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卢小七作品《妖娆前妻好撩人》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4033

康乃馨 7月前 55


妖娆前妻好撩人 完本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卢小七

章节数:345

上架时间:2019-01-25 15:12:36


《妖娆前妻好撩人》花语书坊书号:14033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403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4)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1
001  孩子是顾总的吗
“顾太太,上周爆周刊关于顾总和新晋靓模bella的新闻,是真的还是假的?听说顾总已经向您提出了离婚的请求,这是真的吗?”

“顾太太,听说Bella昨天出现在玛利亚医院的妇产科,据知情人士透露,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请问这孩子是顾总的吗?”

……

闪光灯在林然笙的头顶不停闪烁,记者的询问声将周遭所有的声音都给吞没。

林然笙冷漠的表情看着身旁的助手不停将记者的摄像机和话筒挡开,在听到怀孕的消息时,脸上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各位记者朋友,至于Bella小姐的孩子是不是我先生的,这个问题是不是应该询问Bella小姐呢?我想我应该没有义务帮别人回答问题才是,”林然笙清了清嗓子,从记者手中接过话筒,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而且我和我先生的感情很好,也没有离婚的打算,谢谢各位关心。”

说完,将话筒递给身旁的助手,趁着各位记者们来不及反应,迅速地将这些人甩在身后。

漫无目的在街上开着车,顾家今天是不能回了,出了这样的新闻,即便是要回,也得半夜才是。

冷风吹在脸上,整个人莫名地觉得有些冷,那冷意仿佛是从心底冒出,即便是关上了车窗,似乎也无法驱除。

整整五年了,她在所有女人的眼中,俨然是一个笑话。

结婚五年时间,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他不断有桃色新闻,而她每天要应付的除了成山的工作,还有记者的不断追问。

她似乎,有点累了。

不知不觉,将车子开到了好友乔楚楚的楼下。

“楚楚,我在楼下,陪我去喝杯酒吧。”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她只想好好安静一下。

“你等等,我换好衣服就下来。”

不过五分钟,乔楚楚已经换好衣服,风风火火地站在林然笙的面前。

“还在为顾宁的事伤心?就他那样的渣男,算了吧,林然笙,已经五年了,你还有什么舍不得放手的?”

乔楚楚拉开车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林然笙。

林然笙要家世有家世,父亲是A国连锁百货公司的董事长,母亲更是来自书香门第,而林然笙的样貌更是比那些影视明星好看多了,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她就搞不明白,这顾宁到底是瞎了眼还是怎么,为什么就看不上林然笙。

“好了,不说了,陪我喝酒吧。”

林然笙只是笑笑,开着车,把乔楚楚带到了魅。

魅是A国最大的连锁会所,几乎A国所有的城市,都有一家魅。在A国能够进入魅的人,都必须凭借一张VIP卡,然而能够办理VIP卡的人非富则贵。

能够在魅拥有VIP包厢的人,更是需要VVIP卡,然而在整个A国,拥有VVIP卡的人,不超过二十个。

也正是这个原因,魅的VIP卡在黑市已经炒出了天价。

衣着暴露的少女在舞台中央扭动着身体,周遭的客人们已经开始大声起哄。

林然笙坐在吧台旁边,看着舞台上的少女,突然笑了起来。

“楚楚,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可悲?”

说完,将手上的烈酒一口喝下。

其实她和舞台上的女人又有什么区别?她们用年轻的身体换来她们所需要的金钱,她用自己的一生换来林家和顾家的合作,同样是为了钱,谁也不比谁高尚,更何况,她是整个A国整个港城最大的笑话。

“你早点离开那个渣男,什么事都没有了!每一次他闹出绯闻,你都得跟在他身后收拾着,这样的生活,你还要重复多久?林然笙,你才25岁!你真的要和他继续耗下去吗?!我以前认识的林然笙,到底在哪?!”

