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沈阡陌作品《妃常嚣张:王爷,别浪》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56

康乃馨 7月前 63


妃常嚣张:王爷,别浪 连载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沈阡陌

章节数:257

上架时间:2019-01-21 15:17:50


《妃常嚣张:王爷,别浪》花语书坊书号:13856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5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1
第1章我会温柔的


“老爷,这样子好吗?要是被九王爷发现的话……”一名妇人忧虑忡忡的开口。

“迎亲队伍马上就到了,接不到新娘子,九王丢了面子,咱们谁也别想好过,现在别无他法了。先让她顶替过去,之后的事再说。”

红盖头下的忌情,愤愤地瞪着眼。如果不是她现在动不了,她真的很想掀开盖头冲他们脸上吐口水。

忌情做梦也没想到,她大难不死,却穿越了。穿越就算了,还被人下了药,准备当替嫁新娘。

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九王爷,听起来貌似不是个好人。

她其实很早就醒过来了,之前有两个丫鬟进房来,私下八卦,说那九王爷克妻,这是他娶的第十个新娘了。

忌情内心不禁开始草泥马了。以为是劫后重生,没想到前面还有个大坑等着她。

没一会儿,敲锣打鼓的迎亲队已抵达府邸门前。

“老爷,真的没问题吗?万一这丫头中途醒来……”

男人说:“药量下足了,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她能不能活得过新婚之夜也不一定呢。”

卧槽,那个九王爷真有这么邪乎?

忌情从来不信命,可听他们个个都这么说,倒是有点好奇了。

……

九王府

“一拜天地……”

忌情本能的抗拒,奈何身上的药力未散,一旁搀扶她的喜婆只稍一使力,她便屈服了。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忌情内心哀嚎:大逝已去!

前堂宾客热闹,后院冷冷清清。

忌情坐在喜床上,试图抬手,仍旧显得吃力。

从穿越到嫁人,短短不过一天时间,一切荒诞得让她没有多余的情绪沉浸在悲愤之中。

她此刻只想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奈何现在浑身动弹不得,万一那男人进来了,她岂不成了刀俎鱼肉,任人宰割了?

那九王爷明知自己是个克妻命,还不停的娶妻纳妾的,莫不是个好/色之徒?

正想着,外面走廊忽有脚步声传来,她神经顿时绷紧。

不会是新郎倌来了吧?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里越来越慌。

随着推门声响起,她的心跳如擂鼓,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陌生的气息离她很近,忌情低眸,便能看见一双金线镶边的黑色靴子立在她面前。

忌情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感觉榻边一沉,男人坐在了她身旁。

隔着红盖头,忌情似乎都能感觉到男子的视线正盯着她。

倏地,一阵风扫过,眼前顿时陷入黑暗,紧接着,男人的手搭在她肩上,略略用力将她按倒在床榻。

忌情呼吸一窒,心跳有片半秒的静止,全身僵硬如石头。

这、这尼玛就要进入正题了?连盖头都不掀,是有多猴急?

她抑止不住地轻颤,生前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都没抖成这个样子。但气愤的情绪多过害怕。

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停下动作,“害怕?”

低沉的声滑入她耳际,这男人的声音竟这般好听。

“女人都要疼一次,我会尽量温柔的。”

听着好有经验的样子,果然是个色坯!

红喜帕被扯开,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忌情艰涩的张嘴想说话,却被另一张唇瓣给堵上。

男人的气息清冽好闻,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琥珀香,透过唇齿亲密的渡给她。

忌情有些晕眩,想要挣扎,可力气全无,脑子也开始混沌,意识仿佛要被男人愈渐加深的吻给全部吸走。

黑暗中,是窸窣的布料摩擦声,不稍片刻,忌情便如初生婴儿般,肌肤接触到冷空气,她抖得更甚。

男人果断利落,没有片刻迟疑。一股灼热撕裂了她,忌情除了痛,还是痛。

此刻,她心里想,当初还不如死得彻底些。

良久,床榻仍在震荡个不停。

夜,深沉得可怕……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2
第2章三从四德


翌日

忌情是在一阵饥肠辘辘醒来。

仿佛做了一场春/色无垠的梦,累极了。

她懒懒的舒展四肢——

唔!

身体像是被碾压过似的,浑身无一处不酸痛,尤其是腰和……

她脑袋如遭电击般,脑细胞瞬间舒醒过来。

她猛地睁地开,瞪着红色帐顶足有一分多钟,记忆如潮水般悉数回笼。

忌情脸色不复慵懒,取而代之的是乌云密布和震愕。

她只是做了一场噩梦吧?

可身体真切的酸痛感令她无法自欺欺人。

她、她保留了二十二年的清白之身,就这么被一个连长得是圆是扁都不知道的野男人给夺去了!

