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槿染汐作品《顾此一生,何必爱你》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88

康乃馨 7月前 63


顾此一生,何必爱你 完本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槿染汐

章节数:163

上架时间:2019-01-23 15:46:50


《顾此一生,何必爱你》花语书坊书号:13888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8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1
第1章  孩子没了
冰冷的手术室,原本暗黄色的灯晃得刺眼。

白楚楚赤红着双眼躺在手术室床上,手脚分别由两个男护士按住,耳边是手术刀钳摩擦的声音。

旁边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神冷漠疏离。

医生恭敬的弯了一下腰,对男人说:“顾先生,白小姐已经怀孕七个半月了,这手术还要继续下去吗?”

“继续。”顾霄恺冷淡的开口。

仅仅两个字,白楚楚从挣扎变成了犹如一个毫无生气的娃娃。

她咬牙切齿的说:“顾霄恺,我恨你一辈子。”

“白小姐,顾先生已经在家属同意书上签了。”医生转身冷漠的对白楚楚说。

白楚楚挣扎着,连声音都颤抖着,沙哑的根本不像一个女人的声音。

“顾霄恺,如果你敢对我的孩子怎么样,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小护士推了推针头,白楚楚看着针尖喷出来的麻药,用尽力气推开桎梏她的护士。

顾霄恺身穿无菌服坐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护士把麻醉剂注射到她的手臂中。

白楚楚的身体开始的颤抖,弓着身子,贝齿死死的咬住下唇,企图用疼痛反抗麻药的作用。

顾霄恺起身一步步的逼近她,眼睛变得阴鸷,仿佛像是一只准备嗜血的狼。

“白楚楚,如果不是你把汀兰从楼梯上推下去,我也不会这么恨你。跟你结婚,只是为了顺应我父母。现在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顾霄恺完全不顾白楚楚因为缺氧而惨白如灰的脸,手钳住白楚楚的下颚。

白楚楚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息,没有办法说话,眼睛里蓄着泪。

他薄唇微启:“这次完事之后,我们立刻离婚。”

说完别过头甩开她,左手转动着右手手腕处带着的一串潘多拉手链。

“顾霄恺,我究竟是有多蠢,才会爱上你!”如果她早点知道他至始至终爱的都不是她,说什么都不会嫁给他。

当她被锁在家里,脚边敞开着那张离婚协议书时,她才真正的意识到,顾霄恺从头至尾都没有爱过她。

“抱歉,我从来没有让你爱上我。”顾霄恺转身冷淡的说。

白楚楚扯住他的一只袖子,声音颤抖的说:“霄恺,我可以离婚,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如果你答应我,我立刻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闭嘴。”顾霄恺甩开她的手,“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他的语气要多么鄙视就有多鄙视。

“顾霄恺,我的肚子里…”肚子里是流着二分之一顾霄恺血的宝宝。

到嘴边的话咽下去,她的眼睛里闪着的泪,映着头顶的那盏暗黄色的灯,竟有几分楚楚可怜。

顾霄恺看着白楚楚这幅模样,冷哼一声,这个女人不是最擅长这种手段了吗?不然汀兰现在怎么会躺在医院里。

一侧嘴角上扬,勾起一抹轻嘲,“这个孩子跟我顾霄恺、一点关系都没有。汀兰马上出院了,在她出院之前,我希望你可以在我眼前消失干净。”

白楚楚自嘲的笑了笑,淡紫色唇微微勾起,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

白楚楚感觉到身体里被一个冰冷的东西搅动着,手脚抽搐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原本隆起的小腹变得平坦。

她抬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还是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宝宝。

病房的门被人打开,白楚楚闻到一丝淡淡的香奈儿的香水味,手脚开始发凉,立刻闭上眼睛。

床边沉了下去,那人摸了摸她的肚子,声音娇柔的说:“楚楚姐,你这又是何必呢?明知道顾哥哥不爱你,你还要凑上去,把自己折腾到这个样子。啧啧,我看着都心疼。”

白楚楚睁开眼睛,对上那女人的脸,心里一顿恶寒,“请你离开。”

盛汀兰弯下腰,抬起手攥住白楚楚的头发,一脸无公害的说:“为什么不告诉顾霄恺,是我自己跌下去的。你只是碰巧经过,连我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碰到。”

