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知秋作品《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40

康乃馨 2019-3-28 186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 连载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知秋

章节数:148

上架时间:2019-01-21 14:34:23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花语书坊书号:13840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4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1
第1章  重生
  穿着囚服的赵晓雪缓缓抬起惨白的脸,耳边回荡着高亢有力的宣读声,“被告人赵晓雪蓄意谋杀,罪名成立,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随着“嘭”地一声枪响,她最后看了眼远处落日下青翠浓郁的群山,一声发自内心明显带着遗憾的轻叹溢出嘴角,而她的身体也缓缓倒向地面,眼睛仍是睁得大大的。

  “让你给老娘把鸡棚屋顶修修,这点事都办不好,你吃屎长大的啊,老娘白养你这么多年……”

  一阵刺耳的骂声,赵晓雪睁开眼睛。

  感觉到额角一阵抽痛,她忍不住伸手往额头上摸去。

  这一摸竟然摸到了一手的猩红。

  赵晓雪愣住,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有点儿熟悉的破旧的庭院里,身下是一堆破裂的瓦片和碎石。

  她不是已经被枪决了吗?怎么这会儿会在这儿?

  赵晓雪的眼神有些呆滞,一时间脑子里迷迷糊糊一片空白,竟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脑子里除了高亢的判决声,还回荡着一个如魔音般的声音。

  “因为,你才是真正叶文颖,我们还在襁褓里面的时候,就被沈秀兰偷偷调换了。所以,你必须死!只有你死了,我这个冒牌的才可以踏踏实实做这个叶家大小姐,才能安心地嫁进京都第一军门宋家啊。”

  “你看看你做好事,碎了这么多砖瓦,你知不知道这又要浪费老娘多少钱少给我装模作样,躺在地上是等着老娘去给你收尸吗?”

  一个扫帚不由分说地飞了过来,直直砸在了赵晓雪的身上,打断了她的思绪。

  剧烈的疼痛让她倏地睁大了眼睛,望着眼前院子里的一切。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绿意,爬满整个院子的葡萄架上点缀着晶莹透亮的果实。

  她忍不住爬起来伸手去触碰那藤蔓上的一串串葡萄,冰凉的质感让她又是惊讶又是不解。

  不过她的这番动作却被刚进院子的赵晓雨看见了,赵晓雪的手刚刚触碰到葡萄架,那边的赵晓雨就放开嗓子尖声喊了起来,“妈,你快来啊,赵晓雪这个贱人想要偷葡萄吃。”

  赵晓雪的手顿住,回过头就看到赵晓雨顶着一张清秀稚嫩的脸,正冲着她幸灾乐祸地做鬼脸,赵晓雪顿时傻眼了。

  那边沈秀兰听到女儿的尖叫,三步并作两步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她的手里拎着一把菜刀,脸上满是怒意地瞪视着赵晓雪,“贱丫头,谁准许你手脚不干净偷葡萄吃的?不要脸的死蹄子,就你这赔钱货还想要继续读书,呸,做你的春秋大梦!”

  额头上磕破的伤口隐隐作痛,证明这一切都不是她的幻觉。

  熟悉的庭院,肆意谩骂的养母沈秀兰,不怀好意的赵晓雨。

  赵晓雪用力地掐了自己的腿一把,疼得龇牙咧嘴,她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重生了,她的心脏狂跳不止,眼眶涨得通红,攥紧的双手死死克制住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

  蹲在墙根底下吧嗒吧嗒抽着烟的赵国华一向没什么主意,这辈子被媳妇沈秀兰管得死死的,只是此刻看着赵晓雪额头冒出的鲜血,眼睛又一片通红,让一惯有些心软的他产生了误会。

  赵国华以为赵晓雪心里委屈,眼看着大女儿就要哭出来,他连忙站出来和稀泥,“算了算了,不就是摔碎了几块瓦吗,一会儿我去修修,雪,你先回屋里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就你烂好人是吧?那些瓦都碎成这样你能修得好?你要有这本事,怎么会跟个寄生虫一样缩在家里,有本事你也出去赚钱啊,真是天生的窝囊废,我怎么就这么命苦,摊上你们赵家……”

