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素忘作品《一厢情愿避别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22

康乃馨 2019-3-29 126


一厢情愿避别离 完本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素忘

章节数:43

上架时间:2019-01-19 12:22:12


《一厢情愿避别离》花语书坊书号:13822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2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第一章  安欣,你可真贱!
明豪酒店。

安欣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报纸,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总统套房的门……

“嗯……陌……陌……”

门才刚刚推开,暧昧的声音便从里面传来。

那一瞬间,安欣垂在身侧的拳头拽得更紧,三年了,她嫁给他三年,她却从来未曾正眼看过她一眼,甚至这三年来,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她知道他一直住在这里,可是她却从来不敢来找他。

冲进房间,床上纠缠的身体是那么的刺眼,看见她,女人迅速的拉过被子盖住了身子,娇小的身躯几乎完全缩进了苏北陌的怀中,“陌……”

委屈的声音,带着恐惧的眸子,苏北陌揽着她光洁的肩膀,看向安欣的目光却是冷得刺骨。

安欣震惊的看着那女人的脸,丝毫没有注意到苏北陌的眼神,嘴唇不由自主地哆嗦着,“紫涵……”

两个字出口,安欣只觉得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口中的苦涩满溢到全身。

女人脸上的震惊一闪而过,随后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尽是得意,但她刚想开口,安欣已经冲了过去,抓住她,一把将她从苏北陌的怀中拖了出来,“不对,你不是紫涵!”

“陌,你看她……”女人头一扭,看向苏北陌的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

苏北陌却没有看她,而是看向了安欣,薄凉的唇勾起一丝讽刺的笑,伸手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原来你也知道怕!”

“苏北陌,你放开我!”安欣拼命地拍打着苏北陌的手,苏北陌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加的狠戾,“你当初用尽手段逼走紫涵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安欣怒极反笑,只是笑容中尽是苦涩,看着苏北陌背后那个正得意的看着她的女人,她只觉得一盆冰水兜头浇下,不仅仅是心凉,还有道不尽的屈辱。

她不知道究竟是哪儿来的勇气,扬起手一巴掌扇在了苏北陌的脸上,“苏北陌,你无耻!”

用尽全力的一巴掌,打得她手心火辣辣的疼,她看着退了一步的苏北陌,“我跟你说过不是我逼走紫涵的,你不信!你逼着我嫁给你的时候,你也承诺过,绝对不动安家,你心狠手辣,出尔反尔,你还是个人吗?”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安欣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空。

苏北陌一张犹如谪仙般完美的脸上现在却满是魔鬼般的嗜血,一双漆黑的眸子甚至因为愤怒已经微微的泛红。整个房间之中的气压也随着他身上的气势瞬间降低了好几个度。

那个女人抱着凌乱不堪的衣裳所在一角,被吓得瑟瑟发抖,却不敢离开。

苏北陌的眼神从她的身上扫过,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女人忙不迭的出去了。

苏北陌却是回头一把捏住了安欣的脖颈,提着她直接狠狠的扔在了床上,压在了身下,“安欣,我无耻?我能比你更无耻?是你一边答应跟我协议结婚,一边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是你设计让紫涵看到你在我床上不要脸的样子,气得紫涵离开!甚至最后在她走之前,你都还找小混混欺负了她!安欣,我就算再怎么无耻也不及你的万一!”

“我没有!”安欣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被苏北陌按在身侧的拳头狠狠的握紧,想要挣脱这该死的桎梏,但是却分毫动弹不得。

苏北陌嘴角勾起一抹狠戾的弧度,松开她的脖颈的瞬间,却猛地扑下去咬住了她的唇,强势的叩开她的牙关,在她的口中攻城略地。

她只觉得自己几乎窒息了,但在那种窒息的迷蒙之间,居然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快感侵袭全身,甚至让她的意识有些模糊!

一双大手猛地抓住了她的衣裳,衬衫的口子颗颗崩坏,飞了出去,弹落在地上!

安欣的意识瞬间回神,用力地合上了牙关,血腥味在口中弥漫了开来,苏北陌舌头退出去的同时,却用另一种方式撕开贯穿了她的身体。

随着他发泄一般的动作,屈辱的感觉袭遍全身,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滚落了出来。

看着她的绝望,苏北陌嘴角的弧度却变得畅快,动作更加凶狠的同时,狠狠的捏住了她瘦削的肩膀,“呵,安欣,你机关算尽不就是为了爬上我的床?现在来装委屈有意思吗?”

