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纳兰芸楚作品《凤主天下:邪王的惊世宠妃》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49

康乃馨 2019-3-29 152


凤主天下:邪王的惊世宠妃 连载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纳兰芸楚

章节数:726

上架时间:2019-01-21 15:17:49


《凤主天下:邪王的惊世宠妃》花语书坊书号:13849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4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1)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简约线框标题

元武大陆北域

沧澜山

“小贱人,怎么不笑了,平日里你不是最喜欢对着戚风哥哥笑的吗?今儿本小姐让你笑,你怎么哭丧着脸。就你这个小贱人,有娘生没娘养的废物也妄想戚风哥哥,你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君家二小姐君佳柔手中持着一条满是刺的藤鞭正在狠狠的抽在那树上脸上苍白的女子身上,一拉一扯直接就把女子身上的衣裳给弄得破烂不堪,藤鞭所到之处满是血痕。

君翎疼的几乎要晕过去了,可是她的眼珠子依然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看到她愤怒看到她像是一个妒妇一样,她就忍不住呵呵一笑:“二妹妹,就算我是废物,就算你是天才,你也注定一辈子也不可能嫁给顾戚风,因为我才是嫡出,而你只是一个庶女罢了。”

她的话音落下,君佳柔再一次被气得胸口生疼。她狠狠的扬起手中的藤鞭,然后抽在君翎身上。她的力道之大,恨不得直接把这个女人身上的肉也抽烂了。

看着不管自己多用力抽她,君翎依然咬着牙死撑下来,她那宁死也不愿意求饶的态度,君佳柔心中的挫败感更强了。这样看着,就好像是自己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被吊在树上的君翎依然是那个就算是诸国公主也要仰望的沧澜山药王谷君家大小姐。

她厌恶这种感觉,君翎明明就是一个在医术上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而她则是二级初期的炼药师,并且是同辈中炼药天赋最高的人。可是,为何她再怎么样努力也得不到爷爷的喜欢?而一无是处的废物却得到了爷爷全身心的疼爱和呵护?甚至,爷爷还想着把药王谷也传给这个贱人,她一个废物凭什么得到这些?

自己如此努力去学习,费尽心思也得不到的东西,这个废物却是轻而易举的得到了。

这让她如何不恨。

她看着树上吊着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君翎,她哈哈一笑:“君翎,你是不是还想着等爷爷来救你?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你永远也不要想了。爷爷已经下山了,而山下有着天罗地网在等待着爷爷呢,你想要活下去,那就求我啊,指不定我还会让你像一条狗一样活着呢。”

君翎用一双怜悯的眼神看着君佳柔,她淡淡说道:“爷爷乃是玄宗高手,你那些人是杀不了爷爷的,你有本事就杀了我,要不然,等到爷爷回来,你一定会死得很惨,而且嫁给戚风那个人依然是我。”

她说完这句话后,眉头已经皱在一起了。身上的伤真的很痛,痛到她恨不得马上死去。可是,她不能,她的自尊,她的骄傲,让她不能就这样死了。她是君家的嫡出大小姐,是北秦国太子顾戚风的未婚妻,她不能输给君佳柔这个庶女。她相信,只要熬到爷爷回来,就好了。

君佳柔看着她那双眸子,她就想起了顾戚风跟自己说的话:“小柔,为何你是庶出的,若你是嫡女,我一定会明媒正娶把你迎回北秦太子府。必定会生生世世对你好,不会让你受到半点的委屈,”

每每想到顾戚风那痛心疾首和可惜的眼神,她的心就很痛,痛恨自己为何是庶女,痛恨这个阻碍她嫁给元武大陆最完美的戚风太子的贱人。

“君翎,你别做梦了,不管是你还是爷爷,都不会有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她做了这么多,才哄得戚风哥哥设局把爷爷引离沧澜山。她是不会放过这个杀了君翎的机会。

