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齐神作品《重生之悍妻归来》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61

康乃馨 2019-3-29 126


重生之悍妻归来 连载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齐神

章节数:178

上架时间:2019-01-21 15:17:51


《重生之悍妻归来》花语书坊书号:13861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6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第1章复仇归来

希尔顿酒店。

江阴叩响了房门,学着服务生的语气开口。

“先生,上门服务。”

门被拉开,商越刚洗完澡出来,上身露出精壮的胸膛,发根的水顺着他肌肤的纹理滑了下来,勾起一丝情欲的味道。

低眸漫不经心的瞥了江阴一眼,嗓音醇厚。

“进来。”

江阴望见他身形的曲线,不禁喉咙一紧,按捺下心中的幽火,低头进来的时候把房门反锁了。

“姿势都会吗?”

商越胯间裹着白色的浴巾,毫不在意的问出声,看着江阴的眼神像是评估一件货物。

见江阴点头,毫无防备的转了身。

趁着他不注意的这个空档,江阴反手抄起桌子上的花瓶直接把商越给砸晕了。

拖着他倒下来的沉重身躯,费了好大力气把人绑到了床上。

被折腾到难受的商越也在这种情况下醒来,看着忙碌的江阴不仅眯起了眼睛,这个女人是想找死吗?

江阴倒不怕他,把人收拾妥了之后,捏着商越的下巴毫不畏惧。

“你是褚子依的未婚夫。”

这话不是反问,是肯定。

商越眉头越轴越深,眼神里都是危险的警告。

“你是褚子依派来的?”

确定了商越的身份,江阴倒是勾起了一抹惑人的笑。

“商先生别气嘛,我来找你,是有点事想跟你谈。”

“谈什么?”

商越已经压制不住语气里的怒火,头一次撞见敢把他绑在床上跟他谈生意的人,这可真是有趣。

江阴不慌不忙,微笑着说道:“只要商先生答应不跟褚子依悔婚,我就帮您拿下宋家的股份如何?”

“哦?”

商越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看向江阴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探究。

他本来还以为这人是他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未婚妻派来的,看来倒是他猜错了。

不过,宋家的股份倒的确挺诱人的。

江阴心底也门清,眼前这个男人的野心有多大。

上一世就是因为这个叫商越的男人突然跟褚子依悔婚,宋敬臣才迫不及待的接了后手,这辈子江阴说什么也不会在重蹈覆辙。

而这件事的源泉,还是自己手下的这个男人。

江阴压在商越身上的姿势有些不雅,惹得他喘息浓重,眯起的眸子早已攒起阵阵幽火,尾音浓重的问了句:“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江阴确实不够筹码,她被宋敬臣净身出户,但是……

俯身,江阴的动作越来越大胆,她豁然一笑,勾着唇亲了亲商越的嘴角。

“商先生,不知道您对我这个筹码够不够满意?”

礼义廉耻都被江阴抛诸脑后,她一心只想复仇,甚至不惜用自己来做祭品。

商越压抑她的直白,不过……对这份送上门的礼物可没有拒收的道理。

绑在他手腕的绳子不知何时已经被挣断,等江阴反应过来的时候,娇嫩的身躯已经被商越压在了身下,主导权重新回到这个男人手中。

他吻了吻江阴白嫩的耳垂,露出一抹精光。

“那得看看你的服务能不能让我满意了?”

一夜。

江阴嗓子都喊哑了。

商越衔住她的唇边,不停的追问她的名字,逼迫着她缴械投降,可怜的江阴只能攥紧了手心,呜咽的吐出几个字。

“江……江阴。”

而后的话都被商越霸道的吻给吞噬了。

江阴本来睡眠极浅,可耐不住商越这样折腾,愣是昏昏沉沉的睡到了天亮。

等到屋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才被迫吵醒。

一睁眼却发现门口已经挤满了记者,相机在她跟商越身上闪个不停,一副抢到了独家报纸的大气势。

头脑沉重的江阴还没搞懂状况,眯着眼苏醒的商越已经压不住自己的怒火。

“滚出去!”

说完,伸手被被单拉过江阴头顶,蒙住了她的脑袋。

但这些媒体好不容易撞到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哪会儿这么轻易放弃,不要命的进行采访。

“商先生,请问您前几日在東跃集团上说要跟褚子依小姐取消婚约的消息是真的吗?”

