凤轻舞呢?

  她就是要把凤轻舞推上顶峰,然后再让她狠狠摔下来。

  “若你真打定主意要去,那娘去给你置办几身新衣裳。”

  凤九歌不解。

  “我的女儿这么漂亮,怎能让别人比了过去。”顾氏摸了摸她的头,这才起身。

  “娘亲慢走。”

  直到目送顾氏出了房门,凤九歌才放松了下来。

  凤府,南苑。

  “娘,我刚才去问那小贱人,她说她也要去百花宴。”忿忿不平的模样,除了凤轻舞还能有谁。

  一旁的刘氏瞥了一眼凤轻舞,并没有作声。

  “娘,”凤轻舞跑过来拽着她的袖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我早就告诉过要沉住气,沉住气,像你这样怎么可能对付得过凤九歌?”把玩着手中的茶盏,刘氏不咸不淡的开口。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以前几乎不去参加这种宴会的,如今突然变了主意,肯定是要和我抢大皇子。”

  凤轻舞想到这里就来气,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庶女,她早就能将大皇子的心拴住了。

  “胡说些什么,”刘氏喝道,“你这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该说的话吗?”

  被刘氏这么一提醒,凤轻舞脸色瞬间变了。

  若是她刚才的话被有心人听了去,那可要出大乱子。

  “幸好这是在房里,若是任着你在外面这么说,恐怕你这颗脑袋掉几十次也不够。”

  看着凤轻舞反映了过来,刘氏也心软了些。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怎么可能不帮呢?

  “你确定她要去?”

  “确定,我刚才借口过去看看她身子好些没,顺道问了一句。”听到刘氏的问话凤轻舞立刻回答。

  不应该啊……

  刘氏心里琢摸着。

  这些年凤轻舞和顾氏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以她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喜欢去参加这些活动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前几天落水大皇子送她回来,让她动心了?

  思前想后,刘氏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稳住自己的女儿,不然以她这个性格,什么时候坏了事都不知道。

  想通了这一点,刘氏开口道:“你也先别急,这种事谁输谁赢还不知道,想当初顾氏不也是独占你爹吗?”

  顿了顿,刘氏继续说:“这些年那小贱人的所有举动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你还怕吗?”

  “可她始终是嫡女。”凤轻舞一脸愤恨,却没想恰好踩到了刘氏痛脚。

  “你是怪我没有本事让你生成嫡女?”

  刷的一下,刘氏脸拉了下来。

  她在将军面前吹了那么多耳边风也没能让他把自己扶正,本来就够糟心的,现在被自己女儿这么一说,更是心情不好了。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

  凤轻舞慌了,她只是有些气不过罢了。

  她不是完全没脑子,自己现在只能靠刘氏,如果就因为这件事惹怒了自己的娘,那就太不划算了。

  “行了行了,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这么多年我是怎么教你的?就因为这种事跑我面前来撒气,我都白教了吗?”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刘氏一看凤轻舞慌了神,心立刻软了。

  “琴棋书画,我哪样没教你?只要你能在百花宴上出彩,赢得大皇子的赞赏,其他事情娘自然会为你办妥。”

  听见刘氏这么说了,凤轻舞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谢谢娘。”

  “如果没事这几天你就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娘跟你你保证,大皇子一定是你的。”

  刘氏摸了摸凤轻舞的头发,培养了这么多年,她就不信自己的女儿还斗不过那凤九歌。

  至于顾氏,刘氏眸色一深……

  这个正夫人的位置她迟早会得到的!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5
第五章  赐婚风波

倾天下
倾天下
顾沉墨
  翌日,凤九歌正躺在床上休息,却见映碧匆匆忙忙的跑进房间。

  “小姐小姐!”急促的叫声让凤九歌一下子瞌睡全无。

  睁开惺忪的睡眼,凤九歌不解地看着映碧。

  “小姐,皇上赐婚……”一时太过慌张,映碧语无伦次。

  赐婚?

  凤九歌听见映碧这话更是疑惑了。

  “什么意思?”