  见自家男人帮赵晓雪说话,沈秀兰心中火气更盛,本来她是对着赵晓雪怒骂的,这会儿立即调转枪头,转向赵国华了。

  这番尖锐刺耳的谩骂足足持续了有半个小时,赵国华争不过沈秀兰,面上臊得通红低着头就出门了。

  赵晓雪却是顾不上理会沈秀兰的指桑骂槐,也不去理会赵晓雨的冷言冷语,她急急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桌上的镜子仔细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看着镜子里那个梳着马尾辫,稚气未脱的花样少女,她的心情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平静。

  在路过客厅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挂在墙上的那本泛黄的日历,页面上那个醒目的时间数字分明在告诉她,她重生到十年前。

  老天待真的她不薄。

  她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自己十六岁的那一年,就是这一年,她被养母卖给了隔壁村的老鳏夫。

  可是,现在她还在赵家,历史的轮盘尚未开始滚动,一切都还来得及。

  “赵晓雪,你这死丫头,死了没有,没死就赶紧滚出来做饭,你要饿死我们全家吗?!”正当赵晓雪出神的时候,沈秀兰掀起门帘走了进来,看见赵晓雪对着镜子发愣,不知从哪里找来根鸡毛掸子就朝她身上抡了过去,“死丫头,臭美什么,还不滚去做饭!”

  赵晓雪下意识地躲开了那一鸡毛掸子,伸手胡乱抹了一下额头上的血,伸手到眼前一看,只见满手的猩红。

  沈秀兰看到她不但敢躲,还在那里磨磨唧唧不肯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猛地抽走赵晓雪面前的镜子,狠狠地摔在地上,“出这么开点点血是死不了人的,赶紧给我麻溜的出去干活!”

  赵晓雪低垂了眼,低低地嗯了一声,却听到耳边又传来沈秀兰的声音,“把脑袋上的血擦干净,省得叫人看见了,又说我虐待你!”

  赵晓雪再次嗯了一声,往外走。

  沈秀兰见她打水擦净了额上的血迹,这才冷哼了一声。

  院里的赵晓雨不知何时已经摘了几串葡萄吃了起来,沈秀兰一见忙一把夺过,嗔道:“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就这么吃了啊,也不怕吃了会拉肚子!”

  她说完转头对赵晓雪喝道:“死丫头,没见你妹妹要吃葡萄?还不麻溜地洗两串?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2
第2章  机缘
  看着赵晓雪慢吞吞的背景,赵晓雨随手抓了根树枝扔过去,“贱蹄子,洗干净些!”一听这话,就知道是跟沈秀兰学的,她就从来没把赵晓雪当过姐姐。

  随后又对沈秀兰撒娇道:“妈,县城可真大啊,逛得我腿都酸了,我先去躺会儿,一个吃饭了叫我。”

  “好,我乖女儿累了,先去睡会儿,一会儿妈叫你吃饭。”沈秀兰对这个女儿简直是百依百顺。

  看着沈晓雨拿了一盆自己洗干净的葡萄边吃边往屋里走,沈晓雪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上辈子,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沈秀兰一家对她从没好脸色,爸不疼,妈不爱,比她小的妹妹还一直挤兑她,甚至最后还把她卖给一个老鳏夫。

  直到死,赵晓雪才知道,因为她并不是赵国华和沈秀兰的亲生女儿。

  虐待别人的孩子,也难怪沈秀兰那么下得去手了。

  收回思绪,赵晓雪抱着一捆玉米杆子放在土灶前,她利落地把饭跟菜都收拾好,放到锅里,灶火的光烘烤着她稚嫩的脸庞。

  赵晓雪却是心事重重,从日历上显示的日子来看,现在自己初中最后一场考试已经结束了。

  虽然说上辈子沈秀兰没有阻止自己参加中考,可是她却压根没打算让自己再上学,就在考试过后不到半个月的一天,她就收了那老鳏夫的钱,不顾自己的意愿就让那男人把自己领走了。

  到了那男人的家里,沈晓雪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地狱,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她一个人做,还要伺候公婆和那个刁蛮任性的小姑子,地里的活也是她一个人干……

  赵晓雪只觉得背上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是异常的坚定。

  不!

  既然老天让她回到悲剧的转折点,她就不能坐以待毙!

  沈秀兰母女欠她的一切,从重生的这一刻起,她会一点一滴地讨回来!

  赵晓雪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今天是考试完的第二天,距离改变她命运的日子不远了,她得好好想个办法才是。

  虽说她上学晚,现在已经快满十八周岁了,可这中间还是差了几个月,她要想个什么办法才能为自己多争取一点时间?