只是,在杀了她之前,她一定会好好的折磨这个小贱人。若是让她死得太痛快了,那么她这些年受到的苦和委屈就全都是白受了。

她要把那些委屈化作鲜血,一点一点的偿还在君翎身上。

 
简约线框标题

君佳柔看着君翎,她咯咯的笑着把手中的小飞刀扔出去,锋利的飞到直接划过了君翎的脸,生生划出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不断的溢出,很快就染红了她下半张脸。

快要晕过去的君翎生生被痛醒,她看着肆无忌惮在狂笑的君佳柔。她已经是乜有多少的力气和她争执了,她看向了北方,唇角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

她生在炼药世家,还是元武大陆第一势力的药王谷嫡出大小姐,可她天生是一个医学废物,就连简单的草药也记不住,至于成为炼药师,对她来说更是遥不可及。

而且,她不能修炼,不能凝聚玄力。所以,爷爷离开了药王谷后,她就被君佳柔的人给抓了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她,连逃离的能力也没有。

“想要戚风哥哥来救你?君翎啊君翎,我劝你不要这么傻了,你难道就不知道,是戚风哥哥设局把爷爷引开的?若不然,我怎么可能这么顺利的对你下手?”君佳柔看着君翎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她就觉得心里很开心,她把书中的鞭子交给了一旁候着的丫鬟,然后拿出了一封信:“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戚风哥哥写给我的信,小贱人,需要我念给你听吗?”

君翎不断摇头:“不会的,戚风不会这样对我的。”那个他青梅竹马的男人,那个她从一出生就许配给他的未婚夫,那个她心爱的男人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

“看来你是不相信,那么我就读给你听,让你死心。”说完后她展开了信纸开始读了起来,信中所写的无非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还说什么好可惜你是庶女,若你是嫡出,孤必定十里红妆八人大轿迎娶你进太子府。

“来人,把大小姐放下来,让她好看清楚这封信。”君佳柔知道君翎不相信,所有她也不怕把这封信给她看。眼前所见的,对于她的打击更大。

看着她就要晕过去的样子,君佳柔让人端来一盆水直接泼在君翎身上,刺骨的疼痛让她完全醒来了。

君佳柔就是希望看到她狼狈而且绝望的样子,她呵呵的笑着把手中的信放在了君翎的眼前。那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字让君翎的心都颤抖了,这是顾戚风的字,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认得。

而且,这纸张也是只有北秦太子和皇帝才有资格用的云宣纸。这些是别人无法仿冒的!

君翎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比起身上所受的这些伤更痛。

“爷爷不是最喜欢你的,你猜猜,这一路上,我准备了什么招呼咱们哪位英明睿智的爷爷。”君佳柔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君佳柔,要是爷爷真的有一个三长两短,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她怎敢?爷爷可是药王谷谷主,元武大陆人人敬重的神医药王,六级巅峰炼药师,他们真的敢对爷爷动手?

突然,一道阴郁的声音传来,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君翎眼前,他冷笑问道:“为何不敢。”

君翎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这是她叔父的儿子,也是她的二叔君海亮。他为何会在这里?

让她想不到的是,君佳柔居然会乖巧甜美的挽着二叔的胳膊喊他一声:“爹,您怎么来了,都说了这里交给女儿就好了。”

君海亮慈爱的看向君佳柔,随后哈哈一笑:“我就是想要来看看,顺便告诉你赶紧把这女人给解决了,免得夜长梦多。”

君佳柔点点头:“好,女儿再陪大姐姐玩一会儿,然后就送大姐姐上路。”

君海亮走了后,君佳柔浅笑:“姐姐,看到了吗?那才是我爹,至于你家那个短命鬼父亲。”说到君翎的父亲,君佳柔阴冷一笑:“你还得多谢我爹娘呢,若不是他们看在兄弟一场,直接把他送到黄泉了,他指不定还要受更多的折磨呢。”

君翎的脑子一下子就懵了,君佳柔的意思是,他爹君维的小妾陈舒和君海亮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而且他爹还是君海亮和陈姨娘杀的?

