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里欧麻麻作品《重生之戏精王妃》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66

康乃馨 2019-3-29 120


重生之戏精王妃 连载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里欧麻麻

章节数:128

上架时间:2019-01-21 15:17:51


《重生之戏精王妃》花语书坊书号:13866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6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第1章含恨而终

“啪——!”

脸颊上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痛楚,清胧疼得眼角泛泪,却死死咬住毫无血色的下唇,不发出一丝抽气。

“本宫瞧这人怎么如此像往日风光无限的萧王妃呀?”容貌精致的女子娇笑着,含笑的眉眼带着长恨终得报的快意,“从备受尊崇变得人人喊打,不知萧王妃如今是何感想呢?”

“董娴雅!休得胡言乱语!”董清胧目光灼灼,“王爷不可能叛国!”

嫁给萧王十余年,她哪怕一开始不喜对方,也看得出他是一个为国为民之人,又怎么可能勾结外戚,卖国求荣?

“你还不明白吗?”董娴雅笑意薄凉,“对殿下来说,萧王是否真的叛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手中兵权已散,再无威胁。”

闻言,清胧只觉脑子被一个大锤砸中,恍恍惚惚,似懂非懂。

“这一切……都是阴谋?”她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抹立于树下的挺拔身影,眼眶发酸泛红,恍惚着低喃:“他早就猜到了,他肯定早就猜到了……”

所以才会命人在萧王府被屠之夜,将她悄悄送往别处,躲过一劫!

头皮猛地一麻,清胧被人揪住头发,不得不抬起脸,看向眼前人娇美却扭曲的脸,董娴雅抽出匕首,将冰凉的锋刃拍在她的脸上。

“董清胧,现今你为鱼肉我为刀俎,如果你痛哭流涕地跪下求我,或许我会大发慈悲的放过你?”

“董娴雅,你是做梦还没醒吧。想我哭着求你?”清胧嘲讽地冷笑一声,“简直荒谬!不论我是昔日的文国公嫡女,还是今日的萧王妃,都绝不可能向一个狼心狗肺、怙恶不悛的人求饶!”

话音刚落,她的脸颊猛地一痛。

董娴雅极度厌恶的就是对方这一点,哪怕名声被毁,哪怕所嫁非人,哪怕性命垂危,董清胧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矜傲的样子!

这副模样,仿佛随时随地都在提醒董娴雅,她是一个出身低贱,上不了台面,根本比不上对方的可怜庶女!

越是这样想,董娴雅的眼神就越狠。

她恶意凛冽,手持着匕首在她脸上划了一刀又一刀,直到手臂疲软才扔了染满鲜血的匕首,看向气息奄奄的清胧。

但,在看到对方灼如火焰的眸时,忍不住心惊地倒退三步。

清胧扬起唇角,仿佛感觉不到痛楚,被划得如同厉鬼的面上,伤口鲜血横流,却是浮现讽刺的冷笑。

“你笑什么!?为什么你还能笑出来!?不准笑!不准笑!!”

这一笑,彻底激怒了董娴雅。

她眼神癫狂地扑上去,歇斯底里地对着清胧的脸左右开弓,一巴又一巴地扇上去,直把伤痕累累的脸打的血肉模糊。

只是,哪怕痛到极致,清胧都不曾掉下一滴泪,说过一句求饶。

她仍是在笑,笑得旁人毛骨悚然。

“啊——!!”

董娴雅几乎发疯,猛地抽出身边侍卫的刀,就捅进了清胧的胸口。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清胧倒在了血泊当中,人死了,但那一双如深渊般的漆黑眸子却直勾勾的盯着她。

仿佛在说:哪怕化为厉鬼,也绝不会放过她!