忌情悲愤得咬牙切齿,余光不经意一瞥,却见一个男人立在榻边。

她毫无防备,被他吓了一跳,猛然坐起身子。清亮的大眼瞪着他,正要开口骂人,却倏然静止。

诶,她好像……能动了?

忌情立马抬起手,甩了甩,抬起腿,踢了踢,身体灵活自如。

“你就是白尚书的千金?”男子开口,声音醇厚迷人。

还没来得及高兴,听到男人的声,顿时又蹙起细眉,戒备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你是谁!”

凤君绝剑眉微挑,“怎么,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认得了?”

夫君?

忌情蓦地睁大眼睛,原来他就是那个色坯九王爷?

长得还真是……

好妖孽!一看就是个祸水!

他大咧咧地往榻上一坐,瞅着女人发呆的小脸,漫不经心地伸手拾起她垂落胸前的一绺发丝,缠在指尖把/玩。

然而,当他慵懒目光不经意瞥见她颈间暖昧的痕迹时,狭长的眸子倏然眯凛,手指一收,恶劣地扯紧她的发。

“痛!”头皮传来的紧实令她吃痛的低呼。她本能扬臂挥去,男子反应迅捷地躲开。她反手又袭过去,他抬起一只手轻松攫住她的粉拳。

“啧,白家教出的女儿,怎这般粗鲁。”

“混蛋,给我放手!”忌情恼怒地骂道。

凤君绝将她反手钳在她后背,稍显粗鲁的动作一点都不带怜香惜玉的。

那张俊魅的脸上挂着邪魅浅笑,凑近她,“爱妃这般生气,莫非是在怪本王昨夜让你独守空闺?”

独守空闺是神马意思?刚想要问清楚,他却欺上来。

“爱妃若为这个生气,那么,本王现在就弥补你如何?”

忌情眉头微蹙,诡异的疑问爬上她的心头。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然而她还来不及细想,男人高大的身子便缓缓压向她。

忌情思绪被打断,瞪着他大吼:“你别靠过来!”

他置若罔闻。

忌情屈膝抬腿踹去,他大掌轻松压制住她的膝盖。

忌情气红了脸。

“出嫁从夫,在娘家没人教你三从四德?”

“从你妹!”她最讨厌这种男尊女卑的大男人言论。

“啧,这张小嘴真是欠调/教。”他摇头叹,松开她的手,却钳住了她的下颔,下一秒便俯首欺上。

忌情察觉他的意图,连忙伸手挡住。

凤君绝眸子微眯,不甚在意地伸手轻舔了下她柔嫩的掌心,眼神要多邪气有多邪气。

忌情触电般的立即缩回手,杏眸被怒火染得愈发晶亮。

这下流坯子!

“躲什么?你既已嫁给本王,便是本王的人,在本王面前,你只能顺从,知道么?”

忌情撇开脸,下巴从他指间挣开。

“我不是白家的女儿!”

男人盯着她,淡然的神情似乎没将她的话听进去。

为了避免自己被二次侵犯,忌情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撇清关系。

“我不是白家的女儿,新娘子逃跑了,我是被他们抓来顶包的。”

男人眉间凝起一丝蹙痕,沉沉地盯着她。

他平静的脸色让人窥不出情绪,高深莫测中透着危险的气息。

忌情屏住呼吸,神情紧绷。她不了解这个男人的真实性子,但从旁人对他提之色变来看,就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主。

忌情在心里想了一百种他下场,等了半晌,却见他忽而扬唇,淡淡说道:“真的也好,假冒也好,总之你与本王拜了堂,便是本王的人。”

她愣了下,脱口而出:“靠,这都不介意?莫非因为克妻,所以娶谁都无所谓?只要爽过就好了?”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3
第3章祸从口出


话一出口,她便懊恼地想打自己一嘴巴子。祸从口出啊!

凤君绝微眯起两眼,危险的精芒隐绽。“敢这么跟本王说话,你是嫌命太长了?”

忌情:“……”

他冷冷地盯着她,倏地伸手扯去她拥在身前的锦被,高大的身躯密实的轧向她,大手更是粗鲁地扯着她身上的单衣。

她一惊:“你要干什么——”

他邪魅一笑,“干什么?当然是在你死前,让本王爽一次。”他用她的话回她。

忌情怒:“你昨晚……”

她话没说完,便听男人说,“昨夜本王喝多了,浪费了那良辰美夜,无妨,本王现在就给你补上,了却你的心愿。”

刚才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却一再被他打断思绪,这会她听仔细了,蒙在她心头的模糊逐渐清明。

他的意思是,他昨晚……没进新房?

忌情咽了下口水,问得小心翼翼:“你……那你昨晚在哪睡的?”

“书房。”他好心地回答她。

“真的?”

他讳莫如深的眸子睨着她,漫不经心地说:“怎么,担心本王出去寻花问柳不成?”