  再来就是她手上一分钱也没有,已经活过一世的她深刻的知道“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

  虽说现在这个时代比以后那后物欲横流的社会要单纯得多,可是没钱也是寸步难行的。

  赵晓雪闭着眼睛微微沉思,脑子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顺手还把一个红薯扔进灶火堆里,用烧火棍扒拉了一会儿。

  老天长眼,让她重活一世,她必不能像前世一样活得那么窝囊狼狈,最后还被人陷害致死,她要把这一世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脑子里想着前世的一些事情,赵晓雪突然觉得手腕灼热般地痛了起来,她慌忙抬起手腕,眼睛却瞪得大大的,那里原本那颗几不可见的黑痣,竟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像一颗朱砂一样点在自己的腕上。

  前世自己腕上就带着一颗黑痣,一直是淡淡地黑色,平淡无奇,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可是现在怎么会突然变了颜色呢?

  “死丫头,做个饭怎么这么慢,存心饿坏你妹妹是吧?”正在这时,一声尖利的女声打断了赵晓雪的思绪,她哂然一笑,想这些作什么,反正现在也没有给自己带来不适,自己又何必纠结于这些小事上?

  她快速地把灶膛里的红薯巴拉出来,用报纸包了,这才起身去洗赵家一家子的衣服。

  赵晓雪记得前世那时候也是一样,每次吃饭都是她最后一个吃,但家里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在做。

  使她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如今快十八岁的女孩子还没有比她小两岁的赵晓雨高,至于体重就更不用提了。

  而且因为她一直要下地干活,人也显得黑瘦黑瘦的,手上也满是薄茧,不过一双眼睛却十分明亮。

  赵晓雪洗好衣服回家时,赵家里已经没人了。

  她勉强从锅里盛起一碗带着锅巴的饭,就着桌上两个碗底的菜汤吃了个半饱,收拾完厨房这才回了自己的小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几块木板搭起来的,勉强可以遮风挡雨罢了。

  正当赵晓雪才想坐下来歇一歇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的额头一阵剌痛,难道是伤口又裂开了?她伸手就去摸,却不料手腕突然传来的灼热感差点儿让她失声痛呼出声。

  “叮,系统开始检测宿主的数据!”

  “叮,检测完毕,宿主数据与系统数据相匹配,倒数十移后开始绑定宿主!”

  “十、九、八……三、二、一。宿主绑定完毕,请宿主选定成长模式!”

  接着,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赵晓雪眼前竟出现了一块透明的面板,有点像游戏里的界面,可是现在却是悬浮在她的面前。

  上面共有两个选项,容貌气质和技艺。

  赵晓雪傻傻地看着面前的面板,呆呆地把手从额上缩回来,那里的红痣越加娇艳欲滴了,就像是一滴猩红的鲜血一样,摸上去还有一点微凸的感觉。

  这……这是……这是手上这颗痣带给她的机缘?

  那么上一世,自己也是带着这颗痣,却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机缘呢?

  难道是……刚刚手上沾了鲜血,才让这颗普通的痣变了样子,也带来了一份特殊的机缘?

  赵晓雪很想仰天大笑,自己前世活得那么狼狈,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才在这一世给了她一份天大的机缘。

  想到这里,赵晓雪的手指毫不迟疑地就点了技艺选项,这个她上辈子离开王家村后得出来的经验,不论怎么困难,只要有一技傍身,哪怕无依无靠,她自己也能活得很好。

  点开技艺一栏后,里面有林林种种很多的选项,她的手指一一在歌艺、舞技、厨艺、表演、科学……上划过,直到最后一项医术才停了下来。

  这个——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3
第3章  闹肚子
  赵晓雪想了想倒是挺实用的,虽然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衣,食,住,行”,可是又有哪个人能保证自己不生病的?

