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风住尘香花已尽》苏月云南宫傲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5944

花语 7月前 128


风住尘香花已尽 完本

本书章数:49

上架时间:2019-03-19 10:24:57

更新时间:2019-03-19 11:24:21

最新章节:第49章 许诺


《风住尘香花已尽》花语书坊书号:15944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594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花语 7月前
引用 1
凤銮殿。

  苏月云坐在贵妃榻上,身旁的太医小心翼翼的将她眼上的纱布一层层剥落,随着最后一层白纱落下,终于露出她那一双空洞的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

  太医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她眼周的情况,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疤痕才偷偷松了口气,跪下开口:“恭喜皇后娘娘,换眼的治疗很成功,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听见太医的话,苏月云却是嘲讽的勾了勾唇。

  恭喜她?

  她一双健康的眼睛换给了她最恨的庶妹,她有什么可恭喜的?

  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苏月云心里苦涩,却不愿多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让太医退下,随即淡淡吩咐身边的宫女:“什么时辰了?陛下过来了么?”

  身侧的大宫女面露犹豫之色,小心翼翼的回答:“陛下在清灵宫呢。”

  苏月云正摸索着想拿起茶盅喝茶,听见这话她的手蓦的一僵,手里的茶水也洒出去些许。

  片刻后,她重重的放下茶盅,面无表情道:“去告诉南宫傲,本宫等他一起用膳,他若是不来,本宫就以魅惑君上的名义处死苏灵儿!”

  半个时辰后——

  “苏月云,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恶毒!”

  苏月云正坐在桌旁让宫女服侍着用膳,不想南宫傲愤怒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下一刻,她整个人从桌旁被人掐着脖子生生提起,桌上的酒菜在瞬间落在地上成了碎片。

  旁边的宫女吓得全部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可南宫傲却宛若未见,只是死死盯着手里的女子,咬牙切齿道:“处死灵儿?苏月云,是谁给你的胆子说出这种话!”

  苏月云被南宫傲死死掐着脖子,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可她却依旧能想象得到南宫傲那充满厌恶的神色。

  她轻笑一声,昂起下巴,冷冷回答:“本宫是皇后,自然有资格惩戒宫里一切后妃。”

  “你!”南宫傲怒极,看着眼前女人那倨傲的脸色,此时真的是恨不得掐死她。

  可偏偏他不能。

  于是他只能重重的将她甩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苏月云被摔在地上,钻心的疼痛传来,可她却顾不得,只是踉跄的爬起来,朝着南宫傲发出声音的方向不管不顾的抓住他的袍角。

  “南宫傲,你不能走!”她近乎失控的尖叫,“你明明亲口答应我的,只要我将眼睛换给苏月云,你就会回到我身边!”

  是的。

  这是她和南宫傲的一场交易。

  她答应用自己一双健康的双眼,和苏灵儿从小失明的双眼交换。而南宫傲答应她,从今以后将回心转意,做一个合格的夫君。

  听见苏月云的话,南宫傲的脚步终于顿住。

  他低头看向身侧的女人,只见平日里那双倔强的眸子此时一片空洞,可哪怕如此,她的手却还是死死拽住他不肯松手。

  南宫傲突然笑了。

  笑得讥讽至极。

  “回到你身边?”他俯身一把捏住苏月云的下巴,冷笑,“苏月云,你是不是误会朕的意思了。朕的意思是,你乖乖交出你的眼睛,朕就保住你的皇后之位,仅此而已。”

  苏月云脸上的血色,在瞬间褪去。

  她空洞的双眼立时瞪得滚圆,无措茫然的朝向南宫傲声音响起的方向,开口的时候声音止不住的染上了几分颤抖,“南宫傲,你所谓的回到我身边,就只是保我皇后之位?”

  她问得绝望,可回答她的,却是更加讥讽的一声冷笑。

  “不然呢?”她听见南宫傲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轻浮,“苏月云,别告诉朕,你还在期待朕会宠幸你?”

  苏月云脸色又是一白,慌忙的开口:“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将我真的当做你的妻子,我……啊!”

  苏月云挣扎的想解释,可不想话还没说完,人就突然被摁在地上。

  哗啦一声!

