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阿右作品《时光深巷已无她》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3824

康乃馨 2019-3-29 139


时光深巷已无她 完本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阿右

章节数:45

上架时间:2019-01-19 12:22:12


《时光深巷已无她》花语书坊书号:13824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2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1
第一章  有求于她

连城已经陷入黑夜,第一歌舞厅-晚来厅人影骚动,热闹非凡。

“晚姐,一个叫陆逸尧的男人说要见您。”方凌站在门口请示道。

房间里的灯没开,有股浓浓的香烟味,有些呛鼻。

“让他滚!”还没等叶晚开口,一道幽幽的男声喝道,低沉厚重的嗓音让人不寒而栗。

“是!”方凌连忙想要退出去,她不知道辰二爷今天来了。

“让他进来!”隔了几秒,叶晚才缓缓开口,声音里无由地透着一丝清冷,和平时妖娆艳俗的模样不同。

“叶晚!”对于叶晚的拆台,辰爻叫她叫的咬牙切齿。

“二爷要不去隔间躺一下?”叶晚舔着脸笑着,明目张胆赶辰二爷,这世上恐怕只有她有这个胆子。

方凌站在门口,进退两难。直到叶晚把灯打开,沙发只剩下她一个人,方凌才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这是辰二爷妥协了,也不知道,这样危险的男人能为晚姐妥协多久。

“叶晚!”

又是一个直呼其名的人,听起来还有些不太习惯。做晚来厅的老板做久了,人人恭敬叫她一声晚姐。

只有陆逸尧和辰爻这两个混蛋,永远不给她面子。

男人看着眼前媚俗的女子,原本矜冷的神色变得暗沉了几分。透着一丝厌恶。

“陆总今天应该不是来找小姐的吧?有事的话就直说,我怕你在这污浊的地方待久了,难受。”

叶晚说着,扭着身子走到陆逸尧的身边,本来还想在他身上占点小便宜,结果衣服还没碰到就被推开了。

“啧啧,陆总的洁癖越来越严重了。”叶晚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嘲讽他还是在嘲讽自己。

他一向觉得她脏,很脏。

若是平时,陆逸尧一定会用最恶心的话讽刺她。

但是今天,没有,并且难得地沉默着。

知道他来的那一刻开始,叶晚就知道了他目的。他不开口,她就等着,多待一秒也好。

“蓝宁肾衰竭晚期,你帮帮她。”终于是开口了,对陆逸尧来说,找叶晚帮忙,就是一个耻辱。

可是为了蓝宁,他不得不这么做。

“如果我说不呢?”叶晚勾起一抹明艳动人的笑容来。

想起还在医院里躺着的蓝宁,陆逸尧心里竟然生出一种,为什么老天爷会惩罚蓝宁这么单纯善良的人。

而叶晚,记忆中中的叶晚,曾经也不是这么冷血的人。

“叶晚,蓝宁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你真的要这么绝情?一个肾而已,你又不会死。”

陆逸尧生气着,眸底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叶晚一定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就在陆逸尧准备负气而走的时候,叶晚鲜红的唇瓣渐渐咧开:“陆总,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陆逸尧回头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脸上写满了阴谋诡计的人一样。

“和我结婚!我叶晚不要婚礼,不要婚纱,不要祝福,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只要你。三个月我会和你离婚,让你和蓝宁双宿双飞怎么样?陆总要是觉得亏了,我还可以把这双眼睛也送给蓝宁。”

“不用急着回答我,陆总好好考虑一下,明天九点,民政局门口等你。”

隔间的人在听见这话之后,冷俊的脸上暴出几条清晰可见的青筋。

这个女人,是真的不要命了。

陆逸尧每次回头,撞上的总是她极度绚烂的笑容。

很想要告诉她,这辈子,他都不会娶像她这样的女人。

手机适时响起,看到屏幕上的名字,陆逸尧的眼神突然温柔下来。

“逸尧哥哥,我想你了。”蓝宁刚刚醒来,没看到陆逸尧,心里有些着急。

“宁宁等我一会,我马上过来陪你。”

陆逸尧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就匆匆离开了晚来厅。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2
第二章  你会死的

“叶晚,你会死的。”陆逸尧离开,某个男人终于控制不住地冲了出来,狠狠捏住她的下颚。

叶晚有种骨头要错位的感觉。

“二爷,叶晚什么都怕,唯一不怕是的,就是死。”

叶晚保持一贯的老鸨笑容,伸出手去把辰爻的手指一个一个给抠了下来。像个孩子似的,辰爻脸上的冷冽却不敢松懈。

“你已经给叶哲移植过一次肾,知不知道,再给那个女人移植一次,你就要死了。叶晚你他妈想疯别拿命去疯。”

辰爻没有来由的暴躁,他可以阻止任何人伤害叶晚,却阻止不了她自己伤害自己。

“我有分寸!”

