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一世倾情

蔷薇 3月前 35



一世倾情(书号:16919)
类型:武侠

简介:一世之一世渺渺: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年机缘巧合流落江湖,付出一颗真心却被人欺骗利用。迷茫之际路遇被人追杀的名门后人,出手相救并收为徒,十年朝夕相处,竟萌生师徒以上感情。恩怨情仇十年牵连,最难放手是这场飘渺的追逐……这一世,誓与君同守,恩仇共对,伦理共悖……一世之一世沉沉:心爱之人惨死,自己却无力报仇只能苟活于世,内心受尽煎熬。其孪生胞弟来寻,分毫不差的容貌更是让他饱受折磨,江湖辗转,竟而再次沦陷。挚爱之人恨自己入骨,但求一死竟不可得,终落得疯疯傻傻,惟此真情,兀自痴痴缠缠……这一世,相忘相伤,君若平安,我死亦无妨……一世之一世翩翩:风流不羁的亲王

点击阅读《一世倾情》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天下风流,莫比李修。

一句话,八个字,却是大宁王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李修,乃是先皇宣荣帝在世时最疼爱的九皇子,当今圣上明德帝一母所出的嫡亲胞弟,太后心头一块肉的宝贝幺儿。三年前明德帝即位,封李修为睿亲王,主管吏部、户部、兵部,可自由出入皇宫与都城,不必通禀。这般殊荣,自是旁人望尘莫及,李修在朝中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惜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于朝政之事过问却是不多,三部事务平日都交由各部尚书打理,他只不过偶尔问一问。而实际上,李修一年里倒有大半年不在都城中都;回来一次,在酒楼里把酒论诗的时间倒是比在朝堂上议论朝政的时间还多,因而便得了个“风流公子”的名号。

“睿亲王府”四个金灿灿的大字,半条街外便可清清楚楚地瞧见,两名年轻男子朝着这边走来,其中一名衣着华贵,身形高挑,眉眼中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男子压低了声音道:“九哥这府邸,我来多少次都想感叹,真是修整得比皇宫也差不了多少了,比我那‘嘉亲王府’不知要气派多少倍。”门墙甚高,却挡不住里边的楼阁;大门前左右各一只汉白玉质地的雄狮,栩栩如生,庄严威武;王府占地之广,更是令人咋舌,中都的百姓曾戏称这睿亲王府为“皇宫的一角”。宅子是先帝在时便赐给李修的,这张“睿亲王府”的金匾,则是李修封王时,明德帝李治所赠。

身旁的男子穿着要朴实许多,样貌清俊,文质彬彬的模样,倒比那个一身昂贵衣衫的人显得更高贵些。他白了一眼身旁的人,道:“我说王爷,您就不怕这话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到时只怕你连嘉亲王府都不用住了,把您塞进个铁栅栏里,岂不更好?”

衣着华贵的男子识趣地没有继续下去,只道:“向君你今天心情是不是不好啊?昨晚没睡好?”

身旁的男子脚步顿了顿,终是没有答话。

衣着华贵的这一位,是当今圣上的十二弟,嘉亲王李正;身旁的这一位,是兵部尚书家的独苗儿何向君。

二人来到睿亲王府门前,守门的侍卫识得二人,他们是此处常客,自己主子特别吩咐过,若是这两个人来了,不必请示,让他二人进来便是。

二人进了王府没多久,管家周伯便迎了上来,笑呵呵地行了一礼,“给王爷和何公子请安。”

李正在他手臂上扶了一把,“周伯不必客气,九哥人呢?”

“回王爷,”周伯一边前边带路一边道,“主子才说要到双生桥上喂鱼。”

王府内有一处不小的湖泊,湖上长短宽窄不同建了九座桥,其中有两座靠得最近,只有半丈的距离,两座桥的设计完全一致,因而被称作双生桥。

周伯带着李正与何向君,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来到双生桥,桥上却没有人。周伯四下里望了望,看到李修正躺在湖心亭的太师椅里休息。

亭子建在湖中央,通往这里的只有一条狭长的小路,很是清静。周伯请李正与何向君过去,自己则去叫人准备茶水点心了。

李正走到近前,见李修正半眯着眼睛在太师椅里晃啊晃,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手里拿着把纸扇,展了开来,却好像连扇的力气都没有了。李正忍不住好笑,“名声在外俊逸风流的李九爷,今儿这是怎么了?”

李修按了按太阳穴,面色比平日还要白了几分,略带疲色,“昨晚上酒喝多了。”

何向君笑了笑,坐在李修面前的石椅上,“从前酒喝多了,也没见你这么没精神啊。”

李正坐到何向君身旁,“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跟谁喝了这么多?”