白楚楚冷笑一声,她因为流产一点力气都没有,如果是平时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盛汀兰加重力道,哈哈笑了两声。

“我替你回答,因为顾霄恺从来都不信你,一年前是,现在也是。怎么办?我越来越爱他了,一天都忍不下去了。你都做了一年的顾太太了,是时候把这个位置还给我了。”

“你做梦,我死都不会跟顾霄恺离婚。”白楚楚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盛汀兰。

盛汀兰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眼泪涌了出来。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2
第2章  她一直是输
白楚楚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不小心抻了肚子,肚子里就像有个刀子在搅动着她的肠胃,脸色立刻变得惨白。

盛汀兰余光瞥到玻璃门透过来的黑色皮鞋,她认得那是顾霄恺常穿的牌子,原来他在病房外。

白楚楚没有力气去管盛汀兰,谁知道这女人竟然开始控诉她。

“楚楚姐,我好心好意过来看你,你怎么能动手打我呢?”

白楚楚一愣,“盛汀兰,请你离开我的病房。”

盛汀兰扶着椅子站起来,身子前后晃荡了两下,手指撑在太阳穴上,“楚楚姐,我知道你在气霄恺对你无情,可是,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和霄恺是真心实意想要在一起的,我求求你,就放手吧。”

白楚楚冷笑一声,不顾身子的疼痛,抬手钳住盛汀兰的下巴,如果可以杀人,她恨不得拿刀子狠狠的刺在她的身上,让她也尝一尝失去孩子的痛楚。

“盛汀兰,你和顾霄恺都是杀死我孩子的凶手,让我把顾霄恺还给你,你这辈子别想了。”

盛汀兰哭的梨花带雨,就着白楚楚的手劲凑到她耳边,用极小的声音戏谑道:“就算你知道又能怎么样?你不还是一样的怂,不敢告诉霄恺,如果他信你,你早就跟他说当初的事情了。”

“你别欺人太甚。”白楚楚被戳到了痛处,声音弱了下来,盛汀兰说的没错,顾霄恺从头到尾都不相信她的任何话,这场比赛,她输得一败涂地。

盛汀兰说:“七个半月的胎儿如果生下来,应该算是早产儿吧,楚楚姐,你说这孩子大概会是个什么模样?顾哥哥也太狠心了吧,说打掉就打掉,也不知道那个胎儿医院会怎么处理。”

听到孩子,被白楚楚忽略的疼痛立刻被放大清晰,她推开盛汀兰,跌坐在地上,裤子上晕开血迹。

门外的顾霄恺攥紧拳头看着倒在地上的白楚楚,转身拉住身边经过的护士。

白楚楚不能有事,可他又希望她死,她死了,所有的事情就一了百了,互不相欠。

盛汀兰梨花带雨的从白楚楚病房出来,装作才看见顾霄恺,直接扑到他的怀里,带着鼻音,怯怯的说:“霄恺,如果楚楚姐一再坚持不肯离婚怎么办?”

顾霄恺把下巴抵在她的头上,柔声说:“不会的。”

盛汀兰冷笑着,她等了一年,不能等下去了。

顾霄恺把盛汀兰哄回房间后,返身回到白楚楚的病房。

清清浅浅的月光肆意的映在她的脸上,顾霄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白楚楚痛苦的皱着俊秀的柳叶眉,叹了一口气,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被子给她往上提了提,“为什么这么固执?”

“顾霄恺,你究竟、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我什么都没有,就只有那个孩子了。”

白楚楚半梦半醒,嗅到身边有一股子淡淡的烟草味。

顾霄恺原本捏着被子的手立刻捏到了白楚楚的下巴,如同她对盛汀兰的作为,他贴着白楚楚的耳朵,冷淡的说:“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明天律师会再送一份协议书,签不签由不得你。”

前半句他说的多么温柔,后半句就有多么残酷。

白楚楚苦笑一声,睁开眼睛,半氲雾气,黑白分明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顾霄恺的眼睛,“我离婚的条件只有一条,那就是你不得娶盛汀兰,答应了,我立刻签字。”

她白楚楚可以离开顾霄凯,但她自己得不到的,也绝不会让那个害了自己孩子的女人得到。

白楚楚撑着身体,昏暗的灯光衬着她的脸色很不好,她像是自言自语似的,缓缓的说:“我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做的出来。”

