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风华凄凄小说《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花凉城风兰卿小说微信在线阅读 书号:2519

花语 2017-9-9 573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风华凄凄

破晓,乌云散开,悬崖抖壁,树木横生。

枝枝摭盖之下,一场淫秽之事正在展开……

两名男子互看一眼,淫笑跃于眼底,迫不及待的把衣服一脱,扑到了地上……扑到一名女子身上,急切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花语书坊书号:2519


微信搜索公众号:花语书坊(关注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花语 2017-9-9
引用 1
破晓,乌云散开,悬崖抖壁,树木横生。

枝枝摭盖之下,一场淫秽之事正在展开……

两名男子互看一眼,淫笑跃于眼底,迫不及待的把衣服一脱,扑到了地上……扑到一名女子身上,急切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哈哈,这女人虽然死了,但是味道还是极美的。”其中一人饥渴的说道,伸舌朝着女子的脖间吻去。

“对啊对啊,想我们兄弟俩在这深山老林数十栽,今天第一次碰到个女的,是个死人也是好的。”眼里竟是被欲望淹没的欲罢不能,粗糙的手已经伸向她的胸口……

那女子衣衫尽是泥,披头散发倒在石块之上,一张秀气的脸早已苍白如纸,鼻翼间已经没了呼吸,尸体僵硬良久,纵是这样依然没有阻隔两人的兽欲之心。尸体不远处有一个小背篓,外外散落了一些连根拨起的花草,想必是少女上山采花而坠崖而死。

两人衣服褪尽,连女子的衣服都没脱,直接掀起裙底,看到她白皙似雪的大腿,眼底徒然冒出一股澎湃,一刻也忍不了了!

提枪上阵!

下一瞬!

“啊!”惨叫声呼在崖底,同时有两坨东西从两人的垮间飞出!

两男子捂着下面,惨叫连连。却见断气良久的女人,不知何时醒了,朝着他们一步步逼来,手里拿着两人用来防身的镰刀,刃上还沾着血丝!

而两人的脚边是血淋淋的一柱擎天!

“啊啊啊!”尖叫声不断,脸瞬间惨白惨白!然而心里的惊恐却远甚身体的疼痛!

她一身沾着血泥的长衫,步步逼来,披头散发,眼里没有一丝属于人的感情,又苍白如雪,简直不像个人,像鬼!像吃人的鬼!

她竟在瞬间割了他们的命根子!

“不、不要杀我、不……”那人似乎已经忘记了疼痛,血从两腿之间泂泂而流,他全然顾不得,整个人的灵魂似乎都被眼前这个浑身脏乱的女人给吸了去,他节节后退,直到碰到后面的大石头,直到退无所退。

“不杀你们?连死人你们都不放过,简直猪狗不如!”‘鬼’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幽凉如刃,兜头而下!

两人顿时吓得磕头,冷汗涔涔而下。

花凉城冷冷一笑,两个畜生!还想奸尸不成?

正想着——

“嗷——”尖锐的撕吼自头顶响来,花凉城天生的机警让她瞬间背靠大树,寻找猪物,反击!

却不想——那头黑色的物体俯冲而下,尖锐的嘴叼起两坨血淋之物,又冲回天迹,消失于林间。

两人傻眼了!这这……

花凉城却觉畅快至极,低头看向赤身裸体的俩人,唇边一抹嗜笑划过:“不是求我不杀你们么?好,我便依了你们!但你们竟做出这种事情,岂能这么容易就饶了你们?”

两兄弟心惊胆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来,惊恐万分,她、她还要干什么啊?阉割了他们还不够么?

却见那女子狠狠一笑,一个凌空翻跃,再落地时镰刀刃上又多了血。

又一阵呼天喊地的惨叫声!脸色泛青!

这个女人竟、挑断了他们单手单脚的筋脉。谁都知道身体各个部位筋筋相连,血脉相通,这比挑断全手全脚筋脉还要疼上万倍!

“哼!我让你们日后看得到美女却碰不得、做不得。让你们欺凌女人而付出代价!”

恶魔、恶魔、她是恶魔!

疼、钻心的疼,筋脉相扯,如上万个蚀骨的虫子在剜着他们的全身,他们实在忍不了了。

“杀了我吧,杀了我们吧。”这样活着,简直生不如死!不如死!

“杀了你们?我岂会乱杀无辜,是吧?”她低头轻轻一笑,虽在笑,却不及眼底,只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女侠、女侠、杀了我们杀了我们吧!”两人匍匐在地上求饶,周身一滩血,满脸惊恐,眸珠子都快要飞出来。

吵死了。

花凉城直接一人补上一脚,终于安静了。
花语 2017-9-9
引用 2
崖底,鲜血包围着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光突突的石头上坐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她的腰上别着一把带血的镰刀,血丝顺着刃尖往下淌,落到她的衣襟,无端增添了一丝残戾之气!

