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唐远川作品《定制娇妻请换位》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63

康乃馨 2019-3-29 127


定制娇妻请换位 连载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唐远川

章节数:191

上架时间:2019-01-21 15:17:51


《定制娇妻请换位》花语书坊书号:13863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6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第1章选择   
半夜十一点。

“登,登,登…”

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让昏昏欲睡的酒店前台小姐很快清醒过来,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被灯光刺的有些不清,眯着眼睛朝来人的方向看去。

一个样貌十分出挑的女人,提着裙子,一崴一崴的走进门来。

前台小姐立刻摆出职业性的微笑:“女士,您好,请问有预定么?”

云蒹摇摇头,拿出一张酒店的房卡,说:“我是来找人的。”

前台一眼就认出那是总统套房的房卡,眼神瞬间带上一点轻佻,伸手指着斜对面的电梯,说:“电梯在那边。”

云蒹道了谢转身朝电梯走去,背后的蕾丝裙被裁剪掉一大片,漏出裹着白腻肌肤的蝴蝶骨,轻软的腰肢上系了一根细长的带子,随着步伐的走动在肌肤上暧昧的摩擦。

虽是三伏天气,但在森冷的半夜,这样清凉的穿着也并不多见,前台小姐不由多看了几眼。

她小动作的推了推旁边跟她一块值班的人,捂着嘴小声的说道。

“你看,崴了脚还出来跑业务,真敬业啊。”

旁边的人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黑色蕾丝下面若隐若现的白生生的大腿,捂着嘴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

“别瞎说,长成这样还用得着跑业务?指不定是金主半夜想玩点刺激的…”

两个女孩子对视一笑,眼底带着一点纯真的恶意。

云蒹关了电梯门拿起房卡看了一眼,再次确认了楼层。

她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手却一直微微的抖着。这次接了几个广告出差到M城,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公司也答应回去之后就给自己派一个助理。但是……

电梯到了,云蒹直愣愣的看着开了的电梯门,并没有走出去。半晌之后,她不死心的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何姐。”

对面的人难得耐心的问道:“怎么了?到了么?”

“何姐,我能不能不去……”

何微一下就火了:“云蒹,你怎么回事?!孟董点名要你,你自己也同意了,公司也答应给你最好的资源了,你还想怎么样?!”

云蒹神色有些悲凉,用近似哀求的语气说道:“何姐,我……”

对面的人稍微软和了一下语气:“云蒹啊,这是个机会,不是我们给你拉皮条,人家孟董点名了要你,再说了孟董年轻有为,人也长得好看,你也不吃亏啊,你若是跟了他,以后想要什么资源没有,这绝对是我见过最优质的金主了。多少人跟着啤酒肚四五十的老男人都心甘情愿。”

“可是……”

何微对她这种犹犹豫豫的态度有些烦躁了:“别可是了,你的那些照片还在我的手上,再想想你妈妈的病,她可等不了你可是,你自己掂量着看,别把我搞得像个逼良为娼的老鸨似的……”

云蒹低下头,把手机拿远,不想听见对面的人喋喋不休,越听就越觉得自己卑微,无耻又可笑。

自从两人她缺钱走投无路签了丰林传媒之后,大概就已经踏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先是被人算计拍不雅照片,再是她被人看上,寻求一夜之欢。

越来越过分,越来越没有底线。

但是,她甚至没有胆子伸手把电话挂掉,只是因为,她需要钱,要很多很多钱……

何微说了半天也没等到回应,气愤的把电话挂了,嘴里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不过是个野鸡,还真当自己是天仙了呢。”

旁边的男人见状,抓住她的手有些着急的问:“怎么样?她不肯去?”

何微轻蔑一笑:“你放心,我还不了解她,她现在可缺钱的紧,就算不为了照片,也一定会去的。”

男人伸手满意的笑了,继而伸手一勾,何微就扑到了他的怀里。

刚才还厉声戾气的人,转眼之间变得妩媚动人。

云蒹站在酒店房间门前,想要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嘴角却像坠了铅一样重,根本没有丝毫要扬起来的意思。

她捂着脸绝望的在门口蹲下,眼泪最终还是流了下来。

“云蒹,你怎么这么不争气,既然选择了做bao子,怎么还想立牌坊呢,你笑啊,你不笑惹了金主不高兴,怎么能给你钱呢?”

