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夏浅陌小说《强宠甜妻,老婆大人好诱人》叶锦绣 喻池烨 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931

花语 2017-7-15 673


夏浅陌小说《强宠甜妻,老婆大人好诱人》叶锦绣 喻池烨 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931


《强宠甜妻,老婆大人好诱人》花语书坊书号:1931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花语 2017-7-15
引用 1
天空蓝的如水洗一般,茂密的绿荫下,小孩子嬉笑打闹,仿佛永远没有忧虑。

  叶锦绣拿着报告单站在医院门口,看着B超单上那个小的可怜的圆点。她恬静的脸上浮起一抹满足笑容。

  耳畔还回想着刚才医生的叮嘱,"喻夫人,恭喜你怀孕了,孕前期,是整个孕期最关键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她抬起头,望向湛蓝的天空,心里一片澄净。

  她一定会,让孩子平安无事!

  回到家中,大厅不见丈夫喻池烨的身影,她不免有些失落。

  和他结婚三年,两人谈不上任何感情,然而即使这样,她也希望把怀孕的好消息告诉丈夫。

  刚一踏上楼梯,就听到书房传来火热的吟叫声。

  叶锦绣脚步一顿,站在门口,手指攥紧门把,推开了房门。

  书房内,一男一女正在沙发上翻云覆雨。

  女人身材火辣,曲线优美,长卷发遮住了她的面容,此时她的烈焰红唇正在男人身上四处索取。

  听见声音,女人抬起头,卷发滑落在男人精壮的胸膛。

  她大惊失色,声音娇媚无力,"烨,她回来了。"

  叶锦绣身体靠在门框,手紧紧攥着门把,才没让自己瘫软下去,身体却还是忍不住的颤抖。

  沙发上传来男人一声冷笑,接着,男人搂着艾莉坐了起来。

  露出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

  此时的他浓眉微蹙,薄唇紧绷,一双细长黑眸如同蕴藏着冰点,阴冷又诡谲,宛如夜色中的虎视眈眈的苍狼。

  喻池烨站了起来。

  他身材高大,比模特还标准,八块腹肌十分明显,下身只围着灰格浴袍,虽然如此,却还是露出了结实的麦色小腿。

  叶锦绣脑袋一片空白,如同当头一棒,让她根本来不及反应。

  喻池烨低头,在艾莉额头亲了一下,艾莉脑袋贴在他腿上,一脸被宠溺的甜蜜。

  叶锦绣心如死灰,他从未对她做过如此温柔的动作。

  喻池烨并未朝她走来,只是靠在沙发,拿起茶几上的烟,翻转手中的高档打火机。

  他轻轻吸了口,吐出一圈烟雾。

  "过来。"

  他声音略微嘶哑,没有任何情绪。

  这句话,很明显是对她说的。

  叶锦绣眉头一锁,没有要过去的打算。

  他又猛吸了一口,烟圈喷在艾莉脸上,逗的艾莉倒在沙发上"咯咯"直笑。

  喻池烨浓眉一挑,戏谑看向叶锦绣,"我们三个一起玩,怎样?"

  喻池烨几乎是没有经过思考,就直接说出来的。

  叶锦绣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扇他几个耳光,可是她明白,她不能这样做。

  她深呼吸一口,迅速稳定情绪,胸口闷痛的难受,就像被人拿刀剜心一般,她嘴角一弯,露出如月光皎洁般的笑容,心头却在滴血。

  "不了,你们慢慢玩。"

  她手指一松,心底也终于踏实了。

  喻池烨觉得她的笑容十分碍眼,他厌恶的看向她,如同在看一只招人烦的苍蝇。

  "服侍我,是你的本分。"

  他摁熄烟头,走到门口,将她逼到墙角,手撑着门框,面上浮着森冷的笑意,眼底却是抹不去的嫌弃。

  "怎么,不想当喻夫人了?"

  话语中的嘲讽,如同一颗定时炸弹,叶锦绣抬起头,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他唇角边还荡漾着烟草味,她知道,喻池烨不会对她温柔,更不会对她好,哪怕是一点点。

  他手指圈上她的耳垂,无意拨弄着,她扭过头,强忍住眼底的委屈。

  这三年,她过的日子如同地狱一般煎熬。

  但她,却还是想留在他身边。

  是她疯了么?

  他的唇瓣贴在她额前的碎发上,讥笑起来:"当年,你爸千方百计把你送到我手里,不就是想让我开心?"

  故人已去,他却还轻飘飘的这样诋毁。

  叶锦绣心如刀绞,尽力给父亲辩解:"我爸只是想让我幸福,并不是让我来当你的玩物!"

