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温煦依依小说《大叔,适渴而止》 简夏 冷廷遇 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932

花语 2017-7-15 600


温煦依依小说《大叔,适渴而止》 简夏 冷廷遇 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932


《大叔,适渴而止》花语书坊书号:1932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花语 2017-7-15
引用 1
简夏一下飞机,就接到佣人的电话,说儿子感染了急性肺炎,高烧超过40度。

  来到医院,她冲下车就往儿科住院部跑。

  儿科的VIP病房区,简夏并不陌生,清晨六点多的时分,这里,还格外的安静,就连值班的护士,都趴在护士台睡着了。

  生怕扰了别人的这一份安宁,简夏几乎是下意识地,便放轻了脚步,往儿子的病房走去。

  “阿彥,儿子的高烧现在都没有退下来,他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在简夏离儿子的病房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一道娇柔中带着惶恐不安的声音传忽然进了她的耳朵里,就像一道惊雷般,猝不及防间,劈在了她的身上。

  这声音,太熟悉,熟悉到让简夏甚至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

  “傻瓜!别胡思乱想了,医生不是说了嘛,这烧退下来需要一个过程,如果一下子退下来,那就不正常了。”

  就在简夏抬腿想要靠近,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时候,另外一道更加熟悉的声音灌进了她的耳朵,强烈地震动着她的耳膜。

  简夏浑身一震,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简夏她什么时候回来呀?”

  “她在美国那边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应该不会这么快回来,所以你不用担心,在这里安心的陪着儿子就好!这里的医生护士,我都交待过了,他们不会乱说什么的。”

  简夏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握紧成拳。

  只是,她不明白,她八月怀胎差点丢了性命生下来的儿子,什么时候,变成了颜忆如的儿子。

  抬腿,简夏想要冲进病房,想要质问和她同床共枕快三年的丈夫,质问和她从小一起如同亲姐妹般长大的好朋友,一切到底是怎么回来。

  可是,脚下的步子,却忽然如灌了铅般,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挪不动。

  “阿彥,你说,如果有一天,简夏知道了一直生活在她身边的儿子,根本就不是她生的,而她当初生下的是个女儿,她会不会疯掉?”

  ——女儿!

  当初她生的,是女儿?!

  简夏眉心骤然一蹙,一双澄亮的瞳仁,不断地紧缩。

  “哼!”

  一声十足的不屑冷哼声,透过层层的空气,如针尖一般,刺进简夏的耳朵里,狠狠地扎在了她的心口之上。

  “她要是疯掉了,那我们一家三口不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吗?”

  所有的理智,在这一瞬,彻底的分奔离析。

  简夏疯了!

  这一刻,她真的疯了!

  “砰!”

  巨大的声响,让窝在沙发里相拥在一起的冷彥和颜忆如同时朝门口的方向望去,当看清楚朝他们扑过来的女人是谁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同时震惊地瞪大了双眼,忘记了反应。

  “夏夏,你......”

  “啪!”

  颜忆如的话还没有出口,简夏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扬手,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冷彥的脸上。

  “夏夏,你听我说,.......”

  “闭嘴!”简夏怒吼,“颜忆如,你给我滚出去!”

  “夏夏......”颜忆如从冷彥的怀里站起来,伸手想要握住简夏,“夏夏,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和冷彥.......”

  “不是我想的那样的?!”

  “哈哈哈......”简夏冷笑,眼泪滑了出来,她染了霜的目光凌厉如刀锋般地落在颜忆如的脸上,“我的好姐姐,那你告诉我,你和我的丈夫,是怎么样的?”

  “我.......我来看小筠,刚才只是不小心跌到了阿彥的怀里。”

  “是么?!”

  简夏笑,眼前颜忆如那娇柔动人的样子,简直就像抓牙舞抓的恶魔,她扬手,想要朝颜忆如的脸上落下。

  只是,她的手才扬到半空中,就这被一只大手截住了。

  “简夏,你打我可以,但不许打忆如。”

  简夏痛恨的目光,倏地扫向冷彥,“我的女儿呢?我的女儿在哪?”

  冷彥和颜忆如一听,脸色瞬间便苍白了几分。

  “什么女儿!我不知道。”

  “冷彥,你个畜生!”