乔楚楚有些恨铁不成钢,将她手里的酒杯抢了下来。

“可是你知道吗?我爱他。”

林然笙突然抱住了乔楚楚,大声哭了起来。

魅里的DJ将会所的气氛弄到高潮,舞台中央的少女们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起哄声也越来越来,将林然笙的话给淹没。

“谁也不知道,我爱了他整整十年。只是现在,梦该醒了。”

像是在和过去告别,林然笙再次将侍应递过来的烈酒一口喝下,浓烈的呛鼻感,让她咳嗽连连,瞬间红了眼眶。

乔楚楚看着林然笙这副模样,陪着她喝了一杯,“你说你,好好的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说完,也不禁红了眼眶。

“不说了,咱们回去吧!”

林然笙吸吸鼻子,拉着乔楚楚的手离开。

她用她这辈子最美好的十年,去证明自己对他的爱,可是他依旧是对此不屑一顾,即便是再有十年,也依旧会是这样。命中注定,他们两个人只适合当彼此的陌生人。

和乔楚楚说的那样,她林然笙,何苦要将自己落的如今这个地步?

去她的林氏,去她的顾氏,这一切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乔楚楚提着皮包要走,转身却撞到了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定睛一看,那个女人居然是Bella!

Bella顿时勃然大怒,甩手便是一巴掌过来,林然笙赶忙将乔楚楚拉到一边,她的巴掌落了空,整个人撞到吧台然后跌落在地上,加上她穿的是超短裙,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

“顾宁,你看看她们,真的是太过分了!”

Bella气愤地起身,从人群中拉过一名男人的手,愣是将男人拖了过来,“亲爱的,你看看,她们居然动手打我!”

当林然笙和乔楚楚看到男人样貌的时候,乔楚楚眼中的错愕和林然笙眼中的失望,形成鲜明的对比。

“顾太太,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你。”

顾宁微眯了眼睛,顾太太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家里陪着他的父母装乖巧么?居然会出现在魅,这真的是天大的笑话。

“顾宁,你这也太过分了吧?前两天才闹出绯闻,今天还带着女人来魅玩,你是觉得你还不够渣吗?”

乔楚楚顿时火了,将林然笙拉到身后,一脸护犊的表情,看着顾宁的眼神满是不屑。

“楚楚,让我来。”

DJ的音乐声似乎在这一刻停了下来,整个魅的气氛顿时变得安静起来,安静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

乔楚楚狠狠瞪了顾宁一眼,选择站在林然笙身后。

顾宁只是嗤笑着看着她们,眼神闪过一阵好奇,奇怪林然笙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他倒是要看看,她会做些什么。

就在顾宁还在思索的时候,林然笙趁着他不注意,抓起旁边的酒杯,将满满一杯酒直接泼了上去!

“五年时间,我受够了!”

林然笙看着眼前狼狈的男人,撂下一句话,拉着乔楚楚离开。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2
002  决定离婚了
跑出门口,乔楚楚和林然笙坐在车里,乔楚楚不禁拍手笑道:“然笙,你今天做的太棒了!这才是我认识的林然笙!我还以为你嫁给顾宁以后,都忘了自己是谁了呢!”

想着刚刚林然笙做的事情,乔楚楚就忍不住大呼痛快,那样的渣男,亏得林然笙还为了他放弃了那么多!

“沈彻,帮我处理一下Bella,我不希望再看到她的任何新闻。”

当即给她的助手打了个电话,那决绝的语气,让乔楚楚当即拍手称赞。

“我还以为你真的打算被他欺负一辈子呢!然笙,你真的太棒了!”

乔楚楚欢呼起来,把她抱了个满怀,但是她的心里此刻却满是酸楚。

整整十年时间,她用了十年去爱一个人,也用了十年时间去看清楚一个人。

他从来不爱她!从来不爱。

“楚楚,我决定离婚了。”

欢呼过后,她冷静说道,她真的已经受够了。受够了为他收拾残局,每次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亲热时的心痛,也受够了一个人在顾家当着乖巧的儿媳妇,更受够了每次绯闻传出时,记者不停的追问!

“你真的想清楚了?”