就在她惊讶自己听到的事情时,君佳柔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走了过来,她狠狠的一刀一刀在君翎那已经是布满了错综复杂伤痕的脸上划过,力道之大直接让她的伤口翻过来深可见肉了。看着溢出的鲜血,君佳柔越发的兴奋,开始不断在她身体动刀子。

等到她玩够后,她猛然发现君翎的呼吸已经是很微弱了。她阴沉着一张脸伸手去探对方的脉搏:“还以为就这样死了,本小姐还没与玩够呢。”

想了想,君佳柔觉得君翎已经剩下了一口气还不解恨,然后吩咐身边的丫鬟端来了一盆辣椒水,随后狠狠的泼在君翎的身上,辣椒水渗透在伤口上,这疼痛让已经是彻底的昏死过去的君翎打从灵魂里觉得疼痛到颤抖。

她有点扫兴的指挥着身边的丫鬟把君翎的尸体拖到了沧澜山悬崖边上,她看着那深不可见底的深渊娇笑道:“能够葬身在这里,也算是你的福气了。”

确定君翎断气后,她一脚就人给踢下万丈深渊。看着慢慢消失的身影,她唇角微微勾起,这个小贱人死了后,她就是沧澜山药王谷最尊贵的小主子了。

 
简约线框标题

就在君翎的尸体被扔下深渊的时候,天际突然划过了一道银色的亮光。就像是夜空中闪过的流星一般,亮光穿过天际坠落在深渊里。

君佳柔看着这亮光,眉头微微皱起,虽然很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她依然为除去了君翎这个心腹大患觉得开心。

君翎死了,戚风哥哥就是她的了。到时候她会是北秦的太子妃,会是北秦女子都羡慕的幸福小女人。

她所不知道的是,那一具正在不断下坠的尸体突然动了,她的左手手腕一道淡淡的银光浮现,只是很快,那道光就没入了君翎的手腕里。

君翎睁开眼睛,她猛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断下坠。

环顾四周一眼,她忍不住大骂一声:“我去。”见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是被炸弹炸死了吗?尸体已经是四分五裂才对的,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要坠下悬崖。

她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些片段,响起了一些话语。短短几秒钟,她瞬间明白了自己是穿越了。由于如今的状况让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清楚为何会坠崖。

她很想大声喊:这谁啊,为嘛想不开啊?

她好不容易才穿越了,难道是老天爷觉得她前世被炸弹炸得尸骨无存还不够惨,还想要让她穿越过来再死一次?

这个高的悬崖坠下去,肯定脑浆都得摔出来。

呜呜,

这死法太不美观了。

这老天对她太不公平了,简直就是可恶到令人发指。

她只是轻微一动,发现全身都痛得要命,而且,下坠的速度也更快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被摔得脑浆都出的时候,她突然砸进了水里。而且,为何她觉得底下软软的,像有什么在托着自己一样。

她看着那不见天日的一般的崖顶,忍不住说了一句:“我的奶奶啊,这么高摔下来居然没摔死,看来老天爷还是有点良心的。”

难道说,这就是祸害活千年。她这个活在黑暗中手染鲜血的佣兵毒医居然在身体被炸得尸骨无存的时候还能重生。而且,在这么高的悬崖上坠下来居然也没事?

正在她心里美美哒,觉得自己还能继续祸害世人的时候,她一下子就被什么东西给翻到在水里:“啊啊啊。”她心里怕怕的,难道说这水里有吃人的水中生物?