……

可能是苍天怜悯,也可能是死前的走马观花,清胧一睁眼,恍恍惚惚之间,仿佛回到了当年那场人生转折点的那场赏花宴。

“二妹妹,你等一等,我这就去喊四皇子过来!”眼前的纤影一晃而去,就闪进了绿茵丛中。

清胧感觉天旋地转,浑身发烫。

这种感觉,她记忆深刻。

当年她不惜自毁清白,饮下掺杂了合/欢散的酒,就是想着生米煮成熟饭,成为四皇子的人!结果……呵,清白毁了,名声毁了,甚至她的人生都几乎被毁!

清胧勉强撑起身,往偏僻的方向走去。

常人道:“良人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不管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死前的幻境,她都不想再经历一次声名狼藉的滋味。

随着这条小道走去,清胧依稀记得是四皇子的文房。如今四皇子府大摆寿宴,书房竟是无人看守。

匆莽地推开门,董清胧前脚刚踏进来,便看见一抹黑影朝自己飞来。

她面色一怔,连忙想退出来,却被对方一扯手臂,拉进房内。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清胧整个人被按在门后,黑衣人紧紧压制着她。

一抬眸,望进一双漆黑如夜,幽深如渊的眸子里,她不由怔愣,熟悉感涌上心头。

清胧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仰头迎了上去。

她的身子贴靠进他的怀里,唇吻上了他蒙面的黑巾,柔弱无骨的小手圈着他的腰,指尖从他的尾椎骨下逆摸而上,在他身上撩起一波刺激的颤栗。

黑衣人猛地推开她,眼神震惊又复杂。

清胧后背撞在门上,疼的抽吸一口气,她拧起眉,一双秋眸泪光盈盈,布满控诉,“夫君,你怎能如此粗鲁?”

黑衣人只觉口干舌燥。

“谁在那里!”

外头忽然炸响一句叱问,黑衣人眉头一紧,就想抽身离去。

袖子一紧,被人扯住了。

他转头垂眸,看见清胧湿漉漉的眼睛,宛如小奶狗一般满是依赖,她说:“夫君,你要走了吗?”

听见外头匆匆涌来的脚步声,黑衣人狠狠蹙眉,忽然将清胧扛起,跳窗飞离。

“放我下来!”

女子软软的声音娇滴滴的,夹杂着一丝求饶的哭腔,听得人心都化了,黑衣人想无动于衷,却没想到对方一手捏住他的臀肉。

黑衣人只得从屋檐上下去,摸到一处空荡的房间。

刚将清胧放下地,人就往他怀里钻,小手一边不安分地扒他衣服,还一边摸索着想吻他,黑衣人被折腾得分外狼狈。

“董清胧!你还有没有廉耻之心?!”黑衣人一边满头大汗地压制她的动作,一边恼羞成怒地斥责。

谁知,已经被药效迷昏头的清胧一听,反而委屈得眼泪汪汪,“夫君,我要!”

倾国倾城的人儿就被他压在身下,她的脸庞艳若桃花,她的眸子莹亮纯澈,她看他的眼神如此专注,仿佛尘世千千万,却只看他一人。

忽然的,他就被蛊惑了。

这样的祸水,谁拒绝的了?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2
第2章重生噩运前

“嘶——!”

只是翻了一个身,清胧就忍不住抽吸一口凉气,恨不得永久瘫痪在床上。

但是,某个私/密的地方传来的撕裂般疼痛,令她脸色大变。

冷汗淋漓地爬起来,清胧就被坐在床沿的人吓了一跳。

对方面上蒙着黑巾,身上穿着黑衣,露出来的一双眼漆黑又深邃,和某人给她的感觉一模一样。

昨日的种种在她脑海里回旋,清胧忍不住震惊地瞪大双眼。

“怎么可能?”