  自己如果经过系统的培养,哪怕不能成为一代名医,未来的生活肯定是有保障了。

  不知为什么,她就是对系统很有信心,因此,很快地按了下去。

  系统对此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给出了一行字,应该就是系统的说明书了。

  说是系统空间内的时间与外界的时间的比例是十比一,也就是空间里一小时,外面就是十小时,另外,系统空间也会给她规定的课程学习。

  赵晓雪选的是医术,系统教授的是国医,所以给出的第一批书就是一本上下五千年,还有资治通鉴和论语之类的书。

  现在还是白天,赵晓雪不敢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呆在空间里,何况这个家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自己去做呢。

  当天晚上,做完家务已经是十点多了,以往赵晓雪早已累得躺在床上了就睡了,因为沈秀兰不许她点灯,说是浪费电,可是今天她关了灯之后就进了系统空间,开始看书。

  系统空间是不分日夜的,所以赵晓雪把自己攒钱买回来的小闹钟带进空间。

  她就这么在系统空间看空间给她布置的任务。

  当闹钟响起的时候,赵晓雪竟发觉自己抱着那本上下五千年在睡觉,她看了下时间,立即闪身出了空间,再过一会儿,她就要起床给赵家人做早饭了。

  果然,才躺回床上不久,院子里的公鸡就开始打鸣,沈秀兰骂骂咧咧地声音也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沈晓雪看了一夜的书,只觉得头昏脑涨,只觉得现在脑子里还塞满了昨夜读过的内容,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往外走。

  人还没到院里,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件东西打了个正着,“死丫头,昨天给晓雨吃的葡萄不是叫你洗干净一点?怎么还学会了敷衍了,害得你妹妹闹了一晚上的肚子……”

  赵晓雪愣了愣,上辈子可没发生这样的事。

  难怪昨晚赵晓雨的脸色不太好……

  正想着,只听屋里响起赵晓雨有气无力地声音,“妈,这死丫头肯定是存心的,她是存心想害死我,呕……”

  话没说完又传来一阵呕吐的声音,沈秀兰着急忙慌地跑进去,同时扯着赵国华道:“这样不行,咱们得把晓雨送卫生所去。”

  她回身又对赵晓雪凶狠地说:“死丫头,给我老实呆着,要是我的晓雨有个不好,看我不回来扒了你的皮。”

  赵晓雪目送着这一家人离去,嘴角勾起了一个冷漠的弧度,吃坏肚子了吗?

  活该!

  谁叫你摘下葡萄就吃,折腾了一晚上,估计腿都软了吧,她刚才看赵晓雨的脸色可是比纸好不了多少,就连沈秀兰眼下也有明显的乌青。

  只不过要是查出真是吃坏了肚子,这个锅怕是要自己来背了,想到这里,心里又有点郁郁的。

  这时候,院门口一个人影怯生生地走了进来,“晓雪?”

  赵晓雪看着进来的人,只觉得一阵恍惚,忙低下头掩饰住眼中的情绪,面前的女孩一袭简单的棉布裙,头发清爽地披在双肩,皮肤粉嫩,还有一双明媚的大眼睛,这是她上辈子唯一的好朋友王思汶。

  自己被送到王家村以后,王思汶还偷着来看过自己两次,只是那时的眼眼里已没了少女时的神彩,脸上也布满了不属于她那个年纪的风霜。

  此时的王思汶还是孤儿院里一个普通的孤儿,虽然生活过得并不好,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满身的青春气息跟前世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她时,有着天壤之别。

  王思汶见赵晓雪一直低着头,只当她是在伤心,小心地抚着她的额头安慰道:“晓雪,你妈妈又打你了?你怎么也不知道躲一下,都出血了。”

  “没事,这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就是蹭破了点皮,也不是什么大伤。”赵晓雪说得坦然,因为这本就是事实,额头上的伤还真不是沈秀兰打的。

  王思汶再三看了,见赵晓雪额上的伤确实不重,才重重地叹了口气,道:“说句难听的,你虽然有父有母,可是生活却还不如我,我在孤儿院虽然有时也会被人欺负,可倒底没人会一天三顿地挨打。”

  赵晓雪摇摇头,也不想多说什么,谁说不是呢,这样的父母有还不如没有,虽然她知道自己不是赵国华和沈秀兰亲生的,可是村子里的人都认为她是赵家人,这个还真有点难办。

  “晓雪,这次考试你考得怎么样?”王思汶见赵晓雪神情黯然,拉着她的手换了个话题:“听说考得好的前几名读书不但不用学费,学校还会给奖学金,以你的成绩一定能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那时你就不用天天看你爸妈的脸色了。”

  “对了,刚才我看见你爸背着晓雨和你妈一起往卫生所去了,她怎么啦?”不等赵晓雪开口,王思汶又问。

  赵晓雪瘪了瘪嘴,没好气地道:“吃坏肚子了,说是昨晚闹了一宿的肚子。”

  “啊,那他们不是又要把这笔帐算到你的头上了吗?”王思汶一脸同情地看着她,“你们一家人的饭不是天天都是你在做的吗?”