  这样的辩解,听起来似乎太过苍白……

  喻池烨低声轻笑,眼神中的嘲讽越来越深,他一把扳过她的身体,她的身体重重撞击在墙上。

  他的手臂如同铁铸的一般,死死将她套住,让她如同被戴上枷锁,无处可逃。

  她脑袋也撞上墙壁,身体感觉到墙壁传来的冰凉,她眼底蓄满了泪水。

  嘴唇被咬的发白,她一直警告自己,不能哭,一定不能哭……

  头顶传来他的闷哼,"既然如此,我现在就能让你性福。"

  屋内还有个艾莉,然而喻池烨却能完全无视。

  叶锦绣拼命挣扎,再怎么样,她也不能当着这个女人的面被喻池烨羞辱!

  "喻池烨,你疯了是不是!"

  她身体如游蛇一般扭动,试图挣脱开他的钳制。

  喻池烨宽大滚烫的手掌四处摩擦,听到她这不满的吼声,他兴致越来越高,声音也高扬。

  "我倒是很久没有玩过三人了。"

  听到这话,艾莉也从沙发上下来,凑到他身后,环住他的腰身,手指在他麦肤色后背上滑行。

  "烨,你真是讨厌呢,你看,你都要吓坏喻夫人了。"

  叶锦绣趴在墙上,听到身后传来口舌纠缠的声音,她胃里一阵翻滚,觉得浓浓的恶心!

  趁着喻池烨注意力在艾莉身上,她用尽全力,推开喻池烨的禁锢,"喻池烨,你太过分了!"

  她冲出房间,刚走出去,手腕就被人拽住。

  喻池烨冰凉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怎么,还没玩,就想跑?"

  艾莉攀上喻池烨的肩膀,一脸得意的看向她,"喻夫人,我们一起来玩吧,烨那方面的功夫,可是很厉害的。"

  她娇媚的声音,让喻池烨脸上浮起一丝玩味笑意,他目光炯炯,盯着叶锦绣。

  叶锦绣用力甩开手腕:"喻池烨,你放开我!"

  话音刚落,他手徒然一松,让她的身体猛地失去重力,狠狠摔倒在角落,后背刮在楼梯护栏上,手臂也碰到了铁栏杆,发出重重的响声。

  身体的疼痛,哪里比的上心里伤?

  艾莉惊呼一声,贴在喻池烨的胸口,不满呢喃,"哎呀,烨,你的妻子都不愿意被你碰,是不是她嫌弃你?"

  听到她的话,叶锦绣猛地抬头,只看见她嘴角挑衅的笑容,一阵揪心般的疼。

  艾莉紧紧环着喻池烨的腰身,"烨,我可是好爱好爱你呢……"

  叶锦绣嘴唇颤抖,眼前两人的恩爱无比刺眼。而喻池烨那双冷冰冰的双眸,正满是戏弄的看着她。

  心,在一瞬间,跌入谷底。

  她早就该知道,这一切都是喻池烨在侮辱她而已。

  喻池烨平时都懒得碰她,要不是他喝醉酒要了她,她永远不可能怀孕。

  他又怎么可能要和她3P?

  她挣扎着站起来,目光倔强的看向艾莉,冷笑,"知道为什么你永远当不了喻夫人么?"

  艾莉脸色一僵,她笑容依旧,"因为我永远不会像你一样下贱。"
花语 2017-7-15
引用 2
她一字一顿,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却忽视了喻池烨眼中浓浓的嫌恶。

  叶锦绣忍住后背和手臂的疼痛,转身准备进房间。

  "站住。"

  喻池烨毫无感情的叫住她,棱角分明的峻颜让人一窒,黑眸满是孤傲疏离。

  "我叫你走了么。"

  艾莉一听,扬起眉头,得意的贴在喻池烨壮实的胸口,眼中含泪,故作委屈道:"烨,她竟然骂我下贱……"

  叶锦绣知道,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她攥紧拳头,缓缓转身。

  喻池烨面上浮起一丝冷笑,"说我的甜心下贱?"

  叶锦绣默然不语,心里如江水翻滚。

  "我看,你比她更下贱。"

  他薄唇轻抿,如鹰犀利的双眼扫视了一下叶锦绣的全身,"给我的甜心道歉。"

  叶锦绣站着没有动弹,让她给他的情人道歉,天方夜谭吧?

