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酱紫在2018作品《陛下,扎个针》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64

康乃馨 2019-3-29 160


陛下,扎个针 连载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酱紫在2018

章节数:278

上架时间:2019-01-21 15:17:51


《陛下,扎个针》花语书坊书号:13864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6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第1章楔子
圣玄大陆,天朝辰元三年,七皇子湛琛即位称帝短短三年,众亲王及方镇相继叛变,朝廷频繁动武平乱,国力损耗,民不聊生。

十月,三皇子湛灏率领京畿营众将连夜入城,连破皇城九门,却也被皇帝及时发现,调令数十万御营亲兵护驾,京畿铁甲部队刚进午门,城楼上突然出现连排火箭和火炮,猝不及防飞射而下,三皇子和众将始料未及,节节败退。

宫人们慌不择乱四散逃跑,鬼哭狼嚎,哭喊声和咆哮声震响天际,目及所处处处是飞溅的血光和尸体。

这其中,包括被火炮击中坠马而下的三皇子。

在他身后,见到他重伤的将士全都被刺红了眼,挥舞着刀剑踩过宫门,迅速摆出阵仗围成一圈,滚滚尘烟中,一血衣女子立于马上,双目血红,长衣飞舞,口念灵诀,素手在胸前结术,顿时从她十指间灵气汇聚,凝成气旋升在半空,逐渐增大,女子全身都被笼罩进一团刺目的白光中。

“摄魂阵,启!”在她对面同一坐于马上的铁甲将领俊眸凛过一抹血光,薄唇无情发出号令,众将领命,手持长枪和遁甲在原地挥舞启阵,随即遁甲入地,长枪直指青天,发出阵阵青光。

刹那间风起云涌,苍穹变色,尘土飞扬,女子凤目圆睁,手中术式直指面前数万军将中领头的那人,“湛琛,你欺我伤我,篡夺帝位,至天都百姓于战乱水火,今日/你我交情当如此血灵玉,粉身碎骨,从此世间再无颜卿,更无你湛琛!”

她当是哽血吼出这句话,只见一道白光直冲天际卷入灵气团中,一颗殷红似血的玲珑圆珠被她抛向天际,快速流转,霎时反凝成一道道红光回冲大地,她以灵气做引,口念灵决在手中化作一只神弓和箭矢,她拉弓上箭,眼泪和鲜血一齐在脸上汨流成河,“去死吧!”

神弓和箭矢一同化作光束直指血灵玉,射穿了玉心,转眼血光映天,玉身化作碎片。

“不要!”湛琛眼睁睁看着这一切,黑眸酿出滔天怒火,却见对面马上女子口吐浓血,周身羽化灵光,她神色沉痛哀恸,泪流满面,向他伸出一只手,“湛琛,若有来生来世,我与你不复相见,绝不错付。”

她最终羽化成光离散而去,但她终究没有放过湛琛。

一道狂风席卷而来,铁甲阵队终究不敌自动破阵,天地变色,风声呼啸,四处飞鸟草兽悲鸣阵阵,宫殿断成飞瓦残骸,犹如地狱,方圆之内的人都被卷进这地狱之中,无能幸免,血肉横飞,天地染成了一片血红。

不多时,狂风骤止,一切归于平静。

地面上多了无数人的尸体,一缕橙阳透过云层洒了下来,将黑暗和血腥一并驱散,照亮。

不远处有一男子以长剑做拐,从地上站了起来,摇晃着走到方才被血衣女子封印在内的血阵里,血阵中原本连同她在内数万将士,全都消失得无影,只留下满地的血红。

他在血水中拾起了一把灵弓,与其匹配的箭矢已被用掉,但他记得,这把灵弓来自西南的梓山,相传它除了破魔除恶,还有一个神秘的效用,能扭转时空,足以逆天。

他举目四望周遭一片血腥和冰冷,皇城之外,还有天都亿万百姓流离失所,尸横遍野,他一咬牙,将长剑对准心脏重重一刺,血液喷薄而出,淋在弓身,再将他身上代表皇家的玄灵玉佩扣于弓上机关,时空阵一开启,他便融进了一片光白之中,凌空悬浮,周身有如水波一般柔和,温暖。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2
第2章被人“硬穿”了
林晓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她梦到自己半夜加班回家,醉醺醺地走在路上,不远处突然“砰”地一声巨响,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摔在面前一辆车顶上。

那上头,一个一身古着长衫,一头长发梳髻的男子仰面躺在上面,浑身是血,手里拿着一把长弓,他颤颤巍巍伸出一只手向她指来,一边翻了个身,硬是从车上滚下朝她爬来,抓住了她的脚踝,竟然就势扶着她的身体站起身。

一个抬头,露出一张满是血污却清峻如玉的脸,又一把箍住了她的手腕,“跟我走。”

“啊?”