一句出口,她的声音依然沙哑,眼泪止不住地涌出。

清胧心神动摇,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想去相信这种绝不可能的猜测:如果他还没死,如果眼前的男人真的是他,如果她真的回到了一切还没有发生的从前……

见到她流泪,黑衣人眉头紧蹙,声音低沉又愤怒:“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清胧听见他说话,却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眼前的女子泫然欲泣,一双明亮的眸子欲语还休,明明清白已毁,却对他这个罪魁祸首没有丝毫恐惧。

心底蠢蠢欲动,黑衣人忍不住再次将她压/在身下。

“是你勾/引我!”黑衣人愤怒地对峙。

突然被按倒,清胧却没有一丝害怕,她知道眼前的男人永远都不会伤害自己。但是,她不能坦白地告诉他:她是重生的。

此前的事情在大脑过滤,清胧迅速找到了解决此事的办法。

泪珠再次涌上眼眶,她吸了吸鼻子,哭得梨花带雨,娇软的声音控诉,“我是被人下了药,难以自控呀!你竟然指望我一个弱女子在中了合/欢散的状态下,保持清醒的意识吗?”

黑衣人皱眉,他的确发现她当时的异样,但被她一再纠缠,他根本无法冷静思考。

沉默了一下,他问:“谁给你下的药?”

清胧脸色难看,当年她信任董娴雅,想让她帮自己一把,没想到被将计就计,差点将自己逼上绝路。

她讽笑一声,却是不答反问:“你又去四皇子文房找什么?”

黑衣人的眼神忽然变得危险。

“你是萧世子的人?”清胧先声夺人,缩进他的怀里,打乱他的思绪,“那你要注意一下东宫太子的情况了。”

“你什么意思?”黑衣人心惊她一下子猜到自己的身份,但更疑惑她话中有话。

“有人在觊觎太子之位,太子不死,他如何上位?”

清胧不在乎自己会在对方眼里变得有多可疑,如果她能阻止四皇子得到皇位,那么未来会发生的一切噩耗,都将会被改变!

那么,现在被猜测、怀疑,也是值得的!

黑衣人眼神沉沉地看她。

清胧把脸贴在他的颈窝处,疲惫地闭上眼,不想看他复杂的目光,她软声软语地哀求他,“能不能送我回府?”

“……好。”

身为文国公府的嫡二小姐,清胧竟然一夜未归,如果此事被宣扬开去……按照董娴雅的为人心机,怎么可能不趁机毁了她?

越是近文国公府,清胧就心酸,想哭。

“别哭。”黑衣人拂去她眼角的泪,抱着他飞身进了一辆马车,“昨夜你被陆府二小姐收留一晚,今早才离开。可懂?”

清胧错愕一瞬,“……懂了。”

到了文国公府正门,她整理了一下装束,最后看了黑衣人一眼,挑帘下车,然后转头俯首行礼,“多谢陆二小姐昨夜好意收留,清胧谨记于心。”

清胧一回府,果儿就匆匆跑来迎她,“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见她欲哭不哭,清胧蹙眉,“发生什么事了?”

“小姐,昨天您不见踪影,云姨娘趁机重罚了桃夭姐姐,活活把她打昏过去,如今还被关在柴房里!刚才得知您回府的消息,云姨娘派人来院里传话,说让您收拾一下便去敬和堂。白荷姐姐知道对方不怀好意,怕您吃亏受苦,便安排冬竹留守院内,让奴婢来接您,自个儿去大厅回话了!”果儿哽咽道。

闻言,清胧立马掉头,往敬和堂赶去。

“啪——!”

还未进门,清胧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一脚踏进门内,果然见到白荷跪在堂前,头偏向一侧,一边脸颊红肿起来。

“谁允你教训我的婢女!?”清胧怒火攻心,声音倏地拔高。

“哟,我当是谁,这不是一夜未归的二小姐吗?”坐在主位之上的女子捂嘴而笑,一双桃花眼愉悦地弯起,里面全是幸灾乐祸,“如此没规没矩,别说是你的婢女,就算是你!我也教训得了!”

“云兰芝,谁给你的权利?不过是一个身份卑贱的姨娘,竟想管教正经的主子来?就算是要管,也是由我爹来,而不是由你这个主不主,奴不奴的姨娘来管。”清胧走上前,伸手拉起白荷。

她居高临下地盯着云姨娘,强势的目光咄咄逼人,“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你动我的人,我保准会向爹告黑状!别以为爹现在只有你一个女人就可以嚣张得意,是妾重要还是嫡女重要,我爹他脑子清楚得很!”

