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囚爱老公太无理》江子恩战霆琛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6006

花语 6月前 155


囚爱老公太无理 连载

本书章数:275

上架时间:2019-03-19 15:41:32

更新时间:2019-04-01 09:09:33

最新章节:第275章 悄无声息的渗透


《囚爱老公太无理》花语书坊书号:16006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600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花语 6月前
引用 1
“既然醒了,那就穿上衣服走吧。”战霆琛有起床气,此刻眉头狠狠的皱紧,极其不耐烦。

  江子恩小脸煞白,盯着房间里凌乱的一切。

  她没想到,进错房,上错床这种狗血事情,竟然会在自己头上发生。

  昨天是未婚夫陆凯二十八岁生日,江子恩本想把自己送给他。

  可现在……

  江子恩处于崩溃边缘,因为她辛辛苦苦保留了这么多年的清白,竟然就这样给了一个陌生人。

  男人竟然还嫌给自己的羞辱不够,随手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支票本洋洋洒洒签给她一张支票。

  冷笑道:“一百万,够不够?”

  这一刻,江子恩的怒气值终于达到顶峰。

  江子恩狠狠抬手擦干脸上的泪水,接过那张支票。

  看见江子恩的动作,战霆琛的眼中露出淡淡的嘲讽。

  果然,演了这么一出戏,终究还是为了钱。

  然而下一秒,江子恩看都没看数额,直接将支票撕的粉碎……

  看着白色的纸片在空中飞舞,战霆琛难得愣住了。

  “有钱了不起是吗?我告诉你我不稀罕!”

  江子恩擦干泪水,狠狠穿起衣服,那股气势活像打架似得。

  “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第三个人知道。”他冷声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告诉你。”

  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包和鞋子,江子恩赤着脚往外走……

  战霆琛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扔给江子恩:“我还有事,如果需要钱,打上面的电话。”

  他可不是白嫖的人。

  看了一眼手上的名片,战霆琛,江子恩手都扬到垃圾桶上方准备丢掉,可最后还是神使鬼差将这个名片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拦了一辆的士。

  回到江家,江子恩径自往楼上去,她现在脑子很乱,需要好好睡一觉才能理清自己的思绪。

  等睡醒了,再去找陆凯坦白。

  然而经过姐姐房间的时候,江子恩难以置信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房间里传来的声音,江子恩怎么也不会听错,那是她谈了五年的男朋友陆凯和亲姐姐江曼的声音。

  “曼曼,我们结婚吧。”

  “结婚?那江子恩怎么办……”

  “曼曼,当年是你说想追你,先拿下江子恩才有资格追你的!你最清楚了,我只是跟她玩玩而已!”

  站在房门口的江子恩,瞬间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而在这场游戏里,她的亲姐姐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擦干眼泪,江子恩一把推开了江曼的门。

  眼睛红肿,眼底却浸满了冰冷。

  “江子恩,你……你怎么回来了?”门声惊扰了里面那一对甜甜蜜蜜的狗男女,陆凯看见江子恩的那一刻,眼里闪过了一丝心虚。

  江子恩冷笑道:“这是我家,我回来还要告诉你吗?而且,我要是不回来怎么能知道我的爱情连亲姐姐都插了一脚!”

  她倏地看向江曼,指头一点点的掐进掌心,“当年,是怎么回事?”

  江曼无聊的玩着自己的手指,闻言抬头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就是你听到的那样子咯。”

  陆凯乘势追击道:“曼曼,你说的我可都做到了,不仅追到了江子恩,还让她死心塌地的跟了我五年,现在你总该答应和我在一起了吧!”

  看着陆凯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手段有多卑劣。

  江子恩眼底一点一点渗透出恨意来。
花语 6月前
引用 2
江曼最喜欢看的就是她这个好妹妹受尽屈辱的模样,当下轻笑道:“你既然做到了,那我也没理由不答应,只是,你现在还没分手呀?我可不当第三者!”

  “这还不简单,”陆凯万分嫌弃的看向江子恩,命令似的道:“江子恩,分手。”

  “分手?既然不喜欢,既然只是游戏,何必跟我在一起五年……”那五年,几乎是她全部的青春。

  “当然是因为可以找一个免费保姆了,多值啊,”江曼笑出了声,细长的眼线就像是勾搭完人的妖精一般,得意且嚣张。

  “免费保姆?”