乔楚楚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她知道林然笙的脾气,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就一定会坚持到底。一如当初她要嫁给顾宁的时候,即便是她和沈彻劝了她整整一夜,都无法改变她的决定。

“嗯,想清楚了。明天我会让沈彻请律师草拟离婚协议书,林氏和顾氏合作的工程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我想这个时候提出离婚,对我们两家都好。我先送你回去吧,我也累了。”

经过了晚上这么一闹,林然笙有些累了,送完乔楚楚,等到开车回去,想了想,仍旧是将车子开到了她结婚之前买的小公寓楼下。

几乎是一夜无眠,躺在床上,十年前的一幕幕仿佛画面般在眼前浮现。两个人第一次认识,到她的暗恋,再到得知两人商业联姻时的开心,然而,开心的那个人,从来都只是她,而并非他。

如果,如果当初她没有强势介入他们之间,会不会是不同的结局?或许他也不会这么恨她吧?

他可以和各种女人传出绯闻,甚至让其他女人有他的孩子,可是唯独却不碰她。

眼角感觉到一阵冰凉,指尖从脸庞划过,只感觉到一阵湿意。

看着外面的阳光一点一点将黑暗驱散,可是心里的寒冷,却让她蜷缩在角落,将身上的被子裹的紧紧的,紧的让人有些窒息。

十年的一切,在今天,都即将结束。可是要将在心里已经生了根的人彻底拔除,这种痛楚,只有她清楚。

“沈彻,帮我找个律师吧,最好是擅长打离婚官司的,我要离婚。”

电话刚通,她交代完事情后,几乎是不等沈彻的回答,便直接挂断电话。

她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早上八点整。

小公寓的衣服都是她结婚之前买的那些,大多数都是简单的T恤牛仔裤之类,这和她结婚以后简洁干练的OL风格完全不同。

将卷发扎成一个马尾,穿着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配上以前爱穿的运动鞋,抛开任何妆容,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哭过的双眼有些肿了,显得有些憔悴,但是整个人却显得比从前轻松和开心多了。

至少,她的眉头再也不是皱着的了。

或许,选择放开以后,她会快乐的多。

开车来到顾氏集团,已经是早上九点半了。

当她来到顾宁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顾宁的秘书宁晗看到林然笙这副模样的时候,几乎没有认出来。

“林总,您今天……”

上一次看见林然笙,还是林氏集团和顾氏集团开会的时候,可是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两家公司合作的案子早已经在一个月之前完成了。可是这个时候,办公室里面还有……

林然笙没有回答,只是直接将顾宁办公室的大门推开。

“对不起,我想我可能要打扰你们的好戏了。”

她径直走到顾宁面前,直视着正在办公椅上正在上演激情戏的男女。

宁晗一脸愧疚地走到顾宁面前,低着头道:“顾总,对不起,林总她……”

“算了,你出去吧,”顾宁示意着宁晗离开,看了林然笙一眼,脸上丝毫没有愧疚之色,“原来顾太太来了。”

坐在顾宁身上的Bella转过头看着林然笙,眼中露出嫉恨的眼神。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顾太太,就因为宁喜欢我,所以你才要将我封杀,对吗?”

她不屑地看了林然笙一眼,就算她出身富贵,那又如何?她的男人还不是抱着自己?昨天半夜接到经济人的电话,才知道自己签约的广告商和都已经谈好的电影投资商纷纷撤资,甚至自己以前在夜店陪酒的那些照片,不知怎么流传到了爆周刊的记者手里。

如果不是顾宁强行压下来的话,估计今天她已经成了今天爆周刊的头条了!

“你想和谁在一起,不关我的事情。顾总是不是喜欢你,和我也没多大的关系。但是你要对我的朋友下手,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我们林家虽然不算什么,但是要封杀一个小明星,还是绰绰有余的。”

林然笙冷哼一声,丝毫不落下风。如果她真的要为了顾宁封杀Bella的话,那么她不知道要封杀多少明星了。

“好了,你出去吧。”

出乎意料的,当顾宁得知林然笙封杀Bella居然不是为了自己的时候,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服。Bella有些吃惊,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在看到他此刻的认真时,只能够讪讪地离去。

转身狠狠瞪了林然笙一眼,这才高傲地踩着高跟鞋离去。

“你来做什么?”

顾宁理了理有些皱了的衬衫,看着一身T恤装扮的林然笙。他记得自己从没见过这样装扮的她,在他的记忆中,她总是披散着一头卷发,穿着一身利落的职业装,几乎快让他忘了,她才25岁。

“我们离婚吧。”

虽然在看到他和Bella在一起的样子,仍旧是会心痛,可是却也让她更加明白,她的选择是对的。

与其让他恨着自己,倒是不如松开握住他的手,让他自由,也让自己自由。

“离婚?”