果然,如她所料,顾霄恺的眼睛冷了下来,像刀子一般,泛着清冷的月光。

白楚楚不禁打了个冷颤,顾霄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想都别想!还有别在爷爷的八十大寿给我惹事。”

“我惹不惹事,还要看顾先生如何做选择。”

活了二十几年,白楚楚自问待人处事向来温和,直到嫁给顾霄恺的这一年,性子大变,或许,那温和的性子,也只是个蒙蔽了自己假面具。

顾霄恺一脚把身边的藤椅踹倒在地,嘭得一声。

白楚楚注视着他转身的背影,双手捂着脸,毫无预兆的哭了。

她终究,还是赢不得他。

翌日,白楚楚收到一条视频消息,打开,是一个闭眼躺在保温箱里的婴儿。

小小的一团安安静静的睡着,白楚楚的心没由得一紧,想到盛汀兰说了个那么奇怪的话。

可能,她的孩子并没有死?

白楚楚用力的握着手机,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对着那个号码回拨过去。

“怎么样?楚楚姐觉得宝宝是像你多一些还是像霄恺多一些?”

“盛汀兰,你敢伤我孩子一根毫毛,我绝不离婚!”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3
第3章  彻底恨她?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孩子,只要你同意离婚,我立刻将孩子还给你。”盛汀兰语气中,带着志在必得的得意。

白楚楚心里一痛,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要孩子,哪怕是同意离婚。

咬着唇,一脸不甘道:“好。”

盛汀兰轻笑一声,声音娇媚的说:“楚楚,我想了一下,既然你都同意离婚了,那不如再做一件事,让顾霄恺彻底的恨你。”

“彻底的恨我?盛汀兰,该不会是觉得顾霄恺心里有我一丢丢的位置,所以,你害怕了?”白楚楚的话一针见血。

盛汀兰语塞,紧接着有些歇斯底里的放大声音,“白楚楚,明天下午两点希尔顿酒店601房间,如果没看到你来,你这辈子别想看见这个孩子。”

紧接着,白楚楚只听见了电话挂断的嘟嘟声,她咬了咬嘴唇,不知道盛汀兰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但是,她知道盛汀兰的为人,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翌日,她换了日装躲过护士出了医院。

没有化妆的她脸色惨白,站在酒店房间门口,紧紧的攥着拳头,犹豫了好几下。

就在她打算敲门的时候,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盛祁彦一脸错愕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人,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松了下来,“楚楚,你怎么来了?”

白楚楚怎么也没猜到盛汀兰要她见的人是陆祁彦,看着这个人的脸,心里窝火,冷着脸说:“陆祁彦,你真是跟她打了一手的好算盘。”

陆祁彦莫名其妙,但还是让白楚楚先进去。

白楚楚看着陆祁彦的房间,凌乱的床单落在地上,空气里都是香腻得难闻的女士香水味。

陆祁彦倒了杯白开水递给白楚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白楚楚只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杯子,没有接过来,冷哼着说:“你会不知道?”

陆祁彦一只手攥住她的手腕,把她逼到衣柜前,紧紧的禁锢在自己怀里。

“白楚楚,我跟你解释过那天我真的是被人下了药,就算我这人再无耻,也不会对你做那种事。”

“谁知你是有心还是无意?”

“你!”

陆祁彦徒生怒气,把手里得杯子摔在地上,只是,地上铺着鹅黄色的地毯,杯子只发出了哐当一声,从地毯的一边滚到了另一边。

白楚楚是故意把陆祁彦惹生气的,仰着头,一字一顿的说:“陆祁彦,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跟盛汀兰费尽心思搞出这么一桩事,就是为了顾家那点财产,顾霄恺是什么人你会不清楚,你以为你跟盛汀兰的小把戏他就会上当。”

陆祁彦被白楚楚的话激到了,加重手上的力气,头埋在她的颈窝处,鼻尖的热气喷在她的皮肤上。

“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

他说完,大手落在白楚楚的衣服上,一颗一颗的去解她的扣子。

白楚楚身子发抖,咬着牙说:“陆祁彦,我刚流完产。”

他手一顿,“谁做的?”