“还有您怀中的这位女子是谁?”

“请问您是不是像传言中说的准备收购宋氏,東跃跟宋氏的关系真的恶化到极点了吗?”

“……”

江阴被他们叽叽喳喳的提问吵到头痛,窝在商越怀中心烦的翻了个身,不小心碰到一个不该碰的地方,惹得商越颤了一下,宽厚的手掌压上她的后背,卯足了劲把她往怀里按。

不识趣的记者没看懂商越深沉的脸色,递出去的话筒正准备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愣是被他凌厉的眼神扫了回去。

失了耐心的商越,眼底的怒火已经按耐不住,削薄的唇吐出几句令人胆寒的话。

“滚,否则你们报社就等着关门吧!”

这话一出,几家媒体都化作众鸟群散,不敢再留。

屋内安静下来。

商越把藏在被子里的江阴揪了出来,瞅着她殷红的唇露出几丝轻笑。

“大清早的就不安分吗?”

江阴无奈。

摆开他抚摸她唇腹的指尖,撇嘴嗤笑。

“那还得感谢商先生,让我渡过了一个这么‘愉快’的早晨。”

商越不是没听出她怀里嘲讽的意思,眉头一挑,倒是乐了。

伸手捏住她弧线优美的下颚,俯身说道:“江小姐这话怎么听都像是抱怨啊,不过……你这张嘴倒是说对了一件事,这确实是个‘愉快’的早晨。”

话还没说完,来不及下床的江阴再度被他抱入了怀中,打响了清晨的第一炮……

“你确定不用我送你回去?”

商越看着下床都困难的江阴,发出了第二次询问。

可江阴这人就是骨头硬,上辈子受那么多苦,这辈子就不想在依靠谁,弯着唇笑了笑。

“还是别了吧,商先生只要能把答应我的做到就足够了。”

“你觉得我是个不讲诚信的人?”

商越皱眉,轮廓分明的侧脸让人挪不开视线。

伸手在江阴腰间捞了一把,又把人拉进了怀里。

不知怎地,像是闻惯了她身上的味道似得,在她耳根嗅个不停。

江阴也不挣扎,倒有些认命的味道由着他胡来,无奈的说道。

“商先生是个生意人,眼界手段都比我强的多,我很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所以也敢请商先生放我一马,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抓着不放就没意思了。”

这话,是迫不及待的要跟他撇清关系了。

商越突然不快,像堵了一颗石头似的。

这算什么,利用完了转手就把他丢掉,到底是这女人不识好歹,还是他商越变得廉价了。

被江阴左右了思想,商越心烦,转身把人从怀中推了出去,眯起的鹰眼有些渗人。

“你倒是清楚自己的身份。”

“身不由己。”

都是迫不得已的苦衷罢了。

看到江阴眉间的愁闷,商越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人留下来。

准备离开的江阴走到门前又折了回来,她俯身在商越唇上落下一个意味不明的吻,一言不发的走了。

倒是商越愣住了,随即眼神越来越幽暗,里面充斥着浓浓的占有欲。

江阴,想撇清关系,哪有那么容易?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2
第2章再遇江淮

从酒店出来的江阴回了一个她这辈子最不想回的地方。

江家。

不出意外,她跟宋敬臣离婚的消息已经传到江国城耳朵里,客厅里传来的嘲讽的目光,她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孟淑珍此刻正坐在江国城的身旁一脸鄙夷的看着她,话也说的尖酸刻薄。

“呦,被宋家赶出家门还有脸回来,真是跟你那个当小三的妈一样丢人。”

她后半句话说的轻,可还是传到了江阴耳朵里,扎的她脸色煞白。

“孟淑珍,你说话注意点。”

江阴上辈子被她打压惯了,多少有些怕她,可是一提到自己的母亲,江阴就像变了个人似得,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女人掐死。

就因为她阴狠毒辣的算计,本该嫁给江国城的母亲成了众人口中唾弃的小三,在生下她不久惨死在家中。

这份仇,江阴一同算着。

孟淑珍也没想到平时闷不吭声的江阴会出声反抗,不由得来了脾气,起身直接甩了江阴一巴掌,涂满脂粉的脸上都是怒气。

“小贱人,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说话!”

