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妃常完美

蔷薇 2月前 12



妃常完美(书号:15866)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

点击阅读《妃常完美》

最新回复 (1)
蔷薇 2月前
引用 1

“呼!”

轻轻吐出一口气,云端绮动了动身子。

“绮儿,绮儿,你醒啦?”

一个少年的声音带着哭腔在耳畔响起。

云端绮费力的睁开眼睛。

入眼是一处破败不堪的房间,到处是灰尘的味道和厚厚的蜘蛛网,甚至还有几个颜色鲜亮的蜘蛛正从房顶上垂下丝来。

“啊!蜘蛛!”

云端绮一下子坐了起来。

“绮儿别怕!哥哥帮你把蜘蛛打死!”

少年转身,寻了一个破碎的木头,便对着蜘蛛走去。

“哥哥,别去!”

云端绮脱口而出。

“嗯?”少年停下了脚步:“怎么了绮儿?”

阳光洒在少年的身上,云端绮这才看清少年破旧的衣衫上满是鞋印泥土,有几处地方还带着斑斑的血痕。

“他们又打你了?”云端绮忍不住问。

少年一怔,继而转身回到云端绮床前,握着她的小手,稚嫩的脸上还带着淤青,神情却满是笃定和坚韧的安慰道:“没事,绮儿别怕,哥哥是男子汉,哥哥会保护你的!”

云端绮默然,这个自称为自己哥哥的少年还不知道,他的妹妹其实已经死了。

云端绮望向那些鲜红的蜘蛛,不觉抬起手背,上面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微微泛着紫黑色。

真正的云端绮,少年的妹妹,已经被那红砂蛛给毒死了。

在漫长的记忆融合过程中,云端绮知道这个少年是自己这具身体唯一的亲人,与自己是龙凤胎,两人只差了一刻钟,然而,父母离奇双亡之后,少年稚嫩的肩膀却承担起了全部的责任。

他叫云端翊。与自己这具身体一样,不过都是十四岁的少男少女。

云端绮轻轻一笑,在她的那个时代,都还是在父母身边撒娇的年纪,而云端翊,却早早的开始照顾她了。

“哥哥,我已经没事了,你去收拾别的房间吧,要不晚上我们就该睡露天了,明天等我好了,我们一起把院子收拾干净!”云端绮反握住云端翊的手,轻轻道。

云端翊有些不放心道:“那你躺着别动,等我收拾好了,就去给

你找吃的!”

云端绮听话的点点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云端翊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还随手轻轻的把破旧的木门关好。他要做的事太多了。

待云端翊离开房间后,云端绮翻身下床,翻遍了房间,才在一个被灰尘淹没的角落里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罐子和一根长棍,将房间里的红砂蛛一个个收进罐子里,用木塞封好。

而后再次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房间,确保晚上能安全度过。

将罐子放在吱呀作响的木床下,云端绮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院子很大,只是到处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一股淡淡的腥味自草丛深处传来。

云端绮随手捡起一根尖锐的木刺,手腕一旋,木刺如利剑一般带着轻微的风声向草丛内飞去。

“吱!”

随着一声刺耳的叫声,一只硕大的兔子从草丛内一跃而起,见到云端绮似是惊了一下,刚欲掉头逃跑,云端绮动作迅速的捡起一颗石子,屈指一弹,正中兔子的后脑,兔子身子一颤,摔落在地。

拎起兔子,云端绮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无论是她自己这具身体,亦或是云端翊的,都常年处于食不果腹的状态,极度的营养不良和虚弱,这只肥兔,可以暂时补充一下他们匮乏的身体。

蹑手蹑脚的来到云端翊的房间外,房间里传出轻微的东西碰撞的声音和哗啦啦的水声,云端绮将兔子轻轻放到门口,转身一溜烟回到自己房间,老实的躺好。

不一会,云端翊一脸激动和兴奋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拎着那只肥大的兔子。

“绮儿,我们有肉吃了!你看!”

云端翊兴奋的脸都红了,双眼盯着兔子直放光:“我收拾完房间一出门就看见这只兔子死在我房门口,你说多奇怪!”

云端绮微微一笑:

“不是奇怪,是幸运。哥哥,你去把兔子收拾好,再拾些柴来,晚上我们一起烤着吃吧。”

云端翊忙不迭是的点头,跑出去了。

 晚上,伴随着清凉的夜风和天幕上摇摇曳曳的星光,两人美美吃了一顿烤兔肉,夜深后,便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听到云端翊的房间没有了动静,又过了好一会,云端绮才悄悄起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借着明亮的月光一路兜兜转转的来到一处宽敞的破旧房间内,云端绮谨慎的四下看了看,轻轻推门而入。

一股浓郁的灰尘味道扑面而来,她连忙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开始仔细的检查起房间来。

没办法,云府的后院只有她和云端翊两个人,两人不仅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而且各种生活起居的用品也少的可怜,总要弄一些东西才能补充,况且,两人身无分文,什么都做不了,如何改变生活现状?

现在的云端绮可不是以前的那个懦弱胆小的少女,什么事都依赖着哥哥,她要变得强大,她要自由,不受任何人和事的束缚和压迫!

