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沦陷,爱与不爱

蔷薇 5天前 9



沦陷,爱与不爱(书号:15859)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

点击阅读《沦陷,爱与不爱》

最新回复 (1)
蔷薇 5天前
引用 1

心脏的疼痛让薛雪燕直不起腰来,习惯了痛的感觉,她勉强伸出手,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药,双手不停抖,不停的抖,她已经疼的呼喊不出来。

“嘭”的一声,薛雪燕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听到楼上的响声,正在楼下商量事情的薛明辉和薛正东赶紧跑了过来

“雪燕,你醒醒,正东,快给你妹妹拿药。”薛明辉吩咐道。

药已经洒了一地,薛正东从凭自己倒出两粒,喂到薛雪燕的嘴里。

好大一会儿,薛雪燕才止住了疼,昏昏沉沉,看到薛明辉,露出可怜兮兮的微笑。

“爸爸,我没事,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薛明辉把女儿抱到床上,说道:“好好休息吧,爸爸就在外面,有什么摁铃。”

薛倩瑶虚弱的点点头,刚才疼的呼气不过来,现在好多了,她扭头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太阳好暖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逛街,游戏。

薛倩瑶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敢看外面,怕管不住自己的心,跑出去,就回不来了。

现在,每天睡着后,能醒来就已经很奢侈了。

医院里

舒元兰焦急的等在手术室外,满身的绝望和颓废,他懊恼着,愧疚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舒元兰却度日如年,一分钟看了三次表,不停的望着手术室上面的红灯。

一会儿,他不停的走来走去,一会儿,他坐在椅子上懊恼的抱着脑袋,一会儿,他拿出烟来抽,突然看到不能抽烟的警示牌,又把烟放了回去。

突然,灯灭了,医生从里面出来了,舒元兰忽然,感到双腿都在发抖,有些发软,强撑着赶紧跑到门口,问道:“医生,婉儿她怎么样了?”

医生面无表情的摇摇头,说了一句:“我们已经尽力了,你节哀顺变吧!”

“轰”舒元兰感到天都暗了,他睁大眼睛,愣在那里,忘记说话,忘记悲痛,只是怔怔站在那里,泪从这个坚强的人的眼角缓缓流下。

林婉儿的尸体被白布盖着头,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

浩子威匆匆赶到的时候,就看到这悲惨的一幕,舒元兰像个木头人一样坐在那里,旁边放着林婉儿的尸体。

医生和护士们尴尬的站在一旁,磨破的嘴皮,什么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等等,舒元兰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倔强的谁都不让靠近。

“菀枢,婉儿已经死了,你应该让她安静的走了,你这个样子,她会走的不安心的。”浩子威劝着舒元兰。

舒元兰封闭了自己,根本就听不到浩子威的劝慰。

浩子威散退了医生等人,又去医院办了相关手续,回来的时候,舒元兰还是像他离开时的样子一样,静静的看着林婉儿熟睡般的脸庞,充满温柔,疼惜,爱怜。

浩子威坐在舒元兰身旁,陪着他。

“你说人死了之后,会不会有灵魂,我感觉婉儿好像还在我身边,我觉得她会突然醒来喊我一声菀枢。”舒元兰喃喃道。

浩子威刚要说话,舒元兰就站起来说道:“走吧,带着林婉儿回家。”

什么?他要带着一具尸体回家?过不了多久,邻居们就会报警了,就算他们住的是别墅,不在市区,可是这终究是不合适的。

就在浩子威正在斟酌怎么劝舒元兰。

突然,一个四十多岁的医生走来,说道:“先生,死者生前已经签了《遗体捐赠协议书》,很抱歉,你不能把尸体拉走。”

“什么?难道你们要把她的身体捐赠给其他人么?”浩子威惊讶道。

医生面不改色解释道:“不是,我们只需要她身上完好的部分,比方说眼角膜,肝脏,心脏等。”

“不行。”舒元兰想都不想拒绝道。

医生估计遇到这样的人多了,也不气恼,继续解释道:“其实,你想想,她人虽然离开你了,可是她的器官留下来帮助其他人,也就相当于她留了下来,如果有缘你们还可以相识,这种造福人类的事情,想必死者生前已经同意了。”

舒元兰默默的听医生说着,突然听他说,把器官留下来,那么她的就留了下来,如果把婉儿的心留下来,那么是不是就相当于留下婉儿。

舒元兰这样想着,就突然说道:“她的心脏也能留下来,给谁?”