江阴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一时间被打懵了,侧脸红肿的瞪着孟淑珍,泛红的眼眶随时会落泪一样。

可她最终还是忍下了。

没有什么好哭的,她现在受的迟早都会让他们还回来。

只是江阴这眼神惹怒了孟淑珍,她挽住江国城的手颇有撒娇的味道:“国城你看这孩子,我说她两句都不行了,怪不得宋家会把她送回来。”

江国城本来就对江阴的存在颇有不满,如今又被她惹出这档子丢人的事儿,江国城看她的脸色就没好过,阴森森的带着怒意。

起身挥袖,怒气十足的冷喝一声。

“跪下!给你孟阿姨认错!”

江阴一肚子委屈却从来不会再江国城面前露出来,她咬唇,强硬的让人心疼。

哽着喉咙落了句。

“我不。”

就是打死她,她也不跪孟淑珍。

江阴这双腿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他们孟家人。

她这辈子都忘不了母亲临死前的眼神,江阴她恨!

江国城没想到这孩子还死不悔改,一时间怒上心头,抽出腰间的皮带结结实实的抽到江阴身上,丝毫没有因为这是自己的亲闺女而手下留情。

“丢人!你知道宋家退婚给我们江家带来多大的损失吗!”

一鞭子一鞭子抽在江阴的背后,伸脚踹在她的腿弯,愣是逼着她在孟淑珍面前跪下了。

江阴背后皮开肉绽的渗出血迹,倒是不听见她喊一声疼。

孟淑珍嘲讽的笑意刺的她眼睛发痛,可饶是这样,江阴也没留下一滴泪来。

她全程都在咬着牙,默不作声的承受下这顿毒打。

江国城年纪大了,可力道却不小,直把江阴抽的半条命都没有,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像条离了水濒死的鱼。

江淮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他震惊的夺过江国城手中的皮带,把昏死过去的江阴抱进怀里,红着眼怒吼出声。

“爸,她可是你亲闺女啊!”

江淮,是江阴同父异母的哥哥。

比起她那个尖酸刻薄的母亲,江淮的存在简直是江阴心头的一股暖流,总会在关键时刻出现替她挡刀。

拦下江国城,江淮抱着意识迷离的江阴往外走。

推搡间,怀中的人竟然醒来,抓着他的胳膊可怜巴巴的说道:“哥,我不去医院。”

江阴真是怕了。

她在医院死去又活过来,她怕这次再去了,就回不来了。

许是江阴的眼泪滴下来砸在了江淮的胳膊上,这让他愣住,定住了脚步。

隔了好久,等到怀里的人哭够了,才听到她干哑的喉咙说了句。

“江淮,我疼……”

一句话,让一米八的男人眼眶泛了红。

紧了紧自己的胳膊,像是要把怀里可怜的人揉进骨血里。

“哥知道,哥知道你疼。”

……

江淮抱着江阴一步步走回来房间,每走一步,他的心都在滴血。

一边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一边是自己疼爱的妹妹,头一次江淮觉得自己无能。

他只能像往常一样,替江阴擦好伤口,一言不发的守着她。

后半夜,江阴果然发烧了。

一烧起来整个人就开始犯糊涂,浑身冷汗的在嘟囔着什么。

江淮被惊醒,伏在她耳根才听到,那是江阴的求饶。

“宋敬臣,我错了……”

“别打我。”

“我知道错了……”

“疼……”

每一个字都像凌迟一般痛苦。

江阴又梦到上一世,宋敬臣无数次不问缘由的毒打和羞辱,她疼的不止是身体,还有一颗碾碎了的心。

梦中饱受折磨的江阴不知道,守在她床边的江淮在听到这些话时,心中对宋敬臣的怨恨已经形成了罪名。

他攥着江阴被冷汗浸湿的掌心,暗暗发誓。

“江阴,你放心,哥会替你报仇的。”

只是江阴被痛苦的噩梦所困扰,并没有听见这些话。

醒来。

江阴翻了个身,冷嘶一声,身上还是痛的。

这个动静吵醒了刚合上眼的江淮,见她有动静,半梦半醒的江淮下意识去探江阴的额头,意识到她已经退烧了,这才长吁一口气。

昏昏沉沉的正准备再次睡去,不料怀中突然被人扑了进来,再睁眼时,发现江阴已经钻进了他怀里,搂着他一副不准备撒手的样子,这搅得江淮有些手足无措,吞吞吐吐的喊她的名字。

“江,江阴?”