她咬着唇,被泪水迷蒙的眼睛倔强的看着苏北陌嗜血的表情,想要咒骂,但是开口却是一声嘤咛满溢而出!

“安欣,你可真贱!”苏北陌嫌恶的话语传入耳中,她却已经听不真切,只觉得遍布全身的痛几乎让她麻木,意识也逐渐失去……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2
第二章  养了只白眼狼
安欣不知道那一场狂风暴雨最后是怎么结束的,只是在她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她想要去够被扔在地上手机,身上那仿佛被拆了之后又重组的疼痛传遍四肢百骸,就如同她和苏北陌新婚那天一模一样。

“喂,请问是安欣安小姐吗?”

“是,是我!”安欣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难听。

“我是安建先生的主治医生……”对方说明身份,安欣脑海中的那一根弦立即就绷紧了,“我爸爸怎么了?”

“安建先生刚刚从急救室出来,恐怕……您还是尽快到医院来一趟。”对方的话语,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在安欣的头顶劈过,她再也顾不得许多,抓起地上凌乱的衣衫就往身上套。

可昨天穿的衬衣早已经被苏北陌扯得稀烂,她拉开衣柜随便抓了一件苏北陌的衬衣套上,就往外面跑,泪水已经无法控制的滑落。

一路到医院,养父还在重症监护室,只有养母守在外面。

“妈,爸爸怎么样了?”看见林秀,安欣飞快的奔了过去。

“啪!”她刚到林秀的面前,重重的一巴掌便扇在了她的脸上,“你还来干什么?你是不是一定要把老安气死了你才甘心?”

林秀说着一双早已经哭得通红的眼眸又开始落泪,“我们安家究竟是做了什么孽,居然会收养了你这么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偷安氏的机密给苏北陌,现在安氏垮了,被苏氏收购了,你满意了?老安也心脏病发,躺在里面,命悬一线,你满意了?”

“安欣,我们安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你要这么对我们?”林秀说着,已经颓然的坐了下去,掩面哭了起来。

安欣手足无措的看着伤心欲绝的林秀,不住地摇头,“我没有,妈妈,我没有……”

说着,她蹲下身,想要触碰林秀的双手,却被林秀一掌挥开,“你滚啊!”

“哪位是安欣?”就在这时,重症监护室的门打开,医生从里面走出来问道。

“我!”安欣急忙答道。

护士递给她一套无菌服,“安先生想见你,换好了进去吧!”

走进重症监护室,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压抑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病床上的安建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眼睛努力的半睁着,看见安欣,用力地抬起了手。

安欣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扑过去抓住了他伸到半空中的手,泪眼迷蒙的看着他依旧慈祥的脸,“爸爸,我没有出卖安氏的机密,我没有……”

安建轻轻地笑了笑,艰难的摸了摸她的头,开口,“爸爸知道。”

听见这四个字,安欣只觉得心里像堵了一团棉花一般的难受,眼泪更加汹涌。

安建笑着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欣欣别哭,以后爸爸不在了,你就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了,你不能哭,会让别人看笑话的。”

安欣慌乱的摇着头,想要努力控制眼泪,但是眼泪却根本不受控制,“不,不会的,爸爸不会不在的,不会……”

安建努力的笑了一下,神情却更加祥和,“欣欣,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爸爸要是不死,那不是成了妖怪了吗?其实爸爸这一辈子,什么都经历过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妈妈。欣欣,你答应我,以后爸爸不在了,你好好照顾妈妈,好吗?”

安欣拼命的点头,却又拼命的摇头,无数的话想要说,到了喉咙口却尽数化为哽咽,最后只是握着安建的手艰难的说道:“我会照顾好妈妈的,一定会!”

安建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乖孩子,我还想跟你妈妈再说说话,你让你妈妈进来吧!”

“嗯!”安欣重重的点头,依依不舍的目光落在安建的身上,安建微笑着朝她点头,她咬着唇走出了重症监护室。

外面,林秀已经换好了无菌服,安欣一出来,她立即就冲了进去。

安欣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刚才努力的压抑的泪水却再也忍不住,双手捂着脸,声嘶力竭的哭着。

“欣欣?”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安欣抬起头就看见沈紫涵,顿时愣住了,“紫涵……”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3
第三章  当年的真相
“欣欣,真的是你?”沈紫涵抱住了她,但她却没有丝毫的跟好友久别重逢的喜悦。

甚至,她心里有些无法控制的怨念在滋生,当初如果不是沈紫涵的离开,不是沈紫涵在走之前跟她借了三十万,苏北陌也不会对她误会这么深,安家更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

沈紫涵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一脸愧疚地道:“欣欣,对不起,我不知道都过去这么多年,北陌他居然还会为了我这样对你和安家,真的对不起?”