  似乎看穿她的想法,喻池烨凉悠悠道:"不道歉也行,叶家最近好像不怎么太平……"

  话有所指,叶锦绣怎么听不出来。

  她攥紧拳头,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她早就该知道,喻池烨不会让她好过。

  "对不起。"

  她低声道,如同春末的晚风,让人听不太清。

  艾莉倒在喻池烨怀中,听到她不情不愿的道歉,低头"嗤嗤"的笑了起来,"喻夫人,我可没有生气呢,只是烨生气了而已。"

  她把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叶锦绣立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低着头,脸色差到了极点。

  喻池烨看着面前的叶锦绣,她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一张清纯无害的脸,却十分耐人寻味。

  "没诚意。"

  喻池烨挑眉,峻颜略带得色,看着她越痛苦,他就越开心。

  "把你身上的衣服脱干净,我就原谅你。"

  他懒洋洋的搂着艾莉,不准备浪费时间,"我倒数十秒。"

  叶锦绣愣住了,她错愕的看向他,他薄唇微启,已经开始倒数起来,"十、九……"

  她心乱如麻,明知道在他面前,她可能连条狗都不如。

  她闭上眼,将眼泪倒流回去,手指微微颤抖,抚上了第一颗纽扣。

  外套褪下,露出里面鹅黄的毛衣,她将毛衣脱了下来,眼睛泛热,头发也乱糟糟一团。

  她手指解开衬衣,露出她修长的脖子,雪白的肌肤如同玉石一般。衬衣裹着饱满的浑圆,让他喉头一热,身体烦躁不安。

  眸光顺着她圆润的指头一路往下,他只觉得小腹有一股熊熊烈火在燃烧。

  眼眸里,似乎藏着快要喷发的火山。

  当她的指尖停在第四颗纽扣上时,无视她紧闭的双眼,他面沉如水,"够了。"

  叶锦绣睁开眼,他将大衣扔在她身上。

  他搂着艾莉,嘲讽的看着她,连一点温柔都不肯施舍,"你果然够贱。"

  说完,他搂着艾莉重新进了书房,叶锦绣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冷的颤抖。

  三年前,他一直是启明星一般的存在。

  只是因为他和姐姐相恋,所以她的心意,永远没有办法表露出来。

  到最后,姐姐出国,她被父亲嫁给了他,她以为终于得到了梦想中的王子,却没想到,她不是那个幸运的灰姑娘。

  滚烫眼泪落在毛衣上,手中还捏着怀孕报告单,书房里却传来更加热辣大胆的叫声。

  心,早就痛的无法自拔……

  次日一早,叶锦绣下楼准备早餐,喻池烨瞧也不瞧,眉宇间满是冷淡:"给你五分钟,和我回一趟老宅。"

  叶锦绣一听,连忙放下餐具,跑上楼换了件外套,顺便涂了层植物唇彩,让她的气色看起来不至于那么差。

  她昨晚,又失眠了。

  别墅外停着一辆限量版柯尼塞格,这是喻池烨最喜欢的一辆车。

  手刚触碰到车门,车窗就摇了下来,喻池烨戴着大号墨镜,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他一脸冷意,颇有些不耐烦。

  "滚到后面去。"

  手如触电一般缩了回来,叶锦绣低眉顺眼的打开后面的车门,乖巧的坐了进去。

  喻池烨面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两人一路无话,叶锦绣低头拨弄手指,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寒意,她也不想自讨无趣。

  到达老宅,叶锦绣跟在他身后,大气都不敢出。

  喻家作为排名世界前十的顶级财阀,实力自然不可小觑。

  喻家百年老宅,更是一块风水宝地,其中光收纳室,就占地一千多平,摆放了喻老此生收藏的古董字画。

  当然,叶锦绣一直无缘得见,而且,今天回来,只是去见她的婆婆。

  喻家装潢古典大气,一到大厅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娇笑声。

  叶锦绣脚步一顿,还在犹豫,喻池烨已经走了进去。

  喻母一见他,连忙站起来,笑道:"池烨,你终于肯回来了?"