“别动,让我抱会儿。”

江阴还沉浸在跟他重逢的喜悦中,搂着他并不准备撒手。

上一世江淮的死亡是江阴心口最大的痛楚,重生一次还能在见着他,真是太好了。

只是……

江阴不免担忧,松了手对上江淮渐渐清醒过来的眼神,语气凝重的说道。

“江淮,你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先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嗯?怎么突然说这个?”

江淮有些懵,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家妹妹,全然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你先答应我!”

江阴有些急了,眉头一皱。

“好好好,我答应你。”

江淮这辈子最宠她了,这点事怎么可能不答应她。

只是江淮这么精明的人忽略不了她眼底那抹担心,心底料到怕是江阴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儿,只是防止她多心并没有把这事儿挑明了说罢了。

而江阴也吁了口气,只要多加防备应该不会在像上一世那样,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次失去江淮了。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3
第3章谈个条件

想事情想的入迷的江阴没有发现江淮沉重的脸色,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江淮正一脸怨愤的看着她,纠结的问出了声。

“江阴你告诉我,宋敬臣那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

江阴一愣,而后笑了。

“想什么呢哥?他怎么会欺负我呢。”

准确来说,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始欺负我。

江阴从重生的那一刹,已经把结局改了。

饶是她这样说,江淮还是不信,一脸疑惑再次看向她。

“那你跟商先生又是怎么回事?”

“商先生?”

江阴话音刚落,房间的门倏然开了。

一个意料之外的男人出现在他的房间,商越穿着黑色大衣推门而入,丝毫没有客人的自觉,顺势在她床边坐下了。

江阴眉头皱的更深了,这是搞哪一出?

“江家什么时候开始准许让外人进门了?”

她这嘲讽的话刚说完,江淮竟然喝了她一声。

“江阴,不准无理。”

许是惧怕商越的势力,江阴总觉得屋内的氛围变得很奇怪。

连江淮的目光也变得怪怪的,看向她跟商越时,总觉得带着几丝探究。

最后,还是商越先出口打破了这份尴尬。

“江先生,我跟家妹有些话要谈,你看……?”

江淮担忧的看了两人一眼,虽然不放心,可还是一言不发的出去了。

等人走后,商越嘴角扬起的笑意越来越明显,他醇厚的嗓音笑了两下,若有所思的看着江阴。

“真没想到你竟然是江淮的妹妹。”

似乎又意识到什么,念叨了句。

“也是,江阴,江淮……我早就该猜中你们的关系。”

“你跟我哥认识?”

江阴对他处处防备,连说话都带着警惕。

商越朝着她靠近了几分,眼睛在她脸上打量一番。

明明她这张脸在他进来之前是带着笑的,还是说她只会冲着江淮笑,这惹得商越有些不快,话音也低沉了几分。

“生意上的伙伴罢了。”

江阴抓了他的话茬,忍不住嘲讽。

“既然是谈生意,商先生现在应该去找江淮,而不是在我这里赖着不走。”

直白的要赶人。

商越没吃过这种瘪,眉头皱的拧巴,捏着江阴的下颚冷笑。

“那你说,要是你哥知道我们俩个的关系的话……”

“商越!”

江阴怒了,白嫩的脸颊气的通红,挣开商越的手掌,咬着牙不满的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只是没想到她越是生气,商越竟然变得越来越平淡,一脸坦然的表情。

“我到是不想做什么,只是听说某人生病了,想来关心一下,不过现在看来,她倒是不需要。”

“我谢谢你的‘关心’!”

江阴咬牙切齿的看他。

突然有些后悔招惹这个人了,阴魂不散。

“不客气。”

商越真有气死人的本事,他面无表情的吐出这句话,俯身又问了句:“作为回报,我要点奖励不过分吧。”

没给江阴回应的机会,商越的唇直接堵上了她的伶牙俐齿,像是不想听到她的回答似得,逼得她连连败退。

江阴被他压在身下,伤口跟床单大面积摩擦,不少伤疤又重新裂开,疼的江阴呲牙咧嘴的,额头冒出冷汗。

商越亲完才发现不对劲,他把动弹不得的江阴揽进怀里,脸色都变了。

“你怎么了?”

