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乱世贞女

蔷薇 5天前 6



乱世贞女(书号:15857)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她是古挽香,她要夺回她本来应该拥有的一切,就算是变成恶魔那又怎么样?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呵呵,就算是兔子,也有可以啃食人肉的牙齿。她要的,便是不被人欺辱。她的仇人,她要自己去,一刀一刀的毁掉。就算是死亡那又怎么样,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一身红衣,化为厉鬼,她发誓要手刃仇敌。

点击阅读《乱世贞女》

最新回复 (1)
蔷薇 5天前
引用 1

她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地狱中,倘若不是为了那一丝丝的执念,又怎么能够支撑到现在呢?

在外,她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是传说中的户部尚书家的小姐,但又有谁知道,她在家里的艰辛呢?

这古家,终究不会是善良之人所能够呆的地方,良善之辈,如今对于古挽香来说,都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争权,比容,这就是大户人家的子女爱玩的把戏,更别说她古挽香不过是个没娘的女子,就算是嫡亲的大小姐,就算是姓古,那又能怎么样呢?

扪心自问,古挽香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留恋的。人啊,来这世上走上这么一遭,总归也是有些感想的,就算是古挽香这么个惨兮兮的女子,也是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比如杀了家里的那群贱妇,比如查出到底是谁杀了自己的娘亲。

想做的太多太多,但她却一件事情也办不到,也怪她年少轻狂不懂事,才会被家里的那一群贱妇陷害,然后落得这般下场。现在纵使她有翻天的本领,也是逃不出死亡的阴影了吧,古挽香苦笑。她就快要死了么,死的时候一事无成,什么想做的事情都没有做成,就连贴身的婢女,好不容易的贴心人儿,也都被人害死了去。

古挽香还记得那个婢女的名字,凌月,凌风之上万顷青云的凌,苍月的月,古挽香还记得,这个名字还是她娘亲起的。听碎嘴的下人说,户部尚书家的大夫人,也就是古挽香的母亲,可当真是个大好人,对谁都和和气气的,就连下人,也是招待的客客气气的。所以纵使古挽香的娘亲死了十好几年了,还是有人惦念着那个曾经温婉的如同水一般的女子。

而古挽香身边的,十三四岁以后的那一对婢女,襄铃,凌月,就是古家大夫人曾经在饥荒中救下的孩子,因着还小,但看起来也还算是机灵,大夫人便把她们送去教养,待到古挽香大了些了,这才有人接她们回来。这都是她娘亲替她铺好的路,但她却没能够走稳,原因无他,莫过于她古挽香太过于心软罢了。

如果,如果能够再一次回到一切最开始的时候,她定要那些个贱妇,付出代价,就算是死,她也要化成厉鬼日日夜夜的去恐吓那些个贱妇。不过这些都不过是想象罢了,古挽香苦笑着接过宫中派来的,公公手里的三尺白绫。

一张黄纸,三尺白绫,这就是她古挽香碌碌无为的最后的下场。太监操着一口跟女人似的,尖利尖利的嗓音喊着,“您也别让咱家难做,还是快些了断了吧。”是啊,不让别人难做,然后她就要去死。古挽香嘲讽的笑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嘴角的笑意愈加的夸张。她披了件红色的衣服缓步走向那太监,莲步轻移,笑语盈盈。

那诡异的模样让公公都忍不住面色诡异的退了一步。她接过这三尺的白绫,接受死亡。听说死的时候穿红衣服能够变成厉鬼,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古挽香希望,是真的。

死的时候,古挽香想了很多,想起跟着她的那一对婢女,襄铃,凌月,凌月是后来才在她身边的,原因无他,襄铃死了。不过凌月,后来也因为古挽香这个人太过于懦弱,也死了,而且死在古挽香的眼前,一点一点的断气。

如果襄铃不死,怕是她也没这机缘再害死一个人吧,古挽香想着。吃人的世界,古挽香感叹了一句。窒息的感觉很难受,脖子上的绳子勒得紧紧的,古挽香倒也没想着要去挣扎,任由氧气一点一点的被耗尽。

“咳咳……咳咳……”好呛,怎么回事?古挽香有些不明所以的咳嗽着,肺部像是着了火一样,烧的她格外的不舒服。她……她不是在上吊么,怎么,怎么又有这种感觉?她到地狱了吗?这恶魔啊神鬼住的地方就是这么的灼热么?古挽香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片赤红赤红的颜色,那火焰舔舐着屋檐,像是贪婪的饿鬼,不知魇足的在吞噬看见的一切。

