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桔子叔NASA作品《纨绔帝少的双面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57

康乃馨 2019-3-29 120


纨绔帝少的双面妻 连载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桔子叔NASA

章节数:331

上架时间:2019-01-21 15:17:50


《纨绔帝少的双面妻》花语书坊书号:13857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5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第一章生命中的偶然都是命中注定
当阳光从窗帘缝隙间钻出来抚上被子的时候,舒贝贝揉着眼睛醒了过来。在温暖的臂窝里动了动脑袋,玉白手臂缠上男人健硕腰肢。睁开眼,便能看到他随着呼吸轻动的喉结,再抬眼,又看到为薄唇更添一抹色彩的小伤口。

舒贝贝记得那是她咬得,在情侣之间的确是有些激烈了呢。

到目前为止都很美好,问题是,她并没有恋人啊。

“流氓!”

随着叫声响起的,还有一个清脆的巴掌声。

床上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张俊颜上就落下了五指红印。双目一睁,本是墨色的眸子在窗子打进来的那束阳光中竟浮了层金色。上身冷硬的肌肉线条被几枚玫瑰色的吻痕截断,长腿微蜷着阻拦了她下移的视线。男人懒洋洋地用被单裹住自己的腰,只是从床上坐起来这么个小小动作却让舒贝贝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和我玩欲擒故纵的也不少了,你却是最差那个。”男人伸出手指抹了抹自己唇角的伤口,声音哑着,但还是诱人地让舒贝贝身体发麻。

舒贝贝还忙着找衣服穿衣服,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男人都说了什么,眉毛一挑:“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你捡尸还要骂我勾引你了?”

“如果不知道你是演员,我就要信你这副委屈的样子了。”男人用被单围好下身,将地上的裙子也拿起来朝舒贝贝丢过去,“回去告诉司经理,就算星城娱乐要用这种方法威胁我投资,也得找个机灵点的女人。这样的货色,我半分钱都不会给。”

舒贝贝一听这话恨不得把白眼翻到月球去,弯腰拿起自己的手袋掏出钱就往男人的脸上砸:“不用,给钱的是我才对!”

说罢,套上裙子便摔门离开。

解笙看着一床零零散散的钞票揉了揉眉心,突然目光一停,伸出双指夹住了随着钱被女人一并扔出来的入门证。

舒贝贝……吗?真是俗气又白痴的名字。

舒贝贝这时则正飞速赶往电视台,刚刚的男人有些眼熟,但她一时想不起来也没时间想。还有一小时邀她做嘉宾的节目就要开始直播了,这可是她第一次参加综艺!和那男人纠缠搞不好就会闹大,在刚刚出道就出这种事,她不死才怪!

可刚刚跑到一半,却听到助理唐雅雅的打来电话说节目取消了。

取消?临近节目开播突然取消?这怎么可能!

直到唐雅雅开车过来接她,舒贝贝才知道取消是指她“被取消”了。公司以联系不到她为由,昨天晚上让和她同期的顾小千顶替了上去。

唐雅雅也觉得心里不好受,原本她昨天要陪着舒贝贝的,经理司子庚叫了舒贝贝去参加一个酒会,却一直让舒贝贝给人敬酒,她去买个解酒药的功夫就没人了。

回到星城娱乐,司子庚也完全的闭门不见的状态。

这倒还真不怪他,因为这时候的司经理正满头大汗地在办公室里和解氏娱乐集团总裁斗法呢。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2
第二章没有明码标价的才是真坏人
“司先生真要以此威胁我吗?”解笙晃着身子坐在椅子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是哪里的混混走错了门。

司子庚皮笑肉不笑地坐在对面,双手交叉着放在桌子上:“这哪里是威胁,只是想让解先生投资大家一起赚钱,然后送您几张照片而已。”

说罢,司子庚将几张照片推过去摊开。全部都是解笙和舒贝贝在一起的照片。

解笙瞟了一眼,拿在手里卷着玩了起来:“照片,还有多少?”