  冷彥咬牙,拽着简夏的手用力,往旁边一甩。

  “啊!”

  “砰!”简夏的额前,重重地撞在茶几的一角,鲜艳的液体,瞬间涌了出来。

  “呜呜,妈妈.......”病床上昏睡的孩子,终于被吵醒,“妈妈......”

  跌坐在地上的简夏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朝病床上看去,嘴角,扯出淡淡温和的弧度。

  她伸手,想要去抱抱孩子,可视线,却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花语 2017-7-15
引用 2
简夏醒来,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

  侧头,窗外盛夏的阳光,格外的耀眼,一束束强烈地刺进了她的眼球。

  简夏有些不太适应地微微眯起了眼,当脑海闪过昏迷前的那一幕幕时,她的眼眶,不受控制地便有了泪。

  她不难过!她只是悲哀!

  11岁进入冷家,17岁爱上冷彦,21岁那年,她毕业,成为冷彦的妻子,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他却永远不碰她。

  只以为他有那方面的障碍,她替他隐瞒所有人,在他说想要一个孩子的时候,她躺上冰冷的手术台,任由坚硬的钢管,将她刺穿,接受人工受孕。

  简夏记得清楚,她怀孕还不到八个月的时候,是冷彥亲手将他推下了台阶,导致她早产,命悬一线。

  原来,一切无心的意外,全是蓄谋已久的背叛!

  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咔嚓”一声从外面推开。

  简夏没有侧头去看,只抬手,迅速地抹掉了眼角的泪。

  脆弱和眼泪,从来都是最被人唾弃的东西,这一点,简夏很早就明白了。

  门口,手里捧着一大束香水百合的冷彦看到简夏抬手拭泪的动作,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原本温和的一双眸子,瞬间褪去了温度,变得寒凉。

  “你醒了。”冷彦朝病床走过去,极其公式化的问候。

  简夏侧过头来,看他。

  这个自己认识了13年,爱了6年,以夫妻之名同床共枕三年的丈夫。

  “我不喜欢香水百合。”简夏极其平静地笑了笑,一如当初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温柔体贴的妻子,“我喜欢满天星。”

  只可惜,这么久,冷彦也没有记住!

  “不喜欢吗?”冷彦冷冷地扬唇,随即,他将手里的百合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不喜欢扔掉就好。”

  简夏笑,望进冷彦那双寒凉的眸子里,里面,她看不到一丝丝的怜惜,哪怕是伪装的,如今他也已经不屑一顾。

  “简夏,你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冷彦居高临下,不急不缓的声音,很淡,却带着浓浓威胁的意味。

  “否则呢?”

  冷彦轻蔑地笑,“你的女儿在我的手里,你要是想见她,就不要跟我谈任何的条件,更加不要做任何不该做的事情!”

  即使心如死灰,可是这一瞬,简夏的心脏,还是狠狠地刺痛了一下,五脏六腑都被扯着痛,一股腥甜的味道,堵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

  “那不是你的女儿么?”

  冷彦看着那么平静的简夏,眉头拧了拧,眼里,终是涌起一丝丝愧疚来。

  只不过,也只是短暂的瞬间,那丝愧疚便消失不见了。

  两个人定定地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

  看着简夏那双澄亮的眸子里涌动着的,却一直倔强的不肯流下的泪,良久,冷彦败下阵下,错开了视线。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再次被从外面推开,一对两鬓染了银白的老夫妻走了进来。

  “小七,你醒啦!”

  听到那异常熟悉的慈爱的声音,简夏赶紧眨了眨眼,将眼里的泪意掩去,而与此同时,神色寒凉的冷彦,又恢复往日一派温和的模样。

  “爷爷,奶奶。”冷彦转身,率先唤门口的一对老人。

  “奶奶。”简夏双手用力,微微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看向门口,微笑着又唤道,“爷爷。”

  “阿彦,还不赶紧扶你媳妇儿一把。”老太太王惠兰见到病床上的简夏要起来,赶紧指使自己的孙子道。

  冷彦点头,又转回去,去扶简夏。

  以前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厌恶!