就在她担心自己会遇到危险的时候,她的身体居然直接被拎出了水面。没错,就是拎着的。

她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砸到的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俊美无双的男人,他的五官绝美,气质清冷如雪,一双深邃得像是可以看透世界一切的眸子。

他就这样看着自己手中拎着的‘猎物’,那双眸子光芒是四射,像是九天之上银河畔那闪闪发亮,璀璨夺目的星光。

用公子无双四个字来形容这男人,一点也不为过。

男人先是挑眉,最后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他的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声音低沉好听:“有意思,居然还有人从上面坠落而不死。”

君翎的手动了动,她挣扎几下企图想要脱离这个男人的魔爪,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很危险。可是,她一动,全身火辣辣的痛。

身上一抽一抽的,这样子的疼痛对于她而言是再熟悉不过了,只有鞭子抽打的痛才是这样的。前世在那个地方苦苦挣扎,为了活命,她经常被人毒打。

经过她这样挣扎,身上那些鞭痕和刀伤再一次溢出血。那些深可见骨的刀伤居然流血了,鲜血就这样顺着她的手滴落在湖水上,两人所在的位置上,那一朵朵滴在湖水中的鲜血如同绽开的红色花儿,如何看都透着诡异,就如同此时此刻这一方天地的气氛。

 
简约线框标题

男人这才注意到了女人衣服是那样破烂不堪,还可以从那破烂的地方看到她浑身的伤,有鞭伤,还有匕首利刀之类划过的伤口。这样的伤口出现在一个女人的身上,是多么的可怕和恐怖。

君翎觉得全身都疼,还被人这样拎着,简直连再死一次的心都有了,她看着他,眼眶里溢满了泪水,娇弱的喊了一句:“帅哥,我疼。”

轻轻的,只有四个字。却让男人的心像是被什么撩拨一样,让他的心微微颤抖,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什么叮了一口。他看了看自己健壮的上身,没有预料中那样出现恐怖的黑纹。

“可以先把我放下来吗?要不然炸不死我,也摔不死我,我都得失血过多而亡了。”她看着自己的血已经染红了一片湖水,而且她现在头晕晕的,好像随时都有一种要昏迷过去的感觉。

男人看着这些血水,嫌弃的挑眉直接把人拎着飞身上岸。到了岸边,男人看着那弱小的女子,想了想,直接就把自己手中的小猎物放在地上,随后缓缓转身。

君翎看着男人的背影,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是放在地上而不是扔在地上。她回过神来,突然看到那男人正在穿衣服,那精壮的上身,还有那包裹在淅沥沥裤子里的大长腿外加他帅气得人神共愤的五官。好吧,帅哥的确很诱人。

可是,若为自由故,美男皆可抛。

她砸了人家,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要等到人家穿好衣服后来找自己算账?

让她想不到的是,她好不容易爬起来,走着走着,突然就倒下去了。昏迷之前,她终于明白为何某男一点也不在意她会跑了,因为他算准了她跑不远。

男人穿好衣服后,再看看倒在地上脏兮兮的女人,他剑眉微微皱起:还真是一个不听话的猎物。

他随手拿起了一旁那件外袍把女人包起来,然后抱着她飞身离开了。

到了山脚下的院子里,一个穿着青衣的男子看着自家主子抱着一个女人回来,他惊得嘴巴都长大了:“君主,这,这。”

男人淡淡说道:“打一桶温水到房里来,再去找叶兰要一套没上身的衣裳。”

说完后,他抱着君翎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叶青看着这一幕,更是吓得不敢说话了:君主这是要把这姑娘带回自己的房间里?

这,怎么出去沐浴都能带回一个女人?