“就是不知道才这么没精神啊,”李修生性风流,不拘一格,酒楼里喝酒也向来不会卷了谁的面子,不管认识与否,“今日一早朝中好几个大员来找我,一个个都说自己的儿子罪该万死。不过就是多喝了几杯酒,哪儿对我不敬了?要是我说他们才是罪该万死,害我一大早就被吵醒,这会儿头还疼着呢。”

何向君却还挖苦他,“人家可都是下了朝才来的,还早?”

李正在一旁点头,“皇兄也听说你回来了,还问我你怎么不来上朝。”

李修伸了个懒腰,“你怎么说?”

“实话实话啊,”李正理所当然地道,不然难道让他欺君么?“你每次回来的第二天,不都是在家睡觉么。”

“十二,”李修无奈地道,“你就不能动动脑子么?”

何向君哼笑了一声,“你不如让他登天容易些。”

李正苦着一张脸,“向君,咱们三个一起长大,你为什么只偏向九哥?”

李修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我在家睡觉,难道皇兄不知道么,你以为他为什么问那么多次?还不是让你给个像样一点的答案,他也好让大哥说不出什么啊。”“大哥”是指先皇长子李平,“规矩”二字最常挂在嘴边,对李修颇有些看不惯。

“你也知道自己做的事不好让人说出口啊?”李正揉着被李修打过的地方,见他听了自己的话又要动手,忙躲了开去,“那你让我怎么说啊?”

李修把手收了回来,想了好一会儿,道:“就那么说吧。”

李正翻了翻眼睛,不知说什么好了。

何向君用手肘轻轻撞了撞他,“说正事。”

李修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们两个找我,还能有正事?”

“倒也真算不得什么正事,”李正自怀里取出了张请柬,“今晚平安侯设宴,去不去?”

“他昨晚倒也派人送了一张给我,”李修摇了摇头,“可我跟平安侯没什么交情,没兴趣。”

何向君接过李正手里的请柬摆弄,“平安侯说是新酿了桂花酒请这些王公贵族们尝鲜,可据我二人所知,这里面大有文章。”

李修终于有几分好奇,“什么?”

李正神秘地笑了笑,“九哥不知道吧,前几日玉寰郡主进宫见了母后,母后说她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她若看上了谁就跟母后说,母后给她做主。这不才几日平安侯就要设宴,请的大都是些年轻的未婚公子。”

母后疼爱平安侯家的玉寰郡主,这是她老人家当着自己的面也提过的,说是那姑娘的灵动劲儿,像极了她的女儿,自己早夭的姐姐李昭,不过自己还从没有见过。李修懒懒地道:“怎么,你看上人家的姑娘了?”

“说什么呢!”李正摇了摇头,“我见过玉寰一次,确是出落得沉鱼落雁,这不就是想去凑凑热闹么。再就是,九哥你都二十五了,早该成婚了,做弟弟的想着你,来给你牵线。”

李修还没说话,何向君哼了一声道:“管好你自己算了。”

“哎?”李正愣了,“你不是跟我一起的么?不是也想把九哥拖过去么?”

李修挑了挑好看的眉,看向何向君。

何向君干咳了一声,“李正,你少拖我下水。”

李正一副要哭的表情,拉住何向君衣袖,“向君,别喊我大名,我害怕。”

李修看了看他二人,站起身来,“难得向君你肯陪着他胡闹,我便遂了你们的心思。”自己周岁时李昭便病故了,对这个姐姐其实是一点印象也没有的,母后既说那玉寰郡主和李昭像,便去瞧瞧吧。

“真的?”李正也站了起来,兴奋难掩。

“走吧,出去转转,登门拜访总得给人带些礼物。”李正身材已算高挑,李修却比他还要高出两寸;剪裁得体的鹅黄锦衫穿在他挺拔的身躯上,尽显高贵;步履迈开,腰间悬着的翡翠玉佩便跟着荡了起来。手中的纸扇已经合起,在指尖一圈一圈转着,当真是举手投足,无不尽显风流倜傥本色,哪还见先前那副疲惫无力的模样?

李正跟了过去,“你家奴才那么多,准备礼物这种事吩咐下去不就行了么?”

“我偏偏喜欢自己去行不行?”李修径自走在前面,“借用向君的话,管好你自己算了。”

李正厚脸皮地笑笑,“那我也偏偏喜欢跟着你。”跟着他多好,自己那份礼物的钱也省下了。

何向君什么也没说地跟在后边,早看穿了李正的心思,实在是想不明白李正一个王爷,又不是缺钱,怎么就那么喜欢在李修身上揩油水。不过话说回来,何向君望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李正以及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李修,幽幽叹了一口气,皇家的血统,就是好啊……



点击继续阅读《一世倾情》(书号:16919)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