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冷情少主心尖宠

蔷薇 3月前 33



冷情少主心尖宠(书号:16917)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五年前,一场大火毁了他的婚礼;五年前,他的未婚妻留下只言片语,说是因为妹妹的屈辱和伤害,她才离开。那场大火里,他失去了亲人,也失去了爱人,可罪魁祸首的妹妹,却从此没了踪迹……五年后,他找到了她,圈禁成女佣,至此诱身、骗心,折尽她身上的羽翼。他发誓,一定要让她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屈辱和伤害!什么是生死不如!可到最后,他却发现,他爱错了人,也恨错了人!暗夜魅宠, 几番轮回,如今,谁是谁的心尖宠?谁又是谁的心头刺?

点击阅读《冷情少主心尖宠》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夜色阑珊,暗蓝的天空,挂着一轮明月,是静好的初夏的夜晚。

但是,慕歌山庄并不静好,至少慕流年和花已陌并不好。

“求求你放我走!”花已陌扶着阳台的栏杆,纤细的手指因为攥的太紧而骨节突出,身体却因为来人的步步逼近而瑟瑟发抖。

抖到慕流年觉得,眼前这个像是纸扎般单薄的小人儿,也许在下一刻就会瘫软在地,或者被夜风吹跑。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死死盯着她满盈着泪水和恐慌的双眸,唇畔噙着一丝冷笑,似乎是猎物已经收获囊中,逃无可逃,他可以放心的戏弄一番。

一步,一步,他关了卧室的门,黑暗的房间里,只有花已陌站立的窗口,有明朗的月光照射进来。月光中她一身白衣,轻飘飘的站在那里,似乎下一刻就要长出翅膀,凌空而去。

慕流年暗笑一声,他喜欢折断她身上所有的翅膀,包括已经长出来的和还没有长出来的,乐此不彼。

他在暗处,步步逼近,她在明处,绝望的泪流满面。

“放了我吧,你并不爱我不是吗?何必看着生厌呢?”花已陌紧紧的贴着栏杆,恨不得融进栏杆里。因为紧张,她的声音开始发颤,胃开始剧烈的抽痛起来,有一种作呕的感觉要翻涌而出。花已陌极力压制着这种感觉,唯恐会被他看出点什么。

“爱这种东西,你也配拥有?”他淡淡冷哼,一步一步的踱着,那步伐优雅内敛,却又像是盯着猎物,蓄势待发的猎豹。

花已陌心下骇然,他越是柔和就是越生气,她的下场也就越惨。

“我知道我不配拥有,我也配不上你,你放了我吧?”她再次哀求,夜风吹来,长发随风飘起,迷离了她的视线。

“只要我还没玩够,你就别有这个想法。”只是她视线迷离的一瞬间,他已经移到她的面前,看她唇色都开始苍白,他薄唇微扬,微微俯身,嘲讽的冷漠的残忍的神情赫然映在她瞪大的双眸中。

慕流年捏着她小巧白皙的下巴,另一只手轻轻顺着随风乱飞的头发,温柔的给她理顺了,轻抚着她颤抖的唇:“害怕了?想逃离就要有这个认知,我可是不会轻饶你的。”

花已陌打了个冷战,这次的惩罚会是什么,让她下不了床,禁足一个月,还是让她打扫整个慕歌山庄?

她的手悄悄抚上小腹,不行,她一定要离开这里。生不如死的生活她可以过,但是另一个人不可以!

她在他的大掌里扬起苍白的小脸,抑制住自己颤抖的身躯,目光坚定:“放我走,就看在我供你娱乐了半年的份上,请你放我走!”

他轻抚的大掌一滞,更加用力的捏紧她:“你长本事了,敢这么跟我说话?”