“你说什么?”安欣迷惘的眼神瞬间有了聚焦。

沈紫涵被她的神情吓得后退了一步,“我刚刚见过北陌了,他说……”

“哈哈……”沈紫涵的话没说完,安欣已经疯狂的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顺着脸颊不断滚落,她站起身,看着沈紫涵,“原来是为了你!为了你害得我家破人亡,哈哈……”

“欣欣,你别这样……”沈紫涵一脸心疼想要去拉她。

“走开!”安欣的手一甩,沈紫涵踩着高跟鞋往后一退,脚下不稳,“啊!”的尖叫了一声,眼见着就要跟大地亲密接触。

安欣也惊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去拉她,但是手还没有碰到她,就已经被一只大掌推开,而她的身体稳稳的落入了苏北陌的怀抱。

“安欣,当年你那么伤害紫涵,她仍然一回来就来看你,你就是这么对她的?”苏北陌如珠如宝一般的抱着沈紫涵,一双眸子中全是戾气。

“呵呵……”安欣冷笑一声,眼神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扫过,“来看我?来看我怎么家破人亡?来看我现在又多惨?现在看到了,你们满意了?”

安欣的神色近乎癫狂,苏北陌漆黑的眸子中阴云密布,冰冷的声音从齿缝中蹦出,“你别不识抬举!”

安欣冰凉的眸子看向苏北陌,“苏北陌,我真的要多谢你的抬举,是你的抬举让安氏破产,是你的抬举让我父亲躺在里面命悬一线,是你的抬举让我活成如今这副模样!”

苏北陌眸子中的怜惜和心疼一闪而过,“不可理喻!”

丢下四个字带着沈紫涵直接转身离开,沈紫涵回头一脸担忧的看着安欣,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却只能跟随苏北陌的脚步离开。

“滴滴滴……”一阵刺耳的声音从重症监护室中传到走道上,安欣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跌跌撞撞地就想要往重症监护室里面冲。

但是医护人员比她还要快一步,等她换好无菌服进去的时候,林秀趴在安建的身上几乎已经哭晕过去。

医护人员站在一旁,神色肃穆,看见她,主治医生声音低沉的开口,“安小姐,请节哀!”

简单的六个字,安欣泪如泉涌,身体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

林秀听见声音,却是赤红着一双眸子看向她,猛地冲到了她的面前,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紧接着抓住了她的衣领,拼命地摇晃着她的身体,“安欣,我们安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害得我们家破人亡!啊?”

声声泣血的质问,安欣任由着林秀的动作,甚至她自己都想扇她自己,如果不是当初她救了苏爷爷,跟苏家之间有了牵扯,也不会把安家害成现在的局面。

医护人员赶忙上前想要拉开情绪激动的林秀,但是还没等他们动手,林秀已经晕了过去。

安欣将林秀抱在怀中,连哭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最后还是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才将林秀抬上了病床,输上了氧气和液体。

等到林秀的呼吸平稳之后,安欣走进了太平间,擦干净眼角的泪水跪在安建的遗体面前,“爸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妈妈,安氏我也一定会从苏北陌的手中夺回来!”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4
第四章  该结束了
苏氏总裁办!

安欣不顾秘书的阻止,直接冲了进去。

办公室中,苏北陌正在跟各个部门的经理开会,看见她,眉心紧紧的皱起,旋即松开,对各位经理道:“今天就先这样,你们先回去吧!”

办公室中的人都明显感觉到了安欣进来之后,苏北陌身上气势的变化,忙不迭的收拾了东西出去。

安欣走上前去,将一式两份的文件放在他的面前,“签字吧,我的名字已经签好了。”

看见文件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苏北陌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捏住了,憋闷难受得仿佛要爆炸一般。

但是他脸上的神情却是越发的冷厉,抬眸看向安欣的同时,他的嘴角已经勾起了残忍的嘲讽,“安欣,怎么,才一天不见,你已经学会玩儿欲擒故纵了?”

安欣咬着唇不让眼泪掉下,冷笑一声,“呵,欲擒故纵!”

哪怕她极力忍耐,可眼睛还是被泪水迷蒙了,“苏北陌,我爸爸死了,妈妈伤心过度导致中风,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昏迷着,医生说她就算醒了都极有可能全身瘫痪!”

“你知道这一切是谁害的吗?”