医生翻了一下病例道:“恩,我给你看看,有了,一个女孩,今年二十岁,心脏衰竭,需要新的心脏,而且她的血型和死者一样,相信会匹配成功的。”

舒元兰冷冷道:“好,不过你得告诉我,那个女孩的名字。”

“不行。我们医院有规定,是不能透露受益者的信息的。”医生无奈的拒绝道。

“那我们就不捐了。”舒元兰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医生本着救人的原则,想了想说道:“手术将在明天早上进行,你到时候可以过来。”

这是变相告诉了舒元兰受益人是谁了,相信只要他明天来,作为受益人一定会对他感激流涕的。

薛家

薛明辉接到医院的电话,欣喜若狂。

“好消息,好消息,雪燕,你有救了,医院那方面传来消息说,有个女孩刚死,血型和你吻合,要安排你去手术,快快,快收拾东西,住院,明天就可以换心脏了。”

那一刻,薛雪燕流下了幸福的眼泪,终于有新的心脏了,终于不用再担心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第二天,一大早,舒元兰就来到医院。

在手术室门口,他看到了换心脏的那一家人。

然后,他愣在那里。

这个男人是谁?背影怎么这么熟悉?

他突然想到,那天家里爆炸前,就是这个背影从他家里离开,然后,家里就发生爆炸,幸亏妹妹在邻居家玩,自己刚刚放学,可是他的母亲,就葬身在那场爆炸中。

不会的,也许只是相像。

这时,薛明辉抬手看了看手表,心急的等待着。

手腕上的刺青,是一匹狼,还是那匹狼,就是他,就是他把母亲炸死的,就算不是他,跟他也脱不了关系。

舒元兰怒睁着眼睛冲了上去,他想问问,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炸死他的母亲?他母亲到底跟他有什么仇?

可是,人还没有走到那人跟前,就被他随身带的保镖拦了下来,舒元兰伸手不错,可到底双拳难敌四手,不一会儿舒元兰就被打趴下了,保镖下手非常的狠,在他后颈一敲,舒元兰就晕了过去。

薛倩瑶换心成功,人也仿佛重生一般,薛家顿时欢天喜地。

舒元兰在医院里悠悠醒来,看到浩子威站在窗前。

“我怎么会在这里?婉儿的心脏换的怎么样了?”舒元兰从床上做起来,捏了捏鼻梁问道。

浩子威无奈的转身子,说道:“很菀枢,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换心脏就别人的性命,是婉儿临终的愿望,你已经答应了,怎么还出尔反尔,和别人的保镖打一架呢?”

打架?舒元兰跟人动手了,突然,他想起来了,那个人,手上纹着一匹狼的人,是凶手,是仇人。

“子昊,我找到炸死我妈的人了。”舒元兰冷静的开口道。

“是谁?”浩子威知道舒元兰一直想复仇,可是当时的证据被炸的一无所有,而且那时的舒元兰还很小,南家不允许他去复仇,所以他一直在暗中调查。

“昨天手术室门口的人。”舒元兰说道。

“哈!这才是你和别人打架的原因?你看到那个凶手了,然后你去找他,却被他带的保镖给打晕了。”浩子威分析道。

舒元兰点点头。

“这好办,我这就去调查。”说着浩子威出去了。

舒元兰在医院里静静的等待。

一个小时候,浩子威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做手术的医生是美国来的,做完手术已经飞走了,医院里没有他任何消息,关于他那个换心脏的人也是他的病人,医院里没有他们的档案,只打听到人们叫他闵医生。”

从美国请来的么?闵医生?今天上午的飞机走的么?这就够了。

舒元兰拔了手上的针头,道:“走,出院,去几场查,我就不信他能插翅飞了,只要他还在本市,我一定能找到他。”

与此同时,薛家别墅里。

悉敏然在薛雪燕的房间,给她做检查。

“手术很成功,反应很好,在观察半个月,如果身体没有排斥,就能够完全融合了,以后这心脏就是雪燕的了。”

薛明辉感激道:“西然啊!谢谢你了,雪燕的命是你救的,以后你就是我薛明辉的恩人了。”

悉敏然微笑道:“没有那么严重,薛叔叔,当年要不是你,我们闵家也不会有今天,我也不会做医生,说不定还和父亲一样每天喊打喊杀,东躲西藏呢!说到底还是薛叔叔自己救了自己。”

“哪里哪里!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样,以后你就暂时住在这里,等雪燕病情稳定了,你带着雪燕去美国玩儿几天。”薛明辉欢喜的说道。

只是他不知道,等雪燕从美国回来,面临着居然是地狱般的生活。



点击继续阅读《沦陷,爱与不爱》(书号:15859)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