“别碰我!”

江阴疼的厉害,弓着背不停的颤。

商越心急起来,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撕开她的衣扣愣是把她的伤口给扒了出来,看见她浑身遍布青紫的伤痕,顿时怒了。

“谁干的?”

“跟你有关系吗?”

江阴费力把衣服扯好,黑着脸又要赶人。

只是这下踩到了商越的底限,手腕被他攥紧怀里,承受着商越的怒气。

“我在问你一遍是谁干的?”

江阴倒是笑了,勾着唇看他。

“商越,该不会……上了一次床,你就喜欢上我了吧?”

这话让商越愣了一下,随即面无表情的甩开了她的手:“江小姐想多了,我只是不喜欢自己的玩具身上有其他的痕迹。”

“呵。”

江阴也懒得在跟他争夺,趁空整理好衣服,见商越还坐着不走,轻笑着靠近了他的耳根。

“商先生,鉴于我今天心情好,不如我在告诉你个好消息。”

“嗯?”

商越闻着她身上沁人的香气,脸色缓和了几分。

但江阴接下来的话却让他脸色煞白。

“商先生可能还不知道,你未婚妻不仅背着你跟别人翻云覆雨,她肚子里还怀上了别人的种,这要是传出去的话……”

商越狭长的眼神眯起,眸子里是阴戾的狠辣。

不管他喜不喜欢褚子依,但只要她还挂着商家未婚妻的名衔,这都是在往他商越脸上抹黑。

江阴吃准了这一点,看见商越脸色难以掩盖的怒气,唇角遏制不住的上扬。

很好,这就是她要的结果。

但令她失望的是,商越眸中的风暴没多久便散去,又挂上那副波澜不惊的笑意,并且饶有趣味的看向了她。

“你不生气吗?”

江阴倒是有些好奇。

“生气。”

商越思索再三点了头,给出一个中肯的回答。

可你的表情一点也不像生气。

这话,江阴没有傻傻的说出来,她知道商越这样的人本来就让人难以猜透,也不指望能从他脸上看出来什么,只是有些好奇。

倒是商越,见她这幅表情,突然一笑,伸手把人抱进了怀里。

还没等她挣开,先开口说道:“江阴,你是恨她的吧,嗯?她破坏了你的婚姻,抢走了你的男人,你应该是恨她的。”

商越像是看透了她的心似得,一句话戳中了江阴的心。

她恨。

江阴眼眶低垂,莫名的想起自己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心底的黑暗滋生发芽。

偏偏商越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似的,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你也恨她的孩子,所以你想让我做这个恶人,让我替你去报这个仇。”

江阴闭眼,心事一览无遗,有些无力。

“你调查我。”

商越没反驳,他看着虚弱的江阴倒是心头怪异,伸手滑过她细嫩的脸庞,轻声细语的说道:“如果我说我愿意替你去做这个恶人,我能得到什么?”

江阴睁眼看他,眸子里都是不解,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商越也知道她有所犹豫,压低嗓音再度开口:“江阴,我是个商人,你应该明白,商人不做无利可图的事情。”

他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不是。

江阴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透。

她苦笑,伸手勾住了商越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

“我懂,你想要的从始至终都是这个不是吗?”

这笔交易看起来对她多划算,江阴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如今商越开出条件,她本该开心却越发苦涩。

“期限呢?”

江阴颓然,接受了这个交易。

“两年。”

商越也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情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两年的时间足够了。

江阴点头。

用两年的时间换来一个无期的自由,算来算去,自己好像也没损失什么。

“但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说。”

“不准动江淮。”

“好。”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4
第4章渣男现身

商越想让江阴搬到他家住,但江阴没同意,说是自己在江家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完。

他也知道这是急不来,由着她去了,只是要求她必须二十四小时通着电话,方便他随时能够找到人。

这点江阴倒是没拒绝,只是多半时候会错过商越的电话罢了。

江家来了位不速之客,是消失已久的宋敬臣。

他大咧咧的坐在江家客厅,一脸嫌弃的表情,江国城派人把江阴喊了下来,满是谦卑的给宋敬臣倒茶。

“宋女婿,这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江国城笑的慈祥,仿佛看到一位财神爷似得,眼睛里冒着精光。

