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绮晴小说《腹黑丑女修仙路》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9

康乃馨 2017-7-16 459


绮晴小说《腹黑丑女修仙路》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9


腹黑丑女修仙路花语书坊书号:19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16
引用 1
001  剑仙重生

腹黑丑女修仙路
腹黑丑女修仙路
绮晴
师倾城睁开眼睛,她觉得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

幸亏——在天雷的轰击下还是保住了性命。没想到指天峰那群杂碎!竟然敢趁着她渡金丹天劫,算计与她!

若非自己有雷灵根护体,哪还有命在!?

师倾城硬撑着站起来,却被眼前的环境吓了一跳。

“表妹,你没事吧?”

一个女子出现在她眼前,言语关怀,但眼中却绝不是关切的神色。而是嫉妒、不屑、讥讽和嘲笑。

内腑剧烈疼痛,她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挥开她搀扶着她的手,冷声道:“汝是何人?”

杨玉茵面上闪过恼怒,却还是伪装善良,“表妹,你——表姐也是为你好,我们回家吧。”

回家!?她压根都还没有搞明白那要命的天雷,究竟把她劈到什么地方来了?

颇有些无耐的看了看树林四周的人群,指向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婢女打扮的女子,招手:“你,过来。”

女子怯懦的看了看站在她旁边的杨玉茵,接着又大着胆子走向她,“大小姐。”

“这是何地?”

“这…这里是…是皇家围场。”

杨玉茵总觉得这个草包痴傻的表妹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想了想,还是问道:“表妹可还记得我是谁?”

“你是谁,与我何干?”

一个面如冠玉的公子跳出来,指着师倾城骂:“你这傻子,怎么说话呢?要不是杨小姐护着你,你以为你能参加这次的围猎?”

“聒噪!”

她看也不看那男的一眼,叫刚刚那婢女扶着自己到一边坐下,自顾坐下问道:“刚刚发生何事?一字不落的告诉…我。”

过去这么久,她也大致晓得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应该是在天雷劈下她被师尊留下的本命法宝护住了灵魂,天雷之下空间产生波动,她的灵魂被搅进时空间隙,不知如何到了这里,并且占据了这具身体。

在她进入这具身体时,原主应该就已经死了,因为她并没有感应到夺舍产生的业力。但是,原主留下的因果却也是被她继承了。

这里大概就是师傅所说的凡人界了。她得习惯他们的说话方式。

周围的一干人等看着都有些傻眼,显然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还是杨玉茵反应过来,走到师倾城身边说道:“好了表妹,你别问了,我们回家好不好?表姐陪你回家。”

虽然不知道原主身死究竟为何,但眼前这个女子虚伪做作,看也不是什么好人,她懒得跟她说话,冷看她一眼,忍了忍性子,终是喝道:“闭嘴!”

还是刚刚那个公子,怒气冲冲的过来伸手就想要给师倾城一个巴掌。师倾城一把握住他的手,手指轻轻用力,对方便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啊!放开我…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师倾城将人重重的甩开,看着婢女问道:“你…叫何名字?”

“奴婢…奴婢春香。”

“嗯,春香,扶我回府。”

春香不敢看众人,却也是颤抖着狠狠点头。

师倾城将在场的人都看了一遍,把他们的面容记在心中,这才上了马车。这个仇,她若是不报,都对不起她在修真界魔剑仙子的称号!

杨玉茵眼睁睁看着师府的马车离开,她站在当场脸色一阵青白交错。师倾城,你这个废物,这个羞辱,我一定叫你百倍偿还。

心里再怎么怨恨,面上还是一片娇弱无力,很是惹人怜惜。

“杨小姐,你不介意的话,在下送你回去好了。师倾城那个无盐废物,不必将她放在心上。”这不,护花使者便这般凑了上来。

“多谢白公子好意。”

说完,便由婢女扶着,一步步走了。

杜雪看着众人,皱眉不耐的道了声:“扫兴。”

师倾城听着春香絮絮叨叨,才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原主师倾城,师家嫡出也是唯一大小姐,是师太傅与原配所生的孩子,也是他的掌上明珠。不过却是他的继室杨氏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的脸上有一条横贯整个右边脸颊的疤痕,是拜杨玉茵所赐。

她曾经发烧三天三夜,整个人都烧的糊涂了痴傻不清,依旧是拜杨玉茵所赐。

这一次皇家围猎,杨玉茵也不知怎么跟那帮自认为是天之骄子的人说的,竟然会同意让她也一起参加,结果她的马忽然发疯,在狂奔中将她摔落在地。她在地方被冲击力带着连着滚了十几米远,最后重重的撞在一棵树上,吐血不止。

这件事要说跟杨玉茵没关系,她都能把自己脑袋拧下来给她当球踢!