  身上繁琐的凤袍,在刹那间成了碎片。

  “呵,苏月云,你还说不想让朕宠幸你?”南宫傲按着苏月云,讥讽的看着她身上的那一抹艳红,“穿着大红鸳鸯肚兜,你还有一点大殷国皇后的端庄么?”
花语 7月前
引用 2
 听见南宫孤的话,苏月云身子猛地一颤。

  这几日她看不见东西,贴身衣物什么也都是身边的宫女准备的,因此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宫女们似乎误会南宫傲今夜会召她侍寝,因此特地为她准备了一件极其大胆的鸳鸯肚兜。

  意识到自己此时穿了什么,苏月云只觉得脸颊几乎都要烧起来,赶紧慌乱的想要捂住自己的身体,挣扎的解释:“不是的!南宫傲,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可此时的南宫傲,却已经听不清苏月云在说什么。

  他只是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只见她原本就白皙的肌肤此时在身上那嫣红的肚兜下显得格外雪白,她拼了命的想要遮掩自己的身体却因为看不见而遮不住关键部位,只是堪堪遮住了小腹的皮肤,却不知胸前的两团柔软已经几乎包裹不住的呼之欲出。

  南宫傲只觉得喉头一紧。

  说来也是奇怪,他明明是这样厌恶眼前这个女人,可她的身体此时看起来却是这样诱人。

  南宫傲从来不喜欢在这方面克制自己,因此没有丝毫犹豫的,他一把摁住苏月云,将她重重翻过去。

  “苏月云。”他冷笑,墨眸幽暗无比,“你不就是期待朕将你当做发妻来看待么?好,朕现在就如你所愿,与你做夫妻之事!”

  意识到南宫要要做什么,苏月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等等!南宫傲你等等,你……啊!”

  黑暗之中,苏月云慌张的想要反抗,可不想还未来得及动作,身上的肚兜被生生撕碎,下一刻,撕裂般的疼痛传来!

  四周的宫女太监见状都不敢再打扰,纷纷退下去,空荡荡的凤銮殿中,顿时只剩下苏月云哭喊的声音。

  ……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夜里。

  苏月云倒在殿内的地上,身上的衣服早已成了碎片,白皙的皮肤上全都是青紫的痕迹。

  她浑身都提不起一点劲,只能那样躺着,直到她听见耳畔响起南宫傲穿衣离去的声音。

  她这才慌了,挣扎的从地上起来,朝着南宫傲脚步声响起的地方急促道:“南宫傲,你要去哪里!”

  今夜是她入宫来第一次与南宫傲同房,她不敢相信,他竟然都不在她殿内过夜。

  听见苏月云的话,南宫傲脚步一顿,他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脸色冰冷至极。

  “灵儿刚换了眼,还不适应。”他冷冷道,“朕得回去陪着她。”

  听见这话,苏月云脸色在瞬间苍白。

  下一刻,她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苏灵儿换了眼不适应,可她苏月云也刚换了眼,她也不适应啊。

  更何况,苏灵儿是从失明的眼换成健康的眼睛,她苏月云才是突然成了瞎子的那个啊。

  泪水止不住的涌上眼眶,苏月云想哭却哭不出来,直到听见南宫傲离去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她才如梦初醒,猛地抬起头,尖叫:“南宫傲你站住!你给我回来!”

  可这一次,南宫傲的脚步声却没有再停下。

  亲耳听见南宫傲的脚步声消失在殿外,苏月云才宛若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瘫软在地上。

  “咳咳!”

  或许是殿内的地太过冰冷,苏月云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她越咳越急,直到感到一股血腥味从胸口漫上来,才慌乱的抬手捂住嘴,紧接着一滩粘稠落在手里。

  虽然双眼一片黑暗,但苏月云也知道那是血,瞬间,她全身都僵住了。

  她闭上眼,空洞的眼底闪过悲凉。

  她……

  终归还是撑不住了么。
花语 7月前
引用 3
凤銮殿连夜宣了太医。

  殿内。

  孙太医给苏月云把了脉,脸色越发凝重。

  苏月云提前屏退了众人,因此殿内只有她和孙太医两人,她虽然看不见孙太医的神色,但从对方的沉默中,她也能对自己的情况猜到了个大概。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她收起腕子,淡淡开口:“孙太医不必觉得为难,我自己身体我自己心里清楚,怕已经是时日不多了吧?”