  当她看见喻池烨身后的叶锦绣时,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咸不淡招呼:"来了。"

  叶锦绣知道,她不招人待见,只能恭恭敬敬迎上去,温顺安静,"妈。"

  喻池烨懒得见她,瞟了她一眼,就倚靠在手工沙发上。

  一个年轻俏丽的女人走了过来,娇滴滴笑道:"这就是我那漂亮的堂嫂呀?堂哥,你真是好眼光呀。"

  叶锦绣认识这个女人,她是姐姐叶明珠的好友,喻露露,也是喻池烨的堂妹。

  听到这话,叶锦绣没有吭声,喻露露赶紧拉着她,坐了下来。

  "堂嫂,坐车累了吧?我去给你倒茶。"

  喻露露起身,俏丽小脸堆满了笑意,眼底,却划过一丝恶毒。

  叶锦绣连忙拉住她:"不用了……"

  "哪里不用?给客人倒茶,是我应该做的嘛。"

  说完,喻露露笑着去了厨房。

  而刚才的话,让叶锦绣很不舒服。

  给客人倒茶,原来,她在喻家,一直都是个外人。

  喻夫人倚在喻池烨身旁,慈爱的与他说笑。喻池烨也褪去平时的冰凉,一副春风拂面的姿态。

  叶锦绣像是一个木头人,摆设在大厅,无人理会。

  "茶来了。"

  喻露露端着茶水走了过来,笑意盈盈,递给叶锦绣。叶锦绣起身,刚要接过道谢,就看见喻露露手上一翻,茶水倾尽倒在她身上,茶杯瞬间落地。

  "啪嗒!"

  瓷杯碎裂,喻夫人和喻池烨视线如刀,刺了过来。

  喻露露咬唇,眼眶红红的,眼看就要哭出来。

  她扯着茶水浸透的衣服,弱弱道:"堂嫂,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用故意烫伤我打碎杯子……"

  叶锦绣愣在原地,刚要开口,就听喻夫人冷声道,"没有教养的东西!我们喻家不欢迎你,给我滚出去!"

  "不是……"

  叶锦绣正要解释,喻露露紧紧握住她的手,"堂嫂,是我不对,我不该给你倒茶,这些事情本来就是佣人做的,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花语 2017-7-15
引用 3
第3章

  "对不起,我……"

  叶锦绣刚要解释,就听身后传来冷冰冰的声音,"这种人,不配你倒茶。"

  喻池烨嗓音如同寒冰,叶锦绣头埋在了胸前,知道自己再解释,也没有用了。

  换来的,只会是喻池烨更加疯狂的嘲讽。

  喻露露松开了手,眼底浮现一丝得意,假意解释起来,"堂哥,你不要这样说……"

  "滚出去。"

  喻池烨面上覆盖一层寒霜,喻夫人也皱眉,"真是有妈生没妈教,还不快滚?"

  叶锦绣心中波澜汹涌,却只能忍住眼底的湿润,转身走出了大厅。

  身后传来喻夫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她如同在刀尖上行走一般,每一步,都刺痛心扉。

  站在喻家门外,她冻的直跺脚,冷风呼呼刮过,她外套忘了拿,只穿着薄毛衣。

  叶锦绣抱着双臂,身体还在不断颤抖。

  佣人看见她这副模样,眼里满是同情。

  她别过头,如清水潭般澄澈的双眸,盯着外边的街道,想起肚子里的孩子,心里一阵酸楚。

  "哟,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喻少夫人啊。"

  喻露露骄横的声音打断她的深思,叶锦绣抬起头,看见是她,倒退了两步,身体隐在蔷薇花下。

  "怎么,这就怕了?"

  喻露露红唇轻扬,一身桃红呢大衣,称的她身材婀娜,风光无两。

  看见叶锦绣这副狼狈模样,她更加得意,"当喻夫人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叶锦绣沉默不出声,死死闭着嘴巴。

  喻露露水晶指甲缠绕着卷发,嗤笑道,"你在喻家,连下人都不如,这种滋味怎么样?"

  被如此嘲笑,叶锦绣没有和她斗嘴的心思,"不关你的事。"

  "抢了姐姐的男人就够恶心了,竟然还能这样不知廉耻的留下来,你还真是够厚脸皮的。"

  喻露露眼角露出浓浓讥笑,叶锦绣心烦意乱。

  当年,分明是叶明珠去了国外,放弃和喻池烨结婚的机会,父亲才把她嫁给喻池烨。

  怎么在他们眼里,她就成了抢姐姐的男人?

  喻露露上前,一把拽住她的头发,眼眸里满是恨意:"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在喻家过上好日子。"

  狠狠一拽,叶锦绣痛的差点叫了出来,喻露露放开手,嚣张一笑,"放心,喻家所有人,包括我那堂哥,都恨不得我打死你。"

  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伤人。

  叶锦绣心里一声冷笑,上前一步,细高跟重重踩上她的脚,狠狠辗转。

  喻露露大惊失色,刚要叫,就听叶锦绣贴在她耳边,声音冷如寒霜,"刚才,佣人看见你扯我头发了。"

  她不傻,只是不想当着喻池烨的面任人宰割。

  她扬起头,看向喻露露的脸,目光淡然,满是镇定,"我在喻家怎么样,轮得到你这种下三滥的交际花评判么?"