  所以当冷彦的手伸过来的时候,简夏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只是,想到了冷彦的话,想到了疼爱了自己十几年的一对老人,简夏堪堪地收回了要推开冷彦的手。

  “小七,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老爷子冷启荣拄着拐杖,来到病床前,慈爱又不失威严地问道。

  简夏摇头,“没有,我已经没事了!让爷爷奶奶担心了。”

  “阿彦说你不小心绊倒,摔了一跤,昏迷了,可吓死我这个老太婆了。”老太太嗔怪道,眼里对简夏,却是满满的宠爱。

  简夏笑,快速地低下头去,“对不起!是我太不小心了。”

  “好了好了,现在人醒了,没事了就好,来,跟爷爷奶奶回家吧。”
花语 2017-7-15
引用 3
车了开进黑色鎏金的冷家花园大门,绕过一个巨大的喷泉,缓缓停在了主楼的大门前。

  “嘻嘻,爸爸,你来呀,你来抓我呀!”

  佣人拉开车门,简伊才抬腿下了车,一道清脆犹如银铃般的声音,便传了她的耳朵。

  顺着声音抬头望去,不远处,一个穿着一条小碎花裙子的粉雕玉啄的小女孩,立刻映入了简夏的眼帘。

  盛夏的傍晚,夕阳西下,金色的余辉洒满小女孩的肩头,就像个小天使,踏着七彩的祥云,逆了漫天的霞光,朝着简夏的方向奔了过来。

  眼前和“儿子”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感觉好熟悉熟悉,可是,简夏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忽然想到什么,简夏心弦猛然一颤,蹲下身去,激动地一把握住了小女孩的双肩,声音几乎带着一丝颤抖地问,“你的爸爸是谁?”

  小女孩微微歪着脑袋,睁着一双格外黑亮灵动的大眼睛,揪起细细的眉头看眼前的简夏,眼里,充满了好奇与探究。

  “我的小乖乖,怎么一个人在外面乱跑?”老太太下车来,看到跑的满头是汗的小孙女,不由带着宠溺地责备道。

  “奶奶,我不是一个人,爸爸陪着我呢!”说着,小女孩朝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指去,“你看!”

  顺着小女孩手指的方向,简夏望了过去。

  逆着金色的光芒,简夏看到,不远处的,果然有一道欣长挺拔的身影。

  再简单不过的白色立领衬衫,卡其色的休闲长裤,双手抄在裤兜里,姿态闲适又慵懒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一双古井般深邃的眸子,微微地眯起,定定地看着孩子的方向,唇角,勾着似有似无的弧度。

  从容,优雅,却又清冷淡漠,与身后金色的光辉,格格不入。

  那是老爷子和老太太最小的儿子,冷家的第四子,整个惠南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冷四爷。

  简夏低下头去,快三年未见,没想到,冷四爷竟然已经悄无声息地结了婚,并且带着一个女儿回来了。

  “廷遇,你怎么搞的,这么热的天,让小米粒跑得满身是汗?”老太太看着不远处的小儿子,板着脸责怪道。

  冷廷遇低头一笑,迈开修长笔直的双腿,闲庭信步般朝大家走了过来。

  “四叔。”后面车上,跟着老爷子下了车的冷彦看到走过来的冷廷遇,微笑着恭敬地唤了一声。

  冷廷遇勾唇,视线快速地掠过冷彦,落在了简夏的身上。

  简夏站起来,不经意间抬头,视线猛地跌进冷廷遇那双深邃浩瀚如星空般的墨眸里。

  呼吸瞬间一滞,简夏赶紧垂下眸去,低唤一声,“四叔。”

  冷廷遇淡淡颔首,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嗯”的音符。

  “爸爸,这个漂亮姐姐是谁?”小米粒拽着简夏的衣角,仰着圆滚滚的小脑袋,好奇地问道。

  “是你唐嫂。”冷廷遇看着女儿,清冷的眸光,瞬间有了温度。

  “糖嫂是什么?”小米粒拧起细细的眉头,“能吃吗?”