  孙太医抬头看向眼前神色淡然的女子,这才松口:“皇后娘娘,恕臣直言,您恐怕顶多只有一年的时间。”

  “一年啊……”听见这个回答,苏月云却没有难过,相反的,她反而欣慰的笑了,“那倒是已经比我想的久太多了。”

  听见这话,孙太医眉头不由皱的更紧,犹豫片刻终还是忍不住开口:“娘娘,您身体的情况,真的不用告诉陛下么?”

  他一直是负责照顾苏月云身体的,在一年前发现苏月云身患绝症时日不多,他立刻就想禀报圣上,却不想被苏月云阻止了,这一瞒,就瞒到了现在。

  “不用告诉他。”苏月云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孙太医的眉头顿时皱得更紧,“为什么?”

  这后宫之中,哪个妃子受了点风寒不都是哭哭啼啼的求陛下一点疼爱,可苏月云却是个异类,得了这样重的病,却是不肯告诉陛下分分毫。

  似是听出孙太医语气里的疑惑,苏月云轻笑一声,整着自己裙角的褶皱淡淡道:“因为我只想要他的真心,却不想要他的同情。”

  她是爱南宫傲,却从来不希望他因为可怜自己而对自己好,她只希望他能真心实意的给自己多一点青睐。

  孙太医见苏月云那么坚持,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起身告退,可想他才起身,殿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孙太医抬起头就看见是苏月云身边的大宫女跑了进来,只见她跪在苏月云面前,惨白着脸开口:“不好了娘娘!老爷因为被人诬陷通敌卖国,被关进大狱了!”

  -

  夜。

  御花园。

  望心湖之上。

  乐师弹奏的悠扬乐曲声不断响起,舞女曼妙的身子不断舞蹈。亭榭之中座无虚席,满朝文武几乎都在场,大臣纷纷举起手里的酒杯对着高坐上的苏灵儿百般奉承开口:“臣祝贵妃娘娘遥叩芳辰,生辰吉乐!”

  苏灵儿听得欢喜,举起酒杯也想喝,却不想被南宫傲一把捉住腕子。

  “不许喝酒。”南宫傲低头看着她,轻声责备,“眼睛才刚好,还想饮酒,当真是不爱惜自个儿的身子。”

  这责备的话里满是宠溺,苏灵儿不由微微红了脸,刚想说什么,可不想就听见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

  “皇后驾到!”
花语 7月前
引用 4
原本热闹的宴会在瞬间安静下来。

  南宫傲眉头紧皱,抬起头,就看见那一身华服的女人在宫女的搀扶下缓缓走过来。

  苏月云走进宴厅之内的时候,四周的乐师和舞女都立刻安静下来,可哪怕如此,她也能感到这是何等盛大的一场宴会。

  她宽大袖子下的手不自觉地紧紧握拳。

  入宫那么多年,南宫傲从未给她办过一场宴会,可如今苏灵儿不过是过个生辰,他却要这样大张旗鼓。

  这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她这个皇后的笑话么?

  心里的苦涩几乎要漫出体外来,可她却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只是任由宫女搀扶着自己走到南宫傲面前,行了个礼,故作镇定的开口,“陛下,臣妾有话想同陛下说,还请陛下借一步说话。”

  话落,她静静等待着南宫傲的反应,可不想等了许久,都没听见南宫傲起身的声音。

  “你又想和朕说什么。”她听见南宫傲不耐的声音响起,“有什么话,直接在这里说便是。”

  苏月云的脸色一白,身子一颤,险些就没有站稳。

  可她却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咬着唇,一字一顿开口:“臣妾前来,是想问您,为何要将臣妾的父亲下狱。”

  “因为有人密参他通敌叛国。”南宫傲冷冷道,“这么大的罪名,难道不该下狱么?”

  “父亲一生精忠报国,怎么可能会通敌叛国!”听见南宫傲的话,苏月云终于忍不住激动起来,“南宫傲,你这根本就是想要惩罚我,才故意针对的父亲!”