只是他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宋敬臣并不领情,皱着眉头嘲讽。

“江老先生喊错人了吧,我可不是你们江家的女婿了,别忘了,我跟江阴前不久已经离婚了。”

“倒是我老糊涂了,把这茬给忘了。”

江国城表情没变,这动作可没那么殷勤了。

听宋敬臣这话,并不是想来复婚,江国城也没了那股热乎劲,眼神也冷了不少。

江阴再见宋敬臣,还是有几分惧怕,毕竟前世的记忆太深刻,到现在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还印在她心上。

她忘不了手术室冰凉的刺骨之痛,宋敬臣跟褚子依亲眼看着她的孩子胎死腹中,把她逼上了绝路。

江阴没料到上天竟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回到了两年前,所以她才迫不及待的答应了跟他离婚,拼死也要改变这一世的结局。

从回忆中抽身,压下心底的恐惧,江阴尽量放平和了语态,波澜不惊的看了宋敬臣一眼。

“有事?”

这冷淡的表情,倒是惹得宋敬臣不爽了。

这个女人自从从医院醒来后,就再没露过面,本以为她会因为退婚的事儿缠着自己不放,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也未免太能忍了吧。

起初宋敬臣以为这是她欲擒故纵的把戏,时间久了反倒是自己先坐不住了。

一听说爷爷要见她,竟然鬼使神差的先找上门来了。

但宋敬臣看江阴的眼神没变,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你别多想,要不是爷爷要见你,我才不愿意来这个地方。”

“嗯,那走吧。”

江阴也算到了。

这个时间,宋老爷子怕是也快要走到尽头了,她去送送那位老人,倒没什么不妥。

宋敬臣也没想到江阴就这么答应了,话还没说完,只看见江阴转身的背影,有些灰不溜秋的跟了上去。

许是觉得尴尬,宋敬臣总想找些话来说,但江阴懒得搭理他,托着下巴看向窗外,眯着眼脑袋里都是心事。

可江阴不知道,就是她这张难以抗拒的侧脸像是印章似的钻进宋敬臣脑子里,让他无法专心开车。

一连闯了好几个红绿灯,惹得江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宋敬臣才回过神来。

万般煎熬,总算进了宋家祖宅。

江阴对宋老爷子印象还不错,她跟宋敬臣这门亲事还是宋老爷子撮合成的,只是她跟宋敬臣没有缘分,走不到最后还成了敌人。

回忆越陷越深,江阴不敢在想,快速进了门,把宋敬臣甩在了身后。

她进去之后,没想到竟然还有几个‘熟人’也在。

褚子依,还有……商越?

江阴皱眉,显然商越也看见他了,一双鹰眼从她进门后,就没从她身上挪开过。

宋敬臣对商越的目光也颇为敏感,快速走了几步上前揽住江阴的肩,装作风轻云淡的开口:“快点进去吧,爷爷等着呢。”

这动作不要紧,只是气炸了两个人。

褚子依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宋敬臣搭在江阴肩上的那只手,目光里都是怨怼。

而一旁未曾开口的商越,看宋敬臣的目光简直就像在看死人一样冰冷。

江阴只觉得浑身不舒适,却没有推开他,被他推搡的拉进宋老爷子的房间,才不悦的跟他拉开了距离。

宋敬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商越的视线让他很烦躁,不自觉的就想挡在江阴面前。

“孙媳妇来了?”

宋裕年龄大了,看人都看不真切,躺在病床上进气多出气少,可他还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江阴的到来。

一只手不停的在空中挥舞着,像是想抓住什么似得。

“宋老爷子。”

江阴上前两步,握住那只手。

只是他这个称呼让宋裕满脸愁闷。

“你这丫头,现在连声爷爷都不愿喊了吗?也是…”老爷子叹气:“我们家这浑小子对不起你,你不待见我这个老头子是应该的。”

“宋老爷子这是哪儿的话,没有的事儿。”

江阴拗不过口,面对宋敬臣灼热的视线,她还是喊不出那个称呼。

老爷子也没跟她计较这些,布满褶皱的唇不停的絮叨。

“江丫头,老头子我还想抱上你跟敬臣的重孙呢,看来我是等不到这一天了,这小子犯浑,做了这么多对不起你的事儿,是老头子我没管教好,在这儿……我给你道个歉……”

“别介,使不得。”

