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腹黑女:母仪天下

蔷薇 2月前 11



腹黑女:母仪天下(书号:15856)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

点击阅读《腹黑女:母仪天下》

最新回复 (1)
蔷薇 2月前
引用 1

  是夜,卫国的天空被帝都漫天的大火染红了半边天。

  惨叫声让很多人都无法入睡,却没人敢出来打探,在天子脚下生活过的人才更知道好奇心会杀死猫的故事。

  龙子玮听着外面的惨叫声,一个人在房间的梳妆台前竖着黑色的长发,红色的嫁衣把她本来之只算得上平凡的五官染上了一丝妖异。

  龙子玮看着镜子出神,仿佛外面的漫天大火与她无关,任由大火包围吞噬她的房间。

  她这二十九年的人生都在执迷不悟,用了十三年爱一个只利用自己的人,最后那人登高一呼万民臣服娇妻在怀,却不是自己。自己背负着叛国,不孝,嗜杀,妖女的名号,最终不过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自己所获得的不过是连累一家繁荣,连累父母和卫家上下三百多条人命。

  龙子玮现在依然记得父亲那失望的眼神,以及母亲那怨恨的背影,如果没有她这个不孝女,大哥会成为卫国的有为的将军,卫家会一直是卫国开国功臣。如果没有遇到那一个人,她会嫁给卫国的相爷,卫家会因此而变得更加繁荣昌盛。

  但是,为什么当大火吞噬衣摆的时候,她龙子玮依然忘不了那一个人的身影?

  一定是因为太过于恨了……

  龙子玮是从床上醒过来的,床和周围的家具都不是卫国会有的黑檀木。

  我不是已经死了么?难道这里是地狱?

  龙子玮从床上坐起来。

  如果人真的有死后的世界,那自己也应该是在地狱接受酷刑拷问。龙子玮环视房间,虽然典雅大气,但个别物品的摆放依然不失精致,不难看出这个房间是个女子的闺房。

  难道自己还活着?那又是谁在那样的大火中救了自己?而且为什么自己一点也感觉不到痛,难道自己睡了很久?那样的烧伤要想治好没有一年怎么可能会完全感觉不到痛,那样痛彻心扉的痛苦现在龙子玮依然能够清晰的想起来,所以那不可能只是一场梦。

  就在龙子玮脑海里思绪万千的时候,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龙子玮赶忙躺回床上装睡。

  门被推开,一个听起来像是女子的脚步声走到了床前,把一个碗放到了旁边的台上。

  “小姐,你怎么还不醒,这都三天了,你偷懒也偷够了,再不起来南艺可是要生气把你的书都拿去烧了!”

  少女在龙子玮旁边抱怨,虽然叫着小姐,但一点都没有下人的恭敬。

  龙子玮很清楚卫府并没有向少女这样的下人,从自称南艺的少女进来的脚步声龙子玮就听出此人有着不错的武功。说话也没有卫国的腔调,只怕连卫国人都不是,但是她为什么要叫自己小姐呢?

  “那南艺就再给小姐你一天时间,一定要按时醒过来哦。”

  南艺自言自语的端起一旁的碗:

  “这是师母开的方子,小姐你一定没有好好吃,不然按说应该昨天就应该醒了的。”

  龙子玮见南艺要给自己喂药,马上假装着咳醒,她可不敢喝些来历不明的东西:

  “这是哪里?”

  龙子玮迷茫的张开眼睛,扶着头就要挣扎起身。

  南艺见龙子玮突然醒过来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中的碗都给摔倒了地上:

  “这是大雪山啊,小姐你是睡傻了么!”

  大雪山?龙子玮记忆中的确有这座山,但是是在蓝国和西国的交界,没想到自己一下子跑了那么远。

  南艺见龙子玮没有接话,把碗直接放到了龙子玮手上:

  “快把药喝了,凉了我又要再去煮一次了!”

  看着被塞了碗的手,龙子玮才发现一个可怕的事情。

  难怪感觉不到痛,因为这根本不是她的身体,这具身体的骨骼和皮肤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和自己的差了十三年,而且自己因为常年舞刀弄剑手上长了一层厚厚的茧,这一双手上不过只是薄薄的一层,再说有一个最明显的标记,自己的手上有一道深刻见骨的伤口留下的疤痕,但现在却非常的白净。

  龙子玮虽然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但是表面却维持着淡定:

  “我是谁?”

  “小姐,你说什么!”

  南艺的声音差点掀翻了屋顶,一个妇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南艺,出了什么事情,为何大喊大叫?”

  南艺看见妇人就像看见了救星,马上冲上前半拖着妇人来到龙子玮的床前:

  “师母,你快看小姐,小姐她忘记自己是谁了。”

  妇女听完南艺的话皱着眉头在龙子玮旁边坐了下来。

  龙子玮被抓住手腕的瞬间差点想要条件反射的反击,幸好及时制止住了自己,同时她也才发现自己这具身体的内力少的可怜,根本不到她上一辈子的五分之一。

  妇女皱着眉头替龙子玮把完脉:

  “你记得我是谁么?”

  龙子玮摇头。

  妇女继续问:

  “那你记得这里是那里么?”

  龙子玮继续摇头。

  “那你记得你自己是谁么?你的身份和你的名字。”

  龙子玮想了一下,依然摇头。

  妇女放下龙子玮的手,起身:

  “悦儿她身体没事,至于记忆可能是受了热毒的影响,她体内的热毒是从娘胎带出来的,不知道确切的药方,我也没办法完全根除里面的毒性。”

  妇女说完交代南艺好好照顾龙子玮就离开了。

  “可以给我说说我是谁么?”

  龙子玮看向南艺。虽然莫名其妙的活了下来,虽然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自己活着,但是龙子玮也不是会自己寻死的人,所以首要之急就是要先熟悉这一具身体。

  “当然可以。”

  南艺在龙子玮旁边找了张凳子坐下来。

  ……

  等南艺离开的时候,外面早就已经是二更天,龙子玮躺在床上整理思绪。

  这具身体主人的名字叫做司马乐怡,是西国的六公主,也是西国皇后嫡出的长公主,自小因为体内带着热毒而被送到大雪山来疗养,长于山林之间。

  南艺是司马乐怡的侍女,和司马乐怡一起被送来的,比司马乐怡大不了几岁。被雪山老人收为弟子,在其门下学习武功,和司马乐怡虽是主仆关系,但相处却情同姐妹朋友。

  关于司马乐怡这一个人龙子玮虽然前世没有见过,但是却不甚了解,因为她就是将来蓝国的皇后,是自己心心念念也没得到的位置。上天难道是为了满足自己上一辈子的执念?给自己一个和那人在一起的机会?

  不,老天爷才没有那么好的心,老天爷一定是想看自己会不会再陷入上一世的迷乱情网中,拼命挣扎却无法逃脱的滑稽表情,这一辈子就算是被天罗地网困住,她也要撕出一道口子。

  季亦淞这一个名字,刻骨铭心的印在身上,曾经是因为爱,现在就只剩痛彻心扉的恨,她龙子玮不会忘记的,欠自己的东西她都会翻倍抢回来。

  龙子玮在心里默默发誓。

  ……

  夜就在龙子玮一夜无眠中悄悄流逝而去。

  

  

  

  



点击继续阅读《腹黑女:母仪天下》(书号:15856)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