 
003  我愿意成全你们
顾宁的眼中露出一丝错愕之色,他闹绯闻并非是第一次了,这五年时间里,就连他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到底闹了多少次绯闻了,可是唯独这一次,她主动提出了离婚。

而且,昨天晚上酒吧散了以后,他原本以为她会回顾家,可是等了一夜,却不见她的身影。

难道,他的顾太太已经想通了?

曾经盼望了无数次的念头终于成真了,可是他的心里,却没有任何喜悦。

“是的,我决定离婚了。当初我们两个人结婚是为了两家公司的合作,现在合作的案子已经完成了,我想我们并没有任何理由再生活在一起。”

林然笙拉过椅子,坐在顾宁面前。当她提出离婚的时候,心不是不痛的,可是她却偷偷地捏住了椅子的把手,试图给自己足够的勇气,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冷硬。

整整十年的感情,终于要在今天,画上句点。

“我想我之所以还能够在这里看到Bella,想必有你不少功劳吧。既然这么喜欢的话,我愿意成全你们。”

林然笙难得低下头,看着双手因为用力而冒出的青筋,若是当初她成全了他们的话,或许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

“成全?我不是幻听了吧?”顾宁冷笑:“当初陈曦求着你成全我们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将她逼走?如果不是你,她又怎么会出事?这样就受不了了吗?林然笙,你以为你的报复就到此为止了吗?!”

他站了起来,原本平静的脸早已经变得狰狞,只要想到五年前发生的事情,他就恨不得将桌上的东西狠狠地丢到她的脸上。如果不是因为她,因为这该死的商业联姻,又怎么让自己这么痛恨自己姓顾?!

“我现在愿意放你走,你可以去找她了。”

听到他提到陈曦,她抬起头看着他,眼神中有着愧疚,可是心,却是更痛了。

果然,五年了,他始终忘不了陈曦,依旧恨着自己。

“林然笙,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你说结婚,我就必须和你结婚,凭什么你说离婚,我就必须和你离婚?!我告诉你,你休想!”

许是林然笙平静的语气激怒了顾宁,他狠狠地将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一把推到地上,脸上满是愤怒。

林然笙十年里,唯独见过两次顾宁发怒的样子,一次是自己拆散他和陈曦,一次,便是今天。

明明是两个人互相折磨的婚姻,她决定放弃了,他不应该觉得高兴才对吗?她才不会傻傻觉得,他是因为对自己有感情。

“如果你答应的话,我的律师今天下午三点之前,会把离婚协议书送过来。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会向法院提出申请,之前我帮你处理的那些桃色绯闻,完全可以证明你曾经出轨,到时候,对顾氏集团很不利。”

林然笙抓着皮包站了起来,不愿与顾宁多说。两个人的婚姻是商业联姻,如果是真的离婚的话,那么她有义务告知双方家长。

不等顾宁回答,径直离开他的办公室。此刻她的心里也乱极了,在他不同意离婚的那一刻,她的心里仍旧存着一丝侥幸,可是在看到手心的指印时,仍旧是下了决心。

若是不离开,以前的一切只会不断重演,她不要再过那样的生活!从现在开始,她要为自己而活!

开车离开顾氏集团,将工作上的事情交代好以后,她直接回了林家。

已经有十年时间没有回到林家了,自从母亲去世以后,这里再也不是自己的家了。

“姐姐,你怎么来了?”

林如笙一脸浓妆,穿着超短裙从二楼走下,刚好看到林然笙走进家门,眼中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听说昨天姐夫又上了娱乐版头条呢,我说姐姐,你也太差了吧,姐夫和你结婚之后,可是闹了不少绯闻哦,难道姐姐你一点都不介意吗?如果是我的话……”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被林然笙打断。

“是你的话,你会怎样?”林然笙冷笑一声:“不愧是小三的女儿,对付小三,总是特别有经验,对吗?另外,我不是你姐姐,我可不记得我妈妈什么时候帮我生了一个妹妹!”