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见他另一只手将长弓一转,又将腰间一块长相奇怪的玉佩扣于弓身某处,竟然散发出一道融融白光,将林晓颜和他包裹进去,她眼前一黑,神智仿佛被夺走,再无意识。

身边是破风而过的呼呼风响。

“啊——”

林晓颜像是被折了翅膀的鸟,从高空直线往下垂落,然后“砰”地一声降落在一辆梨木马车上。

“哎哟喂……”

林晓颜全身痛得龇牙咧嘴,还不等她爬起来,旁边寒光一闪,响起蹭蹭的拔刀声,但又不等林晓颜开口,比她还夸张的惊叫声平地春雷般炸响——

“诈,诈尸?”

林晓颜吓了一跳,起身一看,竟是一个个身着古装的护卫,像是看见鬼一样齐齐瞪着她,脸色惨白。

周遭环境一片绿水青山,而她自己,竟然穿着一套红色寿衣,趴在一架棺椁上。

她吓得一身冷汗,猛地弹跳坐起,“拍,拍戏?”

“趴下!”

远远传来一声吼,四周的树林骚动,瞬间蹿出一大群人,手中持剑,直直朝她身侧扑出,与护灵的护卫厮斗。

林晓颜看着眼前的刀光剑影,一男子惨叫一声飞到她面前,喉咙被一把短剑贯穿,鲜血喷洒出来,登时成了尸首。

林晓颜两眼一翻,又一袭珀色衣袍随风翻飞而过,翩翩落在她面前,朝她伸出一只手,及时圈住了她的腰,魅惑的薄唇微勾,如玉的面容被日光照得发光,仿佛天地都失了颜色。

林晓颜的喉咙一紧,被眼前的美色晕得天旋地转,一只大手抚上她的脸,小心翼翼替她擦拭脸上的血液。

她陡然瞪大了眼,美目通红成一片,恨意滔天地瞪着他,“你,就是你!”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林晓颜猛地死死掐住了美男的脖子,血红的脸渲染冰冷的眸,“我是不是死了?如果是,你害了我,这笔帐我死也要讨回来!”

她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一股莫名的力量从身体深处缓缓涌起流向四肢百骸,如冰面消融,如浪涛飞卷,林晓颜双目圆睁,感觉全身上下宛如沸腾。

好烫!好痛!简直要把她整个人炸开一般!

而那男子趁机衣袖翻卷,转而紧紧握住她的手,掌心中的微凉一寸一寸向她蔓延,压制住她体内几乎烧起来的灼热。

不知过了多久,林晓颜身上的热痛逐渐退散,白皙的额间上冷汗涔涔,她瞠目结舌,未来得及骇然和惊叹她竟然只差一点就能真的将美男活活掐死,又听见那人温暖如风的声音响起,“公孙颜,跟本王走吧。”

京都长安城,承盛十六年,三皇子灏王府。

大红的绸缎垂挂了整个王府,远远传来声声礼乐,宾客们手持酒杯穿梭在灯火通明的王府中,觥筹交错间,酒香悠悠,欢声笑语不断。

林晓颜独自一人坐在床榻,实在是等得烦了,抬手将头上的红盖头摘下扔在一旁,一边起身打量起房间里满目喜庆红火的装饰,一边望向桌上的一面铜镜。

铜镜中倒印出她的脸,却是一身凤冠霞帔,长发梳髻的古装模样,而且,年轻了整整十岁有余。

数余月前,她在一个名叫幻林的地方从天而降,就已经是这幅模样,而那个带她穿越的神秘男人出现在幻林又将她带回他的王府,说是奉圣旨与她择日成婚。

据他所说,他是这天都的三皇子湛灏,今夜便是他们成婚的日子。

她一次次劝服自己这是梦,但最终不得不一次次妥协现实,她穿越了,还是被人硬“穿”的!