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叶兰等人得知君主带着一个受伤的女人回来,并且还把这女人安置在自己房间里,众人顿时惊了。她急急忙忙的拿着一套自己没有上身的新衣裳到了君主的房间里。

看到了君主正在小心翼翼解开那姑娘的衣服,叶兰咬了咬唇,硬是头皮说道:“君主,让属下为姑娘换衣服和清理伤口吧。”

他家君主对女人向来都是敬而远之的,每一次触碰到女人的时候,他的身体就会出现一些诡异的黑纹,而且还伴随着疼痛。虽然她是君主的属下,可是从未近身侍候过主子。

男人淡淡扫了一眼叶兰,随后说道:“衣服放下,你可以出去了。”

叶兰还想要说说么,却被男人用力一挥,狠厉的罡风直接把叶兰打出去了。男人的手再一次挥动,房间门重重的关上了。



关门声狠狠的敲击着站在门外的几人心里,叶兰站起来后像是见鬼一样,不可置信的说了一句:“君主触碰到那姑娘,居然没有出现黑纹。”

她的话,引来了另外三个男人的视线,叶青不敢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当真?”

叶兰点点头:“千真万确,我看到了君主为那姑娘宽衣治伤。”

“希望君主不要兴奋过度了,不小心把那姑娘给弄死了。”穿着蓝衣的男人挑眉说道,他万万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君主可以碰的女人,想到君主和女人那一幕,不知道为何,他觉得十分诡异。

要知道,君主可是从来不食人间烟火的。

 
简约线框标题

北浅陌把君翎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了,看着粉色的小肚兜都被人抽出好几道口子,身上的伤口血肉模糊,好像随时都要溃烂一般,伴随着血腥味和已经浅淡的辣椒味,屋子里瞬间就充斥了一股让人恶心的气味儿。

他的眉头拧紧,屋子里气温也降到了极点。虽然厌恶这样的气息,可是他依然小心翼翼为君翎上好药,然后包扎好那些伤口严重的地方。这才为她穿好衣裳。虽然这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也是她除了母亲以外,第一次触碰到女人。可是由始至终,除了为她上药外,他都很规矩。

他为女人换好衣服后,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这个从悬崖之上砸在他身上的女人。这个,是他除了母亲以外唯一一个触碰了而不会长出黑纹的女人。

对于外界而言,他这是畏惧女人,不能触碰女人。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其实他是从小到大都不能触碰女人而已。小时候爹娘告诉他,这是因为中了美人香的缘故。而他,也不甚在意。

美人香不会危及生命,却是无解的,他本以为此生都不会遇到一个他可以接近的女人。想到她那一声轻柔酥软的:帅哥,我疼。他的心里就生出了一股让他也察觉不出的异样感觉,这种感觉,很陌生,可是他又那样的渴望想要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

昏迷当中,君翎发现自己坠落在一处云雾萦绕的地方,她摔下来的姿势有点狼狈,无奈爬起来后,环顾了四周,发现这里绿水青山,云雾萦绕的地方隐隐可见繁花似锦,真真是一处人间仙境。

这种感觉太真实了,一点也不像是置身在梦中,她蹙眉低语:“这是什么地方?”

就在她四处张望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数十万年过去,想不到青鸾药府也有择主的一天。”

声音响起了,她四处张望,压根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你到底是谁。”

“我是青鸾,这只是我留在这里的一道残魂,你如今身处的青鸾药府便是我采用天地初开时出现的五彩凤凰石锻造出来的至宝,青鸾药府锻造成功后,融入了远古青鸾的血。此乃天地至宝,既然它选择了你,那么你便是我的传承者。”

青鸾的声音落下后,一道亮光射入了君翎的脑海中:“那是我的成名绝技鸾凤神诀,希望对你日后修炼之路有帮助。但愿,我们真的有相见的一天。”

对方说完了这一句话就消失了,不管君翎如何呼唤都没有声音了。这时候,她的脑海中涌现了一些功法,难道这些就是青鸾所说的什么鸾凤神诀?

她正想要弄清楚这听起来很牛逼的鸾凤神诀是什么的时候,脑海突然一片生疼。她伴随着疼痛缓缓的醒来了,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感觉到身上的伤口也一阵的撕裂,疼一下子就深入了骨髓。她蹙眉看了一眼这淡紫色的幔帐,再想到了那个妖孽般俊美的男子。她记得自己晕倒的时候,那个男子也在。难道说,是他把自己带了回来?