  “哈哈哈......”老爷子和老太太都被可爱的小孙女逗乐,老爷子过去,一把将小米粒抱了起来,“小七呀,就是你彦哥哥的老婆,彦哥哥是你的唐哥,所以,你要叫小七唐嫂。”

  小米粒嘟嘴,讨好着道,“爷爷叫唐嫂小七,那我可不可以也叫唐嫂小七呢?”

  “你觉得呢?”老爷子不答反问。

  “爸爸,我可以吗?”小米粒征询的目光,投向冷廷遇,粉嫩粉嫩的模样儿,不知道有多可爱。

  冷廷遇笑,幽深的视线,投向简夏,“这个,要看你唐嫂的意思。”

  冷廷遇那低沉醇厚的嗓音,让怔怔地看着小米粒的简夏,猛地回过神来。

  她低头,用微微一笑来掩饰心中所有的苦涩,“可以,你就叫我小七。”

  要是她的女儿此刻就在她的身边,是不是,也会跟小米粒一样可爱!
花语 2017-7-15
引用 4
一行人进了主楼,来到大厅,原本,简夏以为自己会见到‘四婶’。

  但是没有。

  她见到的,只有她的‘儿子’,冷筠,还有追着冷筠满屋子跑的一群佣人。

  “小少爷,你慢点!”

  “小少爷,这药不苦,甜的,你试试!”

  “妈妈,妈妈........”小冷筠看到出现的简夏,立刻就朝她扑去。

  简夏停下脚步,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儿子’,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小筠只是个无辜的孩子,她能恨他么?

  “妈妈,宝宝不吃药药,不吃药药........”思忖间,小冷筠已经扑了过来,抱住了简夏的腿,仰着脑袋,嚷嚷着道。

  简夏眉心微动,努力让自己的嘴角扯出一丝的笑容来。

  “小筠乖,妈妈受伤了,还没好,爸爸陪你好不好?”正当简夏不受控制地想要蹲下身去,去抱‘儿子’的时候,一旁的冷彦却已经伸手过来,将小冷筠一把抱走了。

  “妈妈哪里疼,宝宝给妈妈呼呼!”虽然被冷彦抱着,但是小冷筠却一直看着简夏,伸着双手让她抱抱。

  简夏看着小冷筠,眼眶莫名一涩,忽然间就低下头去。

  “爷爷,奶奶,我先上楼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好,去吧!”老太太点头,然后,握住小冷筠的小手,“来,太奶奶喂小筠筠吃药药,好不好。”

  “不,要我妈妈,我要妈妈!”

  简夏再也听不下去,像逃一样,大步往楼梯口走去。

  “爸爸,小七好像不开心嘞!”小米粒嘟着嘴道。

  冷廷遇伸手过去,揉了揉女儿的发顶,眼角的余光,瞟了眼那道匆匆离开的纤细身影,一个字也没有说。

  .....................

  滑进浴缸里,缓缓闭上双眼,简夏就像一个泄了气的充气娃娃,没有了一丝的生气。

  脑子里好乱,好乱,从来没有哪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如此糟糕过。

  她该和冷彦离婚么?

  离了婚,成全他和颜如忆?

  然后,换回她的女儿?

  简夏扬唇,讥诮地笑了。

  如果事情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冷彦当初就不会娶她,也不会煞费苦心地演了这么多年的戏了。

  “咔嚓”一声,浴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

  简夏倏地睁开双眼,朝门口的方向望去。

  下一秒,她抓过一旁的浴巾,挡在了胸前。

  “出去!”

  冷彦连浴室的门都懒得关,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又扯了领带,随手一扔,唇角,勾起一抹薄凉的弧度。

  “不是一直想让我上你吗?怎么,现在不愿意啦!”

  简夏看着他,眼睛不知道是被热气熏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竟然不受控制地氤氲起了一层水汽来。

  “冷彦,我们离婚吧!”

  “离婚?!”

  冷彦嘴角薄凉的弧度,渐渐放大,一边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继续向浴缸的方向靠近。

  来到浴缸前,他一把甩了身上的衬衫,然后俯身下去,伸手扣住了简夏的下颔,发了狠地用力,“你以为当初我为什么会追求你,娶你?”