司子庚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纸质的就印了一点,好看的我都存起来了。”

解笙掏出自己的打火机,点燃照片做成了个小火把在司子庚面前晃悠:“我就说大早上的谁没拉好窗帘,原来是司先生留着拍照用的。你要是早说,干脆不要拉上,脱光了大大方方地照,我一直想出写真来着。”

司子庚看着灼热一点点靠近其实心里也害怕。

真是没办法他才会这样这样做的,不然谁会招惹楚京巨头的解家大少爷?解家只有这么一根苗,解老爷子打小就宠着结果宠成了个仗势欺人不学无术好色风流的衣冠禽兽。

清了清嗓子,司子庚正色:“总之,舒贝贝是我们正要捧红的新人,她自己也不乐意,解总裁这可就是强迫的。我们公司要追究的话……”

话还没说完,司子庚就觉得自己呼吸一紧,然后才反应过来是被解笙扼住了脖子,他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还在烧着的照片瑟瑟发抖。

什么、这男人是什么时候动的?他怎么一点都没看到!?

“强迫?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强迫过多少女人了?那个没脸没屁股的我连看都不想看,你们不想捧她可也别当我这是垃圾箱!”解笙揪着司子庚的衣领突然一挥臂,带着火的手就要落下。

但是想象中的灼烧并没发生,司子庚再睁开眼,解笙扔了照片正在往垃圾桶里浇水灭火。然后拿出一个小U盘,双指一用力,就这么生生给扭弯了去。

司子庚再摸胸口,果然那里的东西已经没了。

“你——!”司子庚张着嘴,看向解笙的时候身体竟然无法克制地发抖。

解笙拍拍西装,将彻底损坏的U盘放到桌子上:“如果以后再想走歪门邪道,想想这个再行动。”

一直等到解笙离开的时候,司子庚都无法动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打开电脑,看着已经被黑掉的整个系统狠狠地咽了下口水。

然后,司子庚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我已经做完你要求的了……”

舒贝贝等了好久,司子庚的秘书也没有通知她见面。

旁边的唐雅雅终于看不下去,拿着咖啡走过来:“贝贝姐,要么回休息室等?”

舒贝贝摇头站了起来。她已经自己梳整好,但多少粉底还是掩盖不住脸上的憔悴。刚刚一直急着没反应过来,现在一闲只觉得身上难受得很,头也是昏的。

昨天司子庚突然要带舒贝贝一起出席酒会说要带她多认识点人,她应该意识到不对劲的,这种事情怎么轮得上她?

这亏不能不明不白地吃,但当务之急……

“我出去一下。”舒贝贝拿了钱包站起来就往外走。

唐雅雅在想拦,但看到舒贝贝冷着那张脸猜她应该想自己待在就闭了嘴站在原地。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3
第三章起初的隐忍或可避免长痛
舒贝贝戴了墨镜和帽子来到药店,虽然她现在不出名,但总得小心着。现在公司里有人看她不顺眼,如果被拍到就不是小事。

毕竟,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买感冒药那种东西的。

“有没有紧急避孕药?”舒贝贝挠着鼻子站在柜台边上小声问道。

柜台药师见舒贝贝尴尬的模样只当她是和男友偷食禁果后紧张的小女生,没说什么就给她开了单子。

拿了药,舒贝贝走在路上,脑子里乱成一团。

这次事情如果真是司子庚做的,那又何必给她节目?更何况她也没得罪过司经理,就这么看她不顺眼?

正想着,走到公司的时候一时失神竟没听到车子的鸣笛声。

惊醒的时候司机已经也踩了刹车车子却没完全停下,舒贝贝想躲却僵住了腿。

光打在车窗上刺疼了她的眼,但白炽并没持续很久,只是眨眼的功夫舒贝贝眼前就换成了黑暗。

却很舒服,又安心。

“喔,现在开始拍自杀戏了?真差劲。”

男人的声音让舒贝贝刚刚放松下来的身体再次僵住。

白瞎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的话永远那么恶毒。

舒贝贝推开解笙,准备狠狠剜一眼男人却闪到了脖子。

该死,连个子都这么高。

“虽然敬业,但是太假了。你要不还是考虑一下别的活计吧?”解笙整了整自己翻起来的衣领,对着吓傻的“肇事司机”挥挥手示意他离开,然后毫不留情地对着舒贝贝嘲讽道,“不要总跟一些搞歪门邪道的人狼狈为奸,很容易被抛弃的。”