林如笙被她的话,气的脸色发白,挥手就是一个巴掌过去。可是林然笙却在巴掌落到她脸上之前,将她的右手准确抓住,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将她狠狠摔在地上!

“哎哟!”

林如笙痛的大呼起来,原本在花园里散步的林城和温雪晴听到林如笙的声音,赶紧走到客厅,当看见林如笙摔在地上的时候,温雪晴的脸色大变。

“然笙,你回来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呢?而且,你才刚刚回家,怎么就这样对如笙?我知道,当年你怪我们母女在你妈妈去世之后就进了林家,可是,如笙是无辜的呀!”

温雪晴赶紧上前将自己的女儿扶了起来,三言两语定了林然笙的罪,一脸警戒地看着她,生怕她会再次伤害她的女儿一般。

“温小姐说的是,这是我的家,我想什么时候回来,还需要和你一个外人交代吗?另外,我为什么会让她摔倒,你最好问清楚你的女儿都说了一些什么。”

对于温雪晴的德行,她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林城在听到林然笙的话之后,脸色顿时气得铁青,“什么温小姐,那是你继母!如果你不愿意,可以叫她阿姨!她是我法律上的妻子,从来不是什么外人!如笙是你的妹妹,就算她做了什么,你为什么就不能让让她?如果你每次回来都要闹得这么不开心的话,你还不如不回来!”

林然笙听到林城的话,看到温雪晴眼中得意的笑容,嘴角的讽刺越来越大。果然,每一次回林家,都会闹得彼此不愉快,果然,在他们的眼里,只有自己是多余的。

“我知道,你也不愿意看到我这个女儿!没关系,我把话说完,马上就走!”

她丝毫没有坐下来的打算,将温雪晴的所有表情都忽略,“我和顾宁打算离婚了,当初是为了林氏而结婚,现在林家和顾家合作的案子都已经完成了,我想我已经完成了林家女儿的使命,所以,我决定离婚!”

解释完之后,不等林城的回答,准备离去。可是这个时候,她的肩膀却感觉到一阵钝痛,当她回过头,却看见林城的拐杖砸在自己的身上!

呵……

果然,还是会这样对她。十年前,他把自己赶出家门的时候,也是用那根拐杖狠狠地砸在自己的身上,而现在自己要离婚,又是这样。

眼角似乎有冰冷的液体划过,可是她却硬逼着自己将那盈满眼眶的液体给憋了回去。

哭,只不过是在他们面前认输。她是林然笙,即便是没人疼爱的林然笙,也必须一身骄傲地离开。

“果然,还是只会用这招。”

她轻轻地将搁在自己身上的拐杖拿开,尽管肩膀已经痛的让人有些窒息,几乎让她以为肩胛骨已经骨裂了。

“林先生,请你记住,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林家的女儿,我只是林然笙,仅仅只是林然笙。仅此而已。”

说完,忍着剧痛离开,尽管林城在她的背后不停咒骂着,她却依旧没有回头。

此刻的她,只觉得好累。五年来,她不曾睡过一个好觉,也不曾轻轻松松做一回自己。此刻的她,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林氏总裁,就算林氏落在那对母女手中,又关自己什么事?

何必为了那些,放弃自己的人生?

打开车门,将自己关了进去,通知沈彻过来送自己去医院检查。左手基本已经没有办法抬起,看来车子是没法开了。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3
004  果然还是只会用这招
一天之内,她的身边,似乎只剩下沈彻和乔楚楚了。

想着,眼眶又不禁红了起来。关上车窗,一个人放声大哭,仿佛要将心底所有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沈彻的速度很快,不过半个小时,便来到林家门口,把林然笙送到医院检查确定只是轻微骨裂之后,决定送她回家休息。

“沈彻,以后我不再是林氏总裁了。今天的事,真的是麻烦你了。至于离婚律师的事情,你到时候把律师的电话号码给我,后面的事情我自己处理,不好在麻烦你了。另外,送我去西塘咖啡厅以后,你帮我把车子停在我金色海岸小区门口吧。”

林然笙嘱咐完之后,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在选择离婚的那一刻,她已经明白自己要失去什么。当初之所以能够成为林氏集团总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是顾宁的妻子,可是如今自己已经失去了这个身份,那么总裁身份的失去,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对她而言,并非是一件坏事。反正这五年时间,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趁着这段时间休息一下,也不错。

“林总,你就真的放弃了吗?你明明知道,林氏现在没了你不行!”