解决了两个男人,她却迷茫了……

她怎么会在这儿?她是一个黑道女老大,躲避警察的追杀时被人踹了一脚,然后醒来就看到两个男人欲对她不轨。其实在收拾他们时,她便知道自己穿越了。

真他妈奇葩!这等事还真的存在!

脑子里记忆还在,这个身体的主人生下来就是个克星,可以说是人人喊打。都想让她死,但这个身体的主人很淡世,什么都无所谓,一心只想养花,而且都是一些奇世异花。

前天上山采花时,被人推下了悬崖。

哼!花凉城的唇角绽出一抹冷笑,她可是现代女精英连FBI都头痛的女魔头,这一世绝对不会像这个身体之前的主人一样,仇人杀上门来都不还手!

愚蠢至极!

站起来把这四周环境扫视了一番,目前当务之急是爬上去!

把头发上的发带扯下来,把长长的裙摆绑在腰上,备准爬。她是个攀岩爱好者,这些东西难不倒她。

古木参天,遮天蔽日,层峦叠翠中,几十丈的悬崖便见一名身形瘦弱的女子,身形利落的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动作利落,扣在岩石上的纤手,骨节泛青。额间汗珠密布,眉间却坚毅如虎,一头青丝一泄而下,又增添了一种女儿之媚。

一柱香的时间,她终于爬上去了……

大汗淋漓,手掌磨出血水来,花凉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徒手爬这么高的岩,还真是平生第一次!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崖底,轻蔑一笑。

衣衫多处磨破,披头散发,可那眸间之气,似将在沙场,居临城下,大气凛然!

现在她要回俯了,必会为自己讨回公道!

刚走没几步,便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晕倒在石头背后,她走过去,看到这人有些熟悉,她的婢女小竹,是来自这个身体本记忆。她叫醒她,这丫头眼晴都红肿不堪,脸色也不好。

叫了半天才醒,一看到是她,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小姐,你活了,你活过来了……奴婢就知道你不会死的,呜呜呜……”

花凉城一向不喜欢与人太过亲近,推离了她。但这丫头又突然扑了过来,哭得更是伤心了,“可是,小姐你活过来,你也呆不下去了……”

她一愣,“为什么?”

“老爷和管家昨天来找过你,管家说你与两名下人通欢,做出苟且之事。来的还有好多花俯的下人,这会儿怕是全城的人都知道了,您、您还怎么生活啊?小姐,我们去另一个地方好好生活吧,再也不回去了……”小竹抽抽咽咽的,眼泪掉个不停,心里更是心疼小姐,自出生就没人喜欢她,扔在一个小角落,谁都欺负她,可至少名誉清白啊,现在……小姐还怎么活啊?

花凉城却是惊了!

老爷?和管家?这个身体是有记忆的,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父亲和管家的记忆,发现极少,见过的次数竟然只有一面而已!这该是什么样的父女关系,15岁了只见过一面而已!

作为一个父亲,竟在没有搞清楚事情原委之下,捏造出这种谎言,虎毒尚不食子呢!

姓花的,你好样的!

“把眼泪收起来,跟我回俯。”

“小姐……”

“小竹,我不会背这种不堪的黑锅,从鬼门关里走一躺,我已经想开了,绝不坐以待毙!”她没有把此花凉城非彼花凉城之事说出来,只道:“咱们回俯,日后我再也不会让她们欺负你和我了!”眼里一片如雪霜划过的宝石,晶莹而寒润!

小竹愣了一下,直点头……心里有疑惑、高兴却也担忧。
花语 2017-9-9
引用 3
花俯。

百花城里人人皆知,若问谁俯盛景盖世?当然花俯莫属!

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这是15年前花俯富可敌国之时修建,15年过去了,花俯已然不复当年,只剩一个空壳,却依然是百花城出了名的盛景,大气不失风雅,风雅不失华丽。

大小姐花若雪回门,然而夫婿王爷却没来。据说是有要事缠身,却用了十辆马车装了金银财宝丝绫绸缎,于是这也补了王爷未来的空位。花富贵以为这大女儿不受宠,回门王爷都不来,如今……这整整十车的东西,也体谅王爷的忙碌与良苦用心。

看来他这个大女儿真是一个宝啊,能抓住王爷的心,他得好好宠着。

花若雪把带回来的东西分给兄弟姐妹们,扶着母亲古安紫,“娘,你放心,花凉城那个贱丫头死了,你再也不用被她克了,你的病也终于能好了。我现在也嫁给了王爷,我能找好多名医为您治病。”

一番话说得主母古安紫热泪盈眶,怜爱的摸着女儿的头,“好孩子,为娘等着你治好为娘的病。那扫把星死了,咱们这俯里啊会越来越好,你早晚也会当上王妃,再为王爷生个一儿半女的,我们家就更好啦。”

“嗯!”花若雪郑重的点点头,扫把星死的好,这王妃之位她也是志在必得!