也不管对方的脸色变得有多难堪,清胧趾高气昂地走了。

回到院子后,清胧让白荷去接桃夭回来,然后直接闭门关院,并交代不准任何人打扰后,就进了寝室躺床上摊尸。

昨夜的疯狂令她身体酸软,重生的记忆令她脑子混乱,她需要时间休整。

用手背挡住眼皮,清胧轻叹一声,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真的回来了……”

只是,她还是低估了身体的疲惫能力,刚闭眼时还是艳阳高照,再睁眼时竟然月上树梢了,而且她感觉脑子昏昏沉沉,连抬起手的动作都分外沉重。

“白荷……”一开口,清胧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沙哑又虚弱,喉咙却滚烫发痒。

一道黑影忽然而至,冰凉的大手探到她的额上,静默了一下,男子纠结的声音传进清胧耳中:“女子的身子都这么脆弱吗?”

闻声,她只觉得安心无比,脱口而出便是撒娇软语:“阿衍,我想喝水。”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3
第3章英雄难过美人关

气氛有一瞬间的僵冷,等清胧反应过来的时候,喉间已经被一把长剑抵住,锋利的剑刃在黑暗中迸发出凛然的寒光,仿佛带着黄泉的冷意。

“你到底是谁?”

听出对方语气中的冷漠,清胧不由心里一滞,抿了抿唇,她道:“萧衍,如果我想害你的话,绝不会告诉你太子会出事。”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黑暗中,萧衍犀利的眼紧盯着她。

他习武多年,视力比一般人好上许多,哪怕在这样漆黑的夜里,他也能借着月光看清对方的脸,只要她神色有一丝不对劲,他都能够察觉。

“萧衍。”清胧伸出手,探向他握剑的手。

萧衍眉头一蹙,手一偏,锐利的剑刃划破她雪白的肌肤,血珠迸现。

但是,她不退反进,一手抓住了他的手。

滚烫的小手,贴在了他冰冷的大手上,灼热的温度仿佛烫进他的心扉,令他忍不住想退缩,却又不敢乱动。

他的剑下,是她的纤弱的脖子。

“我是董清胧,文国公的嫡二小姐,这个身份毋庸置疑。”

每说一句话,清胧都能感觉到喉咙像是被火灼烧一样疼痛,但是她不能住嘴歇息,只能沙哑着声音继续。

“从你出现在四皇子府文房时,我就有所怀疑,昨日我问你是不是萧世子的人时,你的反应异常,所以我确认你就是萧世子本人。”

“听京城中人说,你一直心悦四皇子,那为何帮我?”萧衍仍是半信半疑。

清胧知他视力惊人,现在或许正在观察她的表情来判断话语的真假,所以她并不敢有半分松懈。

面上装出一副疲惫神伤,沙哑的声音夹杂哭腔,显得可怜兮兮。

她说:“我一直以为自己与四皇子之间是情投意合,却不曾想他早与我的庶姐董娴雅勾搭在一起。如果不是我意外看到他们纠缠在一起,恐怕直到现在都被蒙在鼓里。”

“所以,你是因爱成恨,想报复四皇子?”萧衍问。

“我怎能不恨?”

清胧垂下眸子,淡唇抿成一条直线,“他一边哄着董娴雅说会娶她为妃,一边觊觎着我这个嫡女身后的文国公府,说到底,不过是想要爬上皇位的助力罢了。”

萧衍沉默地看着她,倏然收剑。

不管清胧帮他的始因是什么,如今她踏出一步,与他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

“关于‘太子诬害皇后’一案,你还知道什么?”此前清胧曾警示太子遇害,萧衍忍不住猜想她是否知道更多?

清胧摇了摇头,“我只笃定‘诬害一事’不是太子所做。”

“你见过太子?”萧衍问。

清胧再次摇头,“不曾。”

萧衍面色古怪,“那你怎么肯定不是太子所为?”