  喻露露震惊的倒退两步,这个叶锦绣,哪里像叶明珠说的那样,是个软弱无能的包子?

  她强作淡定,挤出一丝难看的冷笑:"你给我走着瞧!"

  见到喻露露转身进了喻家,叶锦绣才松了口气。

  她一直,都讨厌这样的针锋相对。

  在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迟迟不见喻池烨出来,叶锦绣蹲在蔷薇花下,静静看着花瓣飘落。

  稳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里一喜,连忙起身,腿却已经蹲麻了,高跟鞋此时一崴,她的脚也差点扭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牢牢将她的身体稳住。

  不是喻池烨的味道,她心里一惊,慌乱起身,挣脱开那人的束缚。

  抬头一看,是喻池烨的堂弟,喻非泽。

  喻非泽一身黑色风衣,面目清淡如水,温文尔雅,看见叶锦绣错愕的面容,他眉头一拧,"锦绣,你还好吧?"

  他的手还扶着她的手臂,她轻轻推开,心止如水,"谢谢,我很好。"

  她虽然一脸淡定,但是一双深渊般的琥珀眸子,却骗不了人。

  "你说谎。"

  喻非泽见她冷的脸上惨白,脱下风衣,一阵心疼,"当年,如果你不拒绝我的表白,现在……"

  "非泽,对不起。"

  叶锦绣拒绝他的外套,抬起头,朝他清雅一笑,"这件事情,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任何人无关。"

  喻非泽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三年前,她选择接受父亲的安排,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喻非泽握住她的手,无奈又宠溺:"你什么时候想回到我身边,我都会欢迎。"

  这话昂贵的让人承受不起。

  叶锦绣刚要推辞,就听见一声冷冷的嘲笑,"堂弟,看来你喜欢捡别人的破烂?"

  喻池烨不知何时出来,手里拿着叶锦绣的外套,见两人挨的紧密,他眉头一锁。

  冬日朦胧,蔷薇花下的叶锦绣小脸被冻的惨白,让人心里泛起怜爱,远山一般淡雅的眉微微蹙起,似乎有抹不平的忧愁。

  一双杏眼正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无意流转,都摄人心魄。鼻尖挺翘,如慵懒的小猫,粉嘟嘟的嘴唇此时紧抿。

  似乎是在紧张。

  喻非泽冷哼:"喻池烨,如果你对锦绣不好,我迟早会把她抢回来的。"

  这话让人心里一暖,叶锦绣不感动,是假的。

  她吸吸鼻子,想说话,就被喻池烨丢来的外套砸中。

  喻池烨嘲讽的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幼稚园的小孩,"她死皮赖脸要留在喻家,与我无关。"

  话比这冰雪三尺寒冷,叶锦绣双腿冻的麻木,心,也早就麻木了。

  跟着喻池烨坐上了车,车内的暖气,让她终于缓了过来,车外,喻非泽一动不动立在原地。

  他眼神深幽的看着车内。

  叶锦绣不敢去看,知道如果她乱动,喻池烨势必会更加恶言相对。

  冻僵的双脚终于恢复了些知觉,喻池烨冷笑:"最近胆子挺大,敢当面勾引男人了。"

  他坐在前排,修长好看的手指握着方向盘,眼神冰凉的注视着前方。

  叶锦绣没有心思和他吵闹,"只是偶然遇到,我和他……"

  "与我无关。"

  喻池烨毫无温度的声线打断她的话,眉眼之间,没有任何温柔可言。

  她心底一沉,她早就该知道,他不会听她任何解释……

  "如果你影响了喻家的脸面。"

  他嗓音低沉,肃穆的让人心都吊了起来,"我不会饶过你。"

  他这样冷血无情,她还有什么期待?

  听到这话,她侧头看向窗外,鼻腔酸酸的,她强忍住内心波澜。

  就在这时,喻池烨的电话响了起来,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他声音一瞬温和下来,"好,我来接你。"

  几秒之间,他的态度截然不同。

  叶锦绣想起一句话,他哪里是冷漠,只是暖的人不是你而已。

  心里酸涩,席卷全身……
花语 2017-7-15
引用 4
"砰!"