暗黑的眸子扫了一眼她停在小腹上的双手,眸光瞬间冷冽如冰:“别告诉我,这个才是你逃走的原因。”

花已陌脸色雪白,身子微微的颤了一下,飞快的移开自己的双手。

他松开手,鄙夷的再看她的小腹一眼:“你还不配拥有我的孩子,我怕脏了慕家的血。”

他再退一步,唇角的笑意不再,双眼冷冷的盯着她:“我记得我都有带套,还是这是你耍的手段?”眉毛微挑,无限的轻蔑,她因为他的猜疑而紧绷的神经,瞬间蹦的更紧,她感到那根神经已经绷到了极致,也许轻轻的一碰就会啪的一声断掉。

“没有,我只是胃疼。”她摇头。绝对不可以说出来!说出来的下场一定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那就好,”他顿了顿又说,“省得我还要送你去医院处理掉。去洗澡,然后去床上等我!”他举步往外走,不容置疑的命令抛给了花已陌。

“处理掉”三个字如轰然的巨雷,砸进花已陌的耳畔,她听到自己脑子里紧紧绷着的那根弦啪的一声断掉了:“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她握拳大喊,泪水疯狂的涌了上来,因为惧怕,更是因为绝望,他该有多狠心,才要处理掉自己的孩子,或者他该有多厌恶她,才这样对待她的孩子。

慕流年心里的怒火又熊熊的燃起,这个小女人今天一定要招惹他是吧,看了平时“照顾”的太少了。他转身,目光森冷的看着花已陌。

“花已陌,离开的事情你想也不要想,就是死你也要给我死在这里!你可是我花了钱买来的,一年的时间还没到,我买的只是你,没有买一赠一这回事,我讨厌麻烦,更讨厌你的肚子里有我慕流年的种,那让我感觉太脏!!”

森冷的话语轰然砸在她的心上,脏啊?她那么脏啊!花已陌扯出一丝苍凉的笑,为什么她千疮百孔的心还是会因为他的话痛到抽搐呢?他的残忍她见识的还少吗?怎么会以为他还会顾念点什么?

花已陌死死的抵在阳台的栏杆上,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她伤的还不够吗,怎么还会去奢望他能有什么不同,奢望他对她能有那么一丝丝的在意?是不是真的要这样纠缠着,至死方休?

她又一次尝试过了,这个美丽的慕歌山庄对于她就是个铁打的牢笼,保镖,监控一应俱全,她没有长翅膀,即使是长了,飞也飞不出去。刚刚,她就是因为逃跑被押回来的。

孩子早晚会被发现的,而这个早晚肯定只会早早的来到,因为刚刚,他已经起了疑心。破釜沉舟,她也想要试一次,试试他的心究竟会坚硬冰冷到怎样的程度!

“如果,如果我真的怀孕了呢?”她终于怯懦的开口,目光紧紧的盯着他霍然顿住的身影,会有一点顾念吧,是他的孩子啊,即便她是这样卑微的不堪,可是孩子有什么错?

慕流年一震,她的低语他听得真真的,所以脚步一转,大步走了回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大手按在她的小腹上,目光死死的锁住她的脸,冷然问道:“是我的吗?”

“什么?”花已陌错愕的盯着他,似乎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更加不敢相信他说的是什么。

“你没有红杏出墙吧?”他看着她,沉沉的脸没有任何表情,话语却是冷入她的骨髓。

她的心里撕裂般的疼,疼到麻木,目光瞟向他脸上的冷肃神情:“我想出墙,这么高的墙我也得能爬出去啊。”唇角是悲怆的,苍凉的笑,她还要期待什么呢?他的怜悯,他的一点点的顾念?呵呵,花已陌,你究竟是有多傻!这半年,生不如死,人间地狱的这半年,难道还不能让你长记性吗?

慕流年的大手猛然向下一按,按到她的身躯一震,脸色瞬间更加的苍白,才残忍的笑了:“明天做掉这个东西!”