  下巴处的痛意传来,整个人都有一种快被捏碎的感觉,但简夏却丝毫都没有挣扎,只一瞬不瞬地望着冷彦,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若不是老太太立了遗嘱,死后把所有名下的股份都给你,你以为我会让我儿子叫你‘妈’?”

  简夏笑了!

  原来是这样,为什么这么久,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放心吧!我会去跟奶奶说,她的股份,我一份都不会要。”

  冷彦咬牙,“你敢!”

  “冷彦,你到底想怎么样?”简夏怒吼,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会是这样的一个伪君子。

  “怎么样?!”冷彦邪恶地笑,“现在我就满足你,让你当一回真正的冷太太。”

  看着冷彦迅速放大的脸,简夏快速地撇开头,避开了他压下来的唇,然后,猛然用力,一把将他推开。

  猝不及防,冷彦被简夏一把推开,跌坐在了地上。

  简夏趁机从浴缸里爬了出来,扯过一旁刚刚脱下来的衣服遮住自己往外面跑。

  只不过,她才跑了一步,后面便有一有只大手伸了过来,一把圈住了她的腰,把她拉了回去,然后用力往后一甩。

  “砰!”的一声,简夏整个人被甩在了冰冷的墙上。

  简彦沉着脸,两步跨了过去,用他高大的身躯直接压在了简夏的身上,一只大手扣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另外一只手捏住她的下颔。

  “你不是一直想被我上么,一直偷偷地给我炖各种补药么,现在,我就来满足你。”

  话落,冷彦的头直接压了下去。

  简夏的头前几天被撞成了轻微的脑震荡,才醒过来没多久,又被重重的撞了一下,整个人都是晕的,根本听不清楚冷彦在说什么,也看不清楚他的脸,只是,在唇瓣上有温热的触感传来的那一瞬,简夏本能地开始挣扎。

  “冷彦........别碰我.......”

  冷彦一边在简夏的唇上肆虐,一边解开了裤头,薄凉刻骨的声音就像一个报复者一样,咬牙切齿地道,“不是要离婚吗?既然想要离婚,那我就做到你不想离为止!”

  “冷彦.......你混蛋.......”

  简夏拼命地闪躲,一想到此刻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纠缠的画面,她就恶心的想吐。

  就在冷彦撬开了她的齿贝,想要长马驱直入的时候,简夏用力,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舌尖。

  猛然的痛意,让冷彦下意识地退了出去,口腔里,血腥的味道,立刻蔓延开来。

  冷彦抬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似乎不确定,简夏真的可以咬的那么狠。

  不过,看到手上鲜艳的液体,他便愈发发了狠。

  双手扣上简夏纤柔的腰肢,冷彦用力,强迫简夏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将她死死地抵在墙上,然后用力去扯自己身上唯一的束缚。

  “不要!”

  第一次那么清晰地感觉到男人滚烫的硕大抵在了自己的身上,简夏害怕的想要颤抖,她拼命地挣扎,却无济于事。

  “冷彦,求你,不要......我求你........”

  简夏的求饶,不但没有换来冷彦的心软,反应更加刺激了他的神经,甚至是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叫嚣,开始沸腾。

  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对简夏,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浴望!

  从未有过的浴望。

  身上唯一的束缚,终于被扯下,冷彦的双手,再次扣住了简夏盈盈一握的腰肢,想要将她放到合适的调度,方便他一灌而入。

  “小七,小七,爷爷奶奶喊你吃饭了,你在哪?”

  就在冷彦想挺入的时候,外面,传来小米粒天使般的声音。

  “小米粒,我在这里,我在浴室里........”

  简夏颤抖着大叫,这一刻,她喜极而泣,滚烫的泪水,大颗大颗,完全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小米粒,我在这里........”

  “艹!”

  冷彦咬牙,浴室的门是大开着的,他不得不停下所有的动作,松开了简夏,然后,扯过一条浴巾,快速地围在了下半身。

  泛着绿光的眸子狠狠盯了简夏一眼,他转身,大步往浴室外走去。

  走到浴室门口时,“砰!”的一声,将浴室门甩上。

  简夏的身子,沿着墙壁,一点点地滑了下来。

  她蹲在地上,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放声地嚎啕大哭!
花语 2017-7-15
引用 5


“爸爸,明明就没有吃饭,为什么你要让我去骗小七和彦哥哥,你不知道,刚才彦哥哥有多凶!”