  “谁说不是?”赵晓雪一脸晦气地轻哼,“一样的饭,别人吃了都没事,偏她那么娇气,不过看到她那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真的挺解气的。”

  “哎呀,你还有心思想这些,这是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应对吧。”王思汶替她着急。

  虽说她也气不过赵晓雨一天到晚的欺负赵晓雪,可小女孩毕竟还小,欺负起来也就那么几招,最多就是骂几句难听的。

  可是沈秀兰不同,她有好几次都看到她用树枝抽赵晓雪,抽得她浑身都是血印子。

  赵晓雪听着倒是淡淡一笑,“还能有什么法子,你也说了,这家里的饭食都是我做的,吃坏肚子不找我找谁?顶多就是再受一顿皮肉之苦,她还能杀了我不成,你放心,我都习惯了。”

  越是见赵晓雪的语气那么淡漠,王思汶就越心疼她,“不行,我去找村长和陈妈妈。”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4
第4章  挨打
还没等赵晓雪反应过来,王思汶已经跑出门去了,赵晓雪见她这幅样子,也只是不在意地笑笑,心里却升起了一阵暖意。

  虽然这些人来了也没什么用,以前沈秀兰把自己的时候也不是没人劝过,可是结果……

  但王思汶的这份好意她领了,还记得前世她千辛万苦地走出王家村,还去着意打听过她的下落,可是打听的结果却是王思汶早两年就过世了,而且死的时候还是挺凄惨的。

  如今既然自己有幸重活一次,除了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想帮王思汶一把,不为别的,只为她前世今生与自己的这份情谊。

  想到这里,她面上不由自主地绽出一抹笑意。

  只是还没等她脸上的笑意收敛,赵晓雪只觉得眼前闪过一个黑影,然后一只蒲扇大的巴掌落到自己的脸上。

  “小贱人,你很得意是不是?晓雨都成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真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一脸怒气的沈秀兰抓住赵晓雪的头发,腾出一只手来,又重重地扇到赵晓雪另一边脸上。

  顿时,赵晓雪的脸就肿了起了,嘴角还有一丝腥味。

  “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沈秀兰打了赵晓雪两巴掌之后,又重重地把她推倒在地上,上脚用力踢在她身上,一边嘴里还怒吼着,“说,是不是?”

  事情来得太突然,没反应过来的赵晓雪生生地受了沈秀兰两巴掌和一脚,她不哭,也不闹,早在知道赵晓雨闹了一晚上闹肚子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这顿打是跑不了的,哪怕这件事跟她无关,沈秀兰也会算到她头上。

  只是要打她,哼!也要看自己愿不愿意让她打!

  不过见沈秀兰就像疯了一样,又要将她的大脚落在自己瘦弱的身子上时,她本能地抱着头往旁边一滚,手臂上的一条旧伤却是在尖石头上被划开,顿时鲜血直流。

  沈秀兰的一脚踢空,火气就更大了,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藤条来,就要朝赵晓雪身上抽来,“小贱人,涨能耐了,还敢给老娘躲,还不给老娘滚过来。”

  赵晓雪心里嗤笑,你当别人是傻瓜啊,凑上去给你打,自己早不是前世那个懦弱胆小的女孩了,会乖乖地任打任骂。

  想到这里,赵晓雪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绕着院子就跑,时不时还朝身后挥着藤条的沈秀兰扮个鬼脸。

  这几年,沈秀兰回乡后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牌,身上的肥肉一天比一天厚,哪里追得上天天干活的赵晓雪,又见她挑畔般地冲自己做鬼脸,心中的怒气更甚,停在原地气喘吁吁地骂:

  “你个死丫头,没人要的践蹄子,跟你那没脸没皮的亲娘一样,我当初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小娼妇……”

  赵晓雪耳尖的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想到王思汶临走时说的话,忙走到沈秀兰面前,还没开口,迎头就是一鞭子。

  赵晓雪的身子一僵却没有躲闪,只是咬着牙,声音里带着哭腔道:“妈,真不是我做的啊,晓雨……”

  还等她把话说完,又是一鞭子招呼到她身上,赵晓雪避开头脸,脚下也微微往后移了一步,任由藤条抽破身上的衣服露出一大堆旧伤新痕,却不能伤及筋骨。

  “住手!”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声音在院里响起,另外有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握住沈秀兰挥舞着藤条的手。

