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妒妃本色

蔷薇 7天前 4



妒妃本色(书号:16925)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生平最讨厌朝三暮四对情侣不忠的程唯一,在替闺蜜抱不平时意外落水,来到一个类似古代三国时代的一个叫梁国的地方。意外的闯入王爷的婚礼现场,糊里糊涂的跟王爷拜了堂,“王爷,这都是误会,我跟你没关系,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们拜过堂上过床,还要什么关系?”既然进了王府,王爷怎能轻易放她走?对方长得不赖又是个王爷,有他做相公也有面子。但他一娶就是七个,还美其名曰“七星伴月”程唯一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加添百口也能养,最难分郎半张床”,你有本事娶她们进门,姐就有本事将她们都轰走……

点击阅读《妒妃本色》

最新回复 (1)
蔷薇 7天前
引用 1

文静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用手触摸着脸颊,拿出口红涂了些,轻轻的抿了抿嘴,眼角上挑眼波流转,倒生出不同的韵味。

三天前,文静刚要出门,一个手捧鲜花的年轻男子站在她家门口,声音异常温柔:“我可以进去吗?”

他叫朱辉,长的不算英俊,却很有男人味。文静暗恋他多年,终于得到对方的青睐,有种置身梦中的感觉,她迟疑了下还是接过了花。两人之间的气氛变的为妙起来,很快文静的嘴唇被被温润包裹,带着丝丝电流直达心脏……

精心打扮一番之后,文静到超市买了很多的日用品,打算给朱辉送了过去。

家里很安静,朱辉一定是去上班去了。文静见沙发上一片凌乱,放下东西后就开始收拾。

有件女人的上衣,接着还有一件裙子,内衣……一种不好的预感使文静莫名的惊慌,她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衣服杂乱无章的扔了一地,床上一个陌生的女孩一丝不挂的卷缩在朱辉的臂弯里,两人睡的正香,完全不知道有双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

“不……”文静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文静的叫声惊醒了梦中人,朱辉慌忙坐了起来:“文静你听我解释……”

看到文静绝望的眼神,朱辉也吓坏了。他慌乱的从地上捡了件衣服,胡乱的穿在身上。

等他忙完这一切之后,文静早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

多年的等待,却让她看见如此不堪的一幕,文静的心都碎了,她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长江大桥上走着,满脑子都是朱辉与那个女子在床上的镜头欲哭无泪:“唯一,我很不开心,你能来陪我吗?”现在她只有找自己的闺蜜倾诉。

程唯一,出生医学世家,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文静的死党,也是朱辉的死对头。对文静暗恋朱辉一事很不以为意。

她始终认为朱辉在装酷耍帅故意调文静的胃口,等到适当时机再出其不意的一举将文静拿下,对于这样的男子程唯一持鄙视态度。

同样朱辉对程唯一也颇有微辞,他认为程唯一生了一副林黛玉的容貌,长了一副王熙凤的心肠也不赞成文静跟她来往。

刚刚下夜班的她正想回家大睡,听到文静很落寞的声音,程唯一打了个哈欠。这姐妹刚刚跟暗恋多年的男人拍拖正恩恩爱爱,怎么弄成这德行?“唯一,我该怎么办?”文静将自己看到的一幕告诉了唯一,她的心已经碎了,那个他在她的心里是那么的完美,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再面对朱辉。

早就说他不是好东西你就是不信,才开始几天他就跟人上床,这种人渣想想就恶心,程唯一最讨厌朝三暮四的渣男:“你不是被他给迷傻了吧?直接开除。”

“文静,你别听程唯一胡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朱辉将文静所有常去的地方都找遍了,还好他来的及时,要是再晚来一会,文静就被程唯一给策反跟自己分了,他充满敌意的看了程唯一一眼,而后指着身边的一个女孩说:“她叫圆圆,也是我的女友,我们三个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什么叫也是我的女友?程唯一大惊小怪的盯着朱辉:“你说什么?”

朱辉并没有理会程唯一,他伸手要拉文静跟他回去。

“文静,常常听朱辉提起你。我们都很爱朱辉,为了我们爱的人,相信我们以后会成为朋友的。”圆圆嘴角露出了真诚的笑。

圆圆身材很好很性感,皮肤也很好,文静心里隐隐有种妒忌的感觉。

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女子,她不是从神经医院出来的吧?程唯一盯了圆圆好一会,忽然勾起嘴角干笑一声:“圆圆是吧?我是医生,也许可以帮到你。”

朱辉眉头一皱,极其生硬的说:“程唯一,这里没你的事。”

程唯一迎着朱辉的目光,她的目光也犹如两把利剑,直直的射了过去:“朱辉,你还能再无耻点吗?”跟这种人渣站在一起都觉得丢人,她拉起文静就要离开:“文静,别理他,我们走。”

“站住,我们三人的事,要你个外人管?”朱辉用力的握住程唯一的手,想将她跟文静分开。

程唯一怎么可能放手,很快跟朱辉拉扯在一起。

事情因文静而起,不能让闺蜜吃亏,她拼命的拍打着朱辉的手。

二对一,朱辉占不了便宜,圆圆也赶忙过来帮忙。

慌乱中,不知谁一用力,程唯一一个重心不稳跌落下去……

下面可是滔滔江水,现在还是初春江水很凉……

“唯一……”

“程唯一……”

回过神的三人趴在桥栏杆上望着滔滔江水,那里还有程唯一的影子,他们眼前一黑瘫坐在地上。

“快报警!”文静猛地又跳了起来,很快的拨打了110落入冰冷的江水的一瞬间,程唯一被一个巨大的漩涡给卷入其中,她眼前一片漆黑,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她拼命的晃动着手臂不停的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程唯一的手脚已经麻木了,她知道自己完了。

在医院她见过很多病人死去,却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死。

意识一点点的在消失,她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看,河里漂着个人,好像还在动……

在说自己吧?程唯一就像被打了针强心针,求生欲望又重新被激活,她拼命的晃动着手臂,好引起人们的注意。

“真的是个活人,快将竹篙扔给她,让她抓住……”

“唯一,她是唯一……”

程唯一拍打着水面,好不容易抓住了竹篙,很快就被拖上了条小船……



点击继续阅读《妒妃本色》(书号:16925)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