  “难道不是吗?和陆凯在一起五年,你除了帮他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你还能做什么?”

  江曼每说一句话,江子恩的脸就白一分。

  “你知不知道你给陆凯做的爱心便当,最后都送到了我这里?”她恶意一笑,指了指桌子上一个礼盒,“喏,那好像也是你兼职打工赚的钱给陆凯买的礼物吧?”

  江子恩身体里紧绷着的那条线,砰的一声就断了。

  她倏地看向低着头的陆凯,冷声质问:“陆凯,她说的,都是真的?”

  但她的内心疯狂在叫嚣着:不要,不要承认!不要让我这五年像场笑话一样,任人作践。

  “是。”

  看着自己用心爱了五年的男人,江子恩直接一把掌甩了过去,这一把掌用尽了江子恩全身的力气。

  陆凯阴鸷的盯着江子恩,警告道:“江子恩,看在你伺候了我五年的份上,这一巴掌我不跟你计较。但从今以后,你滚出我的视线,我们分手了!我的女朋友以后就是曼曼。”

  江子恩轻笑了一声,“婊子配狗,天生一对!”

  “江子恩,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江曼瞪向江子恩,目光如刀一般。

  “难道不是吗?作为姐姐,和自己亲妹妹的男朋友厮混到一起,江曼,你难道不是贱女吗?”

  “江子恩,你给我住口!”

  江子恩的话刚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了她母亲王岚呵斥的声音。

  她才转身,就迎来一声“啪……”

  她脸上火辣辣的疼,王岚严厉的神色比她被背叛了还让人难受!

  江子恩捂着脸,忍着眼泪,“妈,我又做错了什么?让你动手?”

  “做错了什么?”

  “我亲耳听到你对你姐姐辱骂,这还有假吗?”

  “江曼她抢了我的男朋友!”第一次,江子恩控制不住的宣泄出来。

  从小,江曼就喜欢抢她的东西,她都可以不在意,可现在,她连男人都抢!

  听到江子恩的话,江曼赶紧走到王岚的身边,满脸委屈的道:“妈,是陆凯自己喜欢我的。”

  “你自己没本事留住男人,还要怪你姐姐。江子恩,我警告你,在这个家里,你永远都不能和你姐姐争,你最好是给我记住这句话。”王岚拍了拍江曼的手,一丝感情都不带的看向江子恩。

  “为什么?”

  “妈,我也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脸上又疼又肿,眼睛都肿的只能看清人影了,她还是固执的问着。

  她早就想问了,为什么这样对她?

  王岚的眼神闪了闪,看着江子恩就满心厌恶,“没有为什么。”

  “既然你这么不在乎我这个女儿,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我?”

  听到质问声,王岚倒是气笑了,怒道:“生下你?呵呵,今天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生过你!”
花语 6月前
引用 3
 从来就没生过她?

  江子恩浑身僵硬,立在原地,这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你是老爷子从哪个旮旯里抱回来的野种!本来,你要是能老老实实的待着,我也不在乎多一双筷子。可是现在看来,江子恩你不是一般的贪心,既然是这样,那你现在就离开江家吧。养你这么多年,我也算是对得起你了。”王岚终究是做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那就是把江子恩赶走!

  “妈……”

  “不要叫我妈,我根本就不是你妈。”王岚嫌弃厌恶看着江子恩,别以为她不知道,江加人一个比一个薄情寡恩,会替人家养孤儿?

  这孩子分明就是江北在外面跟别人生的野种。要不然为什么老爷子死了,江北拦着不许她把人送走?

  一个野种,也配当她女儿?

  江子恩整个人都跟着剧烈颤抖起来,泪眼模糊。

  趁着江北不在杭城,她行事没有半点顾忌。

  “现在,你可以滚了。一个野种,也敢打我女儿!”终于让她找到一个借口,不用再看见江子恩了。

  江曼看的满眼都是喜色,江子恩终于被赶走了,以后江家的千金大小姐就只有她一个了!以后爸爸的眼里,也只会有她!

  江子恩终于明白为什么妈妈从来不抱她,为什么无论她做什么讨妈妈欢心,都抵不过江曼一句撒娇。

  终于知道为什么小时候都是爷爷养着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爷爷去世后,家人为什么对她再无好脸。

  原来,她根本就不是江家的孩子!