“你说呢,盛汀兰拿孩子威胁我,如果我没猜错,此时此刻,门口一定有记者。”白楚楚冷静的说。

她了解陆祁彦,他虽是个无赖,但是却比顾霄恺有人性,又是真心喜欢她,她只好利用他了。

白楚楚扯下一边的肩带,双手攀上陆祁彦的肩膀。

在陆祁彦一脸惊讶之时,果然,门口的记者蜂拥而至的闯了进来,无数的闪光灯对着两个人狂拍。

顾霄恺站在记者们的后面,一双眼睛阴鸷得吓人。

白楚楚匆匆瞥了他一眼,随后把脸埋进了陆祁彦的怀里。

没想到,盛汀兰不只叫了记者来捉自己的“奸”,连顾霄凯都叫来了。

也是,这才是她狠毒的作风。

她的目的是想要她完全的在顾家抬不起头!

有记者发现顾霄恺就站在门口,举着话筒问:“顾先生,顾太太做出了这种不守妇道的事,您今后有什么打算?”

“不好意思,她早就不是顾太太了。”顾霄恺的语气让人听不出怒气,平静得就好像早就知道这种事了一样。

本打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记者想挑起话端,硬生生的被顾霄恺给压了下去,“顾先生的意思是您跟白小姐早就离婚了?”

“无法奉告。”顾霄恺说完,眼睛盯紧白楚楚裸露在空气中的肩膀和胸前那点春光,指尖在不可被人发现处,发抖。

他迅速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扔给白楚楚,讥笑着说:“白小姐还真是随便的可以。”

西装上的金扣打在白楚楚的脊背上,她挺直身子,把顾霄恺的西装才在脚底下,低头,背后黑亮顺滑的长发随着身体微微倾斜散开遮住一点皮肤。

白楚楚把衣服扣好,整理好衣服,随即转身,笑颜如花,“顾先生哪里话,我跟我男朋友一起,怎么就随便了,倒是顾先生,可别是金屋藏娇了。”

顾霄恺的脸立刻黑了下来,白楚楚捂着嘴,假装惊慌,“哎呦,你看我这是说了什么,各位记者朋友可千万别误会,我们顾老板可是个正人君子,怎么会做金屋藏娇这种事。”

不过,这帮记者是盛汀兰打点好的,矛头自然是对着白楚楚。

而且,顾霄恺在北市是什么身份的人,就算私生活再乱,她们也不敢乱问什么。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4
第4章  众叛亲离?
最后,这帮记者被陆祁彦轰了出去,白楚楚强撑不下去,晕倒在地上。

她的大脑还有意识,耳边是女人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她认得那个声音,无非就是始作俑者盛汀兰。

她捏着嗓子同顾霄恺说着。

“真想不到楚楚竟然能做出这种事,别生气,既然白楚楚决心跟陆祁彦在一起,看来也是思量很久了······”

顾霄恺听不下去,板着个脸,低声啐了句闭嘴才算结束。

他把白楚楚打横抱了起来,转身要往门口走,陆祁彦拦住他,“顾大哥,你既然要跟汀兰在一起了,就别再招惹楚楚。”

顾霄恺语气平常,淡淡的说:“我从来没有招惹过她。”

然后,他把白楚楚扔给了陆祁彦。

白楚楚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床边是陆祁彦,她抬手,拍了拍他的手背,笑吟吟的说:“你走吧。”

“楚楚,你身体还没好。”陆祁彦担忧的说。

白楚楚有些累,说话声音不大,“我没事,祁彦,我们从小玩到大,你的秉性我了解,我虽是生气,但倒不是气你。”

陆祁彦苦笑着说:“你气的是霄恺哥。”

他怎么会不知道,所以,小时候他总是故意跟顾霄恺打架,每次都被打得鼻青脸肿,每次都被白楚楚嘲笑。

陆祁彦离开之后,白楚楚就收拾好行李,她打算等盛汀兰把孩子还给她后就带着孩子回娘家。

没想到顾霄恺会找上来,他把一串钥匙扔在床上。

“这是郊区公寓的钥匙。”

白楚楚伸出食指串进钥匙环上,晃了晃,淡笑着问:“顾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顾霄恺低着头,额前的碎发挡住他的目光,“是爷爷吩咐的。”

“爷爷……”白楚楚勾了勾嘴角,默念了一声,整个顾家,只有顾爷爷是真心待她。

她抬眸,淡淡的说:“顾先生为了跟我离婚,不惜流掉我的孩子,现在如愿以偿了,竟然还给我房子住,你累不累啊!顾霄恺!”