花已陌没有动,他的大手还在用力抵在她的小腹上,疼痛还在持续的传来,她身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的身体本来就羸弱,这孩子本来就待得不是很安稳,花已陌已经感觉到疼痛之后似乎有热热的东西开始流出。逝去的是一条命,是她的心,更是她重新燃起的所有的希望。

她冒险赌上的这一把,输了!原来,她还是低估了他对她的厌恶!心下是尖锐的痛,比身体的痛更深的一种痛楚,让她恨不得现在就死去,再也不要见到他,再也不要受这些伤害。

原来即使是心都碎成了尘埃,结成了冰,该痛的一点都不会少。

花已陌深深地对上他冷漠不耐的眼,笑了,惨烈而绝望,这两种表情出现在她苍白的柔弱的脸上,格外的触目惊心。

“好。”花已陌轻轻的说道。

慕流年听到花已陌冷静的没有一丝情绪的声音,不安突然从心底升腾而起。

他退后,直到视线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其中,是知道拗不过他吗,识时务了?似乎不像,这个女人今天不太对劲。

“我-来-做-掉-他!”花已陌静静的,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了一遍,似乎刚刚乞求的,挣扎的都不是她。

然后她抬起头,眉目如画的脸上笑颜深深:“这样你是否会满意?”云淡风轻的似乎在问今天吃什么?

“女人,不要和我玩欲擒故纵的游戏,你玩不起。”这个女人很不对劲,慕流年有些烦躁的冷哼一声,拂袖而去。他的手刚触到门把手,就听见她飘忽的似乎随时会消失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从来都没有玩过,以后再也不想玩了!”花已陌言语轻软的说,脸上是不曾逝去的笑容,凄冷的绽放着。

慕流年蓦然回头,花已陌却已经站在阳台的栏杆上,白色衣裙在夜风中猎猎飞舞,慕流年瞳孔一缩,话语如冰:“你给我下来!”说着疾步向前。

她笑了:“慕流年,希望我们再也不要相见了!”朗朗的月光下,她向后倒去。

他飞奔而去,只来得急拽住她的裙摆,裙子撕裂的声音在这样寂静的夜晚格外的刺耳,像是刀刃划过他的心:“花已陌!”他嘶吼,她却再也不回应。

花已陌看着一轮明月在她的目光中移动,呼呼的风声,突然的失重,然后是重重的摔在地上,脑袋里轰然的巨响之后,疼痛飞快的蔓延开来,即便这样也不能泯灭她的笑,孩子,我来陪你!永远的陪你!这种生活我过够了!

“林妈,快点叫医生!”慕流年一边奔下楼,一边大喊。短短的几十阶台阶,像是一辈子那么长,长到让他喘不过气来。

“花已陌!”他奔至她的身边,轻轻的叫,双手微抖着不敢碰触她,“花已陌,你给我醒来!花已陌·······”他颤抖着捂住她鲜血横流的头,不敢动她分毫,她的腿间白裙上触目惊心的暗红,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

花已陌慢慢睁开了眼,这么痛啊,可是她居然没死,怎么可以没死呢:“真可惜,居然没死掉!”她笑着轻轻的低喃,感觉了腿间的热流,她多想和他一起走啊,太疼了,真的不想挣扎下去了!

“啪!”慕流年赤红了双眼,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花已陌,你以为你死就可以逃离我吗?告诉你,不可能!”他满脸的阴霾,“花已陌,只要我还没有玩够,没有折磨够,即使是阎王爷,也别想和我抢人。因为这是你欠我的!”

花已陌,你以为你可以死,那你就错了,你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就是去了地府,他也一样会把人抢回来:“慕云,现在就联系全世界各科最好的医生!”慕流年对着赶过来的手下交待到。这笔账他会等她好了认真的和她算一算的!

花已陌脸上多了红红的五个血印,但她却笑出了声,笑到有血从嘴里涌出来,汹涌的像是要把这些年所有的承受的都喷涌出来。

她欠了他的,谁又欠了她的?

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他会不会有一点惋惜?她这个样子了,他会不会施舍一点怜悯?

“不许笑!”慕流年怒吼道,目光狠狠的瞪着她嘴边汩汩流淌的鲜血。

花已陌目光瞟向他,认真的看着他,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一样。然后,她轻轻的闭上眼说:“慕流年,再也不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呵呵,真的希望曾经,她与他,不曾遇见过!

“花已陌,不许闭眼,你给我醒过来!谁准许你这么做的!”慕流年看着破布娃娃一般毫无生机的花已陌,一滴泪毫无预警的从他的眼角滑落下来。

只是,那个人,再也没有睁开眼看他一眼。



点击继续阅读《冷情少主心尖宠》(书号:16917)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