“有三点可以作为判定的依据。”

清胧梳理着思绪,侃侃而谈,“第一,太子作为皇位继承人,只要不出大错就能等皇上百年后继位,贸然向皇后下手只有害而无利;第二,听闻太子素来严谨稳重,如果真的是他所为,又怎会留下如此明显的证据让人抓把柄;第三,四皇子一直想要皇位。”

前面两条还可一听,第三条明显带着赌气的偏见,令萧衍无奈。

“我又没有说错。如果太子被废黜,那与他一母同胞的四皇子上位的可能性明显比其他皇子更大啊!”清胧坚持己见。

怕他不当真,她抓住他的手,严肃道:“萧衍,你一定要保住太子!这样他以后登上皇位,念在今日的恩情份上,也不会对萧王府赶尽杀绝!”

萧衍目光一肃,反抓住她的手往枕头上一按,居高临下地压住她,冷声警告道:“董清胧,不该你管的事情,别管。”

清胧不高兴地撇了撇嘴,“萧王府的事情怎么就不归我管了?萧衍,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之间还有指腹为婚的婚约,而且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闻言,萧衍一愣,明显才想起来。

再迟疑一看,却见清胧已经泣不成声,她眼角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砸落在枕头上,软哑的声音带着控诉:“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青/楼里的女子,春宵一度便想抛之脑后?”

萧衍额头冒汗,心下发慌,语气却越发冷硬:“不是!”

“既如此,你为何不想对我负责?”清胧咄咄逼人。

萧衍思索半响,才道:“我早前曾上门提亲,但是文国公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他似乎不太满意这门婚事。”

何止是不满意?如果不是顾忌着萧王府兵权在握,文国公早就在对方上门时便解除婚约,哪用得着一拖再拖,用“忙于公事”做借口?

清胧吸了吸鼻子,眼泪汪汪的小模样更可怜了,“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我嫁于他人吗?”

萧衍眉头紧蹙,“当然不行!”

闻言,清胧心里一松,当即开心地扑上去搂住他的脖子,亲亲昵昵地蹭他的脸,“我就知道阿衍不会不要我。”

萧衍浑身僵硬,耳尖通红地拉住她,呵斥:“像什么样子!”

“反正又没人看见。”清胧就是不放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声音沙哑又虚弱,“阿衍,我病了,好难受啊!”

听着她撒娇的软声细语,哪怕再硬的心肠都要软了。

萧衍忍不住心疼,对这个忽然撞进他生命中的女子,他警惕、防备,却禁不住她一而再再而三地靠近,仿佛要一步步踏进他的心扉。

明明知道她可能在装可怜,明明知道她可能在利用他,他却忍不住沉沦于此。

难怪古人常道:英雄难过美人关。

“阿衍,明天你再来提亲吧。这一次,你这样做。”清胧贴近他的耳朵,将自己的计策说与他听,“事情闹得越大,爹就越拒绝不了。”

萧衍只觉耳朵烧得快熟了,而鼻间窜进的沁香气味,令他下意识绷紧身体。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而一低头,身下的人儿早已昏睡过去。

他伸手摸了一下清胧滚烫的额头,眉头蹙紧,然后毫不犹豫从怀里拿出一颗价值千金的药丸,喂进了她口中。

见她慢吞吞地咽下,睡容恬静的模样,萧衍的目光渐渐变柔。

“珑儿……”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4
第4章立嫡女之威

清胧第二天神清气爽地醒来,迷糊想起昨夜之事,还以为是梦境一场。

“小姐!不好了!”果儿鲁莽冲进来,“那萧世子又上门提亲啦!”

白荷心下不悦,蹙眉训斥,“莽莽撞撞的,以后若是冲撞了贵人该如何是好?自己去领罚!”

清胧对镜贴花的手一顿,“不急着惩罚。果儿,萧世子是如何提亲的?”

听了白荷的话,果儿刚想求饶,又听主子问话,当即绘声绘色地回答:“这次,萧世子竟是直接派人抬了聘礼置于文国公府门前,并让小厮大声宣告小姐与他当年指腹为婚而立的婚书!”