门忽然被人打开,一身锦缎大红袍的湛灏走进来,一把将她拦腰从地上抱起放到床榻,俯下身微微一笑,“怎么还不睡?”

她将身子往里挪出半边,拍了拍枕头,湛灏便脱了外衣,躺了下来。

林晓颜与他这样和衣同躺在一张床上已不是第一次了,可他一躺下,身上的檀香气味钻入鼻尖,她还是忍不住红了一张脸。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没了一身血污的他,姿容如玉,俊美绝伦,明明浑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气息,偏偏一双眉目温柔,翩然澄清。

他看了林晓颜一眼,食指弯成勾敲在她鼻头上,“胡思乱想些什么?”

她作娇羞样,任由湛灏用手拉住她的衣领轻轻一拉,裸露出光洁的肩头。

他将头埋进了她的颈项,温热的呼吸吹拂,激得林晓颜双手攀上湛灏的双臂,再也无法遏制地浑身颤抖。

深吸一口气,林晓颜眯眼握了握拳头,咬牙,“就算是做戏,演技要不要这么逼真?”

他嘴角魅惑一勾,就在她紧张地闭上双眼的同时,突然将她就着被褥往床边一滚,她眼前嗖地闪过两道寒光,定睛一看,竟是两根冷箭死死地钉在床榻上。

烛台的烛火已经熄灭,房间里一片静谧,门外传来混乱的脚步声,府上护卫急切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殿下。”

湛灏的气息还停在她颊边,轻扬薄唇,面色已然恢复讥诮冷峻,“来了。”

话落,他一个翻身从她身上起来,一个展臂,床头的喜服在空中像翅膀一样展开,衣诀翩落的瞬间,湛灏人已施展轻功出了门去。

他早在出幻林时就告诉过她,在这个异世,她的名字叫公孙颜,是一个不受皇族势力控制的大氏族,西南公孙家的大小姐,身边特殊,今夜她们成婚,必定有心怀不轨的人前来阻挠。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3
第3章他可千万不能有事
方才春/光乍现的旖旎一幕,不过是为了引那人出现。

她拍了拍胸口,重重吐纳几次后起身再次瞥向镜子,却不想镜中倒影一点没变,唯独她身后多了一个半蒙面的黑衣人,正举着一把剑向她刺来。

“纳命来!”

“啊!”

林晓颜大声尖叫,慌乱间下意识凝神,手指一抬打出术式,一道寒芒随即萦绕于她指尖,林晓颜扬眉一笑,眼角一凛用尽全力将术式劈了出去,夜色中卷着呼呼风声快如闪电。

那刺客“啊”地发出一声惨叫,吓得握剑逃窜,可就在这他和林晓颜都以为他即将鲜血四溅的一瞬,那寒芒竟生生停在他双眉处,翻了个花后化为泡沫,擦过他的眼睛和耳尖,凌空消散了。

刺客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慢慢回头,林晓颜也张大了嘴,气得咬牙咯咯,转身就逃,而刺客更是气急败坏,举起长剑朝她凛凛杀了过来。

身子突然一个旋转,落入一个瘦弱的怀抱中,睁眼一看,是她的陪嫁丫鬟灵犀抱着她,又将她挡在身后,“大小姐,跟紧我,灵犀拼死也一定护你周全!”

话刚说完那个黑衣人已经挥舞着剑冲上来,灵犀丝毫不怠慢,冲上去跟他厮杀到一起,林晓颜整个人都呆住了,踉跄了两步,又一只手突然伸上她的背,她大惊回头对他用力一推,脖子上却多了一把尖刀。

在她身侧,是一个一身护卫打扮的男人,脸上一个狰狞的铁甲面具遮了半脸,他赞赏地一笑,“反应够快,哪怕灵力尽失,公孙大小姐果然还是公孙大小姐。”

她心头凛然,这人根本不是湛灏的手下。

灵犀打斗间见到她被人挟持,大吃一惊,甩开黑衣人就要来救她,突然从天而降又是好几个黑衣人将灵犀团团围住。

而叫公孙大小姐的这个男人用刀抵着她,见她不敢抵抗,手臂一抖忽然往她身上套了个布袋,她只感到身体一阵悬空,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响,好一会才停下来,降落在地。

头上的袋子被人拿开,她眼前视线还未清明,就见挟持她的人将脸上的面具摘下,露出了本来面目。

林晓颜一看他的脸,这人,是那日她穿越而来,送公孙颜出殡的侍卫首领,他还没死!