  一边的王思汶和陈院长立即跑上来,扶起半倒在地上的赵晓雪,“陈妈妈,好多,好多血啊。”王思汶看着自己染满鲜血的手,结巴着对陈院长说。

  村长看了一眼赵晓雪的情形,对陈院长二人说:“大妹子,先把晓雪这孩子送卫生所吧,都伤成这样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内伤。”

  陈院长刚要答应,那边的沈秀兰却不干了,她的手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死死握着,动弹不得,小伙子那双细长的丹凤眼里满是不赞成。

  “你小子是谁啊?”沈秀兰怪声怪气地道:“莫不是这死蹄子在外勾搭的野男人?”

  说着她又想朝赵晓雪扑去,“不要脸的小娼妇,这么小就开始勾搭野男人,还把男人弄到家里来,你想反了不成!”

  “赵婶,你口口声声骂晓雪是小娼妇,那你自己又是什么?”王思汶实在是忍不住了,也顾不得陈院长拉她的袖子,出声质问:“天底下哪有一个做母亲的会用这么难听的话来骂自己的女儿?”

  这句话算是彻底捅了马蜂窝了,沈秀兰正因为挣不开男人的钳制,心里窝着一大股火,现下听了王思汶的话,立即把枪头对准了她。

  “我说这儿有你什么事啊。”沈秀兰空着的手指差点点到王思汶鼻子上去,“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一个没人要的野种也敢到我跟前撒野,果然是什么人爱跟什么人在一起,你们两都一样,是别人不要的野种。”

  沈秀兰的手在王思汶的赵晓雪之间一划拉,却听得陈院长和村长媳妇齐声惊呼,“你说什么?”

  “说什么?什么也没说?”意识到自己失言的沈秀兰的眼睛闪了闪,立即反口,“老娘是说这死丫头根本不像是老娘生的。”

  “当然不像,因为本就不是。”躺在王思汶怀里的沈晓雪不知何时醒了,用虚弱却坚定的声音说道。

  这一句话不但炸晕了在场的人,也炸毛了沈秀兰,“死丫头,你说什么呢?”她很想冲上去撕碎赵晓雪的嘴,“你不是我生的还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别扯开话题,我问你,是不是你故意让我家晓雨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哼,你家晓雨,而我就是你口中的‘死丫头’、‘践蹄子’、‘小娼妇’,你这偏心也偏得太过了吧。”

  没等沈秀兰开口,赵晓雪扶着王思汶的胳膊又坐起来一点,直视着她道:“从小,赵晓雨吃肉,我连肉汤都分不到一点,从我懂事开始就要给一家子洗衣做饭,六七岁的时候就要跟着下地干农活,你家晓雨却是什么都不用干。”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5
第5章  县里下来的人
  “那是因为……”沈秀兰张口就要骂,却被赵晓雪眼中的冷意震了一下,一时没说出话来。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赵晓雨长得那么像你,我却一点也不像你,更没有一点像赵国华的。”

  赵晓雪盯死死地盯着沈秀兰的脸,幽幽地道:“直到那天,我去给你们拿体检报告,无意间发现你们两个都是B型血,那么你们是怎么生下A型血的我?”

  众人听了都愣了,随即脸上都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原来不是亲生的,难怪打骂起来那么顺手了,连小娼妇这种带有侮辱性的字眼都出来了。

  “不是的,你们不要听这死丫头胡说。”沈秀兰一看众人的表情,心知有点不妙,立即叫道:“什么A型B型的,你少给老娘拽这些有的没的,知道你念了几年书认识了几个字,少给老娘在这里臭显摆。”

  “村里人谁不知道,我是生下你之后才去城里干活的,你不是我和你爹的种,还能是谁的种?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连自己的亲爹娘都不认了,我真是命苦啊,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心肝的小杂种……”

  边说沈秀兰连坐在地上撒起泼来。

  “这还不简单,现在立即去卫生所验个血就清楚了,要是还怕弄错就到县城的大医院去做个亲子鉴定……”赵晓雪淡淡地吐出了一句话让沈秀兰立即噤声。

  “死蹄子,你敢?”沈秀兰赤红着双眼就要扑过去,嘴里嚷嚷道:“我知道,你这么说就是想逃避你害晓雨的责任,是不是?”

