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粉糖作品《久念过往无言》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19

康乃馨 2019-3-29 127


久念过往无言 完本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粉糖

章节数:57

上架时间:2019-01-19 12:22:11


《久念过往无言》花语书坊书号:13819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1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第1章  报复

   
砰——

出租房里,那破烂的入户门,被男人暴力的一脚踢开,随即传来男人怒气冲冲的声音,“许晴,你给我滚出来!”

此时的许晴,躺在床上,浑身是伤。艰难的爬起来,披上衣服,不想让沈逸看到她身上的淤青。

砰——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卧室门也被摧残的摇摇欲坠。

不等许晴说话,男人将她提起,摁到墙上,冷峻的目光里,有一团怒火在燃烧、爆发,“你接近我,是为了拯救千疮百孔的许氏?”

“是。”许晴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

这个秘密,她埋在心里太久了,沈逸对她越好,她内心的罪恶感越沉重。

如今,他知道了,也好。

“你的幕后老板,是米封?”沈逸继续追问,胸口间隐隐作痛,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竟然敢潜伏在他身边,只待时机成熟,给他致命一击。

“是。”

再次得到许晴肯定的回答,沈逸原本努力压制的情绪,爆发了出来,他用力捏着眼前女人的下颚,几近咆哮的质问,“为什么你要选择他。”

许晴刚要开口解释,事情并不是他想的这般。沈逸却猛然低下头,堵住了她的嘴,要说的话哽咽在喉咙里。

男人霸道的索吻,不带有一丝技巧,径直的攻城略地。

唇边一阵剧痛传来,腥甜的鲜血渗进口腔里,男人却没有半点怜惜的意思。手掌用力一拽,直接将她薄薄的衬衫撕碎,露出身上青紫的淤痕。

“放开我。”许晴极力的想要用破碎的衬衣挡住身子,反而被沈逸扒的一丝不挂。

看到她布满淤青的胴体,让沈逸彻底丧失了理智。

他放在心间宠爱的女人,利用他,背叛他,还和别的男人行欢,在身上留下了这么多痕迹。涉想到那种激烈的场景,就让他发狂。

“你真不要脸。”

沈逸的话音未落,许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被他直接丢到了床上,脑子里嗡嗡作响。

男人骑在她身上,粗鲁的掰开她的大腿,没有丁点前戏的将器官挤了进去。

“疼。”

许晴大叫,沈逸却充耳不闻,一个劲的用力撞击她的下身。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滚烫而布满砂砾的粗大铁钳,刺入了她的身体。

“你和米封,是不是也是这样做的!”

男人突如其来的质问,让许晴如遭雷劈。她深爱的男人,在怀疑她出轨。

“我没……”许晴开口,却被沈逸的大手,捂住了嘴巴。

“你让我感到恶心。”

沈逸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一般,那双冷峻的眸子此刻已经完全被火焰所替代,而火焰的中心,报复的欲望在苏醒。

“嗯……停下来……求你……”

沈逸不顾一切的撞击,撞到许晴连灵魂深处都觉得恐慌,本就被人揍到伤痕累累的躯体,此刻更像是要散架一般,意识也有些飘摇了起来。

“许晴,你特么真贱,这样竟然还能流出水。”

许晴迷迷糊糊的,听不清楚沈逸说了什么,只知道他大力拽着她的头发,每撞击一下,都感觉疼痛到要死去。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2
第2章  “背叛”的代价

   
那种剥离灵魂的疼痛,许晴再也承受不住,昏死了过去。

沈逸这才停下动作,抽离她的身体,才愕然发现,他嘴里那所谓的“水渍”竟然是刺眼的鲜血,而此时许晴布满血迹的下身,终于让他清醒了几分。

手足无措的慌乱代替了心中强烈的恨意,他抱起许晴,轻吻她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颊,声音哽咽,“我不准你死。”

紧急就医,三个小时过去,许晴才平安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

医生叹了口气,“你们年轻人就是太冲动,做也要有个分寸。大人是勉强保住了,可怜了尚未成形的孩子。”

孩子?谁的孩子?他的……还是米封的?