林晓颜脸色唰白,心里正呜呼冤家路窄,那人扑通一身半跪下来,“大小姐,恕迟瑞用这种方式带您出府,快上马车,属下这就护送您回西南。”

她先是吓了一跳,见身后果然多了一只马车,但周围更是多了许多一身劲装的侍卫,纷纷下马随着迟瑞跪地下来,“参见大小姐。”

这么说,他们是西南的人?

她抬头见四周的静谧景色和不远处的城门,就知道他们竟然已经将她带出城,她咬了咬牙,垂在身侧的拳头却慢慢放松下来,一步步走到迟瑞身前,语气故作冷厉,“今夜王府的刺杀是你们做的?”

迟瑞神色间飞快晃过一丝精明,“不是。”

“不是?”她心电念转,脑中飞快闪过念头,“把话说清楚!”

迟瑞抬头看了她一眼,似是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怒,连忙回话,“那些刺客是皇宫派来的,冲着灏王而去,我们不过是趁着灏王对付刺客分身乏术,将您带出来。”

糟了!

话听到这里,她惊讶地瞪大双眼,越过他们一把攥过停靠的一匹马,正要翻身上马,迟瑞立刻拦住了她,“大小姐,您灵力尽失,为躲避家主连连召回和歹人纠缠,当日您假死欺瞒天下人,家主伤心欲绝,特命我们从西南赶至燕京将您的棺柩带回,没想到还是被灏王识破将您劫了去,可灏王与您成婚目的就是为了利用您替朝廷牵制西南,您可不能糊涂。”

“滚开!”

林晓颜愤怒地喝斥一声,将手伸进袖子摸出一把随身携带防身的迷魂粉,一下扬在他们脸上,带着浓烈的刺鼻气味,他们立刻被熏得连连后退,而她趁机翻身上马,利用潜意识里的记忆策马飞快往城门内奔去,满脑子只剩下一个想法。

湛灏千万不能有事!

他告诉她,时空阵每十年开启一次,他虽然已用过一次强行将她带到这里,但他现在死了,她再想回去就真的毫无希望了。

她本身不会骑马,但显然公孙颜这具身体是会的,并且骑术了得,她一路策马飞驰,在马背上颠簸得好像全身的骨头要散架了,终于见到了前方那所巨大宅邸。

然而她才刚下马,就看见前面一片火光,黑烟冲天,火海中显露琉璃青瓦的房檐一角,正是她们的婚房,灵犀还在里面!

湛灏呢?他人不在,难道是去找她了?

一想到这里,她全身的血液都要凝住了,一头飞奔了过去,刚一走近,便感受到一片热浪来袭,逃窜的宾客和奴仆如鸟兽散般哭喊尖叫着从她身边而过,浓烟呛进鼻子,林晓颜眼前涌起了泪水,咬着牙继续往里走。

没有,哪里都没有,根本见不到他们的身影。

她拼了命地大喊,“灵犀!湛灏!”

没有任何人回答她,她震惊得瞪大了眼睛,就在这时,从身侧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将她往后拉扯。

她一边挣扎,心里一边忍不住恼怒腹诽,马勒戈壁,这古代人忒没素质,次次都搞背后突袭!

眼看着就要被身后的人拖走,着急之下,她张口对准他的手心狠狠一咬,他吃痛大叫一声她趁机推了他一把扭头就跑,他哪肯放过她,一个飞身就追上了她,手里生出一个黑色的光团就要朝她丢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口,突然旁边嗖的飞过了一道金光,直直的打在那人身上,他甚至连叫都没叫一声,从半空跌落在地动也不动,定睛一看,才发现他胸前被烧出了一个大洞,血肉模糊,还滋滋地冒青烟。

她张嘴一阵干呕,身侧响起一个清冷熟悉的嗓音,“走!”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4
第4章魔咒,“唤本王殿下”
她脸色一变,湛灏揽起她的腰向空中飞去,她这才看清,灵犀已从房间逃出,同时被好几个黑衣人围在一起纠缠不休,逐渐处于弱势。

“灵犀!”