沈彻的语气有些激动,在林然笙昨晚和他说她要离婚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有一丝窃喜的。他是亲眼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怎么由一个性格单纯的女孩如何慢慢蜕变成如今的商场女强人的,这一过程有多么痛苦,只有他最清楚!

她为林氏倾注了那么多心血,怎么说放弃就放弃呢?!

“这个世界上,谁没了谁,都会好好的。好了,沈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真的累了。”

说完,轻轻阖上双眼,再也不曾开口。

沈彻看着她沉默的模样,也不再多言,只是默默将她送到了西塘咖啡厅。

站在咖啡厅门口,当她看着门口写的西塘二字时,心里却生出许多感慨。

坐到窗边的位置,点了十二份马卡龙。

马卡龙的滋味,甜到发腻,可是她却依旧觉得苦涩。

听说,甜食能够让人的心情愉悦,可是为什么,她越是吃着甜食,心里却越是苦涩?泪水不断从眼角溢出,模糊了她的视线。

十年前,同样的地方,她也是点着同样的点心,一边吃着,一边哭着。

是他,走到了她的面前,摸了摸她的头发,“小丫头,在哭什么呢?”

“我妈妈去世了,我的爸爸,也不要我了。”

那时候的她,刚刚经历母亲去世,而去世的一周后,母亲刚刚出殡,她的父亲便带着那对母女去了林家。她一气之下,和林如笙打了一架,接着被赶出家门。

无处可去的她,偏偏在这间咖啡厅,遇见了他。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点心,同样的味道,可偏偏,没了他。

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那一刻,她只愿意自己永远都是那个小丫头,可以看着他变着蹩脚的魔术,只为了哄自己开心,可是,时间已经回不去了。

他们,也都回不去了。

吸吸鼻子,将最后一份马卡龙吃完,买单离开。

一个人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看着街上的情侣们一对一对,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心里满是酸楚。

“林然笙,你在这里做什么?”

林然笙看见自己的面前出现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双皮鞋是她前两个月特地在意大利为他定制的,世界上仅有三双。

“没什么。我想我的离婚协议书下午能够准时送到你的办公桌上,如果签好字的话,下午四点民政局见。”

她说完,抿紧了双唇,丝毫没有再开口的打算。

然而,顾宁却是紧紧地拉着她的手,将她硬生生拉到了停车场,将她推进了他的车里。

“林然笙,凭什么你说开始就开始,凭什么你说结束就结束?我顾宁的人生就这么可笑吗?”

顾宁有些愤愤,这女人是有神经病吗?明明当初是她强行打着商业联姻的目的嫁给自己,可是现在又偏偏主动提出离婚,难道自己是那种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人吗?就算结束,也该是他开口才对!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你不断闹绯闻的目的,不就是想逼着我离婚吗?那我现在提出离婚了,你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真的不了解顾宁了,她都已经提出离婚了,他到底还要怎么样?

她的问题,似乎是将他给问倒了。

明明离婚,是他想要的,不是吗?可为什么她提出以后,他的心里却是那样的不舒服呢?真的只是自己的自尊心在作祟么?

“好,我同意离婚!”

他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终于同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接听之后,林然笙发现顾宁脸色大变,还来不及问什么,便飞车到了圣安医院。

下了车,他拉着林然笙的手,飞快朝着病房走去,林然笙被抓的痛极了,原本已经骨裂的肩胛骨似乎再次受伤,疼的让她额头不断有冷汗冒出,可即便是这样,顾宁依旧没有感觉到她的异样,只是径自朝着病房走去。

“奶奶,你怎么了?我刚接到电话,真的是吓死我了。”

顾宁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许兰时,紧张的脸色露出一丝笑意,终于松开了紧拉住林然笙的手。

林然笙还一下子没有站稳,整个人朝着地上摔去,原本就已经受伤的肩胛骨重重地落在地上,痛的让她大呼起来。

“哎呀。”

这个时候,病房里的顾氏夫妇顾远征、齐双娟才发现了林然笙的存在。

“没想到妈生病的事情,然笙也知道了。我还以为,然笙从来不关心我们顾家的事情呢。”

齐双娟讽刺道,一句话,早已经将林然笙隔绝在顾家人的范畴之外。

林然笙心里清楚,齐双娟一直在恨着自己,如同顾宁一般。在齐双娟心里,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当初要嫁给顾宁的话,顾宁也不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曾经被媒体看好的顾氏接班人,如今却被各种媒体报道他的风流韵事,使得他被董事会上的人各种刁难,这让她的心里,如何对林然笙没有怨恨?