云蒹自虐一般狠狠的擦着眼泪,疼痛却并没有让她冷静下来,反而哭得越来越凶,似乎是要把她这一年来受到的委屈通通倾泻而出。

父亲过世,债主上门,母亲患病,一样样的重担一股脑的全部砸在她的身上,几乎就要把她的脊梁砸断,不,脊梁已经断了。

今日的屈辱是有生以来,第二次让她觉得痛不欲生的经历。

上一次是被经纪人设计,明明说好做服装模特,谁知道到了地方却被告知是内衣写真。

她转身就走,却被一群孔武有力的大汉虎视眈眈地围住,摄影师甚至扬言,如果自己不拍,就拍一些有意思的小视频。

她想过鱼死网破,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只是要挟一个小明星拍色情neiyi写真而已,真的告了,别说公司不会受到处罚,就是那群摄影的人,恐怕也得不到什么严重的惩罚,但是她呢,她家还欠着外债,母亲还在医院等着钱。

于是她宽衣解带,在众目睽睽之下,应摄影师的要求摆出各种令人作呕的姿势。

还能算是一个有尊严的人么?

她蹲在地上很久,手握成拳头死死的抵在地板上,森森的凉意一直从指间浸遍全身,眼泪似乎也被冻住了,化作小水滴,挂在睫毛上像一颗晶莹的饰品,随着眼睛的眨动,微微颤动。

然而眼泪的主人却丝毫没有怜惜,伸手一抹,就把所有痕迹都归于无。

她需要钱……

云蒹站起身,面无表情的敲了敲门。

门很快打开,孟策言站在里面有些意外的看着门口的女人

大片的白色蕾丝在楼道灯光下有些刺眼,镂空设计惹隐若现的展示这对方曼妙的身材……

这个女人穿的似乎有些过于清凉了。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2
第2章绝境   
孟策言皱了眉头,强忍住不快,语气生冷的问道。

“你做什么的,有什么事?”

云蒹没有答话。

一只手紧紧攥着手里的包,另一只手上捏着备用的房卡,用力之大让指尖都有些泛白。

她的勇气似乎都用在了敲门上面。

云蒹根本不敢直视面前的男人,只是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孟策言等了半天,也没见对方答话,不耐烦地上下打量着云蒹,最终视线停留在她手上的房卡上面。

酒店的房卡做的很精致,总统套房的房卡更是独一无二,玉白色底纹的房卡上面用烫金字标着三个数字“702”。正是孟策言的房间号。

浸淫商场多年,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孟策言立刻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他厌恶的皱起眉头,喝问道:“你从哪儿弄来的?”

云蒹倏地一下抬起头,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孟策言见这个女人这么拎不清楚状况,顿时心头火起。

指着云蒹怒声道:“滚!”

云蒹依然没能反应过来。

孟策言却没有耐心等她,直接回身打了一个电话到前台,质问道:“你们怎么管理的酒店,为什么我的房卡会在别人手上?!”

前台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良好的训练立刻让她反应过来开口道歉:“对不起孟先生,我们的工作出现了疏忽,我们现在立刻调查,给您一个交代。”

孟策言的怒火稍微平息了一些。

但整个人依旧恼怒不已,这女人真是神通广大,查到他在哪住也就算了,竟然还弄到了房卡,要是自己不开门,她是不是就直接进来了。

“不管怎么样,叫保安上来先把这个女人带走!”

云蒹错愕的看着眼前暴躁的男人,显然并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难道不是孟策言叫她来的么?