“别动。”

湛灏一边箍住乱动的她,一边扬起手向灵犀四周射出几道金光,那些包围她的黑衣人中招之后很快倒地。

林晓颜这才松了一口气,可她身边的人带着她直接转身往外殿的方向飞去,在他们之后,立刻有许多的奴仆提着水桶冲向起火的婚房救火。

湛灏将林晓颜带到一处安全的空地停下来,那里有几个侍卫模样的人围在那里,她双脚踏上地面以后迫不及待揪住他的衣襟破口大骂,“死神经病,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计。”

她吸了太多浓烟,飞来的一路上都在咳嗽,声音还是嘶哑得如同锯齿割据喉咙,疼得她两眼水花。

他凝视着她沾满黑灰的脸微怔,“你担心本王?”

“放屁!”一着急嗓子又是一阵撕裂的疼,刮得她连连咳嗽,眼底的水珠扑扑而落,“神经病!”

他的嘴角抽了抽,蹙眉看她,“唤本王殿下。”

林晓颜听见这句魔咒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忍住抽他一顿的冲动,一声急切的呼声从半空传来。

“大小姐!”

灵犀飞身停在她面前,一脸担忧地看着她,又注意她眼前的人物,忙俯身拜了一记,“灏王殿下。”

他扫了灵犀一眼没出声,幽黑漠深的双眸紧紧地盯着林晓颜,最终停在她锁骨往下的位置,目光热灼了几分。

林晓颜愣了愣,脸上像烧开了火,一只手挡在胸前,另一只手扬起来就往他那张历经一场刺杀依旧风华绝俗的脸上甩去,这都什么时候了?

“戏早就演完了,不许碰我。”

他反应疾速,身体侧了一下后及时抓住她的手腕,薄唇在她面前轻启,“你去哪了?血灵珠还在?”

她没反应过来,灵犀突然上前将她拦在身后,面容带着警惕,“灏王殿下当初专程到幻林救下大小姐,难道真是因为有所图谋?”

他黑眸闪过一抹精亮,看着她沉声道,“父皇下谕旨,命我亲自到幻林护送你回天都,你若现在还想着抗旨逃走,不过给自己多一条死路罢了。”

林晓颜眼含热泪地望着在自己身前如一个老母亲保护自己雏儿般视死如归的灵犀,转过脸狠狠剜了一眼某个空有自己丈夫身份却忒不近人情的美男子,“我本就不属于这里,就算是圣旨,又能耐我何?”

他抬头举目四望,“天下人都知公孙大小姐灵力尽失,不幸萼亡,却突然活过来了,不过是诈死,那些自以为除掉一个大祸患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本王方才若是不在,以你身边这个小侍女以为真能救你周全?就算本王放过你,你在外那些对你虎视眈眈的敌人,甚至是西南公孙本家,也不会放过你。”

血淋淋的现实摆在她面前,她就是再不甘也毫无办法,灵犀这时候突然“啊”地轻呼一声,捂着肩胛弯下腰来,脸上冷汗直冒,怪不得她方才脸色一直苍白,想必是护佑她时遭了那些刺客的毒手,她拿开灵犀的手看向她的背,上头被刀划开了一个大口,正殷殷冒着血液。

她完全是下意识地,“伤上有毒,快回屋,引血祛毒。”

她震得一愣,他却是了然地笑笑,吩咐下属将灵犀抬回偏殿。

一走进去,她又是鬼使神差般,自己走向了屋子的里侧,来到一间药房,这儿摆开的架子上全是药瓶,还有一些新鲜的草药,而她在一张被医书摆得凌乱的长桌上见到一个木匣子,一打开里头尽是些小刀银针等工具,她拿了木匣和几个药瓶子回到床前,凭借脑海里的记忆拿出剪刀和药酒,正要替灵犀剪开衣服,他蹙眉看了她一眼,背着手走了出去,他的那些下属立刻上前,跟着他前往前殿绞杀残余的刺客。