苏北陌看着安欣脸色苍白的模样,心里一阵阵的疼得难受,烦躁的感觉从心里蔓延到四肢百骸。

安欣一双蒙上水雾的眸子望着他,带着冷笑的脸上全是绝望,她伸着手指戳着自己的心脏,“是我啊!如果当初不是我自己傻救了你爷爷,安家怎么可能跟你们苏家扯上关系,不扯上关系,安家又怎么会家破人亡!”

“苏北陌,从认识你开始,我爱了你十年,嫁给你三年,这三年来,哪怕你不回家,哪怕你对我从来都是冷眼相待,我都觉得只要我坚持,总有一日我能让你感动!”安欣的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可惜我错了,大错特错,感动是需要有心的,而你,没有心!”

说完,她脸上已经是一片冰冷,漆黑的眸子看着苏北陌,犹如一潭死水,“签字吧!签好之后,通知我一声去民政局办手续,此生,我们缘尽于此!正好,沈紫涵回来了,你们也能够圆满了。”

安欣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苏北陌只觉得有一块大石头已经把他的心彻底的碾碎,愤怒的感觉已经无法克制,他起身,几步跨出,直接抓住了正要出门的安欣,一把将她娇弱的身体甩在了沙发上。

随即,他欺身而上,“想离婚?缘尽于此?谁给你的资格,给你的胆量,让你做主的?”

安欣却只是在他的身下看着他笑,笑容绝望而冰冷!

这样的笑容让他有一种冲动想要将她彻底的毁灭,而他也这么做了!

他猛地撕碎了安欣的衣裳,就将她贯穿,这一次,安欣没有反抗,甚至连动一下都没有,她就那么睁着漆黑的眸子看着他,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看得他如同全身有虱子在爬一般的难受。

但是他却知道他的动作不能停,一旦停下,就等于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得逞了,就等于他输了!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5
第五章  最好的惩罚
安欣咬着唇看着他,被咬破的唇上鲜血流进嘴里,咸腥而苦涩,但是她却感觉不到半分的痛,所有的痛,都已经被心里的痛掩盖。

就那么安安静静等到苏北陌结束,她动作虽慢,但是却十分冷静的捡起地上的衣裳仔细的穿上。

苏北陌看着她从沙发上到门口短短的十几步路,有好几次险些摔倒,他想要去接住她虽然瘦削娇小但却坚定挺拔的身体,可最终却没有动作,这样的安欣让他觉得心惊。

回到医院,林秀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安欣替她擦拭了身子,照顾好了之后,就离开了医院。

今天是安建火化的日子,她毫不避讳的坐在灵车里,看着冰棺里面安建依然慈祥的面容,没有再流泪,只是默默的坐着,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

看着遗体被烧成灰烬,她捧着骨灰盒一捧一捧的将父亲的骨灰装进盒中。

苏北陌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只觉得说不出来的难受。他靠在车上闭上了眼睛,他其实从未想过要把安家弄成这样。

他收购安氏确实是因为想要惩罚安欣,放出了消息说能够顺利收购安氏是因为安欣给了他商业机密,但实际上安氏因为经营不善早已经内忧外患资金链断裂,他在收购的时候也已经给了安家最大的利益,可安建还是心脏病发而亡,林秀还是悲伤过度引发中风,安家算是彻底的家破人亡了!

安欣收拾好了骨灰,抱着骨灰盒一步一步的往墓园的方向走,安家败了,当初那些生意上的朋友,甚至是安建的老友都迫于苏氏的压力没来参加葬礼,所以安建的葬礼只有安欣一个人!

她捧着骨灰盒花了足足五个小时,终于走到了墓园,却看到父亲的墓地前早已经站了一个人……

安欣皱了皱眉,“你来做什么?”

“欣欣,我……想来送伯父一程。”沈紫涵绞着手指一脸愧疚的说道:“当初如果不是你给我三十万,如今我也不可能风风光光的回来。”

安欣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三十万,是啊,当年就是那三十万的转账记录成为了苏北陌认定她逼走她的铁证!

安欣不再看她,小心翼翼地将父亲的骨灰放进墓地中,工作人员开始开始往墓坑里面填土,而她也捧着土,一捧一捧的埋葬着那个精致的盒子。

埋好之后,工作人员离开,她就坐在了墓地边上。

一直到夜幕降临,她起身准备去医院,却发现沈紫涵居然还没走。

她皱了皱眉,却没有打算搭理,有些事情或许她当初想不明白,但要是现在还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太蠢了。

“欣欣,你真的不能原谅我了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一厢情愿避别离》花语书坊书号:13822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2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