花富贵欣慰的笑了笑,除去一毒瘤,只觉身心愉快啊。此时,卫士进来,他一愣,朝他摆了摆手,两人一同出去。

“你说什么?她不仅没死,还好好的回来了?”花富贵满是惊诧,不可能啊。昨个儿他派人下崖去看,确是已经断了气。

“老爷,千真万确。刚刚小的确实看见她和婢女下了山。”

“混帐!”花富贵咒骂一句,居然这么命大!这下可怎么办?这丫头一日不除,他一日不安宁,就像心中的一个毒瘤,不除不快!

“不过……”下人俯身在花富贵耳旁说了什么,花富贵先是震惊,后又一幅老天助我的模样!

“非常好。去命人把那两人弄上来,带回俯里!”

“是!”

花富贵看着揽月阁的方向,狠狠一笑!留了你15年,也够了吧……

*****

然而繁花奢华的花俯的小角落里有一个寒酸的小院子,名为揽月阁,院中以奇世异花而闻名。

小竹伺候花凉城换身衣服,装扮了一番。她看着镜子里那张陌生而绝美的脸,心里五味陈杂。她喜欢新鲜的、无知的挑战。可这次挑战未免大了点。

小竹撅着嘴,“老爷和夫人真是太过份了。二小姐与兰王成亲,不让您参加就罢了,掉下悬崖不把您救回来也就算了,还毁您清誉……”说着竟又要哭,为小姐报不平。

花凉城阻止了她,“别哭,眼泪是最宝贵的东西,千万不要随便流!走,咱们过去。”

“啊,小姐……”小竹抹了一把眼泪,错愕的问道。

“傻丫头,他们那边这么热闹,大小姐姐回门我做为她的妹妹怎能不去呢?”
花语 2017-9-9
引用 4
花园里假山石水,奇藤异香,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一带绝色草坪,花朵簇簇。

一家人奇乐融融,庆祝大小姐花若雪嫁给当朝势力最大的王爷;庆祝花俯15年的毒瘤终于死了。不仅花俯上下来了,还有花若雪的朋友,都是些富贵之家,被她邀来玩乐。

古安紫重病在床卧躺15年,甚少起床,今日却也脸色红润,身着华服,少见的笑跃脸庞。而花富贵心有根刺,脸上也依然乐此不疲!

活过来了又如何?

养你15年,也是够了,如今我花俯要翻盘,便留你不得!

“二妹呢?她怎么没来?”花若雪伸长脖子,三妹四妹虽来了,但是没资格和她一桌,那二妹嘛,她要来了该多好!哼,她阴阴一笑,不来也罢。其实她谁也不想见,吃过晌午饭,王爷就会来接她来回俯了。

“傻孩子,你是嫡女如今又是王爷的人,她们哪有资格和你一同玩?”古安紫驳为得意。

花若雪但笑不语,却突然——

“大姐,父亲,大娘,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这清爽的声音如同凉风吹过,熟悉的桑音另她们全身一震!

定晴一看,花凉城,竟是花凉城?一身贴身青衫,尽显她的玲珑身段,发丝一泄而下,头上盘着她院子里花藤,幽幽而来如同仙界之女,清冽得傲视群雄!

古安紫与花若雪同时看向花富贵,射去质问的目光!莫说是死,现在活生生的出现在这儿,毫无无伤,意气风发!

花富贵亦不知她怎么会死而复生,昨日她确实已经断气!

他道:“你是谁?”

“爹爹,你不认识城儿了么?城儿是你不管不问还一心想要弄死的五女儿啊,如今活过来了,父亲是不是很受挫?”她步步靠近,目如烈阳,直视他们!

千金小姐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这是谁?

古安紫似乎又犯病了,咳个不停。

花若雪心疼极了,起身一巴掌就煽了过去。

巴掌未落下去,半空中被人接下,紧紧的握住!前世里的花凉城身手不凡,十个男人尚不是她对手,莫说一个小小的花若雪,手微微使劲,她就受不了!

花若雪瞬间恼羞成怒,恶恨恨的道:“你个扫把星!你为什么出现在这儿?你一出生便克死亲娘,害我花

花俯衰落,害我娘卧床15年,如今还做出杀人这种丧心病狂的勾当!你居然还有脸到这儿来!给我放手!”