她反应过来,忍不住嗤笑出声,看不出来这个冰棱子一样的男人,也有些风度。

但她回头一看灵犀,也笑不出来了,血和汗液将她背后的衣襟完全打湿,若不是她扶着她,灵犀连坐都坐不起来。

林晓颜用药酒沾了纱布替她擦拭了一下伤口,随即拿出一把锋利的尖刀,对准伤口利落一剜,剜掉了被侵蚀得腐烂的烂肉,毒血顿时喷涌而出,她及时拿出银针插在穴位,倒出伤药敷了上去,最后用布带包扎,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仿佛她早已做过无数次。

她起身走到屋后的小溪边洗净双手,望着水中她既熟悉又陌生的倒影,回想起今夜所发生的一切,那种初来乍到时的茫然和无助再次将她团团包围。

一个人影在她身后悄然靠近,“你方才去哪了?”

她站起身,抬起头望向湛灏,将公孙家派人来劫走她的事情如实告诉了他,她回答得坦荡,声音里却透着一股连她自己都察觉到了的冷寂。

湛灏也察觉到了,他眯着眼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

林晓颜仰头看他,“公孙颜为什么故意假死?”

他顿一顿,“血灵珠乃公孙家世传至宝,蕴含神秘的上古能量,如今天下三分,身为血灵珠守护者,又是公孙大小姐,你可知这天下有多少人觊觎公孙家世传的神秘力量?”

她咽了咽口水,“所以呢?你想利用我,让公孙家归顺朝廷?”

那双幽冷的眸中凛起一抹璀璨的精光,“天下大势,分久必合。”

林晓颜扯了扯嘴角,她一个在现代为生活工作辛苦奋斗的女孩竟然在异世摊上这么大的翻身逆转,老天待她真是不薄。

可是,凭什么?

凭什么她明明在21世纪活得好好的,需要跑来这个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虚幻大陆承受这一切?

她的家人,朋友,无一不离她而去,连名字,身体都不是她的,更别说她来到这里不过多久,就要连连遭受可能随时被刺杀被绑架的危险,与其要这么战战兢兢熬过十年,还不如现在就斩断一切,一了百了。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5
第5章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她咬了咬牙,突然越过湛灏大步跑到溪边纵身一跃,不顾他在溪边大吼大叫,身体慢慢往下堕。

“扑通”一声巨响,他疾速地游向她捞住她的腰,抱着她飞身一跃和她一起倒在岸上,大口喘气。

他瞪着她低叱,清俊如玉的双眼满是怒气,“你究竟想怎样,既来之则安之,你死了我所做一切有何意义?!”

她开始哭,心里满满的无助和绝望,几乎要将她撕碎了。

他微愣后伸手突然将她抱住,按着她的头靠近他怀里,细声安慰,“哭吧,哭过以后好好活着,你记住,还有我在。”

林晓颜害湛灏全身湿透,他去换衣裳,她自个儿换好以后坐在床边查看灵犀的伤势,药都是好药,处理得也及时,等她去药房给她择些药草开始熬药的时候,她已醒了。

林晓颜端了药汤去喂她,她又是感激又是崇拜地对林晓颜嘿嘿直笑,“大小姐的医术就是厉害,灵犀几乎感觉不到痛了。”

林晓颜放下药碗,极其认真地看着灵犀,问她,“灵犀,你说,我到底是什么人?”

灵犀简直要哭出来,“大小姐,你只是灵力尽失,现在连神智都不清了?”

她做状要打过去,灵犀这才边吸着鼻子一并回答林晓颜的问题。

林晓颜从未料到,她胸前这颗如血一样的大珠子竟是这天都天下人都竞相争夺的宝贝,而她作为被血灵珠亲选的守护者,西南大族公孙家的大小姐,天生一身灵力和医术不凡,被奉做神女,亦是天下男子趋之若鹜得到的女人,天都更甚有传言,得她者,得天下。

虽然她此刻灵力尽失,但公孙家独据西南一带,多年来并不受皇家所控,是天都独傲百年的医灵大家,如今天下三分,天都称霸中原,西南有公孙家,西域漠北更有匈族盘占,湛灏作为天都的三皇子,娶她做王妃,就相当于得到一个让西南与皇家合并最有利的谈判借口,所以天帝甚至要他亲自来幻林送她入京,目的绝不简单。

灵犀说的她都听在耳里,一句句都刺激着她脑海里封存的记忆,可终究过于纷乱,她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比如,她为何会灵力尽失?