“我都是为了汀兰,白楚楚,你以为你是谁?”顾霄恺的目光如同刀子。

白楚楚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她也有疑惑,为什么顾霄恺不问她怎么突然松了口同意离婚了。

顾霄恺派了司机来接她,白楚楚趁着医院人多,从后门溜了出去,她没去郊区的公寓,先回了一趟家。

左姨给她端了一杯柠檬水,柔声说:“二小姐,太太等会才能回来,您先坐着等一下。”

白楚楚拎着行李箱站在白家的客厅,什么意思?她回自己的家,为什么还要在客厅等着。

左姨目光躲闪,把杯子放在茶几上,转身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几个年纪不大的佣人站在两边。

“你回来干什么?”门口响起阴冷的女声,白楚楚转头看过去,不是她妈周娇娇还能是谁。

白楚楚说:“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周娇娇对着白楚楚的脸扇了个耳光,“你知不知道,你那不要脸的事给公司带来多大的影响。”

白楚楚身体没恢复好,周娇娇的一个巴掌就让她有些站不稳,趔趄了一下,勉强站直。

她的眼眶立刻红了,“妈。”

“别叫我妈!”

周娇娇气的脸色不好,把包扔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下去,翘着二郎腿,扭头看着白楚楚,“你跟你爸一个样,我告诉你,你如果回不去顾家,就别想回白家,什么时候跟顾霄恺重修旧好,什么时候再叫我妈!”

白起衍从楼上走下来,板着脸,“周阿姨,楚楚到底也是您女儿,话别说的太难听。”

他是白楚楚没有血缘的大哥,她是她妈带过来的,并非白家亲生。

周娇娇从来都看不起,只因生父是酒鬼,她是酒鬼的女儿。

好在,白起衍倒是把她当成亲妹妹一般。

周娇娇哎呀一声,“起衍,你这妹妹就没一刻让人省心的,你就别管她了。”

周娇娇掐了一下白楚楚,白楚楚甩开她的手,拎着行李出了公寓。

白起衍追了出去,拉住白楚楚,“我都听说了,你先去我那儿吧。”

白楚楚摇头,“嫂子本来就不喜欢我,我怎么好意思打扰,哥,你听她的别管我了,你才回国,快去休息吧。”

白起衍揉了揉她的头发,心疼的说:“这叫什么话?姓顾的这么欺负你,当哥哥的怎么能眼看着你被欺负。”

“哥,你如果真想帮我,就……”白楚楚垫脚凑到白起衍的耳边悄声说。

白起衍眸子一转,露出狐狸一般狡猾的笑,“你这手段够狠,楚楚,既然离开顾家了,不如来白氏帮我。你不来,可真屈才了。”

“帮你跟我妈作对?虽然我也看不惯她,但到底是我妈,大义灭亲这种事,我还没那么冷血能做得来。”白楚楚半敛眸子,白起衍跟周娇娇不对付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白家的产业就这么交给周娇娇,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啧啧,我可害怕你跟着你妈一起对付我。”白起衍打趣道。

白楚楚怒了怒嘴,“我这点雕虫小技还对付不了你。”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5
第5章  别招惹汀兰
被周娇娇赶了出去,白楚楚不得不再接受顾霄凯的“馈赠”了。

但,那也是她应得的。

白楚楚让哥哥把自己送到顾霄恺的公寓,哥哥叮嘱了她一番才肯离开。

顾霄恺在郊区的公寓一直都不曾来住过,不过每天倒是吩咐佣人来打扫,白楚楚也不用怎么收拾,只是没有佣人,三餐要自食其力。

到了晚饭的点,她撑着身体简单的做了点疙瘩汤。

单脚靠在厨房的柱子上,一手端着白瓷碗一手用羹匙舀了点,放在嘴边吹了吹再小口小口的嚼着。

热乎乎的疙瘩汤暂时暖了她的身体,顾霄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白楚楚可怜巴巴吃饭的模样。

他脱了西装外套,坐在沙发上,白楚楚吃得忘乎所以,也没发现他来了,洗了碗,出了厨房才看见沙发上坐了个人。

“你来干什么?”白楚楚冷淡的问。

顾霄恺难得没跟她呛词,“过来看看。”

白楚楚懒得搭理他,鬼知道他什么意思,踩着拖鞋回了房间。

顾霄恺也跟着进去了,白楚楚把枕头狠狠的砸在他身上,咬牙切齿的说:“顾霄恺,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滚出去。”

顾霄恺也不恼,就抱着手臂倚靠在门框上,眼中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她。

白楚楚扑上去,又是咬又是锤,最后闹累了,整个人倒在床上,用手捂住脸,肩膀一耸一耸的。

顾霄恺余光看到白楚楚的手机亮了起来,屏幕上是个婴儿,脸垮了下来,冷冰冰的说:“你从哪儿弄来的视频?”