她张了张嘴:“孟先生……”

还没说完就被孟策言冷冰冰的眼神震慑,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强烈的屈辱感一涌而上,几乎要把云蒹淹没。

她知道,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此时应该说些什么话来分辩。

但是,对方笃定的语气和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又让她放弃了。

说了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被当做狡辩。

云蒹握了握拳头刚要转身离去,却被背后一个声音打断。

“现在才想走,晚了吧,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神通广大弄到我的房卡,但是既然有勇气这么做,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恐怕,要请你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云蒹怔愣片刻,想到自己尚未拍完的几个广告,还有自己在医院的母亲。咬着嘴唇低声哀求道:“孟董,房卡是我经纪人给的,也是她叫我来的,我没有恶意,求你不要报警。”

孟策言冷笑一声:“这话,留着跟警察分辩吧。”

云蒹听到这话,几乎浑身无力摇摇欲坠,她没有想到对面的人这么狠,一句话就给她判了死刑。

但是为今之计只有不要将事情闹大,她强自镇定,几乎都要把随身背包的带子扯断。

“孟董,求你了,求你千万不要报警,不然我就完了,我经纪人告诉我是你指明要我,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然而这带着哭腔的哀求,对方并没有放在心上。

孟策言不愿意再看云蒹一眼,整个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爬床的女人以他的身份实在是见的多了,大多也都还算比较委婉,这么变本加厉,无所不用其极的还是头一回见呢。

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省得下次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来挑战他的底线。

云蒹几乎就要跪下,但是却被旁边上来的酒店的保安阻止了,他们动作迅速且不留情面地扭转她的胳膊。

“这位小姐,你冷静,我们已经报警了,你不要在给自己招惹更多的麻烦!”

云蒹挣扎着被两个保安架进电梯,她回头想要继续哀求,却发现那扇门早已关闭,整个楼道都空荡荡的,连一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云蒹自嘲的笑了一下,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庆幸,这一层总统套房的入住率不高,没有叫人围观自己最狼狈的时刻。

进了房间孟策言揉揉眉心,头痛的给助理去了一个电话。

“喂?刚才有个女人不知道从哪弄到我的房卡,还差点闯进来,你查查怎么回事。”

助理惊讶极了,这种事情也说不上严重不严重,就是不知道这个女人打的是什么主意,要是自荐枕席还好,若是偷了什么重要文件那可就坏了事了。

助理连忙应下,本该是睡觉的时间,又要开始忙了。

不过,明明住的是自家的酒店,怎么还会出这种事情呢……

警卫室的窗户正对着前台,从这里可以看到,里面的女人坐在沙发上,被一左一右两个保安牢牢盯着。

女人低着头,一言不发,像是认命了一样。

方才接电话的前台小姐和其他几个人凑做了一堆。

偷偷拿着手机录了像。

“我去,我还以为是出来跑业务的,没想到是爬床的,也够倒霉的,爬床不成,还被赶出来,丢人丢大发了。”

录像的人伸手放大了屏幕中的人像,突然惊讶的叫道:“哎!刚才没注意,这女的怎么长的那么像《风云度》里面那个小丫鬟啊?!”

旁边的人立马凑了上去:“哎,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女的叫什么来着,云……”

“云蒹!”

录像的人一脸兴奋:“我去,女明星自荐枕席,还叫我给看见了。”

“快快,把刚才的录像,发一份给我。”

云蒹坐在警卫室里,包和手机已经被两个保安收走了,她眼神木然的抱着手臂,觉得有些冷。

并没有意识到有人在不远处拍她。

意识到又能怎么样呢,她也一样没有能力阻止。反抗的越厉害,明天爆出的笑料就会越多。

完了,一切都完了。

经此一夜,自己名声扫地,从此再也做不了演员了。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3
第3章卒子   
更是会因为形象受损,欠下数百万的违约金,这辈子再也不要妄想翻身了……

不一会警笛声响起,一个保安推搡了她一下说道:“走吧。”

云蒹起身,眼神茫然地看向前方,不知道她走上的,是一条怎样的路……

第二天一早,孟策言就接到助理的电话。

“喂,孟董,查出来了,那个女人叫云蒹,是丰林传媒旗下的一个小艺人。”

孟策言知道这个丰林传媒,圈子里出了名的喜欢给人拉皮条,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让旗下的女艺人这么听话。

“丰林从哪里拿到的房卡,是我们酒店出了内鬼么?”