忌情惊疑地睁大眼睛死盯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来,但,他的神色毫无破绽。

新娘是顶替的,连洞房也被人代替了?

忌情觉得脑袋有点晕眩。这尼玛就狗血了。老天爷,玩她呢!这才穿越第一天,这命运就如此跌宕起伏,处处充满“惊喜”。

这莫名其妙的穿越,莫名其妙的替嫁,莫名其妙的丢了清白。她悲愤地一口老血涌至喉咙,没有最悲催,只有更悲催,好想再去死一死。

男人眯起眸子,捏起她的下颔,将她一脸复杂收入眼底。而后,他强势的吻下去。完全称不上温柔与缠绵,简直就像是嗜血的野兽般,将她的嘴唇都咬破了。

“痛……”她闷哼,奋力挣扎起来。他是属狗的吗?

他握着她手腕的力道也大,指尖陷进她肌肤,她有种手骨要被捏碎的错觉。

好暴力的男人!

忌情怀疑,那些被他克死的新娘子,是不是都是在床上被折磨死的。

他似乎在生气。可是,该愤怒的人是她才对吧。

她也不甘示弱,用力咬回去。

凤君绝吃痛,手上的力道稍稍松懈,忌情趁势挣脱出一只手,想也没想地一个巴掌扇过去。

他猝不及防,脸色骤然变得铁青,眸光森厉骇人。

他阴森森地勾唇,“很好,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

“是你先非礼我的!”她说着,还抬起手背用力抹了下嘴唇。

她这举动无疑是火上添油。

非礼?

凤君绝邪冷一笑,倏然起身,随即大手一捞,轻易的将她甩到肩上。

“混蛋,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忌情被他倒挂着,小手抡拳猛捶他的背。

他一个巴掌落在她臀上,打得她又痛又麻。

忌情气红了脸,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打屁股!

“你这个没风度、没教养、粗鲁野蛮、下流无耻的王八蛋——”

她每骂一句,娇嫩的臀就重重的挨一下。

昨晚被折腾得身子到现在还酸痛乏力,醒来又受他如此暴力相待,忌情气得的张开俐齿,往他肩上用力咬下去。

他脚步在门边顿了下,啧声道:“本王还以为尚书府的千金都应该是知书达礼,温顺柔婉,没想到你不仅会骂人,还那么喜欢咬人,看来,你和‘将军’一定会成为好伙伴的。”

忌情还没意会过来,身子忽地失重。她骇然地睁大眼睛,发现自己正以抛物线的弧度被丢了出去。

“啊——”一声凄惨的哀嚎,伴随着“砰”的一声,忌情正面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第4章虎落平阳被犬欺


面前是一片草地,但这么大力的被摔下来,仍觉头脑震荡,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半晌,她吃力地撑起身子,抬头,清丽的脸蛋上沾上了泥尘,看起来狼狈可怜,滑稽又可笑。

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下一秒,便听到一声清亮的口哨声。

紧接着,她余光瞥见一道黑影窜过,没来得及看清,随即背上猛然袭来沉重的力量,她猝不及防地又栽回草地里。

靠!什么鬼!

忌情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只觉得肺都要被压碎。

她艰难地转头,两眼燃着愤怒的火焰,可没等她瞧清,便听到一声沉沉的低狺,伴随着热气拂向她,目光不经意一瞥,是踩在肩上的毛茸茸的爪子……

她两只眼睛集中到了眼前所晃动着的爪子上,几乎快成了斗鸡眼。

呆愕数秒,她双眸骇然瞠大,惊叫声却全梗在喉咙。

卧槽!哪来的恶狗!

忌情本能挥着四肢挣扎,那只巨型的极具威胁性的恶犬不仅没退开,反而将爪子直接踏在她的脸上。

她、的、脸——

她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居然被这畜生给糟蹋了!

忌情炸毛了!

“靠!你这个畜生——”

“将军是很有灵性的,如果你这张粉嫩的小脸蛋不想被它踩得面目全非,身上被咬得血肉模糊,最好不要对它出言不逊。”

凤君绝悠然踱步到她身边,蹲下,幸灾乐祸地看着她被‘将军’压在爪下,像一只陷入困境的垂力挣扎的小兔子,有趣极了。

“我X你大爷——”忌情被他逼得脏话都骂出来了。

“伶牙俐齿!将军,陪她好好玩一玩。”

“咕~”黑犬晃动着脑袋,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像是在抗议她语气的不尊重,又压上了另外的一只前爪。

噢!

她的腰——

她的背——

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就是她现在这样的。

蹂躏完她的全身,它居然还想再次踩她的脸。

忌情怒!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么?

她先前被下药,随后逼上花嫁,一整天连口饭都没得吃,还被男人折腾了一个晚上,全身软绵绵的。

但是,女人真正发起火来,潜能是会爆发的!