蓄意潜伏在他身边的许晴,巴不得他坠入万丈深渊,怎么会允许自己怀上他的孩子。

这种念头不断的在沈逸的脑海中盘旋、以至于炸裂。

他愤怒的冲进病房,许晴已经醒来。沈逸掐住她的脖子,目光凶狠,痛苦中又带着一丝嘲讽,“你和米封的孩子,没保住。”

这句话,对许晴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被误解、被折磨、被羞辱,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孩子,她和沈逸的第一个孩子。

“沈逸,你个王八蛋、刽子手,你还我孩子。”许晴一口咬在沈逸的手腕上,恨不得将他撕下一块肉来。

她的反应,更加印证了沈逸心中的念头,他愤恨的大力一甩,将许晴甩下病床,骑在她身上,“你这么想要孩子,和我生啊!”

说完,沈逸粗暴的撕开了许晴的衣服,狠狠的咬在了洁白而挺立的双峰之上,疯狂的蹂躏吸吮那两颗粉紫色的葡萄。

“沈逸,你放开我,好痛……”刚做完手术,本就虚弱,麻醉的药效过去,又被他这样折腾,哪里经受的住。

许晴知道此时的沈逸已经丧失了理智,一如昨夜。

这样的他,好可怕。

“许晴,招惹我、背叛我都是需要代价的,事到如今,不过鱼死网破罢了。你一心想要救的许家,我会让他们灰飞烟灭。”

“你敢?”许晴痛到撕心裂肺,却咬牙道,“你动许家一根寒毛,我跟你拼命。”

“你敢偷沈氏集团的商业机密,就应当做好了我会绝地反击的准备。我倒要看看,你的情人能不能保住你。”沈逸的目光狠辣果决,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弧度,让人不寒而栗。

不是我偷的,我也没有背叛!

这句话,许晴没有说出来,她闭上眼睛,让黑暗包裹自己,任凭泪水从眼角不断留下。

事到如今,不管她再说什么,沈逸都不会再相信。

许晴为了许家,做了米封的棋子。她带着目的接近沈逸,取悦他,俘获他,却爱上了他。当她想要抽身而退之时,已经晚了。

沈氏商业机密被盗,损失惨重,线索直指许晴,她无法自辩。

不知过了多久,沈逸终于松开了她,摔门而去,只留下一句冰冷的话,久久在许晴的耳边的回旋。

“许晴,你会为你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到死,都无法摆脱。”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3
第3章  坠入深渊

   
许晴躺在病床上,双眼空洞的望着森白的天花板,整个人毫无生气。

她不敢入睡,一闭眼就会梦到她失去的孩子,控诉她,为什么不保护他。

“失去一个孩子的滋味如何?”米琳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见许晴毫无反应犹如死人的躺在病床上,她的眼底闪过快意,走到床头,居高临下的盯着许晴,“我告诉你,你和沈逸不会有未来,他是我的!”

许晴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神色冰冷,“说完了,就给我滚!”

虚弱的声音里藏着咬牙切齿的恨意,若不是她们俩兄妹,她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狠绝的眼神让米琳心惊,许晴的眼睛里充满鲜红的血丝,那眼神就像是处于绝境中的母狼,随时会发狂扑上来狠狠撕咬她的脖子。

米琳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

许晴讥笑的看着她,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无视的态度让米琳抓狂,她想要冲上去,却听到了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眸光一转,米琳心生一计,快速走到病床边坐下,手中端着带来的保温盒,声音轻柔的哄着许晴。

“再难过,也得吃饭啊!我知道你对这个孩子无比期盼,可事已如此,你更应该养好身体。你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她的态度陡转,令许晴心中一惊,睁开眼睛,伸手打翻她手中的饭盒,菜渍溅了米琳一身。

她却丝毫不生气,反而温柔的说道:“我知道你生气哥哥不来陪你,我向你保证,他会来接你出院,好不好!”