助理轻笑了一下,说起酒店经理给的牵强的解释:“说是昨天那个前台小姑娘,让她给弄丢了房卡,才叫人捡到钻了空子。”

孟策言冷笑一声:“就这么巧?刚好就丢到我的房间,这经理不能留了,找个理由把他开掉。还有那几个前台,一并弄走,见都没见过的人拿着房卡就随意进来了,还是总统套房的房卡,传出去酒店的生意还做不做?”

助理连连应是。

孟策言继续问道:“还有那个小艺人呢,她有没有说什么?”

“小艺人还在警察局呢,倒是什么也没说,似乎是被刺激到了,我早上去探视的时候看她状态很不好,整个人可怜兮兮的。我都没敢告诉她外面的新闻。”助理答道。

孟策言思索了一下,想起昨天那个低着头的身影,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口:“算了,你去把她保出来吧,外面的新闻都够她喝一壶的了,我就不追究了。”

助理连忙应声,心里却在暗叹,这何止一壶啊,这个小艺人怕是再也无缘娱乐圈了。

助理接云蒹出来的时候,她的状态比起早上更差了,双眼无神,眼底泛着青黑,似乎是一夜没睡。

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都是助理问一句,她就答一句,声音低低的,带着鼻音,也不知道是哭的还是穿的太少着凉了。

云蒹出拘留所的时候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想的事情很多,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想,只是低着头跟着助理往外走。

助理想到刚才进拘留所时门外那几个隐藏在角角落落的娱记,暗叹还好自己准备周全。

他递给云蒹一个袋子,说道:“这里面有套衣服,还有口罩和帽子,你去换了再出来吧,外面都是记者。”

云蒹听到这话,愣愣地接过袋子,感觉心尖像是被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却刚好敲到关卡之处,一瞬间泪流满面。

这在地狱里的一天一夜,她都以为自己的心凉透了,眼泪都被冻成了冰,没想到还能哭出来。

她想道谢,但是一出声全变成了呜咽。

最终,只好一擦眼泪转身,向身后的洗手间跑去。

助理在她身后叹了一口气,好好的小姑娘,怎么来干这种勾当呢。

纵然云蒹从头到脚全都遮住了,但是还是被门外躲在树后的娱记一阵狂拍。

不难猜想半个小时后这些照片,又会被安上怎么样的标题推送到大众的手机里,电脑里。

也就是因为在拘留所门前,那些娱记不敢大肆围上来,不然云蒹今日怕是根本走不了。

助理看看这阵仗,索性送佛送到西,护着云蒹到了自己的车上。

“你去哪,我送你吧。”

云蒹低垂下眼眸,摇摇头:“我……不知道……”

助理想了一下,瞬间了然,这个时候原先云蒹住的酒店,怕是早就被得到消息的记着围住了,这么回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他转头看看云蒹迷茫又无助的神色,最终叹了一口气,建议道:“那要不去克林顿酒店吧,我给你定间房,那里应该没有记者。”

云蒹眼睛一红,觉得这个助理真是个好人,但是心底的良知告诉她,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

昨天她才刚刚在别人酒店里面招惹了一堆事情,现在又死皮赖脸的过去,算怎么回事。

但是不去,自己又能去哪呢?云蒹低下头,一阵沉默。

助理见她不说话,就迅速替她下了决定,往酒店方向开去:“你现在匆忙找住处只会被记者堵着,虽然孟董昨天确实很生气,但是你要是因此出了什么事情,他大概也不会高兴就是了。”

说到这里他小心的瞥了一眼云蒹的神色,继续说道:“而且,事情闹成这样,跟我们也有关系,孟董那个人向来比较正派,突然房卡到了别人手上,他怀疑酒店有内鬼,所以裁了几个人,其中有个小姑娘心怀不忿,就把拍的视频放到网上了,等到我们察觉,事情就已经闹大……”

云蒹扯扯嘴角,想要笑一笑,却失败了:“你不用跟我解释,明星进了警察局,是怎么也瞒不住的。你还能给我提供一个清静的地方,我真的很感激你。”