  关上车门,冷风从身后刮过,叶锦绣站在山道上,看着喻池烨那辆豪车越走越远。

  接到那通电话后,他就把她给赶下了车。

  所以,她在他心目中,是没有丝毫分量的吧。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笑容。

  她慢吞吞的套上外套,手指冻的麻木。四处打量一番,这里基本没有出租车的身影。

  要想回家,还得再走半个多小时的山道。

  脚下高跟鞋十分碍事,她踩了几步,脚掌就疼的让人难以忍受。她弯腰,准备揉揉脚掌继续。

  突然,一道刹车声在她身侧响起。

  她抬起头,看见车窗内喻非泽笑如春风的脸,"上车。"

  叶锦绣愣了,并不太愿意上去,含糊推辞:"不用了,我……"

  "上车。"

  喻非泽笑意依旧,却没有之前那样的柔和,"锦绣,别犟。"

  四个字,却让叶锦绣心底融化成一片,他早已下车,绕到副驾驶,为她打开车门。

  手掌垫在车门下,见叶锦绣不动,他扬眉,"怎么了,不想回去了?"

  叶锦绣眼眶湿湿,连忙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弯腰进了车内。

  气氛实在尴尬,喻非泽播放了一首舒缓的英文民谣,浑然不觉她的别扭。

  "锦绣,你过的一点都不快乐,为什么不离开他?"

  喻非泽声音淡淡的,似乎只是在问她下一顿吃什么。她却没有那么轻松,心里一阵沉重。

  离开?

  她从未想过离开喻池烨,或许是她太过愚蠢,才过的一直都不快乐。

  "我过的很好,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她努力辩解,却忘了,她过的如何,明眼人,一下就能够看出来。

  喻非泽没有接话,只是浅浅一笑,"这首歌我很喜欢,每次想你的时候,我都会听这首歌。"

  明目张胆的情话,让她耳根红了一片,她低头,嗫嚅,"非泽……"

  "我们两个合不合适,不是你说了算。"

  喻非泽侧颜对着她,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这是上天的安排。"

  她一下说不出话,整个车内,只有那清新的歌声荡漾。

  半个小时后,车在家门口停下,叶锦绣攥着外套,手指摸上门把,"非泽,谢谢你送我回来。"

  喻非泽眉毛一挑,含笑,"这样就算谢我了么?"

  她侧头,如受惊的小白兔,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而他已经捧住她的小脸,准备吻下去。

  他身上清新的气息覆盖下来。

  叶锦绣吓的浑身一个激灵,手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指甲掐入他的皮肤:"喻非泽,你冷静点!"

  她狠狠推开他,冲下了车。

  喻非泽看着她慌乱逃跑的身影,嘴角浮起一抹暖暖的笑容。

  总有一天,她,会成为他的。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喻家花园里,一个女人正捧着相机,看着刚才拍下的那一幕,得意的笑了。

  回家后,叶锦绣就窝在房间,想起刚才在车上的那一幕,她就觉得惊险。

  她钻进被窝,迷迷糊糊的睡着,浑身滚烫,盖多少被子她都觉得不够。

  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直到额头出了细密的汗珠,她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今天吹了那么久的冷风,就算是个强壮的男人也可能受不了。

  更何况,她的体质本来就差。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楼下传来说话声,她才醒了过来。身体还是很不舒服,浑身无力。

  看向窗外,一片夜色朦胧,墙上的挂钟显示,已经晚上七点了。

  脑子一片混沌。

  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她穿上厚厚的睡衣,塞着一双棉拖鞋,这才走下楼去觅食。

  大厅沙发上,艾莉正窝在喻池烨的身边,一脸讨好,"烨,想不到吧,她竟然背着你做这样的事情呢。"

  叶锦绣脚下一顿,滑动的手也停在栏杆上。

  听见动静,艾莉朝她这边看了过来,笑容阴冷,而喻池烨坐在沙发上,如同万年冰雕,浑身散发让人颤栗的寒意。

  见到这一幕,叶锦绣已经见怪不怪了,她无视两人,准备默默溜进厨房,煮点东西吃。

  毕竟她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也是要吃的。

  身后响起喻池烨森冷的声音。

  她转过头,睡眼惺忪的脸看着两人,不明白他们要玩什么把戏。

  他目光灼灼,如果蓄势待发的猛兽,但她却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似乎,并没有招惹他。

  "有事吗?"

  她声线略微沙哑,发烧的缘故,脸颊浮上一团红晕。

  他峻颜黑沉,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她竟然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喻夫人,你也太过分了,怎么能够做出对不起烨的事情呢?"