  转身,她一瞬间像是被抽尽了力气,拖着身子回房。

  可就这样,王岚似乎都不打算放过她,冷冷开口:“你做什么?你来江家的时候可是一根针和线都没带,现在离开,还想带着江家的东西离开吗?”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她才提起力气转头,看着王岚和幸灾乐祸的江曼。

  她艰难的开口,“江家养了我,我感激。可是这么多年,我在江家也是做牛做马。还有,我这几年工作的钱,几乎全部都给了你,就当是还了养育之恩……”

  “从今以后,我和江家再无任何瓜葛!”

  说完这句话,江子恩直接转身离开,背影单薄的令人心酸。

  才走出江家,身后的铁门就猛地被关上了。

  江子恩突然抬手,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醒醒吧,江子恩!

  你真的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而已!

  身上什么都没有,钱、手机、通通被留在了江家。

  她莫名眼眸酸涩,抱着自己蹲下了身子。

  连老天爷好像都在看她笑话一样,倾盆大雨狠狠的砸了下来。

  手心不知何时被掐破,溢出了血丝,又被大雨冲刷走。

  江子恩终是撑着自己站了进来,看着茫茫天地,目光突然闪过一丝坚定。

  不是江家亲生的,那她亲生父母呢?爷爷为什么会抱养她,现在她只想弄清楚这一切。

  她不要再当什么都不知道的糊涂虫了!

  可是要找人,就要钱……

  她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名片,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花语 6月前
引用 4
三个月后。

  江子恩千方百计才打听到战家大宅的位置,处在古香古色的一片园林之中,显得威严又神秘。

  不过能随手开出一百万支票的男人想来就不简单,住在这样的地方并不令人意外。

  只是自己来要钱,会不会被当成别有用心的女人赶出去啊?

  算了,丢脸也比丢命强,江子恩踌躇半天,还是上前敲了敲门。

  当江子恩坐在战家客厅里时,更是越发的局促了。

  “小姑娘,就是你来找我们家臭小子啊?”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江子恩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位精神抖擞的老人。

  她一愣,点点头。

  臭小子应该说的就是战霆琛吧?

  战老爷子闻言就笑了,这还是第一次有小姑娘敢找上门来,勇气可嘉!

  他还以为他那臭孙子根本没有感情那根弦,倒是没想到风流的都引着别人姑娘上门来找了。

  “你来干什么?”

  正欲说明来意,江子恩就被身后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像是酝酿着风暴一样,战霆琛阴沉不悦的看着这个女人。

  他倒是没想到,看着清纯干净的女人,竟然还能专门找到他家来。

  果然,女人都是一路货色。

  江子恩可不知道自己什么都还没说,就被战霆琛打了一堆标签。

  看见当事人,她当即就笑了,连忙站起来道:“我是来找你的。”

  “唔,不知道上次我撕掉的那张支票,你能不能……”她觉得自己是来求人拿钱的,自然态度得好。

  可这副模样落在战霆琛眼里就极为可笑了,他可还记得当时江子恩那副不屑的模样,扬手就把支票给撕了。

  现在找上门来要钱?

  “你以为我是公交站台,还能随时给你补票?”他冷嗤。

  江子恩再是愚钝,也察觉到他的不善了。

  尤其他眼底的鄙夷那么明显。

  羞恼的摸了下耳垂,江子恩咬唇道:“借了钱我就走,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还钱的时候我直接打你银行卡里。”

  要不是经济窘迫,她也不会想到这个烂到不行的办法来自取其辱。

  “臭小子,你不给爷爷介绍介绍?这姑娘是你……”老爷子插了话,暧昧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穿梭。

  江子恩莫名的想要撇清关系,脱口道:“我是来借钱的,没其他关系!”

  “我该给你借?”战霆琛一步跨到她身前,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江子恩瑟缩了下。

  “你跟我过来!”战霆琛沉着脸一把拽住这女人往外走。

  到客厅外走廊下,他才松手,双手环胸从上到下打量了下江子恩,声音里充斥着浓浓的嘲讽,“目的!”

  江子恩再也不想看见这人鄙视的目光了,直接摊手道:“借钱!”

