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蘑菇菇作品《神秘婚约:甜宠小娇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47

康乃馨 2019-3-28 237


神秘婚约:甜宠小娇妻 连载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蘑菇菇

章节数:501

上架时间:2019-01-21 15:17:49


《神秘婚约:甜宠小娇妻》花语书坊书号:13847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4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1
第1章寻死

啪——

一本合同被宋钊扔在了办公桌上,清脆的响声让人心惊。

严清禾颤抖了一下身子,尽可能蜷缩起来,战战兢兢开口道:“对不起宋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给宋钊翻译法语的时候出了错,导致他丢了一笔不小的生意。

身为佳市著名法语私教,她不应该犯这种错误,就算是一个法语初学者,也应该知道的常识性问题,在关键时刻,她却忘了。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就是传说中宋氏集团的总裁宋钊,整个佳市最叱诧风云的人物,万千少女心中又爱又恨的钻石王老五,商业场上的霸主,出了名的冷酷无情。

严清禾这回惹到了他,害他损失了这么大一笔生意,怕是从此要在法语私教这个行业中走到尽头了。

宋钊那双贵气十足的眸子微眯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放肆渲染,他生得好看,却总是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尤其是他那双眼,让人望而生畏。

严清禾已经在等待着被宣判自己的死刑,从此,就要告别这个行业了。

“严小姐认为,一句道歉就能挽回宋氏的损失?”宋钊那双眼认真的打量着严清禾,让人心底发寒,生出畏惧之感。

“真的很抱歉宋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您的损失,我可以赔……”严清禾知道道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既然是自己犯的错,硬着头皮也要承担责任。

“赔?”宋钊勾了勾唇角,面有讽意。

“是的。”严清禾笃定的说,一双手牢牢的攥着衣角,似乎这样才能稳住身子,不让它颤抖得那么厉害,她咬着唇,颤抖的声音道:“多少钱,我都会赔给你。”

宋钊唇角的幅度更大了,似乎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好,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给你打个五折,就赔五千万。”

什么?五千万?还是打五折,不打折岂不是要赔一个亿?

早该想到是一个天文数字,没想到还是把自己吓一跳,五千万,就算把她拿去卖了,也还不了这些钱啊。

不过他们宋氏做的生意,也没有几百万的,都是千万起步,这也正常。

“你刚才不是挺有骨气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赔不起?不如我帮你出出主意,用别的来抵怎么样……”

人不知何时已经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来到严清禾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深邃的瞳孔微缩,一抹刺眼的红映入眼帘,是她锁骨位置上的纹身。

“宋先生,我……”

没等严清禾说完,宋钊已经转身离开办公室,破天荒的没有因为她犯错而炒她鱿鱼,让她继续留在宋氏当法语翻译和私教。

出错也没有被炒的,她是第一人。

他的暗示,严清禾听懂了,她很生气,作为宋氏的总裁,居然这么龌鹾。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突然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她的手都在颤抖,“喂?请问有消息了吗?陆川他……”

“对不起严小姐,最佳救援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们这边还在继续寻找,生还的可能不大。”严肃而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严清禾脚下不稳,差点摔在地上。

陆川,他死了吗?

轰隆——

老天应景,天色突变,一阵雷雨大作。

严清禾愣愣的站在雨里,大雨淋湿了她的衣服,却还没回过神来,沉浸在无穷无尽的悲痛当中。

陆川,你不是说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吗?怎么可以离开我?你走了我怎么办?

雨水模糊了视线,心痛到极点,却没办法痛哭一场来发泄,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一片绝望的阴云里,看不到光亮,也没有前行的方向。

街上的人群因突如其来的大雨而散去,车辆依旧川流不息,严清禾站在路边呆呆的望着,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结束了这可悲的生命,是不是就可以见到他了?

只要从这里冲出去,一切都结束。

宋钊的车赶着回宋家别墅,他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那个女人身上的纹身,小小的一抹红,清晰的印着一个“川”字。

哗——

一个急刹车让他措手不及,车子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火花,飘飞的思绪一瞬间收了回来,刚想问一声发生了什么,抬眼却看到车前站着一个女人。

是她?该不会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吧?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寻死?碰瓷?