白楚楚闷声说:“顾先生觉得眼熟?”

“白楚楚,你现在怎么闹,我都忍了你,但是,别对汀兰下手。”顾霄恺说。

白楚楚坐起来,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顾霄恺,声音颤抖的说:“我能对她做什么?你别忘了,从头到尾受伤的都是我,是我没了孩子,是我无家可归。你的小青梅可是每天都忙得很。”

顾霄恺一步挎坐在白楚楚身上,大手掐住她纤细白皙的脖子上,大怒,眯着眼睛警告她,“我再说一次,你怎么疯我都不管,别招惹汀兰。”

白楚楚呼吸不畅,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肺也憋得快要炸掉了,惨白的小脸瞬间憋得通红,连话都说不出来。

顾霄恺松开她,站起来。

白楚楚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息,说话断断续续的,“顾,顾霄恺,你来我这,就是为了,为了警告我这些?抱歉,盛汀兰是怎么对我的,我会一一报复回去。”

白楚楚缓了一会儿,眼见这顾霄恺因为她的话,眼神变得凌冽,像水蛇一样贴了上去,嬉笑着说:“你说,盛汀兰要是看见了你脖子上的牙印会怎么想?”

白楚楚说完,小嘴微张对着他的脖子就咬了下去,顾霄恺推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重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明天,也许会有一场好戏。

顾霄恺从白楚楚那里出来,靠着停在马路边上的车门,点了一支烟,手机响了很久,它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想都没想,摔在了地上。

漆黑的夜,又变得很安静。

顾霄恺把一盒烟都抽完了,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下班就来郊外的公寓,看到白楚楚老老实实的做饭,心里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就像被猫抓了。

翌日,白楚楚穿好衣服,特意化了个妆,给白起衍打了个电话就出门了。

关上院子的大门时,她看见门口好几颗烟蒂。

白起衍载着她到顾氏公司楼下,站在楼下,白楚楚皱着一张脸,“哥,这些照片真的能威胁到她吗?”

她太了解盛汀兰是什么性子的女人,区区几张艳照,这个女人会在意吗?

白起衍眯着眼睛,淡淡道:“不是威胁她,是让顾霄恺看见这些照片,照片里的男人可是他的叔叔。”

白楚楚捏紧怀里的牛皮纸袋。

顾霄恺安排盛汀兰在顾氏做产品总监,他跟前台打了声招呼,带着白楚楚上了楼。

盛汀兰看着二人,抱着文件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面上冷静的问:“二位有什么事?”

白楚楚踩着高跟鞋走进她的办公室,打量了一圈,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还真是励志,身子才好,就急着上班了。”

盛汀兰说:“楚楚姐才厉害,流产不到一周,不是照样活蹦乱跳的,我跟你比,我得身子骨可差远了。”

“那就让某些人好好锻炼锻炼你的身子。”白楚楚说得露骨刻意加重了某些人三个字。

盛汀兰脸色发紫,把文件扔在桌子上,不再继续装下去,“滚。”

白起衍抬手就是一巴掌,声音低沉的说:“盛小姐还是好好说话的好。”

盛汀兰捂着脸,眼泪包在眼眶里,“白哥哥,你……”

“sorry啊,我只有楚楚一个妹妹。”白起衍嫌弃的看了一眼碰过盛汀兰的手。

白楚楚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扔在地上,一堆照片散落出来。

照片上,两个赤裸着身体的男女相互纠缠,画面要多香艳就有多香艳。

盛汀兰慌张的蹲下来,把照片捡起来,疯了一般的大叫:“白楚楚你这个婊子。”

门口围了一圈儿人,不知道谁多嘴,叫来了顾霄恺。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6

  

《顾此一生,何必爱你》花语书坊书号:13888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8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