  “一百万就算了,借给我十万吧,当做失身费还有车祸精神损失费,我会还给你的。”

  “呵,以退为进?好下次再打着还债的名义来纠缠?”战霆琛最讨厌女人耍手段玩把戏。

  江子恩第一次看见有人能把别人的意思曲解成这样,她气的脸都涨红了,“你,你这人……”

  “我警告你,现在就滚出战家,以后你敢再来……”

  听着战霆琛威胁的话语,江子恩气的气血上涌,加上这几日奔波也是有上顿没下顿的,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花语 6月前
引用 5
战霆琛话还没说完,就直愣愣看着江子恩往地下栽过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由自主的把这女人接住了。

  装的吧?

  以他的经验来看,肯定是故意装晕好留在这里继续纠缠。

  刚要把她丢出去,战老爷子一步跨出来,惊道:“哎呀这姑娘怎么晕倒了?管家快点过来,把家庭医生给叫过来,快!”

  ……

  战霆琛刚想说什么,就被老爷子狠狠瞪了一眼。

  而被气得一口气没上来昏迷后的江子恩终于悠悠转醒,还没彻底惊醒,就听到身边有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姑娘怀孕了,受了刺激再加上疲劳过度饿晕了。”

  怀孕?江子恩猛地睁开眼,怒声道:“你乱说,我怎么可能怀孕!”

  紧接着她就看见房间里不只有个胡说八道的人,还站着脸色极为难看的战霆琛,以及非常八卦眼里闪着亮光的战老爷子。

  老中医瞬间板着脸道,“我可是祖传学医,就你这脉象,妥妥的怀孕,饿成这样,胎还这么稳,小家伙很有活力!”

  江子恩神经一崩,险些再次晕过去,瞪着战霆琛的目光凶悍无比,就像瞪着罪魁祸首一样。

  战老爷子神准无比的来了句,“怀的不会是我家的乖乖小曾孙吧?”

  战霆琛一时间脸色又是青白,又是复杂。

  把老爷子和中医赶出去,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江子恩,半晌,冷戾至极的来了句,“好手段!”

  什么意思?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故意怀上你的孩子吧?”

  看着战霆琛眼中毫不掩饰的嘲讽,江子恩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江子恩坐起身,满脸怒意的看向战霆琛开口:“虽然你身份贵重,可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对你趋之若鹜。”

  “你把钱借给我,我立马就走人打胎。”

  “说到底,你还是为了钱?”

  本来听到江子恩振振有词的反驳,战霆琛的眼中还露出了一丝的疑惑,可是听到最后一句话,他眼中的鄙夷立马浮现眼中。

  来战家实是迫不得已,若不是因为走投无路,江子恩也不想送上门被嘲讽。

  听到战霆琛一句一句为了钱,江子恩索性皮罐子破摔了。

  直接从沙发上翻身站起,江子恩冷冷的瞪着战霆琛:“既然你口口声声的说我是为了钱,那我就承认我是为了钱。”

  “就算是你出去找女人,你也是要付钱的,现在,请你把睡我的钱给我。”

  战霆琛的眼中是深深的冷意,听到江子恩最后一句话,战霆琛忽的就笑了。

  上前一步,战霆琛直接伸手捏住了江子恩的下巴,一字一句的开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你亲口说你是‘礼物’。”

  “既然是礼物,又怎么可能明码标价?”

  “你……”

  跑错了房间,睡错了人,莫名其妙的失了身,这已经是江子恩最难过的事情了,偏偏战霆琛还一口一个礼物,气的江子恩瞬间红了眼眶。

  看见本来还趾高气扬的江子恩瞬间熄了气焰,战霆琛的眼中露出几丝惊讶,随即便是更深的鄙夷。

  “行了,收起你这幅装模作样的姿态。”

  “啪……”

  安静的客厅响起了一声清脆的耳光声,看着自己的手,江子恩也愣住了。

  反应过来之后,江子恩第一反应就是逃……

  只是,她还没有走两步,手就被战霆琛抓住了。

  “你,有,种……”

  战霆琛的眼中全是阴鸷,看向江子恩的眼神没有半点的温度。用力的抓住江子恩的手,战霆琛直接拉着江子恩往外走。

《囚爱老公太无理》花语书坊书号:16006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600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