四目相对,严清禾却没有认出车上的宋钊,此刻她完全沉浸在自己悲痛的世界里,等待着死神来临。

还好司机眼疾手快及时刹车,不然,她恐怕真的要去见阎王了。

“你想死吗?”宋钊摇下车窗,看着站在外面的严清禾。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2
第2章替嫁

严清禾听到他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猛然发觉自己居然站在路中间,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一阵后怕。

刚才真是魔怔了。

“上车!”

不等她说什么,宋钊下命令一般的道。

严清禾犹豫了一下,还是拉开车门,上了宋钊的车,在这座陌生而冰冷的城市里,每一张面孔都那么冷漠,没有人会在意她刚刚都经历了什么?

她差点死了。

即便如此,也没有任何人在意。

在车上,她终于哭了出来,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怎么,欠了我的钱就想寻死?还是想碰瓷讹我?”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熟悉又陌生,严清禾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下了车,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

一转身,便看到正在换衣服的宋钊,脱下衬衫之后,线条勾勒近乎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让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也只不过是多看两眼罢了,如此天之骄子一般的男人,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对不起,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的。”不知为何,严清禾一阵心慌意乱,来不及反思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只想着赶紧逃离。

“想走?”宋钊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严清禾的路,上身还没穿衣服,细腻精致的肌肤,精妙绝伦的曲线,充满诱惑。

严清禾不敢轻举妄动,痴痴的看着眼前的宋钊,如此完美的身材足够让女人吞口水了,但她绝对做不出这么羞耻的动作,只盯着他那张脸,宛如神祗,让人不敢亵渎。

“你刚才想干什么?”

宋钊再次逼近,盛气凌人,吓得严清禾再往后退了一步,脚下被沙发腿靠了一下,一屁股跌坐下去。

“我……我……”严清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才那一刻心里在想什么,恐怕自己都说不清楚,的确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死里逃身之后,却深感万幸。

“你想死?”他的身子压了过去,凌厉的眼神看着严清禾,不容她逃避。

“不是……我……真的不是!”严清禾倒在沙发上,宋钊微压着她,两个人的呼吸如此贴近,彼此都可以近距离的看到对方的眼神,姿势暧昧。

“宋先生,欠您的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上,谢谢您,我要走了……”此刻的严清禾,脑子里总算清醒过来,虽然痛苦压抑,也不该轻易放弃。

宋钊终于放过了她,最后一眼,目光在她锁骨的位置停留了许久,严清禾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识扯扯自己的衣领,挡住了那一抹小小的红。

外面的雨很大,宋钊最后还是让人把严清禾送回去,心情跟大雨一样凌乱。

严清禾刚到家,还没来得及去换衣服,就被就被呵斥住了,“你给我站住!”她继父就坐在客厅里,似乎已经等她许久。

她猛的停住脚步,站了一会儿才回过头来,远远的看着那个坐在沙发里的男人,他面色冷漠,目露凶光。

“爸……”她叫了一句,声音很小,表达着内心的抗拒。

“你还知道我是你父亲?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太不像话了!”男人又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吼的声音大过窗外的雷声。

严清禾只是平静的站着,身上衣服都湿透了,紧紧的贴在身上,凉凉的。

“清禾,你终于回来了。”这时,一个身形雍容的女人从楼上下来,面带关心的神色,一边走一边说:“清禾啊,别惹你爸不高兴了,乖,跟你爸道个歉。”

两人一唱一和,倒是演了一出好戏,严清禾冷眼看着,心里的冷比身上的冷更甚。

她做错了什么需要道歉?

这个家里,何时容得下她了?

“对不起,爸……”严清禾动了动嘴角说,可她终究还是不得不低头。

严嵩虽然不满意,但也只是轻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严夫人显得比较亲切些,她毕竟是严清禾的亲妈,拉着严清禾,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来,那有话要跟你说,”

到了严夫人的房间,她拉着严清禾坐下,满脸堆笑很是亲切的模样,却对她满身湿衣,熟视无睹。

“清禾啊,妈想过了,宋家的婚事,还是你代替你妹妹嫁过去吧,薇薇还小,你也不想她这辈子就这么毁了不是?”严夫人语重心长,看得出是个疼爱子女的好母亲。

可她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严清禾,也是她的子女之一。

“所以你就要毁了我的一辈子?”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3
第3章这就是命

严清禾等到严夫人唏嘘感叹完了之后,才冷冷的说,被严夫人握住的手,不动声色的抽离。

严夫人的心思被拆穿,瞬间有些恼怒,刚才的和颜悦色也没有了,厉声说:“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当年要不是宋家的帮助,严家也不可能有今天,咱们欠了宋家的,就必须偿还!”