  艾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叠照片,摇曳着身姿朝她走了过来,"你这样,让烨很难堪的。"

  冷嘲热讽假惺惺的语气,让人作呕,叶锦绣眉毛一扬,并不打算理会,转身去进厨房,"我不知道你发什么疯。"

  身后响起嗤笑,没等她反应过来,脑后就被东西砸到。

  叶锦绣双眸含着愤怒的火光,却强忍了下来,她回过头,看着地上散落的照片,一下愣住了。

  地板上,十几张彩色照片,都是她和喻非泽在车上亲热的模样。

  她心里一顿,今天下午,她根本就没有和喻非泽怎么样,这些照片,因为角度拍摄的巧妙,就如同他们在亲吻一样。

  "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吧,喻夫人,你也太不识抬举了。烨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还背叛他?!"

  艾莉语气高扬,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嚣张。

  叶锦绣蹲下,捡起那一张张照片,手指颤抖,脸上却是一片麻木:"这不是真的,我和他,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她站起身,见喻池烨一脸阴沉坐在沙发上,她握着照片,跌跌撞撞走了过去,慌乱解释,"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打电话去问喻非泽!"

  "呵呵……谁不知道他是你的奸夫,你们两人早就串通好了!"

  艾莉添油加醋,本就面色不渝的喻池烨,脸色又黑了一层。

  叶锦绣深呼吸,看向艾莉,咬牙:"我没做过就没做过,我不像你,出卖自己的肉体,去讨男人的欢心!我没你这么下贱!"

  "啪!"

  一道劲风袭来,狠狠一巴掌扇在她绯红的脸颊,原本虚弱的身体,在这一大力度下,摇摇欲坠。

  她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喻池烨,暖黄灯光下,她眼底一片晶莹闪烁。

  脸颊火辣辣的烧灼,尽管如此,却比不上他在她心中留下的血淋漓伤口。

  结婚三年,他从未打过她,虽然时常粗暴无礼,不拿她当回事。

  但从未像今天,这么让她难堪。

  喻池烨也愣住了,不过随即恢复一脸阴鸷,他犀利危险的目光扫了她一眼,冷道:"离婚。"
花语 2017-7-15
引用 5


 "离婚协议书……"

  叶锦绣捏着他塞过来的两张薄纸,摇头,"我不会和你离婚。"

  协议书上写明种种,即使离婚她也会得到不菲财产。

  可是,她不会离。

  三年前,父亲临终前把她交到喻池烨手中,是想让她幸福,不是让她最终走到离婚这一步。

  喻池烨冷笑,眼中戾气越发突兀,"不离,留你有什么用?"

  "对呀,像你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我们的烨。"

  艾莉朝他靠了过来,媚眼斜飞,声音娇俏至极,"你怎么一点都不识趣呢?"

  刚才挨了一巴掌,如果她再反抗,喻池烨只会更加厌恶。

  叶锦绣深知这一点,但即使如此,她也会坚持,"离婚,不可能。"

  "你这么想伺候烨?我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艾莉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叶锦绣却挺直僵硬的脊梁,一脸倔强。艾莉歪头一笑,"像你这样的烂货,就算留……"

  "滚!"

  一声断喝。

  喻池烨如同被惹怒的猛兽,眼中燃烧着一撮熊熊烈火,冰凉的声线宛若刺骨的寒风,让人颤抖。

  艾莉笑的花枝乱颤,言语之间没有丝毫客气。

  "听见没有,烨让你滚!"

  艾莉挽着喻池烨的胳膊,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叶锦绣扬起头,长睫毛微微颤抖,琉璃般的眸定定望着他。

  喻池烨重重甩开她的手,眸子阴冷,气场骇人,"艾莉,我让你滚。"

  这一刻,艾莉愣住了,她转头看他,一双大眼蕴满泪水,满是无辜:"烨,我哪里做的不好?"

  喻池烨冷若冰霜的眸扫了她一眼,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一张支票,"喻家的夫人,是你能践踏的?"

  支票悠悠然飘落在地,艾莉咬唇,眼泪滑落,"烨……"

  "以后不准出现在我面前。"

  看着他脸色阴沉的可怖,艾莉再也不敢多说,蹲在地上捡起那张支票,含泪跑了出去。

  叶锦绣看着大门重新关上,一阵头昏眼花。她完全不懂喻池烨是什么意思,他脑子有病?

