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逼婚总裁好霸道》许如歌顾成勋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15830

花语 6月前 164


逼婚总裁好霸道 完本

本书章数:623

上架时间:2019-03-14 10:12:48

更新时间:2019-03-14 10:16:17

最新章节:第623章 大结局完


《逼婚总裁好霸道》花语书坊书号:15830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583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花语 6月前
引用 1
 许如歌接到一个陌生快递,疑惑的打开,里面一张酒店的房卡映入眼帘,她微微一滞。

  谁给她寄了这个东西?

  “叮铃铃”电话响了。

  许如歌拿起电话,轻轻一划,打开接听键,陌生的女声传来——

  “许如歌,房卡你拿到了吧?”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你拿着这张房卡,去樱桃大酒店二十三层2320号房间,就会看到你的丈夫,在跟人在翻云覆雨。”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呵呵,你不是要跟穆丰南离婚吗?不去拿不到证据,这婚,你离得了吗?”

  那边也不多言,直接挂断了电话。

  许如歌握着电话的手有点抖,明明早就知道了穆丰南这三年在外面女人不断。

  可还是抑制不住的心里的颤抖,气愤,各种情绪奔涌而来,如潮水般将她湮灭。

  结婚三年,她和穆丰南之间从来没有过房事,亲吻都没有。

  当年穆家的公司资金链断裂,准公公联合未婚夫穆丰南设计她,把她送上了商业巨子顾成勋的床。一夜风情后,穆家得到了注资,穆丰南也信守承诺娶了她,成了她的丈夫。

  可是,他却从来不碰她。

  许如歌知道,他嫌她脏。

  至此,她就开始了无性婚姻。

  她的青春,早已凋零。二十六岁,她看起来苍老无比。

  现在,她要离婚,这个念头已经坚定无比。

  半个小时后,许如歌打车到了目的地,乘坐电梯到了二十三层,2320号房间门口。

  她闭了闭眼,刷卡进门。

  入眼的是满室的寂静,没有一点点声音,淡淡的烟草香飘来,窜入鼻翼间,这烟味,如此的熟悉而陌生。

  许如歌的心莫名一颤。

  一个身材顷长的男人如同雕塑般站在窗边,背对着她,看不清脸。

  不是穆丰南。

  那男人只是一个背影,站在那里,如同雕塑,周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仿若寂寥,仿若孤独,却又无比享受着孤独。一个背影,就看得出,气度不凡。

  许如歌看了眼手里卡,瞬间明白,自己被算计了。

  下意识的转身想要走,谁知一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响惊动了男人。

  男人忽然转身,目光犀利,看到她的一瞬间,整个人身体一僵,薄唇失声吐出两个字:“斐然?”

  许如歌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只是她看清楚了那男人。

  许如歌身体瞬间颤抖,抖着唇惊声:“是,是你。”

  顾成勋。

  那个三年前跟她一夜风情的男人。

  为什么会是他?

  许如歌心乱如麻,猛地后退。

  “站住。”男人沉声喝斥道。

  低沉悦耳的声音,如同大提琴一般的质感,冷峻的面容,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气质更是矜贵无比。

  许如歌被震慑,忘记了反应。

  她看到高大的男人一脸的复杂表情,朝着她一步步走来。

  走到一半,他忽然停住,眼底原本激动爱怜的目光陡然一冷,不是斐然,他沉声道:“许如歌?”

  “顾,顾先生,我走错房间了。”

  “走错房间?”

  在顾成勋看来,这真是一个愚蠢的借口。

  “我真的是走错了——”

  “又想爬上我的床?”

  男人冷硬的打断她的话,眼底沉寂着风暴,几经翻滚,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低气压。

  许如歌一直后退,颤声道:“我没有。”

  男人一步步逼近。“你没有?呵,三年前你为了穆家爬上我的床算计我,现在为了什么?穆家的资金链又断了?还是穆丰南没有满足你?”
花语 6月前
引用 2
 “我真的没有。”许如歌慌乱地摇头,被逼的再度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门板上无路可退。

  顾成勋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三年前那夜忽然涌入了脑海中,那是一个难忘的记忆,她让他疼。

  这疼痛,伴随了他三年。

  这个女人再出现,他的身体一靠近她,就叫嚣着,跃跃欲试,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这一刻瓦解。

  他冷声地质问:“说,这次又想要怎样?”

  “顾先生,我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有这个房卡,让我来.......”