“砰——”病房的门被人粗暴的踹开。

沈逸脸上像结了冰霜,眸中却又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让人觉得极具危险。他略过米琳,大步走到许晴的身边,将她拽起,作势要拉她出去。

许晴感觉腹部传来巨大的阵痛,抓住他的手臂,死死咬在上面。

“你是狗吗?”

沈逸大力将她甩开,怒意腾起,吓的米琳赶紧退开,站在门口观望这一出好戏,佯装关心的说道:“沈逸,不要为难许晴。小月子要是落下了病根,以后怎么生孩子。”

孩子?她还想和米封有孩子?

“你给我闭嘴!”沈逸转头冲着米琳怒吼。

许晴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她缓缓闭上眼睛,微微弯起的嘴角带着凄凉与讥讽。

米琳的这一席话,将她彻底推进了深渊,万劫不复。

当夜,许晴被沈逸转移,囚禁在别墅里。

“你最好乖乖的待在这里,不要妄图去联系米封,否则,我也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低沉的嗓音在许晴耳边呢喃,犹如情人般亲昵,温柔的语气却透着一股异常的阴狠之意。

“天天面对一个你恨之入骨的女人,是为了什么?”许晴平静的语气,毫无波澜,像是对沈逸的威胁毫不在意。

全身的力气打在棉花上,沈逸狠狠的一口咬在了她柔软的耳垂,鲜血激发出他的兽意,“自然是折磨你,至死不休!”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4
第4章  囚禁

   
沈逸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用力蹂躏她柔软的双峰。

许晴闭上眼,像个木乃伊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角滑下一颗泪珠,没入鬓角消失不见。

她冰冷的开口,“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引狼入室,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事情。我要让你看着,被你亲手打入地狱的我,是如何一步步踩着仇人的鲜血,重新站在商业帝国的顶峰。”

“哈哈哈……”

许晴冷笑,被沈逸死死掐住脖子,“你觉得,我会输在你手里是吗?”

“咳咳……”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引起猛烈的咳嗽,她死死盯着他,依旧在笑,“沈逸,我为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而你,将悔恨终身,不死不休。”

“你给我闭嘴!”沈逸大吼,双目赤红,许晴带来的危机让整个沈氏集团濒临破产,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凭借一己之力苦苦支撑。

而这个女人,在看他的笑话。不,他不允许,也不可能被一个女人打倒。

“放开我……”

沈逸松手,摔门而去。

许晴掀开了被子,朝着窗户的方向走去,她不是沈逸的笼中之鸟,她要逃离这里!

半只脚已经踏出去,谁知卧室门毫无预兆的被打开,沈逸迅速冲了上去,将许晴拽了回来,摁在墙上。

“很好!胆子不小嘛!”沈逸黑着脸,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神色冰冷:“就这么想要逃出去?”

“沈逸,你放开我!”许晴不服输的挣扎,“你这是非法囚禁,我要出去!”

“怎么,出去汇见你的老情人!”沈逸的双眸如嗜血般可怖,“米封不过是米氏的一条狗,你真以为他能动用米氏的半分力量?没有我的支持,许氏就如大海中飘摇的蝼蚁,顷刻将覆。弄垮了沈氏,你以为你能有好下场?”

说着,伸手撕扯许晴身上的衣服,在她震惊的神色中,没有任何前戏的强行进入。

“痛!”下体传来的撕裂感让许晴痛呼,“滚!沈逸,你给我滚!”

沈逸把她压在窗台,狠狠的撞击。

“滚?”沈逸冷笑,身下的动作越发用力,“你以为,你还是曾经被我捧在手心里的女人?”