  她试图站起身来,却是头重脚轻,差点栽在他身上。

  喻池烨伸手拦住她,将她推到在沙发上。

  暖黄光线照射下,她的脸颊多了些血色,他的身体遮挡住大半光源,她浑身被他阴影遮住。

  只能看见他头顶不大的光圈。

  "喻……"

  她欲言又止,沙发本就不宽,她窝在沙发里,深陷其中。而他撑着扶手,整个身体都覆盖在她的身上。

  她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清香味,感觉到他浑身冒出的寒意,她只有吞吞吐吐解释,"我和喻非泽,是清白的。"

  他一声不吭,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她如同一只受伤的小鹿,眼巴巴的看着他,澄澈的瞳孔里,倒映着他的面容。

  她两片鲜嫩欲滴的粉唇,让人忍不住想占有。

  他喉头一热,吞了下口水,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口说无凭。"

  叶锦绣心里一慌,知道他不相信自己,软若无骨的手指攥着他胸前的衣领,身上幽香,钻入他的鼻腔。

  她不知道这一动作,能激起一个男人多大的欲望。

  她咬紧贝齿,无奈又愤恨,"他车里应该有黑匣子,你可以去调查。"

  能证明清白的方式有很多种,她又有什么可害怕的。

  喻池烨修长的手指夹住她如雪的耳垂,低沉嗓音,"我说过,你最好不要给喻家丢人。"

  他的确说过,还是在今天早上。

  冰凉的手指如电击一般,让她的身体一阵颤栗,她尽量保持呼吸平稳,却没注意胸前浑圆也在不断起伏。

  让人浮想联翩。

  他的手指已经一路往下,徒然,狠狠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纽扣散落一地,粉色睡衣铺开,将她只穿着一条吊带的身体,暴露出来。

  她曼妙的身躯被白色吊带勾勒无疑,修长的脖子一路往下,精致的锁骨让人一眼难忘,白玉般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

  他的视线开始乱了。

  她还在发烧,自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他手指每触碰到一处,她都感觉冰冻入骨。

  "喻池烨,我难受……"

  她脸上红晕越来越浓,头也是昏昏沉沉,感觉脑袋里每一根神经都在痛。但她这句话,在喻池烨耳中,又听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怎么,喻非泽碰你,你就不难受?"

  他猛地将手臂探到她的腰下,粗鲁的将她的身体抬了起来,展露出她纤细的腰肢。

  叶锦绣艰难的喘息,看着他那双浓浓欲望的眸子,她觉得他疯了。

  "我不是……"

  她解释无用,一双明眸浮上一层薄薄的雾霭,看不清情绪。

  见她不动弹,他的宽大滚烫的手掌开始掀起她那薄的可怜的吊带。

  叶锦绣耳畔突然想起医生的叮嘱,"孕前期是孕期最重要的阶段……"

  所以,她不能和他进行房事。

  "喻池烨,你……"

  还没等她抗议,他一把将她身体狠狠扳过去,如钢铁般的手臂架着她的腰身,好让她身体能如虾米一般弓起来。

  即使经验不丰富,叶锦绣也明白他要做什么。

  上一次他醉酒,那疯狂无人性的索取,让她至今想到都心惊胆战。

  她从心底抗拒,身体开始不断摇摆扭动,"喻池烨,我真的不可以!今天不可以!"

  "那多久可以?"

  喻池烨黯哑好听的声音附在她耳边,让她心尖一片酥麻,却还保持理智,"除了今天,都可以……"

  语气带着浓浓的委屈。

  他讥讽一笑,手指慢慢下滑,滚烫抵着她,"如果我非要今天?"

  她挣扎着,不想进入他的圈套,"求你……"

  "我就要今天。"

  喻池烨的声音不再暧昧,而是恢复往日清明,"不然我们就离婚。"

  听到离婚两个字,叶锦绣一瞬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他总能轻而易举,抓住她的软肋。她不再胡乱动弹,身体软绵绵的任由他摆弄,如同一只待宰的小羊羔。

  她妥协了。

  他却没有继续下去,而是起身整理衣物,与她保持一定距离。

  感觉到身后人离开,叶锦绣烨翻身望去,与他嫌恶的目光对接。

  她心里一凉。

  此时的她瘫软在沙发上,衣冠不整,满脸绯红如同初春的桃花,他嘲讽一笑,眉宇间透露着极度的反感,"每次碰你,我都恶心的想吐。"

  叶锦绣身体一僵,脊梁却无法挺直。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所有委屈都悉数哽在了喉间。

  她是人,有血有肉。

  她也是,会痛的……

  叶锦绣眼睁睁看着喻池烨拿着外套和车钥匙离开,昏黄灯光下,他的背影,让她怎么抓都抓不住,直到关门声响起,叶锦绣才反应过来。

  一地的纽扣和满室他残留的气息,让她终于清醒。

  果然,他讨厌她。

  没有任何理由。


《强宠甜妻,老婆大人好诱人》花语书坊书号:1931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