当然这其中也有那位叫杜雪的手笔。

她被皇帝皇帝赐婚给六王爷,而杜雪是六王爷的嫡亲表妹,自小倾慕与他,这是全京城都人尽皆知的事情。

其实众人的嘲笑讥讽不屑,她都觉得无所谓。

这时候的她在那些人眼里,就如同凡人在身为魔剑仙子的她的眼中是一样的——蝼蚁!

可是六王爷明玄宇,他既不满于这一场赐婚,却又没有发出反对的声音。任人这般的欺凌与她,或许背后还有他的推波助澜,这样的人是她最为不屑且最为看不上眼的!

既然占据这个身子,连着她的因果她便是一并接了!

在回到修真界之前,她势必需要帮原主讨回公道,了却因果。
康乃馨 2017-7-16
引用 2
002  告状

腹黑丑女修仙路
腹黑丑女修仙路
绮晴
回到府里,她哪儿也没去,直接回了她自己的小院,屏退了所有伺候的下人。

她无盐痴傻,所以连府里的下人眼神中都带着同情不屑。

她盘膝坐在床上,凭着炼气期顶峰的神识状况,很快就感受到了周围空气中弥散的星星点点的灵气。

很是稀薄,跟她之前在修真界修炼的洞府,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照这样的灵气程度,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返回修真界?

她长长舒一口气,静下心来开始运行起基础修炼法诀,她现在并不知道自己这个身体到底是什么灵根,只能等筑基之后再想办法获知了。

她甚至都没有想过,这具身体会不会是个没有灵根的。毕竟,在这凡人界,百万人当中能有一人有灵根,算是不错了。

纳气入体进行的非常顺利。

灵气顺着体内经脉运行一周后并未消散,而是存在于丹田之中。

这说明这具身体时具有灵根的。若是没有灵根,灵气入体只能够荡涤身体杂质,并不能存留灵气与体内。

没过多久,门口春香喊道:“小姐,夫人她…她请您过去。”

师倾城睁开眼睛,冷笑一声,来的还真快。

她站起身,在镜子前站定。

镜子里的她,脸上到处都是刮痕,身上也还有血迹,脸色经过刚刚的修炼已经恢复红润,不过没关系,只要让她那个疼她如命的爹爹看到这些就足够了。

她打开门让春香进来,春香看到师倾城还是穿着之前的衣服,面上露出恐惧,“小姐…您…你怎么没有换衣服?”

“爹爹在吗?”

“老爷他,还不曾回来。”

看看窗面的天色,这个时候,太傅爹也快回来了,她让春香搀扶着自己,说道:“走吧,去正院。”

她倒是要看看,这一回杨玉茵又有什么样的措辞,害了自己还能够免了惩罚。

第一次害得她脸上留有那样一块疤痕的时候,她哭着说她挡在了自己身前,并且她的胳膊上还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就这样叫府里一干人等信了她的话,不仅没有罚她,还好吃好喝的供着她。

第二次是她害得她在二月很冷的天气里掉入湖中,她自己事先吃了药再跳下去将自己救上来,还在她旁边脸色苍白的昏迷过去,下人全都不在,她贻误了最佳的看病时机,一烧三天,烧坏了脑子!她却还是被府里供着。

这一次,真不知道她还能玩出什么样的花招。

到了正院,入眼就看到继母杨氏一脸怒意的坐在首位,杨玉茵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凄惨。

看到师倾城过来,杨氏本要张口开骂,见到她这一身狼狈的着装,心里憋着一口气怒斥春香:“怎么让你们小姐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带你们小姐换好衣服,自己去领罚。”

眼看着老爷就要回来,看到师倾城这幅狼狈的样子,她可以想象的到,自己会被骂成什么样儿。

师倾城却恍如听不见一般,走到杨玉茵身边,俯身冷视,抬手狠狠地给了她一耳光。

屋里所有人都懵了。

尤其是杨玉茵,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耳边轰鸣咋响。

过了半晌杨氏才反应过来,骂道:“你发什么疯?这是你表姐!”