“可他们要的人是薇薇。”严清禾说。

“不!绝对不行,我是绝对不会让薇薇嫁给一个傻子的!”严夫人激动起来,面上神情十分扭曲,雍容的姿态也没有了。

严清禾一声冷哼,绝望的眼神看着严夫人“所以就要我代替她?”

严夫人转头,恶狠狠的说:“你嫁到宋家有什么不好,就当替严家还了这份恩情,你从小在严家长大,难道不应该吗更何况那个陆川的已经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轰隆——

窗外突然响起一声惊雷,闪电划过。

“如果我不愿意呢?”雷声之后,严清禾的语气更加冰冷,充满着绝望。

严夫人依旧面带狠色,并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说:“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件事情我跟你爸已经决定好了,你也不想想,我们在严家寄人篱下这么多年,如果没有严家,我们该怎么办,你妹妹怎么办?”

妹妹?

严夫人见到严清禾听到妹妹两个字,神色有几分犹豫,赶紧又说:“你妹妹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接受治疗会死的,你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对吗?”

那是她的亲妹妹,严清雪。

严清禾恍恍惚惚从严夫人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耳边依旧回荡起严夫人的话,“如果你不答应,我只能去医院把清雪接回来了,她还能熬多久,我也不知道。”

为了她跟严嵩的女儿,所以就要让她这个前夫的女儿去替嫁,用一个女儿的生命去威胁另一个女儿,这母亲当的……

可是严清禾很清楚,事已成定局,没有办法更改,这是她与宋家人的孽缘。

从楼上下来,就听见客厅里闹哄哄的,一个娇滴滴女孩子的声音,撒娇说:“爸爸,我不要嫁给宋家那个傻子,他只不过是宋家老爷子多年前在路边捡的弃婴,连继承权都没有,我不嫁,爸爸……”

“好好好,爸爸都依你,你是爸爸的小公主,爸爸什么都依你,爸爸怎么舍得让你嫁给那个傻子呢?放心吧,你阿姨已经去说服你姐姐了,让她代替你嫁过去!”

严嵩的语气难得这般和蔼,满脸带笑的看着那个跟他撒娇的小女孩儿,那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刚刚18岁的严薇薇。

“哼,她才不是我的姐姐呢,她又不是我们严家人。”严薇薇对自己的看法很是赞同,认真的说:“将来我就算是要嫁,也要嫁给宋钊,他才配得上我嘛。”

严嵩听到自己的女儿这般言论,呵呵的笑起来,“还是我的女儿最乖巧懂事,放心吧,爸爸一定让你得偿所愿。”

严清禾回房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满脑子全是刚才严夫人跟她说的那些话,如果她不代替薇薇嫁给宋家那个傻子,她的亲妹妹就没有活路了。

可是,陆川怎么办?

警察虽然说生还的可能不大,可也没说完全没可能,如果陆川回来了,那她……

书桌上摆着她跟陆川甜蜜的合影,两个人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严清禾心痛的拿起相框,贴在自己的胸口,痛哭起来。

快到晚饭时间了,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清禾啊,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把门打开,清禾……”

严清禾不想听她说话,用力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把哭声全都掩埋在被子里。

站在门外的严夫人依旧不消停,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哭天抢地的说自己命苦,就听她道:“你妈我这辈子命苦啊,你爸死了之后改嫁到严家,你知道我受了多少气,受了多少白眼吗?好不容易把你们姐妹俩拉扯大,你妹妹又是那个样子,你叫我……”

哐——

严清禾终于把门打开了,严夫人的哭声一下子止住,其实她并没有哭,只是做戏给严清禾看,每次只要她一说这些,严清禾就什么都听她的了。

“清禾,你……”突然的开门,让严夫人有些错愕,卖力的表演瞬间终止。

严清禾死灰般的眼睛看着她,瞳孔中一片死亡般的迷雾在蔓延,湿哒哒的衣服还穿在身上,时间久了也有了温度。

“陆川以前对你也算不错,每次来都给你带礼物,你生病了还去医院没日没夜的照顾你,但是现在他失踪了,你怎么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4
第4章我不娶她

眼泪已经止住了,严清禾很平静的说出这段话。

严夫人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呢,原来只不过是提起了陆川,她毫不在意的说:“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警察都说没救了,你还想着一个死人干什么?要说当初陆家还有点势力,现在陆川没了,陆家早晚要倒霉,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安安心心嫁进宋家,做你的大少奶奶才是正事!”