“顾宁,还不赶紧把然笙扶起来?”许兰瞥了齐双娟一眼,一脸慈祥地看着林然笙,在看到林然笙被顾宁扶起来之后,关心地问:“然笙,没摔着吧?我看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反正在医院,就让顾宁陪你去吧。”

顾宁无奈,只能够陪着林然笙去医生那里做检查。

拉着顾宁的手,感觉他手心传来的温暖,她有一阵的晃神。上一次拉手,应该是两个人结婚走红地毯的那一刻,可是,就当他们走向神父的那一刻,他突然松开她的双手,离开了礼堂,把她一个人丢在教堂,完成了一个人的婚礼。

也是那一次,让她第一次成为整个港城,甚至整个A国的笑话。

婚礼现场被新郎抛弃……

这件事情,让林如笙笑了她整整一个月,也让她难过了整整一个月。她并不在乎林如笙的嘲笑,在乎的,从来都只是他。

可是这些,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自己去吧。”

她拒绝了他此刻的温暖,因为她害怕,一旦在这种温暖里沉沦,她只会走上以前的老路。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会再次动摇。

她不要再看到从前的自己,那样的卑微,可是却永远换不来他的一个回眸。

“你都已经痛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这么固执?”顾宁冷嘲:“既然是我让你受了伤,我当然会负责到底。”

“我不需要你负责。”

她依旧拒绝,刻意抽出自己的右手,往前两步,和他保持距离。

可是他却大步上前,再次拉住她的右手:“我说过我会负责。”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4
005  不许离婚
“够了吧,顾宁!我要的,从来不是你对我负责!我们之间的事情,到此为止!既然你已经同意离婚,请你今天准时赶到民政局,可以吗?如果是你真的要对我负责的话,那么还给我自由,就是对我最大的负责!”

她红着眼眶,看着眼前依旧迷人的侧脸,她真的不想再看到自己变得那样卑微,可以为了他的笑容而做任何事情。

顾宁听到她的话,有些愣了,抬起的手,甚至都忘记收回去,只看着林然笙慢慢消失在他的眼前。

看完医生,虽然之前骨裂的肩胛骨再次受伤,好在倒地的那一刻,手臂缓冲了不少力量。在医生警告一番之后,林然笙一个人回到公寓,准备休息一阵后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顾宁一个人讪讪回到了许兰的病房里,许兰看到他一个人回来,脸色沉了下去:“我的孙媳妇呢?不是让你送然笙去检查吗,怎么人都没了?”

“奶奶,到底我是您孙子,还是她是您孙女呀?为什么我每次都觉得您更喜欢她呢!”顾宁有些醋意地说道。

“妈,您就别担心了,然笙都这么大人了,更何况这是医院,不会出什么事的。”齐双娟有些不满地说道。

“够了,双娟。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这个儿媳妇,但是你也别忘了,她是我选定的孙媳妇,如果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许兰的脸色更是沉了几分:“顾宁,我知道,你不喜欢然笙,但是你再怎么不喜欢她,她也是你的妻子,我不希望看到我们顾家因为你,而有了离婚的先例。”

“奶奶,然笙要和我离婚。”

顾宁的话,顿时让所有人变得安静下来,许兰更是瞪大了眼睛,几乎不能相信他的话。

“然笙已经想清楚了,决定和我离婚了。”

不知是为了说服自己,还是为了说服他们,顾宁再次强调。

齐双娟眼中露出喜色,顾远征看了她一眼,赶紧将换出一副担忧的模样。

“顾宁,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然笙的事情?虽然说我们顾家和林家合作的案子都已经完成了,但是两家公司还有不少业务往来,这个时候离婚,你就不担心会对公司的股价造成波动?”