舒贝贝懒得理他,四下找脱了手的药袋,捡起来之后却发现已经被车子碾过完全烂了。转身准备去重买,解笙却拉住她的手,在阳光下像是宝石般的眼睛上下动了动。

“你又要做什么。”舒贝贝扯回手,将药藏在身后。

解笙拿出了那张门卡在舒贝贝眼前晃晃:“你撒钱的时候忘了这个。钱我收下,这个还你。”

舒贝贝打掉解笙的手,咬着牙站定:“我已经不需要了,更别提你还碰过,嫌脏。”

“要知道毓婷一个月只能吃一次啊,之前吃过可就不要再吃了。反正医院的路你也应该熟吧。”解笙笑着,语气也那么温柔。舒贝贝看了他的脸只觉自己若是聋子肯定会被迷惑了去。但她不傻,能听出来解笙其实是骂她不检点总吃这个东西。

“我跟你可不一样。”舒贝贝恼得要命,却只能逞口舌之快。眼前的男人她总觉得眼熟,看衣着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她来到楚京才两年,平日里也一直在公司训练学习,太多人不认识,但能估计出是个惹不起的。

闹大了只能对她更不利。

解笙像是觉得这样和舒贝贝说话有趣一般,摸了下自己的下巴后点头:“我是风流倜傥,你叫水性杨花,的确不一样。”

舒贝贝终于忍无可忍,想着破釜沉舟的时候,一道带着淳淳笑意的女声由远而近地响起来:“诶?解总裁怎么在门口站着?”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4
第四章狗男女
刚刚录完节目的顾小千停在舒贝贝面前,但没和她说话就转而看向解笙。

解笙一步上前,饶有兴趣地对顾小千伸出手:“听说顾小姐接到了新剧,马上就要成为星城的摇钱树了啊,要不要到解氏来?”

顾小千同解笙轻轻握了下手,不着痕迹地与他拉开些距离:“解总怎么瞧得上我这种小角色?我可是会当真的。”

解笙抿起唇倩笑意不明:“如果有我做后台会不会放心一点?”

“谁不知道解总的女人就没待在您身边超过一个月?等我被吃抹干净,那可怎么办。”顾小千说得那叫一个委屈,不过心里确是拒绝的。

和解笙粘上关系的女人名声一律臭成下水道,这男人白长一副好皮囊,但其他一无是处,跟他不就为了钱吗?她刚开始有起色,可不能用这种绯闻走红。

解笙望望顾小千,转而望望舒贝贝幽幽说了句:“看来你们公司还是有能看的艺人。”

狗男女。

舒贝贝脑子里全都是这三个字。但顾小千说出解笙身份后她就注定只能记仇不能报仇了。就算是她也知道解笙在楚京的影响力,这位总裁品行不端,公司的所有事务都交给自己的一个秘书,据说这秘书也是他的情人之一。虽然俩人都是男的。

可人家就是家大势大,有什么办法?

“如果是顾小姐,只一个月我可舍不得。”解笙说完这句话,却没再纠缠顾小千便转身离开。

顾小千也像是没看到舒贝贝一般,昂首挺胸地走向门口。

舒贝贝在她靠近的时候突然出声:“大家都是新人,你这样不会有好下场。”

“因为巴结经理而搞丢工作的人,好像没什么立场对我说这种话吧?”顾小千停住脚步,脸上盈着笑说道。

舒贝贝稍仰起头,微微露着自己的尖牙低低道:“你这张漂亮脸蛋哭花妆的时候,我一定笑着看。”

这样的女人也会露出恶狼的表情吗?真可怕啊。

解笙看着舒贝贝甩下顾小千的背影后冷哼着转身回了自己的公司,而脸上挂着的轻浮笑意也不知何时消失地无影无踪。

刚打开门,一个人形物体就扑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总——裁——!我对不起您啊!我知道我昨天不该离开您的!我罪该万死,您扣我钱,您打我吧!只要不辞退我,我上有上有八岁加菲下有三月泰迪哇!”