  只见映碧手忙脚乱的,想要解释又解释不清楚。

  凤九歌起身,不待她整理好衣衫,就被映碧拖着跑出了房门。

  大厅,以凤擎天为首,全都整整齐齐的跪在地上。

  一见她进门,表情都变得喜忧参半。

  “凤小姐领旨吧。”有些阴柔的语调,自然是从她面前站着的那位公公嘴里发出来的。

  见凤轻舞一脸阴郁地看着自己,凤九歌心里大概有了个数。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她不能违抗圣旨。

  先接了再想办法。

  反身,双膝下跪。

  “臣女接旨。”

  只见那公公笑意吟吟的看着她:“凤小姐倒是运气极好的,皇上可不是会随便赐婚的。”

  “是。”规矩的答着话,凤九歌疑惑更深。

  赐婚?她从来没经历过这事啊。

  难道自己重生了连历史也要重改吗?

  面上不动声色,脑子却飞速转动。

  “我就先在这儿恭喜凤小姐了。”说完,那公公便领着人走了。

  “九歌……”抬眼,是顾氏一脸的担忧。

  嘴角扯起弧度,凤九歌示意顾氏不用担心。

  “九歌你跟我来一下。”凤擎天看起来很是正式,只是他眼里闪过的一丝担忧却没有逃过凤九歌的眼睛。

  “是。”伸手握了握顾氏,凤九歌来到书房。

  这里是凤擎天商议军事和国事的地方,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允许有人进来。

  眼见凤擎天将自己带到这里,她就知道了这件事的严肃性。

  “这婚不能结。”不等凤九歌说话,她就听见这句。

  打开手中的圣旨,凤九歌这才清楚是怎么回事。

  闻人轩。

  看见这三个字,凤九歌眼色一厉。

  “为什么?”用眼神向凤擎天询问,凤九歌没有接他的话。

  “他不适合你。”没有斩钉截铁地下命令,而是柔声开口。

  好熟悉的一句话。

  凤九歌一时有些失神。

  前世她出嫁前,似乎也像现在这样。

  只是当时的她执迷不改,而现在……

  “爹爹放心,女儿自有分寸。”

  看见凤九歌这个反应,倒是凤擎天有些惊讶了。

  闻人轩此人看起来温文儒雅,但他总觉得有些邪气。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女儿会被闻人轩的声明所影响,毫不犹豫地嫁给他。

  但是现在看来……

  看着眼前明明才十几岁的凤九歌,凤擎天总觉得她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想要悔婚,可不是件易事。

  明白凤擎天的担忧,凤九歌朝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爹爹放心,女儿自有办法。”

  凤擎天点点头:“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

  “是。”

  没有再多说什么,凤九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办呢?

  没有其他人在场了,凤九歌用手撑着头,迷茫地看着窗外。

  她在所有人面前装作很镇定的样子,但其实她真的没办法。

  眉头紧蹙,凤九歌有些焦灼。

  赐婚?为什么赐婚?

  而且这么多人不选,偏偏是闻人轩。

  凤九歌思前想后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自然不可能是闻人轩自己去请旨赐婚,她太了解他,绝对不会做这么冒险的事。

  那么,就是有人想将她和闻人轩绑在一起……

  脑子里闪过什么,凤九歌咬了咬唇。

  这赐婚来得太诡异太突然,根本没有给人思考的余地。

  想她平时几乎不出门,怎么会有人能想起她。

  除非……

  凤九歌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她知道了!

  这边,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想到自己的举动吓到了门外的映碧。

  “小姐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拉回了凤九歌的心绪。

  回过神,才感觉到自己手上传来一阵痛感。

  “唉……”认命的走到凤九歌旁边,映碧拿过她的手轻轻吹了下,“小姐你就不能小心点吗?”