师倾城抬头看向杨氏,目光一片清明,哪里还有半分痴傻!眼中冷然的笑意令她毛骨悚然,配着脸上那道森然的疤痕,令她感到异常的害怕。

“表姐?”

她后退至椅子处坐下,冷声问道:“敢问表姐这是在跟夫人哭诉什么?”

原主痴傻之时都不曾喊过杨氏母亲,至于她,自然更加不可能了。

她笑的灿烂无比,坐在椅子上,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说道:“是表姐故意将刺客引入我院中,又推了我一把叫我脸上挨了一刀,再在自己胳膊上划上一刀哭诉是自己没有保护我?还是冬日里你事先吃了府中药师配制的药丸再将我诱入湖中,你自己再跳下去将我拉上,醒来后又在哭诉是你救我不及?”

她冷笑着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怎么,这一次又待怎样?”

杨玉茵有些无措的看向杨氏,杨氏面色一变,“你…你…”

“想问我为什么不傻了是不是?”

“倾城!”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师倾城回头便看到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多岁的儒雅俊秀的青年男子,穿着一身白色长衫,一走一动间尽是儒雅。

此刻他面上带着惊怒,大步朝着师倾城走过去,“这到底怎么回事!”

眼前的男子,便是这具身体的爹爹。

他待她确实好,好的恨不得将天底下所有的好东西都送到她的手里,只是他不经常在府中,杨氏管着府中事务,她想要做些什么实在是易如反掌。

师倾城起身朝着太傅爹爹走过去,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袖,轻声唤了句:“爹爹。”

自从她痴傻之后,便再也不曾唤过他一声爹爹。

“爹爹,这几年叫爹爹操心了。女儿已经好了。”

“好好好……”师太傅握着师倾城的手,双手微微有些颤抖。师江秀心情激动,但看眼前的场景明显不是激动的时候。

杨玉茵还满面泪痕的跪在地上,杨氏站起来面上表情变了几变,这才强笑着说道:“真是恭喜老爷,妾身也是才得知这事儿,为老爷高兴的厉害呢。盼了这么些年,倾城这丫头终是好了,总不枉老爷您忧心这么多年,也能告慰姐姐在天之灵了。”

师江秀此刻已经收拾好了面上的表情,此刻的他还是那个一派儒雅清风的太傅老爷,杨氏觉得心里酸涩。

她嫁他也有七年了,只是这七年来,他待她从不像是相敬如宾的夫妻,那种公事公办的态度,倒像是上下属的关系。

师江秀看向杨氏问道:“玉茵怎么回事?”

杨玉茵抬起头祈求的看向杨氏,刚刚师倾城说的那些事情,不管她做没做过,师江秀都一定会站在师倾城那一边,叫她吃不了兜着走!

况且那些,都是她做过的。

师倾城看向太傅爹爹,说道:“爹爹,女儿好了以后,以前的那些事也都知道了。女儿为何会变成这般,您该问问夫人的好侄女!”
康乃馨 2017-7-16
引用 3
003  你是妖怪

腹黑丑女修仙路
腹黑丑女修仙路
绮晴
师江秀眼神如鹰一般射向杨氏,周身的气场凌厉无比,周遭的的温度也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师倾城在一旁看着,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太傅爹的气场果然惊人!

杨氏心里略有害怕,却还是颤抖着声音壮着胆子说道:“这…这都是小孩子间的打打闹闹,当不得真的。”

“是吗?我也想跟杨玉茵打打闹闹,也叫她变成我这个样子,夫人觉得可好?”

师江秀紧紧地盯着杨氏一会儿,冷声问春香道:“今日是怎么回事,春香你来说!”

春香胆子很小,但却是个难得的衷心的丫头。

听到太傅老爷这般叫她,她心里真是害怕极了,但还是硬撑着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个清清楚楚。

“今日王爷们邀请世家子弟一同前往皇家围场围猎。白家公子也邀请了表小姐,表小姐便说若是小姐不去,她也不好前去,那些世家子弟便不怎么乐意的同意了。等到了围场,他们…他们就逼着小姐同杜家小姐赛马,小姐的马不知怎么的发了疯,而后就…就……”

杨玉茵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师倾城一字一顿的补充道:“那匹马正是杨小姐你牵着交到我手上的呢!”