叶晚闪着一双明明不无辜却偏偏装作无辜的眼,堂堂连城的大当家被她气的想摔人。

“二爷,跟着你做了小半辈子的坏事儿,现在也没人敢在你身上拔毛了,你就不能让我去寻找一下人生目标?”

“你的人生目标就是嫁给陆逸尧那个混蛋,然后赔了自己的命?”辰二爷这会只想给叶晚这个蠢女人浇上几盆冷水,好清醒清醒。

“嗯!”那可是她从小到大的终极目标。

“叶晚你他妈跟我身边这么久,就没一点长进?”

辰爻想毫不留情地阻止她,她如果不肯,就关着她,关一辈子。

可是心里却清楚,这个女人,对于陆逸尧,心底到底有多大的执念。

辰爻不说话,就算是妥协,叶晚朝着他笑了下,像第一次见面那样。

“二爷,晚来厅当初是你送给我的,现在我把她还你了。”

说完,叶晚头也不回地走了。

辰爻好像在她涂满脂粉的脸上,看到了,幸福?

叶晚这就算彻底和过去来了一个告别?真是一点仪式感都没有。

好在,那些不堪的,痛苦的,绝望的回忆,都要结束了。

回想二十二岁那年,她爸妈意外死亡,公司破产,弟弟被撞成植物人,爱了很多年的男人突然跟她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了,甚至还双双出国。

而她,差点惨遭强奸。

一幕幕像剧本一样闪过,叶晚觉得自己这二十几年过的也是很刺激了。

这五年里,她是怎么一个人挣扎过来的,自己都忘了。她也数不清自己帮着辰爻那个混蛋做了多少坏事儿,把自己染的一身黑。

好在,那个混蛋还有点良心,最后没有拦她。

当然,拦也拦不住,她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他面前颤颤巍巍的女人了。

“二爷,晚姐离开了,为什么?”方凌是叶晚的心腹,也是辰爻特意挑选留在她身边的。

“结婚去了!”辰爻本来就有些烦躁,被这么一问,更加冷漠了,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烟头。

他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这样情绪失控过了,从他坐上这位子,就鲜少有动气的时候。

可是那个女人,在自寻死路,他竟然还拦不住她,不知道是挫败,还是在担心她。

方凌愣在那里,若有所思。

结婚?她从来把这两个字往晚姐身上想过。那样一个自由不羁的女人,怎么会突然就想要结婚了。

是那个叫陆逸尧的男人么?他的未婚妻,明明是一个叫蓝宁的女人。

“二爷,晚姐她,会幸福么?”她们这一行,出去结婚的女人,从来没有一个得到过幸福。

“幸福个屁,会死,滚出去。”长得一副斯文败类的辰爻爆起粗口来就像一个地痞流氓,但通常只在叶晚面前这样。

方凌识趣地退了下去,脸上闪过一抹担忧。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3
第三章  还好当初没有选你

从民政局出,陆逸尧给了叶晚一个地址之后,就丢下她去了医院。

叶晚好好参观了一下陆逸尧和她的家,全新的家具,一看不是新买就是新租的。

果然,他再也不会带她回陆宅了。歌舞厅的老板,叶晚,是陆家不待见的人。

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叶晚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陆先生,蓝宁小姐病情似乎很严重,请问你们会取消婚礼或者延期吗?”八卦记者在医院门口拦着陆逸尧问道。

作为连城最炙手可热的青年企业家,从国外回来之后就让濒临破产的陆氏死而复生,陆逸尧几乎是隔三差五就上各种杂志网页。

“不会!我已经找到了肾源,三个月之后,会如期举行婚礼。”

陆逸尧回答得十分笃定,一双手搂住纤弱的蓝宁。那张冷漠的脸,只有在看蓝宁的时候,才是温柔的。

今日标题:陆氏集团的总裁对初恋女友矢志不渝。

啧啧,标题真恶心。

叶晚拨通电话,电视里面看到了那个人的脸,在接起电话的那瞬间脸色一变。

“陆总,给你半个小时,如果不回来,我就告诉媒体,情深义重的路总裁和晚来厅的老板悄悄领了证,你说这会不会比什么陆总对初恋女友矢志不渝来得劲爆?”