助理看她心情不好,也没有继续再跟她说话,这会儿,怕是说什么也没有用,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静静吧。

云蒹烦躁的从包里拿出手机,深呼一口气,开了机,果然立刻就响起了叮叮咚咚的提示音,无数短信轰炸而来。

她没有逐条去看,只是从上到下翻了翻。

没有妈妈的。

或许她还不知道,毕竟她不怎么看娱乐新闻。云蒹心存侥幸的想着。

然而下一秒,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屏幕上“妈妈”这两个字瞬间变得硕大,像是一张巨大的网,毫不留情的冲着她扑面而来。

云蒹手一抖,只觉得手机突然重于千斤,根本不是自己能拿得动的。

电话想了很久,云蒹既没有接也没有挂断,让旁边开车的助理都仍不住侧目。

终于她伸手滑向了接听键:“喂。”

“云蒹,你说你都在干些什么,给大老板陪睡么?!你的脸还要不要了!我跟你讲,我就是病死也不会要你那些脏钱的!”

“妈,我……”

“你不要说了,也别来见我!我现在想到你就觉得恶心!我没有你这种女儿!”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4
第4章鱼死网破   
云蒹甚至没来得及分辨一句,那边就砰的一声挂了电话,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砸了。那电话是云蒹之前买给她的,联系人也只有云蒹一个。

一天之前,母女俩还用这部电话亲亲热热的说着话。

云蒹一瞬间垮下肩来,像一只丧家之犬。

母亲是个要强的人,不论是从前的父亲还是现在的自己,她都喜欢在他们身上强加自己的意愿。

父亲过世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在学习生活上各种苛求云蒹。

现在自己做了这么有辱尊严的事情,她怕是再也不会认自己这个女儿了吧……

云蒹到了酒店房间,有些疲累的坐在沙发上,她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然而从昨天到刚才的一幕幕不停地在脑海中重复播放。

场面屈辱至极,直让她恶心的想要把心从胸膛里挖出来。

云蒹不知出于什么心思,最终还是拿起手机,在搜索框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果然,下一秒,就出现无数条加粗放大的标题。

“女艺人自荐枕席却被赶出房门”

“云蒹自荐枕席”

“云蒹和金主闹掰”

“云蒹的被包养史”

云蒹闭上眼,手一松,手机滚落到了地毯上。

咚的一声,似乎砸碎了她的整个世界。

就这么认命了么?!

不行!妈妈的病!还需要钱!

云蒹的求生意志在一瞬间鲜活起来,她几乎是挣扎着扑到地毯上,救命稻草一般抓起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

“喂!何姐,我是云蒹!我该怎么办,昨天是你叫我去的。”

何微声音故作惊讶:“云蒹,你怎么乱说呢,你自己做了那种事情,给公司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还想要啊倒打一耙么?!”

云蒹咬咬牙:“何姐,你要是这样,我就没有办法了,之前事情的真相如何,你我心知肚明,我手上有之前的录音……”

何微皱了皱眉头,这丫头倒也不蠢,只不过她都录了些什么?

她眼神一转威胁道:“云蒹,你别忘了,我们手上还有什么东西,你就不怕……”

云蒹被逼到绝境,整个人无比的清醒,冷笑了一声说道:“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以为我还会怕你放区区几张照片么?反正我是没法再娱乐圈待下去了,我劝你不要把我逼得太紧,我就算身败名裂,也要拉上你们公司一起!”

何微十分气恼,但是也丝毫没有办法,现在对方完全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说不定,现在也在录音,自己说的越多越危险,她顿了一下,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一百万!给我一百万!”

何微被吓了一跳:“云蒹你疯了吧,张口就是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呢?!你到公司之后都没有挣到这么多钱吧!”

云蒹没有给她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一百万,十分钟内打到我账户上,不然我就把一切证据都公布到网上,并且给丰林的艺人人手发一份,我想就你们做的那些破事,应该有很多人想要借机摆脱你们吧!”

“我一个人死无所谓,倒是你们,能让你们这偌大的公司身败名裂,再也赚不了黑心钱!”