杨玉茵恐惧的低下头,连连摇头否认:“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是杜雪,对!就是她,是她在马上做了手脚!不关我的事……”

师倾城点点头:“对呢,不是你做的嘛。但是…”她的语调一转,变得冷厉异常:“既然知道杜雪动了手脚你为何不说?在我出事之后你又为何不出来指认?我欲找出凶手为我自己讨回公道,你又为何只劝着我回府?嗯?”

最后那一声“嗯”仿佛一锤子闷响,重重的敲击在她的心上,叫她手脚发凉,这师倾城疯傻好了之后便是这般的模样吗?

“不不不…你不是师倾城!不是!你是妖怪!妖怪!”

杨玉茵失去理智般的大叫,屋子里却是肃然寂静下来,除却杨玉茵的叫声,一点儿杂音也听不到。

师江秀脸上黑成一片,“来人,把杨玉茵带下去送到房里好好休养!”

杨玉茵是杨氏的娘家侄女,算起来也算是他的晚辈,但是这一次他却是连名带姓的唤了她。

以往看她时,偶尔还能在他的眼中看到对小辈的关心。只是这一次,却是只有浓浓的厌恶和冰冷的态度。

这一位姑父,对待师倾城是向来没有原则的。没有原则的疼宠,没有原则的相信她说的所有话,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她碰触到的逆鳞,还有她疯了一般的喊的那一句“你不是师倾城!”

府里的婆子一下来了四五个,全都涌过去拉着杨玉茵要将人拖下去,杨玉茵猛地扑向杨氏,死死地拖住她的大腿,“姑妈救我!”

她能有预感,这一次若是不能求得原谅,她怕是就要被赶出师府了!

再次回到杨家那种小门小户的地方,并且被一众姐妹们嘲笑!

她不要,她才不要过那样的生活。

师倾城这样的草包凭什么出生在师府这样的地方,还得到师太傅的百般疼宠!这根本就不公平!

师江秀冷冷的看向杨氏,冷哼一声,随即带着师倾城回了她的院子。

“好孩子,你受苦了。”

师江秀满是心疼的看着她,又是哭又是笑,“好了好了,都好了,以后爹爹看谁敢说你疯傻!呵呵呵……”

师倾城心里有些纳闷,她忽然性情大变,一直以来的疯傻癫痴也忽然间好了,就连杨玉茵都能脱口喊出她并非是师倾城的话来,怎么她的这位爹爹竟是毫无表示?

看到师倾城满眼疑惑的神色,师江秀呵呵笑道:“在奇怪爹爹为什么不奇怪你突然就好了的原因是不是?”

师倾城点头,这难道不该奇怪吗?

还是说凡人界的人,都这么奇怪?

师江秀伸手轻轻摸着她的头,有些像是在顺毛的意思。从前,除了师尊能这般待她,还没人能近她的身,肆无忌惮的摸她的头。

但是被师江秀摸着,她却是毫无反抗抗拒的意思。

“当年你母亲走的时候,曾经留下一封书信,叫我不管你将来发生怎么样的变化都不要奇怪,不管如何,你都是与我们血脉相连的女儿。”

这话一出,师倾城却更加惊讶起来。

就算是在修真界,能算出十几年年之后的事情,那也是演算易传的天才人物了,更别说算的这般精确,连将要遭遇的事情也能算的一无二致。

对她那个素昧谋面的娘亲更加好奇起来。

“放心吧,以后万事都有爹爹护着你,不管外面说什么都无需在意。”

师倾城自然是不在意的。

修为没了,心境还在。作为一名修真者,并且是到了一步将踏进金丹大道的修真者,她的心境感悟又怎么会那般不堪的在些许小事上纠缠。

她摇头说道:“爹爹放心吧,女儿没将这些放在心上。”

脸上的疤痕,又不是灵气打斗留下的,连让她炼药治伤都不够资格,她现在已经纳气入体,当进入炼气期第三层时,她便可以控制灵气蕴养肌肤,到时候不需要任何药物,这疤痕就能消散无踪。

外头的传言,她更是不在意的。她是魔剑仙子师倾城,不是外人说什么她就是什么!