清胧眼底划过笑意,他果然已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白荷却急变了脸,“萧世子怎能如此莽撞!?这样一来,岂不是毁了小姐清清白白的名声吗?!”

“无碍,现如今得看爹如何处理了。”清胧面上不动声色,又问果儿,“爹此事是不是在敬和堂中?”

得到确定答案后,她带着白荷前去。

“砰啷——!”

一声陶瓷被砸碎的声音响起后,文国公气急败坏的怒骂,“那萧衍真是好大的狗胆,竟敢妄想用一卷废纸来逼我把宝贝女儿嫁给他?!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

清胧感动又无奈,虽说娘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府而去,但是爹一直把她当眼珠子护着,哪怕云姨娘进门多年,也从不曾吹枕头风成功过。

“爹,别生气了,小心身体。”她一开口,文国公就住了手。

一地的陶瓷碎片,文国公瞧着踏进门来的宝贝女儿,心下担忧,提醒道:“小心些,别被碎片扎到了脚。”

“那您倒是别砸啊!”清胧巧笑嫣然地走过去,挽起他的手臂,“无论是谁,都不值得令爹如此怒气伤身。”

文国公被扶着坐下,却还是按不下蓬勃的怒意,“那萧世子当真是不知所谓!”

“我让婢女去查探过,正门围了许多人,我与萧世子指腹为婚的婚约恐怕已经闹得人尽皆知。”清胧轻叹一声,露出为难的表情,“事已至今,女儿怕是只能妥协了。”

“但是珑儿,你不是心悦四……”

“爹!”清胧打断他的话,“女儿并无心悦之人,您不用有所顾忌。萧王府兵权在握,我们不能公然得罪。”

文国公目光怜爱,长叹一声,“爹不舍的让你受苦啊!”

清胧鼻头泛酸,虽然闹大此事是她的主意,但是她并不想激怒文国公,毕竟他是多年来唯二真心待她的人。

但是,不用自己的名声作赌,文国公绝不会让她嫁给萧衍。

“既然二妹妹不愿嫁的话,不如让我代嫁。”

绵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董娴雅身着一袭白衣长裙,面上淡妆柔和,神情温顺无害,看起来像是一朵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柔弱娇花。

清胧垂眸,眼底寒凉一片。

是了,上一世萧衍在她名声尽毁后,再次上门提亲时,她宁死不屈,董娴雅也是如同现在这般,提出了这个悲天悯人的建议。

当时,她避萧衍如虎,而董娴雅代她以身饲虎,所以她简直把对方当救星。

之后,她如愿与四皇子定亲,甚至与董娴雅一起出嫁。

不过,一场莫名其妙的刺杀打乱了迎亲队伍,她终是嫁给了萧衍,成为萧王妃;而董娴雅则嫁给了四皇子,因庶女身份只能成为侧妃。

不管是人为还是天定,她终究要成为萧衍的妻,那么这一次,她想堂堂正正地嫁给他。

“爹,当年萧世子与二妹妹指腹为婚时,肯定没有一口定下二妹妹为妻,既如此,事情就还有回转的余地。”董娴雅道。

闻言,文国公若有所思。

董娴雅见此,面色微妙,虽然她早就清楚爹更疼爱清胧,但是当看到对方认真考虑代嫁此计时,她又忍不住难受。

清胧不由冷哼,她想嫁就能嫁?真当阿衍的眼光那么差吗?

“爹,董娴雅目光短浅,不懂朝中局势,难道您也看不清吗?”清胧的语气凉凉,“再者,您认为萧世子是这么好打发的人吗?”

文国公讪讪。

“萧世子一而再再而三地上门,不过是想求娶女儿罢了,只要他不是想对付文国公府,都不是什么大事。”清胧下决定,“爹,这婚事,我应了。”

“二妹妹,你明明心仪四皇子,又怎么能嫁给萧世子?况且,天下人都知道皇上随时会对萧家……”

“啪——!”