不等对方回答,叶晚就把电话给挂了,隔着屏幕欣赏他那张好看的脸渐渐扭曲,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真是有趣。

“叶晚,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的要求我已经答应你了,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恼羞成怒的陆逸尧狠狠地瞪着她,呵斥道。

陆逸尧还是丢下了蓝宁,回来找她。

“陆总,我如果说我现在想要你,你会答应我吗?”叶晚在他回来之前已经洗了一个澡,湿漉漉的头发散落在四周,透明的白色小吊带将曼妙的身材显示得一览无遗,脸上的笑容说不清的风情万种。

“你做梦!”陆逸尧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绝不。

“是吗?那我就去找媒体了。”

“你别太过分!”陆逸尧被抓住了把柄,额角凹成了一个鲜明的川字。

“我们的新婚之夜,这点要求,过分吗?”叶晚反问,不管面前的男人怎么生气,她都永远保持着温顺的笑意。

“叶晚,你真贱!”

话一落声,粗粝的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倾泻在叶晚的身上。

像是为了惩戒她一样,陆逸尧每一次进去的时候都直戳深处,没有丝毫的前奏和温柔。

嘶,真疼,比想象中的还要疼。

“你不要想要吗?躲什么?叶晚,不过五年,你就变得这么恶毒。还好当初,我选择的人,不是你。”

陆逸尧脸上庆幸的表情,像一把利刃,微微刺痛着那颗早就已经麻木的心脏。

他曾经也在叶晚和蓝宁之前挣扎过,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他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喜欢的是谁。

直到五年前那次抢劫,他被打晕在地,迷迷糊糊中看见一个女孩子无所畏惧地挡在他的面前,那一刻,他心底的决定才突然明了。

醒来的时候,看见蓝宁晕倒在他的身边,他便认定了是她。

蓝宁因为头部受到重创,导致双目失明。为了尽快救治,陆逸尧几乎没有和叶晚打一声招呼就带着蓝宁出国,一待就是五年。

“嗯,还好当初选择的人不是我。”叶晚嘴角咧开,天真的笑容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过去叶晚不管干什么都喜欢护在他的面前,陆逸尧突然放轻了自己的动作,一丝恻隐之心渐渐燃起。

“现在身下的人是我就好了。”叶晚继续补充道。

一句话,打消了陆逸尧所有的回忆,更加用力地,惩罚着她的身体。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4
第四章  温柔从来都不对等

陆逸尧起床,和煦的阳光洒在蓝色的被单上,透着一丝好闻的气息。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影在厨房里晃动。

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叶晚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回头一看,两个人的目光汇聚。叶晚冲着他幸福地浅浅一笑,陆逸尧却好似做了亏心事一样地避开了她的目光。

“快点起床洗漱吃饭……”叶晚的每一个动作都很熟练,这样的场景,总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小的时候每次上学她也是这么叫自己的……

陆逸尧有些恍惚,他就这么和这个女人结婚了,而且还住在了一起。这一切就算是为了蓝宁,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每一个动作都慢的出奇,叶晚实在看不下去,想要过来催促他。

陆逸尧有些厌恶地避开了她,拿起突然振动的手机。

三秒之后,寒光冷冽地盯着叶晚。

“之前是不是你把电话给挂了?”陆逸尧居高临下地逼问着。

“我不过是看陆先生昨晚太辛苦了,不希望你被人打扰,所以调了静音模式。怎么,这点小事陆先生也要和我吵架么?”卸妆后的叶晚眸光澄澈,显得无辜而又清纯。

只是那笑容,让陆逸尧觉得有些讽刺。

“叶晚,我警告你,宁宁的任何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大事。要是再有下次,你就给我滚。”

冷漠地说完之后,陆逸尧穿好西装皮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

叶晚看了看哐当作响的门,又看了看桌上冒着热气的饭菜,不紧不慢地手上的热毛巾丢到厨房,还有把那脏了的床单,毫不犹豫地塞进了垃圾桶。

手中的烟吸了不到半口,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她的声音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马上,马上就过来……”

叶哲醒了,等了整整五年,她的弟弟终于醒了。

一路上,叶晚连闯了好几个红绿灯,被来往的人骂了不知道多少次。心中的喜悦冲散了所有外界的干扰,她现在只想冲到阿哲的面前,抱抱他,听他说说话。

医院里,陆逸尧刚赶到医院,就看见蓝宁平静的笑容,悬着的心,这才放松了下来。

“逸尧哥哥,我没事儿,我刚刚就是太无聊了找了个护士陪我下去走了会,结果医生以为我出事了一直打你电话,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打扰你的。”