所有的人似乎都非常赞同花若雪的话,心里都恨不得花凉城立刻暴毙而亡。包括一旁的婢女与家丁。

花凉城暗暗加了力道,花若雪疼得脸都白了,幽凉的目光扫向花若雪,“我是个天煞孤星,可居然没把你克死。我也算是对你手下留情了,劝你不要随便碰钉子,否则你这鸡蛋早晚会破。”

“你!”花若雪气极了,这只手被花凉城捏着,抬起另一只手就煽!

然而花凉城似乎早已察觉,拽过旁边的古安紫——

啪!

巴掌稳稳的落在了古安紫脸上。由于花若雪是要打花凉城的,力气自然不小,这古安紫本就身轻力弱,哪受得住这一掌,瞬间倒在了地上,咳嗽加剧,两眼昏花,就差晕去。

花凉城甩开了花若雪的手,装作惊道,“哇,大姐好大的力气,大娘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呢。”

花若雪也不想会是这样,忙跑去抱着古安紫,这会她简直想把花凉城大卸八块!

这时,花富贵朝着身旁的管使了个眼色,管家花中康点点头。

“五小姐花凉城昨日在奇峰山上被两个丧心病狂的恶徒凌辱至死,她绝不是五小姐!来人,给我把这个胆大包天竟敢冒充五小姐的女人给我绑了!”俯里管家花中康说道!
花语 2017-9-9
引用 5


一番话说得众人目瞪口呆!家丁立刻锋涌而至!花凉城朝他们一笑,那一笑如寒刃过招,气势尖锐无比!他们怔了一下,花凉城却自顾自的从他们中间走过,无一人动手。

花若雪阴狠的笑笑,扶着母亲坐在凳子上,花凉城这话已经传出去了,你活了过来又如何,日后还不是过街老鼠。

花凉城拍拍掌,笑得无谓,秀气的脸上镇定自若。

花富贵暗自皱眉,却没言语。

一名下人出来,“小的能做实管家所说属实,昨日小的亲自去验实五小姐被人被人……至死。”

花富贵满意的点了点头……

群下立刻哗然!

近百只目光同时转到花凉城身上,惊奇、错愕、幸灾乐祸、看戏等等。

花凉城裙摆摇摇,青丝随舞,丝毫不见紧张或是恼怒。

“是么?你可看清楚了?”她站在一群家丁中央,看向那下人,问道。目光扫到他的脸上,那下人蓦然脊背一凉,那目光含着笑意,却莫名的让人感觉如芒在刺。

却还是硬着头皮道:“是!老爷很生气,便阉了二人,带回俯中严惩!”

“把他们带上来,好向大家证明,这个闯进花俯的无礼之徒不是五小姐。并让欺凌五小姐的恶棍大白于天下,让各位名门姑娘看清楚,也给你们看看恶棍长什么样,日后定要小心,莫向五小姐那般可怜……”花中康心疼的低下了头,却没人见他眸中的暗沉。

从头至尾花富贵都没发话,一声不语。

一群富贵小姐们,不自觉握紧了前襟,也确实等着那恶棍出现,太不是人了!五小姐死得真惨。

花凉城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直到下人把之前被她阉割的二人抬上来时,花凉城倒吸一口凉气!不得不佩服花富贵的阴狠,此人被阉割,若被昭告,那么就算没死而她被凌辱的事情绝对会传出去,不仅如此,还是被两人凌辱!

莫说是这个封建的社会,纵是现代22世纪,怕也是引起轩然大波!一辈子蒙羞!

她握紧了拳头,花富贵,你好狠啊!非要置这个女儿于死地不可么?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老爷,二人已带到。”本是昏迷,为了证实,下人把二人弄醒。两人一醒来,对着的便是花凉城,二人瞳孔一缩,突然尖叫起来,脸色白如死灰!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们……”惨叫连连!

这一叫说明这两恶棍认识花凉城,继而证明花凉城真的被凌辱过!众人又是一阵哗然,原来竟是真的……两个男的凌辱一女,真是可怜呢。

富贵暗笑了几分。

“小姐,我们真的是一时色迷心窃冒犯于你,既然您没死,求您放过我们吧,求你了……”两人连连哭喊,声泪俱下,被缠着的脚与手以及下体都渗出了血,显于衣袍之外。

血在这三处,那么伤在哪儿已然很明显。看来花老爷也真是怒极,挑断单手、脚的筋脉又阉割,着实残忍的很!

这时花凉城已然是众失之矢,都等着她如何反应!

那群千金们说是同情,更多的却是厌恶与看笑话。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花语书坊书号:2519


微信搜索公众号:花语书坊(关注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