  “害她?”赵晓雪强撑着一口气问:“昨天你的一日三餐是在哪里吃的?”

  “当然是在家里?”沈秀兰一时没转过弯来,脱口而出。

  “这几年家里的饭都是谁做的?”

  “你……”一个你字出口,沈秀兰立即顿住,怒道:“死丫头,你敢坑我。”

  赵晓雪没有理会沈秀兰的怒意,看向村长夫妇道:“村长伯伯,你给评评理,她自己也承认这几年家里的饭都是我做的,而她自己昨天也是在家里吃的饭,为什么她不一点事也没有?”

  “而昨天赵晓雨在外面玩了一天,谁知道她有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她一口咬定是我给赵晓雨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还不问青红皂地把我打成这样,这是一个亲妈能干得出来的事吗?”

  村长点点头,这次沈秀兰做的太过了,而且还正赶上县里派人下来视察,自己真是丢人丢尽了,因而和蔼地对赵晓雪说:“你什么也不用说,先跟你婶子她们到卫生所看伤,这里的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村长,这是我的家事,你跟着掺和什么?”沈秀兰不客气地冷哼。

  “村长,我要告沈秀兰虐待殴打未成年人!”赵晓雪却不等她再多说什么已然不客气地蹦出了一句。

  “告我?你是死丫头找能耐了是不是?”沈秀兰暴怒,眼瞅着又要冲到赵晓雪面前去挠她的脸,谁知脚底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收势不住,扑倒在赵晓雪面前。

  沈秀兰也顾不得追究刚才是什么人绊她,一骨碌爬起来,对着赵晓雪就要踢去,陈院长一时不防,让怀里的赵晓雪又重重地挨了一下,感觉到赵晓雪身子一缩,又是疼又是怒,仰头对沈秀兰道:“你疯了啊,晓雪都被你打成这样了,还要踢她,就不怕把人打死?”

  “那也是我家的事。”沈秀兰一脸不屑地说:“这种连亲妈都要告的不孝女死了也活该!”

  “活该吗?”一道好听的男声突然响起,“先不说杀人是要偿命的,哪怕是亲妈也不能便杀自己的孩子,何况是不是亲妈还两说呢?”

  随后男子又对陈院长说:“麻烦这位婶子先把这姑娘送卫生所,也叫他们帮着验一下伤,顺便再验一下血型,确认一下她和那位大婶之间的母女没系……”

  他话还没说完,那边沈秀兰就跳了起来,“我说你这人是不是管得太宽了,我们家跟你素不相识,我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着你来指手画脚了。”

  她的话才一说完,就听村长喝道:“够了,沈秀兰,你就消停一点,这上县城来村里视察工作的同志,你说他能不能管这事?”

  一听这话,沈秀兰立即哑了,她就算再怎么大字不识一个,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因而只得讪笑地摸底了摸底鼻子,“这位同志,真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

  男子轻哼了一声,目送着赵晓雪被陈院长和王思汶几人半扶半抱地走了,才转身对村长说,“刚刚的事情我也算是从头看到尾,我觉得这姑娘要是真不是这位大婶的亲生女儿,不如把她从家里分出来吧,不然……”

  他的目光凛然地扫了沈秀兰一眼,“那姑娘什么时候被人打死了也不知道,村长总不希望你的村子里出现这样的人命官司吧?”

  “当然,当然。”村长狠狠地瞪了沈秀兰一眼,他早看这沈委兰不顺眼了,以前没进城之前,她还安份一点,最多在家里跟自家男人婆婆吵,可自打从城里回来之后,在什么面前都摆出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好像她有多高贵一样。

  再看看赵晓雪那一身血肉模糊的样子,他看着都觉得疼,真不知道这沈秀兰是怎么下得去手的,就算不是自己的孩子,可养了十好几年,没有情份也养出情份来了,可这女人……

  罢罢罢,为了村里的安宁,他还是作主把赵晓雪分出来吧,反正那孩子也快满十八周岁了,就要成年了。

  因为这于桥村不过是商河镇下的一个小村子,连同沧县也不过是个小地方,而且有村长和那个县城下来视察工作的男子插手,这些事很快便决定下来了。

  直到赵国华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事情已经成了定论,因为赵晓雪还有几个月才满十八岁,她目前有监护责任就由村委会负责。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6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花语书坊书号:13840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4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