不过,想到那位跟她定亲的六王爷,她心里倒是有些不自在。

“爹爹,我与六王爷明玄宇的婚事,可以退了吗?”

这门婚事还是因为当年师倾城没有疯傻时,见到明玄宇第一面便说了句:“爹爹,以后我要当六皇子的王妃。”

疯傻之后,师江秀为了能让师倾城过的舒服些,想要给她她想要的一切,想起当年她的这句话,便硬是豁出去老脸,向皇上求了这门婚事。
康乃馨 2017-7-16
引用 4
004  过继子侄

腹黑丑女修仙路
腹黑丑女修仙路
绮晴
这门婚事是皇帝赐婚,昭告天下的,求来不易,想要反悔,却更是藐视皇权的举动,一个不好,便要牵连师府满门。

师江秀对于师倾城的宠爱却是毫无原则的,他只是略微想了想,便痛快说道:“既然倾城不喜欢他了,那咱们就不嫁。”

“谢谢爹爹。”

师倾城来自修真界。

在修真界,虽然也有立场之争、门派之争,但是总体而言便是实力代表一切!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便响亮。因而,她也并不知道这凡人界的弯弯绕绕。

杨玉茵被禁足在她的院子里,没有太傅的话,没有人敢将她放出来。杨氏没有自己的子女,她是在杨玉茵十岁出头的时候就接来府中亲自教养的,对她怎么可能没有感情,这几日也是着急的快要上火!

“小姐,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春香跟在师倾城身边几日,刚开始的时候,还对这个忽然之间清醒过来的小姐有些害怕不适应,但渐渐地,胆子也不似以往那般小了。

师倾城正在院子里练剑,反正她爹对她的一切都不感到奇怪,她也就不再遮遮掩掩。

听到春香传话,她收起剑,问道:“可知道是什么事?”

春香摇摇头:“不知道,夫人那边没说。”

“嗯,杨玉茵近来怎么样?”

春香回答道:“听说不太好。下人们都知道她这是惹怒了老爷,因而没人敢善待于她,听说前两日厨房就敢给她送冷饭冷菜了呢。”

师倾城点点头,嗤笑一声:“是吗?她这算是什么苦?比起以往她对我做的那些,这些连报复都算不上!”

她也大概知道杨氏喊她过去是为何了。

无非就是心疼侄女,想要让她向太傅爹爹求情罢了。

回了房里,小丫头就立刻打来热水,端给她擦了一把脸,师倾城这才继续说道:“走吧,过去看看,她究竟是有什么说辞。”

到了杨氏院子,早有嬷嬷在外头等候着,看到师倾城过来满脸堆着笑容,将她请进了屋里。

“听说大小姐最近都很用功的又是看书,又是习武,应该累坏了吧?”

师倾城找了位置坐下,那嬷嬷端着一碗汤放在她旁边的案桌上,说道:“来来来,这是夫人特地吩咐厨房为您熬制的人参红枣鸡汤,最是补身子的,趁热喝了吧。”

师倾城端起来放在鼻尖嗅了嗅,“加了干贝、野参、红枣、西域葡萄酒等等,慢火熬制三个多时辰,确实是美味,夫人这么费心对我,是为了什么?”

确实是个好东西,并且里面还没有加旁的料,这倒让她惊奇了。

杨氏忍了又忍,才将心里一口气憋下去,冲着她笑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母亲,关心你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师倾城端起鸡汤喝了一口,对她冷笑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鸡汤我也喝了,你要表达的关爱我也接受到了,就先回了。”

“哎…等等!”

“请问夫人还有何事?”

杨氏心头不甘,却也无法,“玉茵好歹是你的表姐,被关了这么些日子也知道自己以往做的错了。确然是小孩子胡闹了些,罚也罚了,倾城就此原谅了你表姐如何?”

师倾城笑着点点头,“好呀。”

杨氏面上一喜,就听师倾城继续说道:“那也让我小孩心性胡闹一回,我就原谅她如何?”