许晴疼的缩起身子,一股热流涌出,腥甜的血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小产没几天的她,这沈逸这么一折腾,宫缩出血。

可发疯般的沈逸,根本没有注意到下身的血迹,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你的命在我手里,要生要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你若是想逃跑,就让许氏给你做垫背。”

“你敢?”许晴牙咬,艰难的说道。

“鱼死网破,不过如此。你若不信,大可一试。我就算是死,也要你和许氏陪葬。这辈子,你都休想逃开我的手掌心,回到米封身边。”

“疯子,你这个疯子。”许晴的声音沙哑,虚弱无力,却还在强撑着。

沈逸退了出来,将许晴扔在地上,像丢破布一般。

“不想许氏出事,你最好乖一点!”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5
第5章  坠楼

   
许晴瘫软在地,眸光怔然,鼻尖酸涩,眼里布满了泪水,却倔强的不让它流下。

下身的血氤氲在地板上,在灯光下,夺目刺眼。

许晴晕了过去,模糊的意识中有人帮她擦拭过身子,灌下了苦涩的汤药,给她吊命。

半夜,禁闭的房门悄然打开,惊醒了昏睡中的许晴,她紧紧的拽住被子,生怕又是发疯的沈逸过来。

“许晴,是我。”

竟然是米琳的声音?许晴疑惑,她怎么进来的。

“我是来帮你的。”

许晴冷笑,猫哭耗子假慈悲吧!随即开口,“你怎么帮?”

“我给你五千万,你立即离开沈逸的身边,我帮你解脱这种生活。”米琳压低的声音,抵挡不住她声音的尖锐。

离开,说的轻松。

许晴自嘲的笑了笑,“这买卖,怎么算,都是你赚了啊!”

米琳咬了咬牙,眼底带着狠戾的说道:“你可以拿钱带着你父母一起离开,重新生活!”

“你的空头支票,我受用不起。”许晴想都不想的拒绝。

许氏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积累,她不忍心就这样付之一炬。

她若走了,哪怕天涯海角,沈逸也能将她绑回来。

“你……”米琳攥紧拳头的手缓缓松开,语调陡转,变得狠辣,“那你就去死吧!”

米琳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拖下床。

许晴重重的摔在地上,感觉胫骨寸断。不待她反应过来,就被米琳拉到了窗边。

米琳咬牙切齿,从骨子里透露出对许晴深深的恨意,“贱胚子,只有你死了,沈逸的眼里才会容得下我。”

“你去死,去死!”米琳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去。

裂骨般的疼痛在许晴脑海中炸开。

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搅成肉泥。

米氏兄妹利用她、陷害她。

沈逸误会她、折磨她。

她是人,有血有肉,不能一味退让,任人欺凌。

想让她下地狱?没门!

“你们……全都要付出代价!”许晴抄起墙角的花瓶,朝着米琳头上砸去。

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了一脸,她不在乎,发疯般的用膝盖去顶许晴的小腹,“贱人……我弄死你!”

许晴被折磨到虚脱,遍布全身的疼痛已经麻木不堪。脑袋嗡嗡作响,视线模糊。黑暗中,仿佛地狱之门已经朝她打开。

不!不能认命!

许晴拼尽全身的力气将米琳推开,随即窗外传来一声惨叫,惊动了别墅里的人。

沈逸赶到,打开灯,只看到了许晴单薄而狼狈的身姿站在窗前,脚下一地的花瓶碎渣。

许晴惊恐万分的指着窗外,声音哆嗦的令人听不清楚,“楼……楼下,楼……”

沈逸伸出身子,看到趴在楼下一动不动的米琳,顿时朝着她大吼,“你对米琳干了什么?”

许晴呆滞的望着他,哪怕被误会、被折磨,她都可以忍受,可他凭什么为了米琳来质问她?

“她若出事,你就将命赔给她!”说完,沈逸愤怒离去,将米琳紧急送医。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6
《久念过往无言》花语书坊书号:13819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1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