  知道自己的举动太幼稚,凤九歌没有张口辩解。

  解决了一个问题,她心情好了不少。

  不过,她还得找个契机,才能将这件事完全解决。

  凤九歌眼珠转了两转,心里大概有了底。
康乃馨 2017-8-30
引用 6
第六章  百花盛宴

倾天下
倾天下
顾沉墨
  清风微扬,万物复苏。

  在房中休息了几日,凤九歌终于下了床。

  “小姐,今日便是百花宴的举办时间,”映碧站在凤九歌身后,用梳子轻轻梳着她的头发,“小姐想挽个什么样的发髻?毕竟是皇后娘娘举办的宴会,若是像往常一般怕是会影响小姐的名声。”

  转身,伸手敲了敲映碧的头,凤九歌打趣道:“你这小丫头片子倒是懂的不少。”

  “奴婢较小姐还年长两岁呢,才不是什么小丫头片子。”映碧有些不满。

  “好啊,你还敢顶嘴了,是不是我平时对你太好了啊?”

  映碧不答,只是痴痴的笑。

  映碧刚生下来就被亲生父母卖到了将军府中,但相比其他丫鬟她的运气好一些,没到府里几个月,便被总管收养了。

  凤九歌生下来就和映碧待在一起,感情十分深厚。

  前世自己出嫁之后,凤轻舞怕她通过映碧和将军府取得联系,不出几天就使计将映碧许配了人家。

  之后两人便再未联系。

  如今想来,就凤轻舞的性子,怎么可能像她说的一样给映碧许了一个好人家。

  “娘亲昨日不是派人送了几身衣裳过来,你替我选一身素雅的便是。”

  大概是落水后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凤九歌总觉得这几日身子有些疲乏。

  “小姐这幅懒懒的样子怎么行,若是被人看了去,定是要落了口舌。”

  “这几日总是觉得提不起精神,也不知是怎么了。”

  一边从柜子里拿出衣服,一边接过凤九歌的话,映碧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从衣服中选出一套浅绿轻衫,映碧忍不住发出惊叹的声音。

  待服侍完凤九歌更衣,映碧给她挽了个流萤髻。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大概说的就是凤九歌如今的模样。

  她生来便是倾城容颜,以前没有精心打扮过略显青涩,如今配上映碧一双巧手,自然风采不在话下。

  “小姐可真美。”映碧眼中流露出赞叹的目光。

  凤九歌低声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走吧。”

  府外,早已备好了皇宫里来的马车。

  凤轻舞在门外等候多时本来就很不耐烦,如今见凤九歌宛然若仙的模样,心里更是多了怨恨。

  “奴才参见凤家大小姐。”一看见凤九歌出来,李公公便迎了上去。

  凤九歌颔首还了礼,礼数做全。

  这李公公,若是她没记错,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皇上的贴身总管了。

  前世她虽然不多与外界联系,但因为她是闻人轩的正妃,宫里的人也没少见。尤其是皇上身边的人,更是熟悉。

  凤九歌原本只是不想落人口舌,却不曾想此举反倒让自己在李来福心中留下了好印象。

  “姐姐怎么来的这么慢。”虽然心有不满,凤轻舞还是忍住自己的怒气。

  看见她这副模样,凤九歌反倒笑了。

  原本以为凤轻舞还算是个有脑子的,现在看来反倒是自己高估了她。

  就算她是将军府的二小姐,也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句带有质问性质的话。

  这样一来,凤九歌倒是更有把握对付她和闻人轩了。

  “妹妹这是等不及了?”像是打趣一般问道,凤九歌弯起嘴角,但笑意未有直达眼底,“走吧。”

  一前一后,两人上了马车,朝着皇宫出发了。

  再次踏进皇宫,凤九歌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哦不,应该说本来就隔了一世。

  皇宫里的路她太熟悉了。

  只是现在对她来说,又太陌生。

  看了一眼乖乖跟在自己身后的凤轻舞,凤九歌心里暗道还算有点脑子。

  初春的风暖洋洋的,原本就是百花盛开的季节,更别提这皇宫中的御花园。

  “素闻娘娘最爱的便是花,如今一见这御花园倒真是明白了这传闻不假。”

  一进御花园,凤九歌听到的就是这一句。

  皇后喜花,如今这百花争艳的景象就能让人明白这喜爱程度有多深。

  不过引起凤九歌注意的倒不是这满园盛开的花朵,而是说话的人,

  如果她没记错,应该是国公府的嫡女,华筝。

  前世她能说上话的人没几个,这华筝倒是为数不多的之一。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