“滚。”解笙甩掉这位每天都会让他后悔招募的缠人助理,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椅里,目光闪烁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顷炫从地上爬起来,拿起桌上的平板开始汇报工作:“总裁,今晚的party在鬼都酒吧,晚上九点开始。”

“叶啊。”解笙很是惆怅地眯起眼睛,终于看向了叶顷炫,“昨天酒会上所有酒保你都给我查清楚。”

“怎、怎么了?不应该查星城娱乐吗?”叶顷炫游有些不明所以。

解笙皱着眉,目光中竟然泛起不甘与寒气:“我不会喝服务生端来的酒,就在吧台和人喝了一杯,问题只能出在那里。”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5
第五章找寻不到的“伤口”
叶顷炫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脸色也是瞬间阴沉:“您不是说……有人给您下药了吧?”

天哪,他这总裁中招是多少年都没遇见的事了?!

解笙活了多少年,就有多少年!

“我的、我的天呐!”叶顷炫张牙舞爪地朝解笙扑过来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总——裁——您没事吧?尽早送去干洗的衣服上有血我还当自己看错了呢!原来您是真受伤了啊!那个女人到底怎么摧残您了怎么都出血了呢!要不咱去医院吧,这万一真出问题解家绝后了可怎么办哇!”

“等等。”解笙一开始只对抽风的叶顷炫视而不见,听到一半却皱起了眉,“你说什么,哪里有血?”

叶顷炫抹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指指自己的裤子:“就这儿,一小片儿呢。”

解笙一脚踢开想给他检查“伤口”的叶顷炫,一直沉着的表情有了崩塌的迹象。

而另一边,终于平定了心情的司经理总算是想起被自己晾在角落里的舒贝贝来。只是舒贝贝刚刚进办公室五分钟,等在外面的唐雅雅就看到她攥着已经被揉成团的合同走了出来:“贝贝姐,经理说什么了啊?”

“雅雅,抱歉。”舒贝贝好歹挤出个笑容,把手里的解约书扔进垃圾桶从唐雅雅手里拿过了自己的包,“我已经和公司解约,你以后就不用在我这里工作了。”

唐雅雅在舒贝贝已经走出几米后才“啊?”地一声反应过来:“等等,到底出什么事了?不是签了整整五年的合约吗?”

舒贝贝停了正要出门的步子,转身看着跑过来的唐雅雅:“你也不用担心被辞退,公司应该会把你分给顾小千那边帮忙,月薪会很高的。”

唐雅雅想继续问清楚,看到舒贝贝的模样却怎么也问不出口,最后还是继续跟过去:“顾小姐现在去准备新节目,你想去哪我开车送你吧。”

“不用。”舒贝贝摇摇头,戴上口罩围巾就走了出去。

其实遮上脸有什么用呢,反正也没人认识她。

舒贝贝打了几个电话给自家老爹,对方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无奈只能发短信,但打完字却又犹豫着又删了个干净。

解约这种事,说了也只能让他更担心而已。

晚上九点,舒贝贝待在酒吧里看着自己点的酒发呆。以前是公司配的宿舍,司子庚给她解约书之后顺便把钥匙也拿走了,宿舍里的东西说以后快递给她,一点后路都没留,搞得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原本就心烦,也不知道SVIP区在搞什么比以前乱了几倍,连好好让她发个呆都不成。

喝酒,说到底是因为对方先举杯不得不干杯而已。在司子庚嘴里竟变成了她自己乐意。

将钱压在杯子底下,被跑了音的歌声扰得脑壳痛的舒贝贝准备随便找个酒店大睡几天,可还没等她从高脚凳上起来,一个油头粉面的孔雀男就堵住了她的视野。

“这么早就走,没遇到合适的吗?”穿着淡粉色衬衫的男人直接就将手搭在了舒贝贝的肩膀上,笑眯眯的模样能让审美健康的人吐一天。

舒贝贝仔细看了看这孔雀男的小身板,底气十足地无视他走了过去。

然而后面围过来的几个平视看不到脸的男人让舒贝贝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纨绔帝少的双面妻》花语书坊书号:13857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5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