没想到她竟说出如此冷酷无情的话,严清禾双手紧握,牙齿咬着下嘴唇,嘴唇都发白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流泪。

严夫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对于一个死去的人,何必念念不忘?就像她对自己的前夫一样,早就没了恩情。

“好了清禾,你放心吧,那已经让人打听过了,那宋家长子虽然是个傻子,但人长得还不错,你嫁过去就是宋家大少奶奶,不会吃亏的。”严夫人又换了讨好的表情,对着严清禾又是一番好言相劝。

谁不知道她那背后的意思?

如果她不嫁过去,清雪就死定了。

房门再次重重地合上,严清禾终于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又陷入新一波的悲痛当中,她有点后悔,早知道还不如死了好,现在想死都死不了。

宋钊已经在书房等了多时,一本《悲掺世界》拿在他手里,才刚刚翻开第一页,这是一本全法文的书籍,他需要凭借着自己所学,来读懂它,这是他的法语私教送给他的,书页左下角还写着她的名字。

严清禾——

宋垣终于推门进来了,在宋钊面前的椅子上坐下,平静的说:“你很清楚,我不会跟你争夺宋氏的继承权。”他目光浅浅,却也是神采飞扬,并不是外界传闻那样。

“所以我就要替你娶严家那小姐?”宋钊把话接过去,很不以为然,他从来都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最不喜欢被人控制。

他纤细的手指轻轻合上那本书籍,嘴角含笑,眼眸中却透着疏离与淡漠。

“我知道你不愿意,所以,我带来了这个,我想你一定感兴趣。”说着,宋垣拿出一样东西,摆在桌子上,推到宋钊面前。

是一个文件袋,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

宋钊神情多了几分疑惑,他就知道,他这位大哥也不是个喜欢空手套白狼的人,既然提出了这种要求,就一定有拿得出手的交易条件,他倒是多了几分期待。

会是什么呢?

宋钊的手指放上去,想把文件袋拿起来看看,却被宋垣微微用力按住了。

宋钊抬眼看他,眸子里竟是寻问。

“你看了,就要答应我的条件。”宋垣也看着他,对着宋钊冰冷的眼眸,竟也没有丝毫畏惧,目光坚定的说。

“那就要看看,大哥的条件是不是足够我放弃自己的婚姻了。”宋钊也没有给他一个肯定答复,但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件事情到这里,已成定局。

宋垣终于松开手,文件袋被宋钊拿起,缓缓打开,里面的几分资料被拿了出来。

宋钊看着,瞳孔不断的收紧,看得出有几分激动,看完之后,追问宋垣:“这是真的?你确定?”他很少有如此失态的时候,但这个消息,的确足够让他激动。

宋垣慎重的点点头,“当然,这些年我一直都在调查,当年救你的那个小女孩,曾在这里出现过,我正好要去一趟这个地方,可以进一步帮你打听。”

宋钊那双贵气的眸子里神色聚变,俊美无铸的脸上难掩喜色,“好,我答应。”

宋垣笑了笑,看着自己这个弟弟,他永远都是那么光芒万丈,是宋家的骄傲,是最闪耀的明星,他那么的不可一世,在世人眼里,仿佛神一般的存在。

他哪里有资格跟他争抢什么?宋家的一切本来就是他的。

“谢谢。”宋垣诚恳的道,宋钊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其实你娶了严家小姐也不是坏事,并且如果她两年内生不出儿子,严家自然不会留她,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如果不同房,哪里生得出孩子?