  “真是好借口,叫你来陪我是不是?”顾成勋毫不客气地打断她:“当初你是不经人事我补偿给你一个好价钱,但现在你当了三年穆太太,你觉得你还能卖出来当年的好价钱?”

  “顾先生......”许如歌心惊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屈辱。“我不是卖的,我现在就走。”

  顾成勋冷冷一笑,薄凉无比:“我这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不。”许如歌惶恐的摇头,转身准备逃。

  男人铁臂伸过来勾住了她的蛮腰,一个翻身,她被压在了门板上。

  咚咚咚——

  心跳如雷。

  “既然你想要上门犯贱,不成全你,似乎对不起你的处心积虑。”他伸手钳住了她的下巴,力道大的让许如歌觉得骨头都要碎了。

  许如歌眼底氤氲出泪雾,却倔强的不肯垂落,就是这样子,楚楚动人,倔强无比。

  他凶狠的目光深处一抹痛惜不自觉的冒了出来,怜惜地望着她,却又陡然回神,她不是斐然。

  她是许如歌,她就是一个出卖她身体的女人。

  许如歌试着解释:“顾先生,我现在是穆丰南的妻子。”

  男人陡然一凛,怒意滔天:“当初你不也是穆丰南的未婚妻,还不是跟我发生了那种关系?”

  羞惭涌上许如歌的俏脸,这个男人一阵见血,让她无处遁形。

  眸光黯淡下来,许如歌自嘲的道:“顾先生,你到底想要怎样?”

  “我说了,成全你当贱人。”说完,他大手一扯。

  啪啪啪——

  许如歌衬衣的扣子被崩掉,露出里面肤色的衣服。

  “不——”许如歌倒抽一口气,又羞又急:“不要。”

  嗤啦——

  动作一气呵成,已经扯下来她的裤子。

  瞬间,许如歌就只剩下了仅存的遮羞布。

  “不。不。不。”许如歌连着说了三个字。

  她被吓到了。

  那夜,无边无际的疼痛都是他给的,从女孩兑变成女人,她经历的格外悲壮,被他弄得大出血。

  他让她承受不住,第二天住进了医院。

  现在又被这男人误会,天知道她这辈子都不想要再遇到顾成勋,更别说被他再度睡。

  男人陡然俯下头来,张口咬上了她的脖子。

  “啊。”许如歌尖叫:“唔——”

  下一秒,男人已经堵上了她香甜的小嘴,霸道,汹涌。

  生涩的没有经验的许如歌完全招架不了。

  他炽热的大手在她腰腹上流连,舌顶开她的牙齿,入口中,一举夺去了她全部的呼吸。

  许如歌羞恼地推搡着顾成勋。

  越是挣扎,顾成勋越是用力,到了她的喉咙最深处。

  她撼不动顾成勋铁钳一般的手臂。

  “唔唔唔——”

  她都要缺氧了。

  他依然无不为所动,只进攻。

  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里异样袭来,羞耻感灭顶。

  紧接着,男人打横抱起来许如歌,直奔里面的大床。

  许如歌被摔在床上,疼的皱眉,她顾不得疼痛起身要逃。

  男人一下扑过来,压制住她,手快速撕扯,把她最后的遮羞布扯去。

  无需言语,只有行动。

  他强势而霸道的让她再度成为他的女人。

  从下午,到半夜,如火如荼,他的身体在许如歌这里找到了契合。
花语 6月前
引用 3
 凌晨五点半。

  许如歌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她跟穆丰南的家里。

  进门的时候,天还不亮,她很疲倦,打开灯,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穆丰南坐在沙发上,满眼喷火的望着她,咬着牙低吼道:“你去哪儿了?”

  许如歌被震得一愣,这些年,几乎夜不归宿的都是穆丰南,而自己还是第一次。

  她很意外穆丰南会在家里等着她,并且还质问她。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欣喜若狂以为他还关心自己,但现在,她已经心死了。

  心里刺痛着,她抿了抿唇,垂下眸子,轻声道:“出去了。”

  不想吵架,因为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知道你出去了,我问你去哪儿了?”

  许如歌抬起头来,对上穆丰南满是怒意的眸子,他的脸色铁青,那张脸也是英俊的,也是数得着的美男子,当年自己不就是被他吸引了吗?

  许如歌从来不否认自己是颜控,只是,后来.......

  她的眼眸黯淡下来,该如何回答呢?

  再度垂眸。

  许如歌沉默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定,开口道:“我去哪儿,还需要跟你报备吗?”