说完她就果断的挂断了电话,何微不死心的再打过去,却并没有人接。

何微气急败坏的给王存打了一个电话:“喂,王总,她要一百万,而且要求二十分钟之内,时我们疏忽大意了,那丫头手上居然还有之前的录音!”

王存厉声问道:“你这次有没有说什么?”

何微回答:“没有,我这次说话很小心,就怕她录音,连之前照片的事情都说的很含糊。主要还是这次太过于仓促了,谁知道这个孟策言这么疯狂,我们措手不及什么也没有准备,要是早早控制起来,她手上有什么证据都没用。”

王存沉着脸:“她手上真的有录音么,你核实了么?是我的还是你的?”

何微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那丫头手上的录音多半是和自己的,毕竟自己才是联系她最多的人。

但是公司会花一百万只为保住自己么,绝无可能!上面怕是立刻就会把自己踢出去做替罪羔羊。

她心思转了几番才说道:“她说她在被威胁拍照之后,每一次通话和见面都录了音。虽然有可能是撒谎,但是万一是真的,可是我现在根本打不通她的电话,您是不知道,刚才电话里她那个疯狂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王存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

何微继续劝着:“要不,我看我们先稳住她,不要把她逼急了,后面再……”

王存冷哼一声:“给她打钱,我倒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命花。”

云蒹的思路也从未有过如此清晰,她坐在床上,勾选手机里的一条条录音和照片选择备份,最后上传到邮箱,设了群发的定时邮件,同时她在自己所有的个人账号上,设了定时发送。

没过一会儿,手机就显示银行卡到账,云蒹淡漠的看了一眼,没有任何欣喜。

对方这么爽快的就打钱过来,之后自己势必会付出比这一百万更要惨痛的代价。

不过……

她把手机上的软件全部清空,只留下录音和图片证据。

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笔,在客房意见簿上写了起来。

最后云蒹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佩,放在心口攥紧,爸爸,女儿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她恍惚了一会儿,接着很快反应过来。

督促自己要快,恐怕纵然不在一个城市,丰林传媒那边应该也快要有动作了。

她抓起房间里的电话,打向前台:“喂,你好请帮我找一下孟董的助理曹先生,我是云蒹,之前他带我过来的,我突然有些急事想要问他,能帮我找他来么?”

昨天的事件之后,克林顿酒店的前台们就被敲了紧钟,一个个嘴紧了很多。

但是今天曹助理带云蒹回酒店的事情还是引起了轰动,谁也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唯有在私底下暗叹一句贵圈真乱。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5
第5章死别   
这回听到是那位不知跟自家老板到底是什么身份的姑奶奶,立刻打起来十二分精神,客客气气的回答道:“好的云小姐,我这就打电话问,请稍等。”

助理本来在孟策言房间帮忙处理文件,这次他们来M市主要还是对一个项目进行考察,进展很快,今天汇总一下大概资料就差不多可以评估了,定下合作意向之后,再派考察小组进行细致的评估。

谁知突然手机响了,助理一手敲着键盘一手接了起来:“喂,我是曹仁。”

“曹助理,您好,我是克林顿酒店前台,您带回来的那位云蒹小姐说,有急事要见您,您看……”

助理有些疑惑,明明一个多小时之前才见过,也不知道有什么事,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孟策言看他神情不对,问道:“怎么?”

助理回答:“是那位云蒹小姐,说有急事要见我。”

孟策言皱了眉头,这小艺人好像事情有点多啊,真不该一时心软带回来。

不过既然带回来了……

他说道:“那你去看一眼吧。”

助理点头,反正都在一个酒店,也不麻烦。

助理不出五分钟就在云蒹门口出现,云蒹开门之后有些意外,但是也没有多想。

“真是太麻烦曹先生了。”

助理笑着说:“没事,我不过是从楼上下来。”

云蒹没有继续客套,反而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已经找到住处了,这就要走。”

说着拿起手上的玉佩和化妆包:“这是给您和孟董的小礼物,就当是为我之前给你们添的麻烦赔罪。”