也就是说,如果宋钊真的不喜欢那位严家小姐,你就不会跟她发生关系,如果她生不出儿子,两年内就要跟宋钊离婚,他只不过是做了两年的有夫之妇而已,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害,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合作愉快……”宋钊嘴角轻扬,历来还是这位大哥最懂他的心思。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5
第5章他死了

严清禾三天没出门,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也没有人搭理她,没有人关心她在房间里是死是活,哪怕她此刻死在里面,也没有人会为她掉一滴眼泪。

三天前那一套被淋湿的衣服已经穿干,所以,她发烧了,烧的迷迷糊糊的。

咚咚咚——

有人从外面敲响了房门,声音特别大,那门框都在颤抖,好像再也经不住这样大力的敲打,马上就要掉下来一样。

“严清禾——严清禾——你给我开门,快点开门啊——你再不开门我可要踹了啊,别整天要死要活的,让你替我嫁到宋家,那是你的福气,要是没有我,你哪有这么好的归宿?赶紧开门——你再不开门,可就赶不上见你情郎最后一面了——”

是严薇薇的声音,小小年纪,说话就跟个小大人似的,非常霸道,话语中是满满的讽刺跟刻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严清禾裹着一身脏衣服睡在床上,没人知道这三天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本来不打算开门,可是听到严薇薇提到了陆川。

“可别怪我没告诉你,陆川的尸体找到了,你再不去就来不及了!”严薇薇还在外面喊,声音更大了,更清晰的提到了陆川的名字,让严清禾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

门一开,严薇薇吓了一跳,“呀,你这什么样子啊?大白天我还以为见鬼了呢,你想吓死我啊!你要是死远点,别死在我们家,晦气——”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找到陆川的尸体了?是不是真的?”严清禾不在乎她怎么嫌弃自己,一把拉住严薇薇,紧张的问。

她现在形象确实不怎么好,蓬头垢面的,三天前的衣服还在身上裹着,被雨水淋湿之后又被体温熏干,散发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已经三天没吃饭,脸色苍白,嘴唇干裂,闭上眼就跟尸体差不多。

这样子的确挺吓人的,严薇薇倒是一点都没有夸张。

“你别拉我,爱信不信!要不是爸爸让我来跟你说一声,你以为我愿意来啊!”严薇薇非常不屑,一点也没有觉得严清禾是她的姐姐,对她多一分尊重。

她从来都没把严清禾当严家人,只不过是他们严家养的一条狗罢了,她嫌弃的抽开手,甩着脸子离开了。

前面不远碰上了严夫人,严夫人的目光也朝着严清禾这边看来,看她狼狈又颓废的跌坐在地上,竟也没觉得心疼。

严薇薇跑过来拉着她,一脸乖巧的笑,母女二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严清禾身上,严薇薇鄙夷的说:“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真是没出息!妈,咱们别理她,让她一个人哭死去吧!”

严薇薇拉着严夫人,无情的走开。

这回算是已经确定的消息,严清禾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打碎,陆川再也不会回来了,那个世界上唯一会心疼她的男人,再也不会陪伴在她身边了。

陆川……陆川……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一个人先走?要我怎么办?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我会活不下去的……

你不是说回来以后就跟我结婚吗?你不是说会爱我,照顾我一辈子吗?我还等着你来求婚呢,你说过要给我的婚礼呢?

你这个大骗子,你怎么可以骗我?

求求你,回到我身边吧,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回来……

“陆川……陆川……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严清禾哭得昏天暗地,几乎哭晕过去,只是她还记得严薇薇刚才说的那句话,要去见陆川最后一面。

顾不上身体的虚弱,严清禾从地上爬了起来,简单的洗漱之后,收拾了行李,匆匆忙忙离开了严家。

到陆家的时候,陆家人正在为陆川举行葬礼,天空阴云一片,看起来好像又要下雨了,似乎也在为这场葬礼默哀着。

严清禾匆匆赶到目的地,却还是来迟一步,陆川的骨灰已经都已经下葬,看着墓碑上陆川的黑白照片,他的笑容清晰明朗,像是一缕阳光,能渗透所有的阴暗。

“陆川……陆川……”除了放肆的大哭和徒劳的呼喊以外,严清禾再也没有任何可以发泄情绪的方式,此时此刻,她真恨不得跟陆川一起去了,在黄泉路上做对鬼夫妻。

可她不能。

她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她死了,她妹妹也活不成。

“清禾啊,我们陆家没这个福气,娶不着你这样的好媳妇。”有人拍了拍情绪失控的严清禾,听声音,是陆川的伯伯。
康乃馨 2019-3-28
引用 6
《神秘婚约:甜宠小娇妻》花语书坊书号:13847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4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