片刻,云端绮失望的发现这房间内竟没有一件有价值的东西。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却不由一愣。

脚下沉闷的砰砰声表明地下是空的!有机关!云端绮的念头一闪而过,手上已经开始行动了起来,片刻,她莹白的小手按在床梁上雕刻的老虎头上,用力往下一按。

“咯吱……咯吱……”

刺耳的声音过后,房间一侧的桌子底下裂开一道一人宽的缝隙,一点微弱的光亮从内透了出来。

云端绮轻手轻脚的伏在入口,侧耳听了片刻,没有任何声音,很安静。又用力吸了吸气,没有异味或者令人头昏脑涨的感觉,她低头沉思片刻,继而干净利落的翻身跳了下去。

大约两米之后,双脚便踩在了地面,微微有些潮湿的感觉。入眼是一条狭长的通道。四周墙壁上,每隔三米便嵌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将四周照得亮如白昼。

云端绮放轻了步子,谨慎的打量着四周,没发现任何机关的踪影,约莫走了十几米,眼前一片开阔,竟是一间石室的模样。

一个一人高的书架立在地面中央,上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一张宽大的桌子上面也有一本翻开的书,上面落满了灰尘。

摊开的书旁边还有一个小巧精致的匣子,不知装的什么。

云端绮谨慎的走到书架旁,先是大致浏览了一遍书的名字,基本都是武功秘籍,刀法,剑法,鞭法之类,种类倒也齐全。

回身来到桌子前,云端绮先是拿起打开的书看了一眼,不由嘴角一掀:魔师入门手册?

魔师,是大陆上最为神圣神秘的职业,传说一个低级魔师可抵十万军队。高等级的魔师翻云覆雨,移山填海,无所不能。

普通能将武功修炼到极致,内力高超,但在魔师的面前,却卑微弱小如蝼蚁。但,多数人可以习武,能成为魔师的却是千里挑一。

修炼魔师的条件苛刻而不详,谁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条件才能成为魔师。

云端绮微微一笑,既然不能练武,试试魔师也不错。

随手将书塞进怀里,抱起小匣子,顺着原路返回,将房间回复原样,云端绮悄悄潜回到自己的房间。

坐在床上,云端绮按捺中心跳,迫不及待的打开小匣子,里面竟然是一本薄薄的古朴泛黄的书册和几件精致奇特的首饰。

书的封皮上是几个云山雾罩般的字体:基础魔技大全。

看来这些东西跟那个因仇杀而死的云府老爷子有着莫大的关联。说不定,云老爷子的死也是因为怀璧其罪。只是这些东西隐藏的过于隐秘,没人找到罢了。而且,如今掌管着云府的大伯一家子恐怕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

云端绮把书放在一旁,将那几件精致的首饰一一捡起来细细端详。

一支凤凰展翅的琉璃钗,一对金丝宝石耳坠,一条银线圆坠玛瑙项链,一只镂空雕花七彩玉镯,一枚菱形蓝色水晶戒指。

云端绮眼睛发亮,这些东西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这下,钱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不过老爷子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家的首饰?而且还是跟这本基础魔技大全放在一起……

莫非,这些首饰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将东西谨慎的一一收好,翻开《魔师入门手册》,云端绮借着明亮的月光细细阅读起来。

前几页都是讲的什么是魔师,魔师的各种能力,魔力以及魔技的概念。

再往后讲的是魔师的修炼内容,包括成为魔师的条件,修炼的姿势,过程等等。

到了后面还有几页图画,画的是修炼的坐姿,手势,还用文字注明了重要的事项。

一口气将书看完,云端绮直接盘膝坐在地上,仿照着书里修炼的姿势,摆好了架势。平复好心绪,轻轻合上眼睛。

破旧的房间内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清晨的阳光洒在杂乱的院子里,吱呀一声门响,云端翊小心的走了出来,瞥了一眼妹妹的房间,一声不吭的干起活来。

院子里的杂草太多,长得又高又壮,任凭云端翊的使足了力气,也只是清理出一小块地方就大汗淋漓的干不动了。

“哥哥,怎么没叫我?”

云端绮微笑着走了出房间,看了一眼地上喘着粗气的云端翊,不禁掩口笑了笑。

阳光照在云端绮的身上,散发出一圈淡淡的金色,晃得云端翊睁不开眼睛。

“绮儿,你好了么?”云端翊高兴的站起身来,仔细的打量着妹妹。

雪白娇嫩的肌肤,面似桃花,黛眉如月,眸若寒星,粉嫩的红唇圆润而饱满,玲珑有致的身段,挺拔的娇躯,虽穿着一件破旧的衣裙,却难掩那卓越的风姿,尤其是身上散发出的阵阵馨香,沁人心脾,闻之欲醉。

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漂亮了?仿佛昨天还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小女孩,总是粘着哥哥的小丫头,一夜之间,突然长大了。

“已经没事了。”

云端绮缓步走到一堆杂草旁,似是漫不经心道:

“哥哥,你看那边是什么东西?”



点击继续阅读《妃常完美》(书号:15866)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