江阴连忙把人按住,生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一旁的宋敬臣听了这番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双眼黏在江阴身上惹得她浑身不舒服。

宋老爷子时日不多,接下来的话都像是交代后事似得,唯独有一点,是她跟宋敬臣的婚事成了老爷子心头的痛。

江阴低着头敷衍过去,没怎么把宋裕的话放在心上,跟老头子叙完旧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了。

但,这些话貌似有个人听了进去。

宋敬臣出来后把她堵进房间的角落里,难得凝重的看向她,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江阴,不然……我们复婚吧。”

见江阴冷眼看了他一眼,宋敬臣突然紧张起来,像是找借口般说道:“我的意思是,既然这是爷爷的心愿,不如我们就先复婚,别让他老人家走的遗憾,等到日后爷爷去了,我们再离……”

“宋敬臣。”

江阴有些火了,脸色冰冷,漠然的扫了他一眼:“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婚姻是儿戏吗?离婚,结婚,很好玩吗?你可别忘了,褚子依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想跟我复婚,那你觉得她会怎么想?既然爷爷想要重孙,那你大可以把褚子依娶进门,让她去给你生这个孩子!”

江阴心底像被扯了个口子似得,大喇喇的疼,上辈子疼痛的记忆都被翻扯出来,搅得她情绪崩溃。

而宋敬臣见她要走,有些慌了,伸手把人拉回来,却不小心让江阴撞到额头,顿时红了一块,看起来扎眼的很。

“我,我不是……”

“够了!”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5
第5章心事来袭

江阴情绪崩溃,捂着脸失声痛哭。

“宋敬臣,你放过我吧。”

举足无措的宋敬臣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江阴,他想抱抱他,可冥冥之中又觉得这样会让她哭的更惨。

房门突然被敲响,外面传来褚子依的声音。

“敬臣?”

见没人回应,褚子依正准备破门而入,宋敬臣像是怕被她发现了江阴的存在似的,恋恋不舍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出门回到了褚子依身边。

“谁在里面?”

褚子依好奇,正探头往里看。

不料被宋敬臣慌张的拉住,仓惶的撒了个谎。

“没人,是你听错了。”

……

江阴哭到昏厥,她捂着脸贴着墙壁虚脱的滑下来,只是没接触到地面,先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人擦干她脸上的泪水,把她按进了怀里。

“该死,不许哭!”

商越的一颗心都被江阴的眼泪搅乱了。

他没想到她跟宋敬臣还有一段过去,更想到江阴会这么喜欢宋敬臣,察觉到她湿润的眼眶,莫名的心烦。

但情绪崩溃的江阴泪腺像是决堤似的,流个不停,她从起初的低声呜咽到撕心裂肺的哭喊,娇嫩的唇都被咬出了血。

“我让你别哭了!”

商越不会哄人,语气粗重,眉头却是焦急。

见怀里的人哭到眼眶出血,烦躁的伸手捂住她流泪的双眼,黑着脸把人抱了出去。

他步子走的急,刚好撞上在外面徘徊的宋敬臣,两人擦肩而过,倒是没想到宋敬臣竟然拦住了他。

担忧的看了一眼被商越用外套裹得严实的江阴,僵着脸问了句。

“你跟江阴什么关系?”

宋敬臣没想到这俩人会认识,而且看商越这紧张的神情,貌似两个人的关系也不简单。

一想到这两人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宋敬臣总觉得脑袋上像养了匹野马似的,绿了一片。

恰巧,商越正憋了一肚子火,宋敬臣这人还不识好歹的找上门来,丝毫不差的撞到了枪口上。

商越脸色冷的不能再冷,看宋敬臣的眼神像条潜伏在他血液里的毒蛇一样阴冷,下一秒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宋敬臣也不是个憋屈的主儿,瞅见他这幅脸色,脾气一上来,也没了好气,揪着商越的领子火了。

“老子问你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

比他高了半头的商越由他这样抓着领子,一动不动,削薄的唇吐出一个字。

“滚。”

宋敬臣哪儿受过这窝囊气,霎时间就红了眼,攥紧的拳头要朝商越脸色砸下去。

谁知商越动作更快,一脚踢在他的腹部,把人给踢的没了动静。

宋敬臣跟商越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事刚赶来的褚子依怎么会不懂,她脸色难堪的扑在商越脚边求饶。