这,为什么这么熟悉?古挽香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一切。这是……恩泽寺?记忆如同解冻了的活鱼,猛的跳到她的脑海里。古挽香猛的低下头去,那一双手嫩白嫩白的,像是十二十三岁的女孩一般的手。古挽香瞪大了眼睛,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不过很快,古挽香就镇定了下来,这些都不算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想想怎么脱开某些贱妇刻意撒下的网。

叫她来恩泽寺,又放火想将她烧死。倘若还是没死的话,那些人还派了些人在外边,准备让她受损。够阴险!古挽香咬牙切齿的赞叹她的敌人,如果不是名节被那些个贱妇陷害着,也不至于以后的日子里她要这么的被动。古挽香在这一片的火光中嘿嘿的笑着,像是在业火里修罗一般。

她知道,有些人不会让她这么快就死去。如果不是上一世的她被吓得破了胆,也不会傻傻的跑出去,像是掉入陷阱的傻兔子一般。毕竟那时候的古挽香真真是被养在深闺里的女子,也才十二三岁,不通什么所谓的人情世故,哪里有什么勾心斗角的概念,更别说还有些人刻意的帮她把世界变得纯净纯净的,这才养成她古挽香单纯的性子。

单纯的都想让以后经历过各种黑暗的古挽香恨不得死去。单纯,对于一群女人来说,不过是可以任意蹂躏的信号罢了。古挽香闭上眼睛,躺在地上,也不知道是真晕还是假晕,反正她是不动了。

话说那头的易元高摇着折扇,悠哉悠哉的走在上山的小路上,抬头一看,恩泽寺着了火,红红的颜色映着了半边的天。易元高的瞳孔猛的一缩,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做些什么,不过很快他就按捺住了这种冲动。易元高看着远处的寺庙,眸色变得深沉起来,像是雷雨前的阴天一般,他把手里的折扇捏的咔嚓作响。

“谁在那里!”易元高眯着眼睛看着远处一片移动的叶子。突然,里面跑出来一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小丫头,扎着的双丫髻有些散乱,眼睛里泪水打着转儿,眼眶里红彤彤的,看起来就是哭了很久的模样。

那丫鬟扑通一下的就跪在易元高的脚下,“公子,求求公子,救救我家小姐吧!”那丫鬟叫的凄厉。易元高笑着,可那笑意却没到眼里,像是用张纸糊上去的一样。

“求求你!”见易元高没有反应,那丫鬟一咬牙,就朝易元高磕起头起来,小女孩的皮本来就嫩,不一会儿就破了皮。易元高见着,慢慢的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变了,也不见他怎么动作,人就一下子的到了那丫鬟的面前,扶起了那丫鬟。“你的主子,倒是个好主子。”不然,又怎么能够让一个外套那么死心塌地。

“小姐是好人。”那丫鬟斩钉截铁的说。易元高笑了,说,“你等着,我去救你小姐。”也不知道想起什么,易元高的语气也是软了几分。“公子也是好人!”那丫鬟很惊喜的看着易元高,脆生生的喊。

这是,被发了好人卡?易元高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一个纵身,就消失在这条山路上,不见踪影。易元高是皇家的七王爷,高是国姓,易元高从小就是个放荡不羁的性子,不过好就好在这么一点,没野心。所以当朝皇帝对易元高,也还算得上是不错二字。

易元高可是个有心人,他深知功高震主的危害,所以只是碌碌无为罢了,名声也就仅仅局限于一个王爷罢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名气。不过易元高身为皇家的七王爷,就算是他不找麻烦,也总是会有勾心斗角的事情牵扯上他的,无论他表现的有多平庸,在某些有心人里,他还得是一枚不错的棋子,这就是生活。

从小,易元高就习惯了那些嘴巴上尊他的人,当他真的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却又全部不见了,也不知道那些奴仆什么的是哪家的狗,到真是第一次,他这个七王爷见到一个为了自家主子可以狼狈的出去求人的小丫鬟,不由得对她的主子感兴趣起来。

易元高把折扇放在袖子里藏好,飘飘然的落在恩泽寺的屋檐顶上,探头往里边看去,只见一个娇俏的身影正蜷缩在大殿里最后一块没有被烧着的地方,衣服红艳艳的就像是一朵花似的,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希望,她不要让他失望吧,难得找到消遣的七王爷易元高这么想着,跳下去抱住古挽香,然后离去。怀里的身子温温软软的身子因为火焰而更显得灼热,恍惚间易元高甚至以为他是抱住了火种。

不过随即,易元高就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在冷漠的世界走的太久太久,才会觉得一点点温暖,像是火种吧?充其量,也不过是他自己的错觉罢了,不是吗?易元高自嘲的笑笑。



点击继续阅读《乱世贞女》(书号:15857)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