  小米粒回到冷廷遇的书房,一张粉嫩嫩的小脸委屈成了一个包子。

  正长身玉立于落地窗握着手机的冷廷遇对着手机淡淡“嗯”了一声,然后,径直挂断电话,走向女儿。

  赞赏地揉了揉小姑娘柔软的发顶,然后,冷廷遇的大手,伸到女儿的面前。

  那只大手,白皙、修长,骨骼雅致,指甲修剪的很短很干净。

  小米粒一笑,将自己的小手塞进冷廷遇的大手里。

  “爸爸没有骗你,你现在可以去厨房看一下,是不是马上就要开饭了。”说着,冷廷遇牵着女儿往门口的方向走。

  “可是爷爷奶奶不让我去厨房。”小姑娘仰着圆滚滚的一颗脑袋,有些苦恼。

  “没关系,就说是我说的。”

  来到门口,冷廷遇叫来了佣人,然后把手里的女儿交给了佣人。

  看着女儿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的时候,冷廷遇勾了勾唇,嘴角的弧度,意味难明。

  ........................

  浴室里,直到有佣人来敲浴室的门,告诉简夏,真的要开饭了,简夏才洗干净了脸,匆匆换了衣服,出了卧室。

  或许是走得太急,才出了卧室没两步,一阵头晕目眩便袭击了简夏。

  她脚下的步子一滞,整个人站在原地,摇摇欲坠。

  本能地伸出去,想要去扶住墙。

  只可惜,她离墙面的距离有点远,她伸出去的手没有碰到墙面,反而是整个人往一侧倒去。

  天旋地转间,简夏闭上了眼,无力地任由自己倒下。

  只不过,在她的身体就要跌到地板的前一秒,两只强有力的手臂,一把将她从半空中捞了起来,然后她的身体一个旋转,整个人跌进了一个坚硬宽阔而又温暖的胸膛里。

  迷迷糊糊间,简夏看不清抱着她的人的脸,但是,一呼一吸间,却尽是男人身上夹杂着淡淡烟草气息的清冽味道。

  简夏从来就不喜欢香烟的味道,所以冷彥不抽烟,但是,无法否认,此刻,她却觉得这股味道,沁人心脾。

  很好闻!

  害怕抱着自己的男人会随时松手,让自己又跌回地板上,简夏的双手本能地攀上了男人宽厚的肩膀,想要从男人的怀里站起来。

  冷廷遇看出了简夏的用意,菲薄的双唇浅浅一勾,任由她攀着自己的双肩,站起来,然后,松开了扣着她腰肢的一双大手。

  但是,他双手松开的同时,简夏的身体又控制不住地往前倾去。

  冷廷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笑非笑地任由简夏扑进了自己怀里。

  简夏的身高,是167,冷廷遇的身高,则是188,再加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极近,而冷廷遇又微微地低着头,所以,当简夏的身体倒进冷廷遇怀里的同时,她光洁饱满的额头,也实实在在地贴在冷廷遇的双唇这上,与此同时,简夏的唇瓣,也印在了冷廷遇的喉结上。

  温热柔软的唇瓣贴在微凉的肌肤之上,就像一道强有力的电流,透过肌肤的表层,快速地往大脑中枢神经里传递。

  简夏猛然间清醒,首先看清楚的,是男人凸出的性感喉结,再抬头,当看清楚眼前清贵冷峻的男人,她心中一慌,立刻便从冷廷遇的怀里退了出来。

  “对不起,四叔!”

  冷廷遇一双格外幽深的墨眸淡淡地睨着眼前的简夏,双唇微扬起好看的弧度,那里,仿佛还残留着简夏身上的余温和味道。

  “没事吧?”

  他的声音,极淡,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简夏摇头,“现在没事了。”

  “那下去吧。”

  “哦!”简夏答应了一声,却是站在原地,没动。

  冷廷遇低低一笑,“走前面。”

  简夏被冷廷遇这莫名一笑搞得有些心慌,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转身,大步往楼下走。


《大叔,适渴而止》花语书坊书号:1932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