董娴雅整张脸都扇得歪向一边,人都懵了。

——董清胧竟然敢打她!?

而动手的罪魁祸首则面容冷肃,一开口便是正义凛然的训斥,“董娴雅,你开口之前最好用脑子想想这些话能不能说出口!?别以为在家里就能胡言乱语,万一让某些人听见了,文国公府上下还要不要活了?!”

清胧的暴起很突然,文国公看的有点懵,但是一听她的话,他当即严肃起脸,“珑儿说的不错,娴雅你言辞不当,关于此事以后不能再提!”

他常年浸淫官场,甚是明白皇上是一个生性多疑之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董娴雅哑口无言,捂着红肿起来的脸,委屈地瞪大眼睛,“爹,我……我只是为二妹妹担忧。”

她想抱怨,但是中途改了口。

“我很感谢你为我着想,但是你这打算也未免太过幼稚。如果你以后再这样思考行事的话,我怕到头来不仅害了你自己,还连累整个文国公府。”

清胧继续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吩咐:“从今日开始,你就待在自家院子里抄书《女戒》,直到我认为你的言行举止符合文国公府之女的标准后,才可出门。”

这就相当于是变相的关禁闭了,董娴雅连忙装可怜地看向文国公。

“爹,萧世子之事,女儿还望您能处理得好看些,别让那些流言蜚语毁了女儿的名声啊!”清胧挤出两滴眼泪,转移文国公的注意力。

见此,文国公自然是拍胸口保证:“那是自然的!”

董娴雅“求助”的眼神被华丽丽无视,等到文国公回过神来,见她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不由蹙眉不悦,“没听见珑儿的话吗?赶紧回院子里待着去。”

董娴雅:“……”满满的心塞。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5
第5章棒打落水狗

清胧看着文国公去请萧衍进门洽谈婚事后,就转身朝着董娴雅的院子走去。

她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趁着董娴雅被关禁闭,她当然要去棒打落水狗啊!

走到董娴雅的院子,清胧径自推开了门。

“二小姐,您这是……”在院子里打扫的丫鬟们见到她,就愣了一下。

清胧自持嫡女身份,与姨娘庶女的关系算不上好。虽然平时董娴雅多捧着她,两人因此走得比较近,但是她也从来不曾进过董娴雅的院子。

“自然是来找董娴雅的。”清胧刚踏进内室,就看见董娴雅正愤愤不平地用针狠扎一张纸,而那纸上似乎画着人脸。

清胧嘴角扬起,“你这是在干什么?”

董娴雅被吓了一跳,针尖扎到自己的手上,她来不及呼痛,连忙将纸藏到身后。

“没、没什么!”她慌乱道。

“你藏了什么在后面?”清胧故意逗她脆弱的神经,一步步往她走去,似笑非笑道:“我刚才一眼扫过,那张纸上似乎画着人脸,该不会是我吧?”

董娴雅冷汗都冒出来了,她白着一张小脸,嘴角牵强地扯了扯,“怎么可能呢?这不过是一张我练笔失败的字帖而已!”

清胧伸出手,“那你拿出来让我看看。”

“这、这真的只是一张废纸而已……”董娴雅眼珠子慌乱地四处乱扫,忽的看见墙角放着一个暖屋子的火炉,她当即将纸张一团,扔了进去。

清胧冷眼看着火焰将纸团包裹,烧毁。

董娴雅松了一口气。

她不能在此时和董清胧撕破脸皮,毕竟她还想靠着对方和四皇子见面。

“二妹妹怎的突然想来找我?”董娴雅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明明前一刻她还咬牙切齿地用针扎画着董清胧的纸,现在却装的毫无异样。

清胧懒得和她装姐妹情深,言辞犀利道:“自然是来棒打落水狗!”

董娴雅的脸色一僵,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清胧猛地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扯近自己,“董娴雅,我不想再和你装作相敬如宾的虚伪模样了,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心怀鬼胎吗?”