又比如,她自己是因为和湛灏有十年之约,那公孙颜又为何会独自一人带着灵犀从西南隐居在幻林,宁肯假死也不愿回去好好做她的大小姐?

没了公孙家的庇佑,那些对她心怀不轨的人不是更容易下手?

灵犀明显对她还有所隐瞒,但被她越问越心虚,哭得厉害差点牵扯到伤口,林晓颜便饶过她这一次,日后有的是机会再逼问。

当夜湛灏让护卫将她房间周遭守得密不透风,防止再有敌偷袭,林晓颜一人躺在后屋溪边的躺椅赏月,身侧一个黑影跟过来,背着手取笑她,“你如今倒闲情逸致了。”

她回想起今天湛灏抱着她哭了很久无一怨言,她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试探问道,“依你所说,公孙颜曾经辅佐你的兄弟七皇子登上皇位,结果反倒害得天都百姓沦于战火,流离失所,所以你穿越时空将我带来,是需要我成为你的贤助,替你夺天下,改变那一切?”

湛灏没有否认,她冷笑一声,“看来那些人说得也没错,原来你根本就是利用我?”

湛灏沉默了一会,半膝慢慢跪下来握住她的手,“不完全是。”

林晓颜本想挣脱,但一股暖流从他掌心汇入自己被冷风吹得冰冻的双手,如阳般温暖。

她嘴角的笑意却更加冷冽,“你不顾我意愿将我带到这乱世,我若是执意要回去呢?”

“时空阵每十年才能启动一次,你回不去的。”

她双手紧握,抬眸蹙眉瞪向他。

“本王不是背信弃义之人,若能赢得天下,定不会负了你。”

他这话语气像是很坚定,她愣了一下,转头凝视他漆黑如深渊的双眼,四目相对,她的心竟然忍不住砰砰直跳。

一股凉风吹来,将她的神智拉回现实,她僵硬地转过头,假装不经意地随口一问以打破僵局,“我穿越前你就认识我吗?”

“认识。”

“公孙颜和你关系好吗?”

“一般,不如现在。”

“你娶我除了我有利用价值,你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你已经成为本王的王妃,喜不喜欢的,也回不了头了。”

“……”

他倒是牙尖嘴利,狡猾得很。

“既然如此,你给我听好了。”林晓颜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恣意潇洒,看着湛灏突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这是你欠我的,出来混,就迟早要还的。”

“苍天啊——!”

“王爷啊——!”

“都是为了我——!”

一大早,林晓颜狼嚎的声音传遍整个别院。

王府经过昨夜损失巨大,王爷和新王妃连夜搬到了未被火势殃及的别院作为修缮完毕前的临时住所,可王爷昨夜与歹人交手被刺中三刀,听王妃身边的丫鬟灵犀传话说,这三刀几乎刀刀接近要害,王妃从一大清早为王爷治伤哭到现在,别院厢房外黑压压跪了一片丫鬟下人,老管家更是担心得老泪纵横高喊王妃求她开门放大夫进入帮忙诊治,生怕下一秒王妃就要冲出来宣布王爷驾鹤西去了。

林晓颜嚎了几句,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端起身边的茶水往喉咙一灌,歇口气中场休息。

在她对面的床榻上纱帐半掩,男人凤眼微闭,神祗般的脸上惨白一片,胸前单衣开敞,漆黑的羽睫随着林晓颜的哭声和动作一颤一颤,终究是没忍住地张开眼,凝向跪在自己身前边忙碌边哼哼唧唧唱着小曲的小脑袋。

堂堂三皇子,头一回有女人天大的胆子把他折腾成这幅落魄模样,长眸忍不住再向屏风边的铜镜上一撇,三皇子的脸色一沉,带着刀锋凛凛。

面前地上散开一大片各种各样的医书,林晓颜一边看一边仔细用药粉和草汁研磨出“鲜血”的液体。
《陛下,扎个针》花语书坊书号:13864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6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