她脸色一凛,原本狼狈的小脸染上些许冷艳,美眸熠熠,充满不驯的野性。

她双手抓住那两只爪子,用力一掀,顺势一脚踹过去。随即一手撑地,俐落地从地上跃起。

凤君绝愣了下,随即饶有兴味的勾起嘴角。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倔强又有活力的女子。

显然忌情的反抗惹怒了‘将军’,它眦牙裂嘴,发出愤怒的低咆,背微微弓起,大有一副随时会扑上去将她撕咬成碎块的架势。

依她现在的体能,想要跟它正面搏斗,胜算太低。她刚才那一下的反抗,已经是拼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的最后一搏了

忌情瞥见男人噙着冷血无情的笑,心头被激起了熊熊怒火,她绝对不会向恶势力妥协的。

她沉着脸色,思虑几秒。她别无选择了,看来只能试试绝招了——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4
第5章九王爷这个恶贼


正值盛夏,烈日灼灼,屋外,感受不到一丝清凉的风。

可这时,四周却突然刮起了一阵诡异的大风。风卷尘土,在空中旋绕。庭院的树叶也簌簌飘落,遮了人的视线。

凤君绝只眯了下眼,耳边就传来狗凄厉的嚎叫声。

他眉头微蹙,待他定睛看去,只见‘将军’被风带起的石子如密雨般的投射过去,随后便嗷嗷叫着落荒而逃。

片刻,诡异的怪风戛然而止。

凤君绝俊眉深锁,他下意识地朝某个方向看去,那小女人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他心思沉敛,眯起了眸子,神情高深莫测。

忌情成功的溜出了男人的视线。可是……

丫的,大门在哪里?

忌情在偌大的宅子里转悠了半天,愣是没找着门道,甚至连个狗洞都没有。

这确定是王爷府而不是皇宫吗?

忌情决定去抓个人来问问路,却在这时,她敏锐的察觉似乎有人在跟踪她。

她不着痕迹地放慢脚步,神色微凛,竖耳听着四周的动静。

倏地,身后有个突兀的存在感逼近,忌情猛一回头,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状况,脖子就被一个冰冷的异物抵住。

她视线斜下,匕首在光线下,闪耀出刺目的冷芒。

忌情身子一僵,本能往腰间一摸,猛然想起她的随身之物都落在尚书府家里了。她心里一声咒骂,随即配合地举起双手,不敢妄动。

忌情暗自打量对方,一身灰衣,脸上还蒙了面,一看便是来者不善。

“这位大侠,有话好好说,我只是一个过路人……”

“说,凤君绝在哪里?”男人不听她解释,抵在她颈间的匕首稍稍用力,带着威胁警告的意味。

“凤君绝是谁?”原谅她初来乍到,还真的没听说过。

男人眼神一厉,“少给我装蒜,你们九王爷凤君绝寝居在何处?”

靠,原来凤君绝就是那人渣啊!连名字都让人感觉特别嚣张!

她怎么这么衰,刚从虎口脱险,又被挟持。这算不算克妻啊?

此时此刻,忌情当真是有些信了。

“快从实招来,我便饶你一命。”

“你找九王爷做什么?这里是他的地盘,戒备森严,你就不怕……”

“只要能铲除那个奸贼,牺牲我一个又算得了什么。”

忌情一听,原来是九王爷的敌人。她连忙声明立场:“大侠,我跟那个凤君绝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大侠,你是来除强扶弱,行侠仗义的对不对?实不相瞒,我是被那恶贼掳来的。你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他把我……从昨晚到现在……我……”她说着说着,像受了天大的屈辱,话声哽咽,最后掩面啜泣。

男人愣住,这才将她上下打量。她身着单衣,有几处被划破,露出的那处肌肤,正好能看见擦伤。她的脖子上的青紫色烙印暧昧丛生。

“抬起头来。”男人命令。

忌情抬头,他看到她额头上的淤青,鼻头的红肿,模样狼狈不堪,真真就像是被人狠狠蹂/躏过的。

“大侠,求求你救救我,只有能够让我脱离苦海,此生我愿为奴为婢,当牛做马报答你。”她挤出楚楚可怜的眼泪,唱作俱佳。

“你当真不是九王爷的人?”

忌情用力点头,双目诚挚,“当然不是!此人无恶不作,他若不除,天理难容。大侠,我是跟你站在一边的,只要你肯救我出去,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我可以告诉你那恶贼的寝居在哪里。”

她精湛的演技终于成功令男人放下戒心。

两人结盟,打算“替天行道”。

忽地,一道低沉的声音悠然响起:“爱妃果然对本王很忠心啊!”
康乃馨 7月前
引用 5
《妃常嚣张:王爷,别浪》花语书坊书号:13856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5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