  “许如歌,你别忘了,你还是我的妻子,你还是穆太太,只要你一天是,你就得给我守妇道,不准你夜不归宿。”

  “那么,”许如歌反问:“你呢?是否还有身为许如歌丈夫的自觉?”

  穆丰南眼眸一紧,望向许如歌冷艳的脸。

  今天的许如歌,眼神虽然黯淡,可是脸蛋格外的红润,唇瓣如同蔷薇花,微微肿着。

  这让穆丰南只看一眼,就怒意腾起。

  他久经风月,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他的老婆,被人亲了。

  “不敢说了吗?”许如歌忽然抬高声音:“穆丰南,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左拥右抱的时候,可有对我有一点点愧疚?”

  穆丰南眼底闪过一抹烦躁:“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吗?”

  “基于男女平等的准则,你现在没有资格质问我。”

  “你还敢狡辩。”穆丰南蹭的一下站起来,大步冲到许如歌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衣领。

  这一扯,衣服瞬间就被扯开。

  穆丰南愣住,看向许如歌的眼睛里在喷火,血丝迸发:“你,你敢说你去了哪里吗?”

  许如歌冷冷一笑:“去夜总会找了鸭子。”

  “你。”穆丰南被许如歌的回答震得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你,你真是不知羞耻。”

  许如歌扬起唇角,抬起眸子睨着穆丰南,眼中毫无愧意:“咱们到底谁不知羞耻?你们家算计我爬上顾成勋的床,你们得到了注资,你娶我,让我守活寡。你今天跟我谈不知羞耻?”

  “你一个女人,居然去找鸭子,你就这么不要脸吗?”

  许如歌心如刀绞,这世界任何人都可以这么说她,就是穆丰南不可以。

  “跟你学的,有需要出去吃。我今天找的鸭子很不错,”

  穆丰南额头的青筋突突的狂跳起来:“你,你真脏。”

  “对,我脏。”许如歌红了眼睛:“我再脏也没有你脏。”

  “.......”

  “穆丰南,你一个上过无数公共汽车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我脏?”

  “........”

  “穆丰南,我要离婚。”
花语 6月前
引用 4
穆丰南听到这话,瞬间就暴跳如雷。

  他疯了一般冲过来,一把把许如歌给摁到墙边,狠狠地压制住,大吼道:“你居然说跟我离婚?你凭什么?你这个脏女人。”

  许如歌也不妥协:“这盆脏水是你爸给我泼的,你是合谋,你们合伙算计我,还说我脏?你不配。”

  她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当爱情死亡,她何所畏惧?。

  “别人算计你,你就不会反抗吗?”

  “我反抗得了吗?我被下了药。”

  “那你事后怎么不自杀?被陌生男人上了,你怎么不羞愧?怎么不去上吊?”

  许如歌呆住。

  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会如此说,往事一桩桩一件件从脑海里喷涌出来。

  三年的冷漠不曾说,现在他说了,心思如此恶毒。

  她心里仅存的一点点愧疚都没有了。

  “呸!我为什么要自杀?”

  “你就是不知羞耻。”

  “自杀成全你们一家?呵,”许如歌冷笑:“我没有这么伟大。穆丰南,你这个贪得无厌的伪君子,想要财富,美人,还要尊严和面子,你也配?”

  穆丰南被说中了心思,脸色瞬间涨红,他赤红着双眼,双手大力捏住了许如歌的肩膀。

  “你强词夺理,你不要脸。”

  “我是不要脸。”许如歌冷漠的望着他:“但是你,更上一层。”

  穆丰南额头的青筋鼓出来,突突的跳动着,眼中赤红,狠狠地瞪着许如歌,猛地出手,狠狠地卡住了她的脖子。

  许如歌被卡住了脖子,瞬间呼吸急促。

  她没有反抗,只是冷眼瞅着穆丰南,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有着不服输的倔强。

  穆丰南被刺激的更疯狂,他狠狠地用力:“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掐死你。”

  掐死吧。

  许如歌依然睁着眼睛,对视着穆丰南已经癫狂的脸。

  她不反抗。

  她现在,如同生活在地狱里。

  凌晨离开的时候,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威胁她,如果不跟穆丰南离婚,他会让她每天婚内出轨。

  她知道,顾成勋可以做到。

  现实,让她心生无力,生死何惧呢?

  她一动不动,灭顶的窒息感涌来,眼前一片白光。

  在意识消退的瞬间,她的脑海里依然残存着顾成勋那张邪肆的脸,以及他在她耳边制造的旖旎暧昧.......