“二妹妹,你是不是听信了什么人的话?”董娴雅笑得很勉强。

“董娴雅,有时候事情不说得那么明白,彼此之间就不会陷入尴尬,你现在装迷糊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难堪。”清胧俯在她的耳边,悄声提醒,“比如,你和四皇子早就暗度陈仓之事,如果被公之于众的话,你会有何下场呢?”

闻言,董娴雅瞳孔一缩,惊惧不定。

“所以,你现在最好乖乖听我的,可懂?”清胧拍了拍她的脸,不知是否有意,拍的正是刚才扇她巴掌的那边脸。

董娴雅脸色苍白,心中不甘被威胁,却不得不忍耐下来,“……懂。”

欣赏了一番落水狗的狼狈之后,清胧心情舒畅地转身离去,面上如沐春风,就差没在额头上写着“吾甚悦之”四个字了。

入夜,清胧并没有早早入睡,而是撑着眼皮等人。

果不其然,刚过半夜,一抹黑影就探了进来。对方刚靠过来,清胧就一骨碌地爬了起来,笃定地喊道:“阿衍!”

来人从黑暗中显露身形,他摘下面巾,露出轮廓分明的俊美脸庞。

清胧跳下床扑过去,笑眯眯道:“我就知道你今晚会来找我!”

萧衍接住她,被女子软乎乎的身子给贴的心神一荡,但垂眸见到她雪白如玉的小脚站在冰凉的地上,眉头一紧,就将人拦腰抱起。

清胧顺势勾住他的脖子,好奇地问:“今天和爹商量婚事还算顺利吧?”

提及此事,萧衍的表情变得古怪。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岳父这一类人真的很难缠!你永远想象不到对方会提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要求,而且对方从头到尾都一副“我的宝贝女儿嫁给你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的表情,让他好生无奈。

“哎呀,爹只是太在乎我了!怕我嫁给你后会受欺负!”清胧蹭了蹭他的脸,撒娇道:“你不准生爹的气。”

“我不会。”萧衍被蹭到耳尖泛红,强作严肃:“蹭来蹭去的,成何体统?”

“我不想在没外人的时候还端着大家闺秀的模样,这样好累的呢!”

清胧上一世刚嫁给萧衍时,对他厌恶、抗拒,甚至恨不得逃离萧王府,但是在接下来的朝夕相处之中,她慢慢习惯了对方的陪伴、呵护和照顾。

一个男人如果十年如一日的温柔待你,你根本无法不沉溺于此。

上一世,是他的坚持和耐心打动了她的心;这一世,就换作她用死皮赖脸来一点点谋取他的心吧!

“阿衍,我昨晚明明病了,早上却神清气爽,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仙丹?”清胧被萧衍抱上床,却不肯松手,她一把将人扯上榻,然后一个翻身,就趴在了他的胸膛上。

萧衍无措地僵着身子,哽着声音:“你起来,我就告诉你。”

两人身体相贴,清胧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他身子发僵?明明他想离开的话,把她推开就行了,但他迟迟没有动作。

分明就是口是心非,闷骚!

清胧笑弯了眉眼,一偏头就枕在了萧衍的胸膛上,她仔细聆听,听见他胸膛下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非常有力。

他还活着,这个事实令她感动得想哭。

上一世,知道他死后,清胧无论如何都不想相信。

只要一天没见到他的尸体,她都不愿相信那个一直守着自己的男人就这么死了。

现在,他还好好活着,如此健康地活着。

清胧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眼泪涌了出来。

下一刻,她就被掀开,后脑勺被人护着,却被男人压在了身下。一抬头,她就看见了男人蹙眉担忧的目光。

“怎么哭了?”他问。

清胧一双秋瞳剪水盯着他,忽然抬起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仰头就吻了上去。

萧衍:“!!!”

“你你你!”他震惊地连连后退,偏生刚吻了他的人一脸无辜,眨巴着一双纯澈的眸子看着他,还故作天真地问:“阿衍,你怎么了?”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6
《重生之戏精王妃》花语书坊书号:13866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6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