“你——”杨氏面上一僵,隐隐泛起怒气,她就算是再怎么不受宠,至少还是师府的当家太太,被一个小辈这样呛声,她心里还真是千般痛恨,万般难受。

偏又打骂不得,教养不得,想到此处,她心里竟也对师江秀产生了怨恨之情。

嫁进师府,两人同房每月也有五六天,这么多年她却是连个动静也没有,她也以为是自己身子有问题,曾经悄悄地找郎中看诊过,可郎中说她的身子很好,没有半分问题。

这样她哪里还能想不通?分明就是师江秀不想给她孩子!

杨氏看着师倾城,眼底愤恨遮掩不住,脸上表情也冷硬无比:“你回去吧。”

师倾城却是起身,冲着杨氏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道向来公正,不要以为自己无辜,自己现在正在承受什么,便好好想想自己曾经做过什么!而不是一味的埋怨别人!”

杨氏死死地盯着师倾城离去的背影,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这个贝戋人!跟她娘一样,下贱!”

“夫人!”旁边站着的嬷嬷早就吓得惨白了脸色,府中前夫人留下的少爷小姐是老爷心头肉,而前夫人则是整个师府的禁忌。

提一下都要受罚,更别说出言不逊。

杨氏气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抓着手边的一个杯子朝着地上狠狠地砸了下去!继而恶狠狠地看向嬷嬷:“你怕什么?”

“夫人,都忍了这么多年,何不再多忍忍?”

杨氏眼角的泪水却是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一把抱住嬷嬷,“我心里难受哇!这么多年,我忍的快要发疯了!在府里这么些年,老爷从未将我当做一家人过,当年真的是我做错了吗?”

嬷嬷被她哭的也伤感起来,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这门亲事虽是杨氏算计而来,但这么多年的苦楚却也是够了。

“别难受了夫人,生活不就是这样?人人生来就是受着煎熬的,只是各有各的熬法儿,忍过了就有福享了。”

杨氏自嘲一笑:“享福?我无儿无女,将来都不知道着落在哪儿,享哪门子的福?”

嬷嬷到底是不忍心看着自己主子这般难过,想了想就给她出主意道:“夫人,现在府里大少爷也有八岁,年纪不小了,您何不跟老爷提提,在同宗里头过继一个子侄养在您的膝下。”

杨氏将这话听了进去,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觉得意动。

只是,她皱眉问道:“只怕老爷不会同意。”

“夫人,您不能说要养儿子给自己养老,您且说自己这辈子没有当过母亲,甚是遗憾,想要过继一个过来,也能体验一下当母亲的快乐。您就说若是孩子的父母不同意,您也不绝对不会勉强,也会将孩子当做自己亲生的来养。”
康乃馨 2017-7-16
引用 5

005  剑法

腹黑丑女修仙路
腹黑丑女修仙路
绮晴
杨氏怔了怔,就连跟在自己身边伺候的嬷嬷也觉得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了吗?

她是一个女人,若是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她的人生便会永远的留下遗憾。想到此处,心里不免又是一阵悲凉凄哀。

眼泪顺着眼眶止不住的往下淌,她如今也不过才二十多岁的年纪,心却已经苍老的如同四五十岁年纪的人,午夜时分,独自睡在冰凉的拔步摇床上,也常常会回想自己当年做过的事情,偶尔会后悔,若是当年没有强求算计,自己怎么也比现在过的好吧?

她拿出帕子擦了擦眼泪,连连点头,“对,一会儿就对老爷这么说。我需要一个孩子,一定要有一个孩子!就算不是我生的,也要是我养的!我不能给他生孩子,那我宁愿教养一个不是他的血脉的孩子!”

嬷嬷心里也很苦,擦着湿润的眼眶连连点头。

她是杨氏的奶嬷嬷,自小带着她长大,又贴身伺候这么些年,虽是主仆有别,但在她的心里,确然已经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女儿看待。

她自是一心盼着她好的。

师倾城一连在府里修炼一个多月不曾出门,也才堪堪把修为提到了炼气期二层,她觉得这还是因为这具身体资质好的缘故。若是三灵根四灵根的,或许得练个一两年了!

“小姐,明日杜家小姐邀请各府千金赏花作诗,也给您寄了帖子,您看怎么回?”每日巳时初刻之前,小姐都在房里,是决计不允许人前来打扰的。

她还记得一个月前有个捧高踩低,巴结着夫人,只要老爷不在家欺负小姐脑子不好,经常对她吹鼻子瞪眼的嬷嬷,趁着老爷不在家,为了巴结夫人,巴巴的跑过来想要威胁小姐放了表小姐。

从前小姐对她是极为害怕的,只是那一日,那老嬷嬷却是连小姐的房门都不曾进去过!