  苏月云这话一出口,满座的文武百官皆是变色。

  南宫傲的脸色也是在瞬间阴霾下来,他沉着脸看着眼前的女人,正想发作,却不想身侧的女子动作更快。

  苏灵儿突然从南宫傲身侧的软塌上起身,匆忙的过去挽住苏月云的手,似是关切的开口:“姐姐,我知道你是担心父亲的安危,可陛下向来公私分明,怎么可能会因为私人的感情,就去平白无故的诬陷父亲呢,你这话说的实在是太不妥当了。”

  苏灵儿这话说的语重心长,可苏月云却是猛地抬起头,空洞的双目冷冷的看向她声音响起的地方。

  “苏灵儿,你到底还有没有半点良心!”她厉声质问,“你虽是父亲的养女,但这些年父亲待你视如己出,如今父亲都入狱,你却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苏月云言辞严厉,苏灵儿顿时被吓得眼眶含泪,惶恐的解释:“不是的姐姐,我只是相信陛下才这么说的,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苏灵儿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起来,苏月云原本就心烦意乱,此时听见她的哭声只觉得更加烦躁,实在没忍住就挣脱开她抓着自己的手。

  苏月云手上的劲儿并不大,只是单纯的想甩开苏灵儿的手,可不想苏灵儿竟然是尖叫一声,整个人重重的朝后摔去。

  旁边案上的酒席被撞落到地上,苏灵儿就这样生生的跌进一片狼藉之中,分外狼狈。

  “灵儿!”

  南宫傲猛地从高座上站起,看见苏灵儿倒在酒水之中脸色苍白的样子,顿时怒从心起,大步跃到苏月云面前,二话不说就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苏月云!”他看着眼前双目空洞的女人,怒声咆哮,“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对灵儿动手!”
花语 7月前
引用 5
 苏月云被掐住的刹那,脸色蓦的惨白。

  她挣扎的想为自己辩解,可南宫傲指上是这样用力,她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

  她只能死死掰着他的手指,痛苦万分的从牙齿间挤出话语:“不……我没有……是她自己……”

  她急切的想要解释,可南宫傲却没有心情去听。

  他只是重重的将她摔在地上,垂眸看着她,宛若在看什么令人作呕的脏物。

  “苏月云。”他紧绷着脸色,阴冷道,“给朕滚回你的凤銮殿去!别在朕面前脏了朕的眼!”

  这样无情的话语,让苏月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但她依旧不肯离开,只是趴在地上,一字一句艰难道:“不,陛下今天不还臣妾父亲一个清白,臣妾就不会走。”

  “你!”南宫傲怒极,刚想踹开面前不知好歹的女人,可目光无意间突然扫过旁边被苏灵儿撞落的一地狼藉,他突然想到什么,眼底闪过一丝冷笑。

  “苏月云。”他突然也不急着赶苏月云走了,只是冷冷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你想让朕放了你的父亲是么?那好,你答应朕一件事,朕就如你所愿。”

  苏月云身子猛地一颤,抬头茫然的面向南宫傲的方向,“陛下要臣妾做什么。”

  “只要你喝了这壶酒,朕就放了你父亲。”

  苏月云彻底怔住了。

  只要喝一壶酒,就可以换父亲清白?

  南宫傲何时这般好说话了?

  “我喝。”虽然心里有几分疑惑,但一想到父亲还在大狱中受苦,苏月云就顾不得那么多,只是慌乱的起身,摸向身侧案上的一壶酒,拿起来就想一饮而尽。

  可不想她还来不及举起酒壶,她就听见南宫傲讥讽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月云,你是不是搞错了?朕让你喝的,可不是这壶酒。”

  苏月云动作一僵,迷茫的转向南宫傲声音的方向,“不是这壶酒?”

  南宫傲嘴角冰冷的弧度更甚,抬起脚踢了一下旁边被苏灵儿方才撞翻在地上的酒壶,讥笑道:“朕让你喝的,是洒在地上的这壶。”

  苏月云的脸上的温度在刹那间褪去。

  她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南宫傲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月云,如果想救你父亲,就跪在地上,将这洒在地上的酒水,全部舔掉。”

《风住尘香花已尽》花语书坊书号:15944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594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