  手里的身体软了下去,穆丰南癫狂瞬间止住,他错愕地看着眼前软了身体往下坠落。

  他呆了呆,手也跟着颤抖起来,有点慌张,大喊道:“如歌,如歌,如歌?”

  没有回答。

  他慌了,颤抖着手,试了下许如歌的脉搏,还再动。

  他瞬间一呆,又是赤红了双眼,一把松开她。

  许如歌倒在了地上。

  穆丰南站了起来,他疯了一般的砸了客厅。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如歌终于醒来。

  房间里一片寂静,整个家里一片狼藉。

  许如歌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上冰冷,看了眼表,已经九点半。

  四个小时。

  她躺在地上四个小时。

  而客厅里,所有的东西都被砸烂了。

  她爬起来,不自觉的咳嗽了几声:“咳咳咳——”

  扶着墙站立了一会儿,她下定了决心,从地上捡起裂了屏幕的手机,检查了下,还能拨出去。

  她播出了三个号——110.

  “警察,我要报警,有人要杀我。”
花语 6月前
引用 5
 警局。

  “穆太太,你说你丈夫家暴?”警察录着口供,询问着具体的案情。

  许如歌坐在那里,低垂着头,头发乱哄哄的,她没有梳理。

  以往,她是格外注意仪表的,但是现在,她要离婚。

  无论顾成勋如何不放过自己,那都是后话。

  现在,她要离婚,她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总是出轨的歉疚里。

  那是她道德感不容许发生的。

  而离婚,为这六年时光画上句号。

  三年恋爱,三年婚姻生活,她的青春,不能这么就算了,穆丰南要支付她青春损失费。

  那是她应得的。

  “穆太太?”警察看她走了神,忍不住提醒。

  许如歌抬起头来,暗淡的目光里没有生气,她点点头,轻声道:“是的。”

  “这个要做伤残鉴定评估,需要我们安排你去医院吗?”

  “需要。”

  “那好,我们这就联系。”

  许如歌等待着,过了几分钟。

  警察道:“穆太太,您这就去吧,我们会派两名警员送您过去。”

  “谢谢。”许如歌起身,跟着上了警车,直奔医院。

  此时,顾氏大厦楼顶总裁办公室里。

  顾成勋接到了短信:“总裁,许小姐报警说丈夫家暴,被警察带走,现在去医院做伤残鉴定去了”

  顾成眉头皱起,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他拿出电话,拨打出去:“怎么回事?”

  “许小姐凌晨回到家里,就被家暴,之后穆丰南离开。”

  “之前的,你们查到了什么?”

  “总裁,许小姐昨天下午收到了一个快递,里面是樱桃酒店您房间的房卡,我们查了电话,那个号码是一个叫丁小怜的女人让别人打去的。”

  “丁小怜是谁?”

  “许小姐的闺蜜,最好的朋友。她叔叔是樱花酒店的客房部不长丁长顺,拿到房卡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顾成勋眉梢一挑,难道许如歌真的被算计了?

  他微微沉吟了下,沉声道:“知会一声医院做鉴定的医生,结果夸张点。”

  “是,总裁。”

  顾成勋挂了电话,走到窗边站了一会儿,拿出香烟,没有点燃,就迈步往外走去。

  他行色匆匆。

  秘书台的人看到他都是恭敬地喊道:“顾总。”

  顾成勋面无表情,匆匆走过。

  医院。

  医生给许如歌做完了检查,在鉴定结果上签了几个字:六级伤残。

  警察看到了结果,也是一呆。

  医生又是道:“许小姐,你可以依据伤残报告找律师打官司,你被拉住了脖子,造成缺氧性窒息,再晚一会儿,你就可能真的......”

  许如歌当然知道,再晚会儿,她真的就一命鸣呼了。

  “另外,你丈夫对你性虐待,你身上都是伤痕,下面也被撕裂,你需要静养。”

  许如歌瞬间脸红,这个伤是顾成勋带来的。

  可是,医生居然算给了穆丰南。

  许如歌没有解释,她只想离婚。

  从医院出来,许如歌穿过大厅,再度跟着警察去了警局。

  刚进门,就看到了穆丰南的父亲穆正元和母亲刘美慧。

  面对刘美慧,心中还是带了一份歉意。

  这个家里,刘美慧是唯一给她真心呵护的人。

  “歌子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刘美慧一看到许如歌就快速的上前,一脸的着急和关怀之意:“你怎么还报了警啊?有什么事咱们自己家里不能解决吗?丰南欺负你妈给你做主啊。”

《逼婚总裁好霸道》花语书坊书号:15830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1583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