“商越。”

她说话的时候唇颚还在打颤,显然对商越很是畏惧,可饶是害怕,还是哆哆嗦嗦的逞强开口。

“饶了他,饶他这一次吧。”

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跪在他的脚边,替另一个男人求情。

商越怀抱着昏厥的江阴,唇角满是讽刺,不屑的看了眼倒地的宋敬臣。

“你这眼光,可真是有够差的。”

这话,倒像是说给江阴听的。

不过商越也确实没再为难宋敬臣,他抱着怀里的人迈着大步离开了宋家,把人塞进车里,一溜没影了。

在地上跪着的褚子依等他走了很久才爬起来,因为商越那个眼神,她的腿到现在还是虚的,别人不知道商越有多可怕,但她是知道的,所以她才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托付给宋敬臣。

只是没想到,江阴竟然跟商越又搅到了一起去。

造化弄人。

商越把江阴带回了家,见她浑身汗淋淋湿透的衬衫,怕她感冒伸手替她解了扣子,正准备脱下来的时候,睡着的江阴突然惊醒,下意识攥住了他的手。

茫然失措的黑色眸子像是深渊,望不到底。

她在怕。

商越蓦然有些心疼,替她解开袖口的手也顿住,眼神里的愁郁凝结,刚想出声安慰两句,不料江阴眸色突然清醒,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商先生要是想做的话,能不能快点,我累了。”

该死。

被她误会了。

商越额头挂上几条黑线,却无法辩驳。

不过也是,这个姿势任谁看到也会往歪了想。

等了好久也不见商越有动静,江阴浑身乏累,禁不住催促。

“要是你实在不行的话,也不用勉强自己,能不能从我身上起来,我想睡了。”

商越的脸色因为这句话变得更难堪了,修长的手指捏紧她的下巴,费了好大力气才按捺住心底那股想掐死她的冲动,指腹在她唇边摩挲,低沉的开口。

“真是个养不熟的小白眼狼,我行不行你不知道吗?”

商越眼神微眯,伏在江阴耳根吹吐热气。

本来只是想替她脱衣服洗个澡,这下倒好,这女人非要自己往怀里撞,到嘴的肉哪还有让他飞走的道理,商越只好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

指尖从江阴的唇边顺着她的脖颈优雅的弧线滑了下来,察觉到怀中的人在颤,商越不禁起疑。

“你在怕什么?”

江阴喉咙一哽,眼眶突然湿了,她用手背盖住眼眶,不想让商越看见。

但为时已晚,商越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只好动作温柔的抓起她的胳膊,俯身将她眼角的泪悉数吻进了唇里。

“真拿你没办法。”

江阴这样,商越也不敢在做下去。

翻了个身,将她整个人拉进怀里,宽厚的手掌搭在她的后背,轻轻拍了拍。

等她安静下来,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你喜欢宋敬臣?”

江阴没料到他会这样问,怔了很久,清冷的眸子突然凝结成恨,咬牙否认。

“不,我恨他。”

一直等着她回答的商越突然松了口气,倒是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唇角的笑都掩盖不住。

江阴恢复过来,对商越倒是有些好奇,隐着眉头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宋家?”

商越没有瞒她的意思,如实交代了。

“宋敬臣要娶褚子依,宋老爷子怕得罪商家,私下通了口气把我喊过去,让我把这事儿给拦下。”

“你怎么说?”

江阴难得好奇,迫不及待想听他的回答。

商越轻笑,眉间的神色柔了几分。

“我能怎么说,既然宋老爷子这样说了,那我怎么着都得卖给他个人情不是,再说……这不也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江阴觉得商越的这个答案无可挑剔,但心中却有些别扭,可又说不出什么,只好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镇定自若的分析起局势:“宋老爷子年龄大了,没几天的活头,宋氏迟早都是宋敬臣的,到时候股份落到他手里,褚家也坐不住了,肯定会用褚子依肚子里的孩子做筹码,逼着他们两个结婚,只要你这边不取消婚约,褚家的计划就成不了真。”

她步步为棋,就是等着宋褚两家往下跳,宋敬臣跟褚子依上辈子欠她的,这辈子她会一分不差全收回来。

只是江阴不知道,此刻她身旁的男人却成了她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6

《重生之悍妻归来》花语书坊书号:13861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6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