在她还在为没有拦着那老嬷嬷而忐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她就听到小姐屋子那边传来一阵杀猪一般的叫声,她走近了过去一看,便看到刘嬷嬷眼泪鼻涕流的一脸都是。隐隐的还能闻到一股尿骚味。

眼神呆滞,嘴里一直在喃喃的说着:“鬼啊,不要找我,走开……”

之后,刘嬷嬷便开始不正常起来。等晚间老爷回来,立即便发作了那老嬷嬷。自那之后,再也没有拿个下人敢不将小姐放在眼中。

春香拿着杜府的帖子,眼看着时间过了巳时初刻,这才到了她的房间门口,向里面传话。

“进来说话。”

春香推开房门,便看到自家小姐盘腿坐在床上,每日这个时候过来,总能看到小姐脸色比前一日好看了不少。

似乎脸上那一条长长地狰狞的疤痕,也淡去了许多。

春香近来胆子大了不少,“小姐这几日气色越来越好了。”

师倾城抿唇笑笑,“杜府的帖子拿给我看看。”

春香把帖子递过去。

这张帖子做的十分讲究。用的是香山樟木削薄后,染上熏香,上面画着工笔花鸟,字迹是簪花小楷。倒是没有堕了杜家书香世家的名头。

“可知道,她还给哪几家的小姐下了帖子?”

春香摇摇头,从前小姐呆傻,她是个嘴笨胆小的,如果说小姐是任人欺负的,那她就是个说不上话的小透明。

这种事情,以往都不会有帖子送过来,这会儿也不会想起来要给她细细说说都请了谁!

师倾城将帖子收好,“去杜府回一声,便说我会准时赴约。”

春香有些欲言又止,师倾城看她一眼,问道:“你想说什么?”

春香想了想,还是下定决定说道:“小姐,我听人说,每一次这样的宴会,总会邀请许多世家千金、名门公子,不仅舞文弄墨,还会比斗刀剑。每次,都有几户人家的小姐受伤回去的。”

“哦?有这样的事儿?”

春香点点头:“我是听人说的。这太不安全了,要不小姐您还是别去了吧?”

“为何不去?杜雪既然想借着这个机会弄出点事情来,本小姐自然成全她!”

所有害过她的人,都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杨玉茵是,杜雪是,明玄宇也是!

春香还想再劝,自家小姐自从脑子不好之后,就再没有念过书认过字,也没有练武学过刀剑,去了还不是任人宰割?

况且,虽说小姐如今脸上疤痕是淡了不少,但是那么长一道疤痕横贯在脸上,看着也是很狰狞恐怖的。到时候,小姐不免又会沦为众人嗤笑的对象。

从前小姐脑子不清楚,许是没有感觉,可是如今,小姐可怎么受得了?

虽然小姐清醒之后,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的。身上有一种让人打从心里就想拜服的气势,可是这也不能让她立即就学会本就没学过的东西啊!

她心里焦急,面上自然显了出来。

师倾城笑看她一眼,“在担心我?”

春香老实的点点头。

师倾城掩嘴一笑,拿着自己的佩剑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舞剑而起。

刺剑、劈剑、挂剑、撩剑、云剑……等等剑招随意使出,一个后刺剑,身子回转,随后挽起一个剑花,清冷而笑的看着春香。

这是他们门派的基础剑法,也是剑锋上每一个弟子都要烂熟于心的剑法。如今不加任何灵力的使出来,却是让她有了另一番感悟。

修真界的剑法,即使是基础的,在凡人界看来,也是高深无比。

更何况春香这只压根不懂武学的货,看着更是眼睛都直了。她虽然不懂武学,但是站在不远处这么看着,亦是能够感受到这其中的剑势,能够了解到里面蕴含的威力定然是巨大的。

“小…小…小小姐……你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她惊讶震惊的话都说不完整。

师倾城收了剑,一面往屋子走去,一面说道:“所以你就不必担心你家小姐会在那种场合受伤了。”


《腹黑丑女修仙路》花语书坊书号:19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