她闭上眼睛,脑海中不断的涌现一些神奇的那些片段蜂拥而至。只是,知道关于这具身体越多的事情,她就觉得越愤怒。到了最后又觉得原主那清高的性子太不讨喜了,若是她不这样眼高于顶,早点看清楚身边的人,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君佳柔,那个看起来温柔贤惠实则蛇蝎心肠的女人,她冷笑说道:“很好,你成功的招惹了我,总有一天我会杀上沧澜山去,把你们抽筋扒皮。”自从出师以来,除了穿越之前被人炸死了,她还未曾受过伤。

现在,身上的伤痛却在无时无刻提醒她,要小心身边的人。

她想起了君佳柔在她脸上划了很多刀,而且每一刀都是用力划下去的。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疼痛感传来,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光滑得一点疤痕也没有。怎么会这样的?难道说是自己记错了,君佳柔压根没有伤自己的脸蛋?

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是那样恨君翎。怎么可能留着君翎那绝美的容颜,若真的被毁了,为何现在又完好无损?

她快步走到铜镜前一看,镜子里的少女约莫十四五岁年纪,鹅蛋脸,双眼皮的丹凤眼里凝满的是淡淡的冷光,可是并不妨碍这双眼睛的狐媚和美丽。她不需要有任何的表情,就知道了原主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因为这张脸她一点也不陌生,和她前世长得是一模一样。

她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忍不住想着,这难道都是注定的?所以她才会穿越到这个和自己容颜和名字都一样的女子身上?在坠落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她脸上不是有很多伤口吗?为何现在没有了,难道说这些都是因为那什么青鸾药府?

就在她想着事情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叶兰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米粥进来,看到君翎已经醒来,她笑着说道:“姑娘醒来了,身上的伤口可还疼?”

君翎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也是十七八年纪的女子,只见她穿着一袭米蓝色束腰长裙,长得甜美可爱,可是眸子的精明却掩盖不住:“你是谁,我为何会在这里?”

她并没有回答叶兰的话,反而是询问自己如今身处的地方。从脑海中的记忆里得知这是元武大陆北域,以实力为尊,这里的人都修炼玄气,但凡可以修炼的人都被称之为玄灵师。

玄灵师又分很多等级:玄者,玄人,玄士,玄师,玄宗,玄王,玄皇。这七层分别对应的颜色为赤橙黄绿青蓝紫,最高级的是紫色,颜色越深代表着实力越强悍。

玄灵师在与人打斗的时候,所展现的招式都会带着你实力层次的颜色。而每一层次也会有九阶,所以在元武大陆,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需要的是时间和毅力,天赋都缺一不可。

沧澜山则是和双峰三学院一样处于诸国势力之外,是一个单独的存在,是炼药师和医者向往的地方。

她很想知道自己从沧澜山悬崖坠落后,被那个妖孽男带到哪里了?

叶兰放下手中这碗粥,正想要回答,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她猛然回头正看见一袭淡紫色锦袍的北浅陌走了进来,他看了叶兰一眼,挥挥手直接让她下去了。

君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这是她第一次在精神状态不错的情况下见到他,可以说是她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

她唇角动了动,好一会儿才别扭的说了一句:“谢谢你救了我。”前世习惯了独来独往,那怕是经历了多少生死,她都是一个人。如今突然被人所救,要道谢的时候还真是难倒她了。

北浅陌没有说话,只是淡定的用大勺子把米粥装进了小碗里,看到差不多了,他把米粥放在君翎的跟前:“既然是我救了你,那么你就得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君翎想不到这个男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要求自己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她在心里倒吸一口气,这样直接的人她还是第一次遇见:“你想我如何报答你?”

北浅陌淡定说道:“留在我身边。”
《凤主天下:邪王的惊世宠妃》花语书坊书号:13849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4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