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情非得已半生缘

蔷薇 2月前 8



情非得已半生缘(书号:15869)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顾尘轩十八岁的时候,被封为副将军。随父出征,征战叛乱,立下大功。而在他作战期间,墨语茵忽染重病,久治不愈。郎中们都劝墨老爷放弃,但是墨老爷对墨语茵很有希望。他不愿放弃,也不能放弃。那年墨语茵十八岁,豆蔻年华。看到凯旋归来的顾尘轩,芳心暗属。顾尘轩得知墨语茵得病,便一直细心的陪伴在她身边,照顾。墨语茵病情终于渐渐好转。两人的感情愈加深厚。

点击阅读《情非得已半生缘》

最新回复 (1)
蔷薇 2月前
引用 1

当和煦的阳光洒遍上京的角落,新的一天也拉开了帷幕。

上京是中原俞国的都城,位处南北交通枢纽。虽不见得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然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宽裕,也算得上世间名城。天下商贾无不趋之若鹜,以求安身立命,富贵荣华。上京之繁荣昌盛,一时无两。

俞国,本是中原一贫弱小国。然上一代帝王俞超群雄才大略,励精图治,经济政治军事,全面发展。二十年间,逐渐吞并周边小国,安抚百姓,仁政天下,披泽苍生。岁月流转间,俞国一改破败原貌,富国安邦,以强大身姿雄踞中原。周遭各国对之虎视眈眈,但俞国大将顾莫敌深谙兵法,素有‘常胜将军’之美誉,各国虽垂涎俞之繁盛,却也不敢有必胜的把握。

然而,人的宿命总是难逃命运的捉弄,如浪花叠开,乍起乍落,措手不及又无可奈何。一代英主俞超群,壮年病逝;常胜将军顾莫敌,伤病无治。这两大噩耗瞬间为初初强盛的俞国披上了一层灰色的祭旗。未及弱冠的太子俞翼仓促间登基,朝纲未稳之际,忽又传出北方游牧之国——膘国进犯边境的八百里加急。一时间俞国上下,人心惶惶,雪上加霜。

正当新帝群臣一筹莫展之际,顾莫敌之子顾宗林上书请战,以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率军出征。膘国原以为‘俞国边防’顾莫敌身死,俞国再无可用之将,遂趁新帝登基之契机,出兵攻俞。殊不料顾宗林深得家父真传,兵法运用神乎其技,运筹帷幄谈笑间,即可决胜千里之外。膘国大军在顾军的攻防下,溃不成军,败乱而退。一时间,顾宗林威名震慑四方,邻国无不敬畏。俞翼为嘉奖顾宗林赫赫战功,册封其为护国大将军,群臣拜服。

就这样,俞国从新步上正轨,稳定发展,国民富强。

昨夜的微雨,让今日的空气渗满了清新。浮云流动,调皮地带着阳光揭开城市的睡衣。宽阔的街道上渐渐变得熙攘,一家家店铺迎客开张。朋友的寒暄,孩子的呼喊,商客的叫卖,不同的曲调弹奏出上京晨歌里的轻快。

“少爷少爷,您倒是慢点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冲着前方喊着,双手拄着膝盖,粗粗喘气,似乎甚是疲累。前方不远处一个身着淡紫衣衫的少年,看来不过十八九岁,回过头来瞥了一眼,略带嘲讽的说道:“我说顾有用啊,你白叫‘有用’了,才跑了这么一会就没有力气了,真没用。”说完朝着顾有用做起鬼脸,用舌头来鄙夷这个比自己年长四五岁的青年。

顾有用听完不着急不着慌地走了过来,挺起胸膛说道:“你还别瞧不起我,要不是昨晚老爷让我出去办事,没有休息好,刚才我早就飞身一跃,落你几条街了。”紫衣少年眉头一挑,满是‘谁信啊’的意思;嘴角微撇,尽是‘你就吹牛吧’的含义;鼻子皱起,显而易见是‘有种你倒是来啊’的挑衅,总之紫衣少年听完顾有用的话,脸上是写满了‘不信’。

受到少爷无言的鄙夷,顾有用就是脸皮再厚,也是有些挂不住了。当下傻笑两声,急声道:“好了好了,别在这杵着了,赶紧去茶楼吧,要不然没有好位子了。”说完拉起少年就走,心虚的样子惹得紫衣少年心里窃喜。要知道,顾有用的厚脸皮在家里可是有口皆碑,任何人的取笑他都可以妙语对应。不过今天在自己无声的鄙视面前,他显然难以找到话语中的破绽,捉襟见肘之下只好干笑对应,让他出糗这可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啊。

“喂喂,你走这么快干什么,投胎啊!”这回轮到紫衣少年不干了,其实他心里清楚顾有用是借机转换话题,不过鉴于他很少出洋相,紫衣少年还是想好好整整他。顾有用何其机灵,当即明白这小少爷心里有何盘算,回头高深莫测的一笑:“莫非小少爷不想占到好位置了?我还想听完说书之后请你吃糖葫芦呢,可是如果占不到好位置我心里就会很失望,一失望恐怕就没有心情给你买糖葫芦了……”

紫衣少年一听见糖葫芦,登时双眼泛起绿光,饿狼一般地咽了一口口水,整顾有用的心思霎时间便不知道被丢到几个十万八千里之外了。看见小少爷这般模样,顾有用心里暗笑,不禁得意起来,跟我斗,你还嫩着呢!“那还不快走!”紫衣少年一马当先,拽起顾有用飞奔而去。顾有用没有想到小少爷竟这般不矜持,猛然被拽了一个大趔趄,好在他平衡性不错,连忙稳住身子,在被少爷拖拽奔跑的途中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这紫衣少年名唤顾尘轩,乃护国大将军顾宗林之子。因为出身将门,所以自小便经常听到爷爷和父亲的教导,忠君报国,临阵交锋决不可退缩,为将者当以马革裹尸还……刀剑棍棒,无一不练;兵法著作,无一不学。所以顾尘轩虽然年纪尚轻,但是武艺已经颇为不凡,兵法运用也有了一定的火候。