顾远征看着顾宁,对于林然笙这个儿媳妇,说不上满意与否,他更关心的是顾氏集团的股价。

“股价的事情,我会处理,离婚的事情,律师会处理好。”

顾宁站了起来,似乎也不愿意多说什么。

许兰看着顾宁这副模样,更是气的将手上已经削好皮的苹果丢在地上,“我看你是想气死我这个奶奶吧!你说说你这五年都做了些什么,然笙要离婚,肯定是被你给气的!那Bella肚子里是不是真的有了你的孩子?如果是的话,我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不想看到那个孩子出世!”

“妈,您别生气,医生都说了,您如果再生气的话,这血压下不来,可就麻烦了。”

齐双娟一边帮许兰拍着背,一边使劲对顾宁使着眼色,顾宁不多做解释,只是转身离开。

“远征,我也老了,小一辈的事,我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在顾宁和然笙结婚的那一天,我就已经让律师把我名下百分之十的股份,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了然笙。你们不喜欢然笙,没关系,但是然笙这个孙媳妇,我是认定了。”

许兰的语气有些颓废,没有了之前的怒气。

“什么,妈,你居然把股份给了然笙?”

齐双娟忍不住惊呼,顾远征忙拉住齐双娟的手,“妈,然笙和顾宁并不合适,勉强在一起对谁都不好。而且,是然笙提出离婚的,再者,我们公司的股份如果是给我们顾家人,当然没关系,可是如果给外人的话,恐怕有些不妥吧?”

“我既然已经给了,就没打算拿回来。远征,我虽然老了,但是有些事情不糊涂。把顾氏股份给外人的事情,似乎并不是我先开的先河吧?”

许兰冷哼一声,闭上双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看着她不愿意再多说什么,顾远征拉着一脸疑惑的齐双娟离开了病房。

“你说妈这是什么意思,好歹顾宁是她的亲孙子,这股份不给自己亲孙子,给一个外人,是怎么回事?而且,妈说顾氏股份除了然笙这个外人有,还有谁有?我记得我手里一点股份都没有啊。”

齐双娟坐在车里,一脸不满地看着顾远征。

“好了,别说了,这件事情妈已经决定了,谁也没法更改。”

顾远征开着车,有些心虚。

难道那件事情妈已经知道了?

顾宁回到办公室,宁晗把一份文件送到他办公桌前。

“这是半个小时前林总让律师送过来的文件,您要不要看看?”

“放下吧。”

顾宁有些头疼地打开文件,果不其然,里面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看来,林然笙是来真的了。这并非是他第一次和小明星传出绯闻,以前只要不过分的话,她都是一笑置之,继续在媒体记者面前扮演夫妻恩爱的模样,可是今天却主动提出离婚,甚至还让沈彻封杀Bella,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看了看离婚协议书上的条件,上面的内容并不苛刻,甚至有些地方还做了让步。看来,她是真的想要结束这段关系。

拿起笔,打算把名字签上去的那一刻,却有些迟疑。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妈,什么事?”

“顾宁,你还不能和然笙离婚,你奶奶早在结婚的时候就送给她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如果你和她离婚的话,那些股份就都是外人的了!”

齐双娟回到顾家,越想越不对劲,那林然笙这个时候离婚,万一把顾氏集团的股份都送给外人,那可怎么办?虽然说顾家不缺这些钱,但是百分之十的股份,可不是小数目。

“就算她要离婚的话,也必须让她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交给你,知道吗?”

赶紧补了一句,电话那头依旧是沉默,齐双娟有些担心,忙又道:“顾宁,你在不在听?”

“好了,我知道了。”

顾宁冷静地挂断了电话,奶奶就这么喜欢林然笙,所以将那些股份都送给了她?还是她用了什么方法从奶奶手里骗了过去?

把手上的笔丢到一边,如果她是真的想要顾氏集团股份的话,他才不会那么轻易成全她!如果当初不是她,陈曦又怎么会出事?她凭什么能够从这桩婚姻里面全身而退?

心里的怒火几乎将他所有的理智全部吞噬,开着车飞快地来到了民政局门口。
《妖娆前妻好撩人》花语书坊书号:14033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403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