助理连忙拒绝:“不用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云蒹不容拒绝的把东西放在助理的手里:“对于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就是莫大的帮助,这个化妆包里的东西是给孟董的,还望您能帮我带到,这个玉佩是给您的,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助理百般推拒之后,还是敌不过云蒹的强硬,接下来了:“那就谢谢云小姐的礼物了,我送你过去吧。”

云蒹说:“不用,我朋友家里离这里不远,我打个车就去了。”

助理目送着云蒹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纳闷,本来他还揣着防备的小心思以为这个小艺人要搞什么事情,谁知对方是要告辞,短短的接触来看根本不像是那种为了名利出卖身体的人啊。

助理回到孟策言房间,手上还捧着一个化妆包。

孟策言狐疑的看着他。

助理也觉得有些好笑,这个云小姐大概是时间仓促,没有东西包礼物,只好拿个化妆包装起来了。也不知道她给孟董送了什么东西。

他一手拿着化妆包,一手拎着玉佩说道:“那个小艺人走了,临走还给我两送了礼物,这个玉佩是给我的,这个化妆包是给您的。”

孟策言不觉得一个穷到要自荐枕席的小艺人能给出什么珍贵的礼物,只是看了一眼问道:“所以她是送了口红给我么?”

助理被自家上司这个冷笑话给冷到了,伸手把化妆包递了过去:“您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孟策言随手接过,拉开化妆包的拉链,却是一愣,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一张银行卡,一个手机还有一张字条,这是什么意思。

他拿出字条打开。

“孟董,很抱歉给您带来了这么多麻烦,但是现在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这张银行卡里有一百多万,密码是371011,我母亲还在医院里等着用钱,希望孟董能派人把这钱找个名义给我的母亲,不要说是我的。我没有什么能回抱的,唯有这手机里的文件,相信孟董听过之后会知道怎么利用这个机会。我手上的消息会在后天准时发出,如果孟董抓住机会,说不定可以挣一笔,算是我对孟董的报答吧。”

大致浏览一下,立刻对助理说道:“你去把人拦住,她要自杀。”

助理惊讶极了,拿过字条一看:“这上面没说自杀啊?她母亲我知道,就是之前我接她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还打电话吵了一架。”

孟策言说道:“你觉得一个一穷二白的小艺人哪来的一百万,多半是手上有什么证据威胁了丰林,她这边又要披露消息,定然是想玉石俱焚,什么情况下能引起轰动?唯有她自杀。”

助理一听,顿时也明白了,立刻夺门而出。

然而已经晚了,酒店门口早就没了云蒹的身影。

孟策言跟在后面,邹着眉头有些无语,这个小艺人的事情是真的多,他是不是还该谢谢她没有选择在酒店自杀啊。

“你去警卫室调门口的监控,看看她上了哪辆车,要快!”

云蒹坐在出租车后座,览看着外面的风景。

城市里总是这么喧嚣,然而仅仅一窗之隔,似乎就把她跟外面热闹的世界分隔开来。

云蒹把手放在窗上,想要描摹那高楼的轮廓,似乎这样就能和外面的世界挨得更近一点。

然而却被晒热的玻璃灼了一下,她缩回手,低下了头。

司机从前排后视镜观察着她,半晌,问道:“你是不是,那个,云蒹?”

云蒹扶了一下墨镜,低着头并没有回答。

司机讨了个没趣,轻觑了一声,一脸嫌弃的开着车。

很快就到了地方,云蒹递过去一百,司机却没接:“不够!”

云蒹没说话,指了一下计价器。

司机回过头轻蔑的看着她:“你这种人坐我的车,我嫌脏,一会儿还要去洗。”

云蒹一滞,拿着钱包的手抖了一下。

下一秒又抬起,把整个钱包狠狠的砸在司机脸上,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她扯了扯外套,即便在大太阳地儿里,她也感受不到丝毫温暖。

原来,任何人都能轻贱她。

她习惯性的摸索胸口的玉佩,却没有摸到,这才想起来,是送给孟策言的助理了。

“爸爸,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

云蒹万分留恋的看了一眼家的方向,沉默良久。

最终,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定制娇妻请换位》花语书坊书号:13863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6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