而顾有用是顾尘轩贴身仆从,但是由于年长几岁,顾有用对顾尘轩的照顾与对待,与哥哥对弟弟并无二致。顾尘轩也从未将顾有用视为仆从,在他心中,顾有用就是他的哥哥。二人平时私底下嬉笑打骂,丝毫没有所谓主仆的隔阂,感情极为笃厚。

他们二人平日外出,最常来的地方便是城西的忘归茶楼。因为茶楼里环境雅致,清香浓茶和精美茶点在整个上京城中俱是一绝,所以每每茶楼甫开,便人满为患。不过最吸引顾尘轩二人的,还是茶楼里精彩绝伦的说书,讲的内容多为历史战役和奇人异事,每次听得顾尘轩二人都是如痴如醉,意犹未尽。临走之际,顾尘轩总是不自禁地对老板娘说一句“忘归楼确实让人忘归”,听得老板娘很是开心,一来二去大家也就熟络了,而二楼正对说书人的座位也基本上是定给了顾尘轩二人。

由于今天路上有些耽搁,所以二人到忘归茶楼的时候,一楼已经坐满了人。老板娘看见他们二人站在门口,连忙迎上去笑道:“你们怎么才来啊?刚才好几拨客人想坐到二楼雅间,都被我推了,你们要是再不来我可真保不住那间屋子了。”原本因看到一楼客满而心生失望的顾有用听见二楼雅间居然还在,刹那间心花怒放,笑道:“老板娘你真够意思!这份深情厚谊我们少爷一定记在心里。”

顾尘轩也赶紧凑上去抓住老板娘的手,撒娇道:“我就知道,老板娘姐姐最疼轩儿了,老板娘姐姐是最漂亮最好的人。”“哎呀哎呀,肉麻死了,你这鬼精灵,赶紧上去吧,浓茶点心我都已派人备下了。”老板娘虽然把手抽了回来,但是她满脸的笑意,眼神中也溢满了对顾尘轩的喜爱之情。顾尘轩对着老板娘做了个鬼脸,便和顾有用一溜烟跑上了楼。

看到顾尘轩上楼,老板娘转到后台,对着一位须发皆白闭目养神的青衫老者道:“陈师傅,时间差不多了,该上台了。”老者睁开双眼,炯炯的眼神中透着睿智。站起身深呼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脖子,老者便缓慢而笃定地走上了前台。

众人看见说书老者上台,全都立刻鼓起响亮的掌声,其中不乏叫好者,未出声而先得好,可见这位老先生的说书功力甚是深厚。陈师傅坐到木桌后面,眼睛从左到右地慢慢扫过,众人的声音也自左向右的渐渐低落,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顺着陈师傅的眼神翻过了刚才喧闹的一页。这一点也说明了陈师傅与普通说书人不同,他从来不用醒木震慑大家,仅靠眼神便足以控制现场。楼上的顾尘轩二人和楼下众人一样,此刻都屏息凝气,等待着陈师傅说书的开始。

“话说,十年前,我朝圣上初登大宝……”陈师傅语速很慢,几乎一字一顿,但是声音极为浑厚,几乎听不见呼吸地间隔,给人一种连绵不断的感觉。若平静江河,缓缓流淌。台下听众聚精会神,全都静静地听着陈师傅的讲述,很少有人顾得上各自桌上的浓茶点心。氤氲的茶香执着地钻进听众的鼻中,想重新引起人们的注意,可惜和陈师傅的声音相比,它们显得是那样无力。

“……邻国膘国欺我朝时局为稳,率军进犯。我朝边境措手不及,一时间,死伤无数,民心惶惶……”陈师傅声音忽沉,众人的心情似乎也随之降到低谷,不少人眉头紧皱,忧心忡忡。“……恰在此存亡时刻!”陈师傅声音乍起,若飞石落水,惊起一滩鸥鹭。众人猛然一惊,神情激动,似乎看到了什么希望。

“一位青年将军毅然上书,欲率我朝三军奔赴前线,誓灭贼军!圣上恩准,青年将军遂率兵向北方前线疾进,若离弦之箭,一鼓作气,全灭敌军先锋部队……”听到这里,在座众人无不连声叫好。陈师傅的声音也转高转急,然而浑厚依然。“……但膘国主力未曾给我朝一丝喘息机会,第二日便发动全面总攻。青年将军临危不乱,排兵布阵,奇袭截杀,从容应对。直杀的对方丢盔弃甲,落荒而逃,我军完胜,截获粮草兵甲无数。自此之后,我俞国雄踞中原,威震八方!”

台下听众尽皆卖力鼓掌叫好,其中不乏神情激动忘我站起者。二楼顾尘轩二人也是激动非常,顾尘轩奇道:“没想到这位将军竟和我爹一样神勇,莫非朝中还有能和爹爹匹敌的将领?”顾有用嘿嘿一笑,说道:“依我看,陈师傅所说的就是老爷本人!”正当此刻,陈师傅雄浑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位将军忠君爱国,用兵如神,战功赫赫。实乃我朝国之栋梁,中流砥柱。他便是当朝神勇盖世的护国大将军——顾宗林!”



点击继续阅读《情非得已半生缘》(书号:15869)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