蓝宁一张小脸显得十分憔悴,白皙的肌肤衬得整个人更加虚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

她的眼睛,也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眼角膜而什么都看不见。

“没事儿,正好我也想你了。宁宁,答应我,以后不管去哪都要告诉我,我陪你去。”陆逸尧温柔地将蓝宁搂在怀里,看的一旁的小护士立马识趣地离开。

只是边上,还有两个人正直直地看着他们。

过了几十秒,男孩生涩的声音开口道:“逸尧哥哥,蓝宁姐姐……”

叶哲看了看他们两个,又看了看自己的姐姐,心里担心她姐看到这样的场面会难过,毕竟他可知道她姐是从小就喜欢逸尧哥哥的。

叶晚脸上依旧露着浅浅的笑容,没有喜怒,也没有难过。

只是陆逸尧看着她的时候,每次都好像能透过她的目光,感受到她隐藏心底的情绪,像是他亏欠了她一样。
康乃馨 2019-3-29
引用 5
第五章  帮我最后一次

“阿哲晚晚,是你们吗?”蓝宁显得有些激动,想要过去摸摸阿哲的时候,叶晚直接把阿哲护在了身后。

“叶晚你干什么?”陆逸尧立刻当众叱责道,眼里尽是对蓝宁的呵护之意。

“逸尧哥哥,我没事儿。”蓝宁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那双无处安放的手被陆逸尧直接握在了手里。

叶晚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双手上,有种想要过去抢过来的冲动,但是最后心底的悸动只化作了一抹毫不在意的得体的微笑。

“打从叶家出事,你们离开连城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再也不是朋友了。”叶晚语气冷漠,明明是很沉重的话语,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是轻飘飘的。

“叶晚,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宁宁当年被劫匪吓到,受了刺激双明,我带她出国治疗,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肯相信?”

“陆先生是让我相信,叶家的几条人命,比不上她一双眼睛是吗?”这一次,叶晚的笑容变得有些冰冷。

纵使她再怎么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都会钻心的疼。

五年前的劫匪,是她奋不顾身地挡在了他的面前。她从医院醒来的时候,叶家破产,叶氏集团董事长和夫人自杀的消息铺天盖地的袭来,连她的弟弟出了车祸都无人看管。

她期盼了很久,期盼着陆逸尧会像一个盖世英雄一样踏着七彩祥云出现在她的面前。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最后她别无选择地只能进了晚来歌舞厅。

“我不知道……”陆逸尧刚想解释自己不知道这件事,就看见蓝宁脸色突然一下子变得痛苦起来,连一声称呼都没有,就带着蓝宁回了病房去找医生。

叶晚看着那个方向,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缓和过来,心里却还是在隐隐作痛。

“姐,你不要难过,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叶哲虽然昏迷了五年,可是过去的事情,他却一点都没有忘记。

“阿哲乖……”叶晚看着眼前的男孩子,冰封了多年的心底好像被开了一道口子,老天爷总算是同情了她一回。

正要离开医院的时候,叶晚突然看见了门外一堆的媒体人士,其中为首的那个女人,她认识。

“阿哲,你回病房等着,等下我让人过来接你。”

“姐,怎么了?”叶哲看着姐姐转纵即逝的凝重神色,有些担心。

“没事,快回病房。听姐的话,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出来。”叶晚推搡了几次之后,叶哲才犹犹豫豫地走了回去。

“辰爻,帮我最后一次。”叶晚实在是没有人可以找了,才会想到他。

“嗯……但是叶晚,你确定真的要和我撇清关系?”辰爻明白她的心思,如果叶晚真的想要和他撇清关系,那之后的日子里,不管她受到多少委屈,他都不能再出手了。

“二爷,路是我自己选的,跪着也得走完不是……”叶晚微微一笑,嘴里的苦涩一闪而过。

“叶晚,我TM活到现在,就没见过比你更蠢的女人,告诉我叶哲的病房号,马上过来。”

挂掉手机,叶晚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来。

人人都说她叶晚不自重,和辰爻这样的人混在一起。但是没人知道,和她同病相怜的辰爻,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会不惜一切保护她的人。

他们不被接受,可也只是为了生存。她是这样,辰爻也是。

推开医院的大门,闪光灯胡乱地洒在身上,叶晚修长的身姿站在等下,曼妙动人,没有一丝的狼狈。
《时光深巷已无她》花语书坊书号:13824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382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