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望长安

蔷薇 3月前 33



望长安(书号:16907)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从普通中学生到大汉霸陵良家子,家世平平,容貌平平,她怎样走出自己的人生?她不幸运,深爱的人从未正视过她!她的婚姻必须遵守父母君主的安排,面对君主的赐婚,她无可抗拒,在长安举行了一场荒诞的婚礼,从此她有了一个尴尬的身份,被迫背景离乡,奔赴匈奴漠北......普通的少女,普通的人生,她将自己融入了历史,她,蝶变成一个真正的汉家女子!家国大义,她迎难而上,从未淡忘;儿女情怀,她守之以礼,忠诚不二.........忠孝,人之大节,她接受了时代的思想,也获得了时代的尊重,最终,她能够与自己倾慕的人在一起吗?

点击阅读《望长安》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风萧萧兮出汉关,岁月长兮何日还。

大漠朔风兮刺我面,云山遥远兮望长安。

第一章生小盈盈翡翠中

唉,在峨嵋山旅游的时候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来,脑袋痛得要命……

我觉得迷迷糊糊的,云里雾里,好像整个身体都飘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不,不对,不是地上,好像是床上……

迷糊中,听到有人而且是好几个人在叫一个人的名字,发音很怪,过了好一阵我才勉强听懂,他们叫的是:纪姜,季姜什么的……

有人在喂我喝什么东西,也有人在给我盖着被子,还好,有人来救我了,我感到一丝欣慰,但意识还是半醒半迷……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恢复了意识。睁开眼一看,看到的不是救灾人员,也不是医生,也不是母亲,而是一群穿着古怪的陌生人!男女老少都有!怕有七八个人,围在我的床前,不,是榻前!因为我发现自己是睡在地上的!

我如果不是头痛脚软,一定会跳起来!这些人的打扮和纪录片中汉朝人平民的打扮几乎一模一样!只见其中一个中年女人扑上来抱住了我,眼泪直流,又反反复复地说出一段发音很古怪的话来,那女人说了半天,我才勉强明白是什么意思:“女儿,你终于醒来了!”

女儿?她叫我女儿?我是周晓蔷,我不是她的女儿,我根本不认识她,一瞬间,我几乎被她这句话蒙住了,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我抬眼去看看四周,这是一间挺大的房间,约有五六十平米,墙壁雪白,窗户也很大,似乎是用的绿色玻璃装饰的,房中有漆柜,有梳妆台,有几,几上还有一个貌似陶灯的东西,却没有椅子和凳子。

我发现自己躺在“床”,这“床”实在是太矮了,高不过三十厘米左右,我总觉得自己像是躺在地上,床像是用上好木料制成的,自己睡在上边,床纹丝不动,比家里的那张席梦思大床睡着还要稳定,床周围有屏扆,上面雕着各种漂亮纹饰,床上挂着蚊帐。一切家具无一不是古香古色。

我觉得头好痛,原来我是睡在一个木头枕上,难怪头痛得厉害。抱着我的那个女人看上去约摸四十岁不到,眉清目秀,只是一脸悲喜交集的神情。我身边围的那七八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显然是来自一个家庭。

其中一个人站在中间,其余的男女分列他的两旁。那男子约四十余岁,颔下有须,容貌威严。他身边站有一群男女,嗯,是五男五女,一个老者约六十余岁,身上挎着一个木箱,手上拿着一根银针,好像是个医生,另外几个男女,年长者约近三十岁,年幼者约十余岁。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地小,好像,好像只有九、十岁左右……,可是,可是,我今年是十五岁呀,怎么变小了?活回去了?

而且,而且这是在哪里,这既不是医院,也不是在自己的家里,妈妈和爸爸奶奶呢?自己是怎么到了这里来的?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陈设没一样是熟悉的。这是何年何月?难道,我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可是,可是,我真心听不懂那个叫自己女儿的人讲的是什么话,听起来像是汉语,可是发音却很古怪。他们他们的装束……,对了,是汉服,难道自己到了汉朝?

我不敢说话,我怕自己一口普通话他们会当自己中了邪,中了邪会怎么对付自己我更猜都不敢去猜,不是说自己在病中吗?那就索性装病好了。看来这些人都是这个小女孩的家人,而且这家人家庭条件还不算差,即使不是贵族,也定然是乡绅小康之家,既然他们把自己当作了女儿,既然莫名其妙地来了这里,干脆将错就错,做他们的女儿好了。否则,我成了无家庭,无身份证,无生活来源的三无人员,在这里怎么生活?

我花了半年时间装病,在这半年中,我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因为语言问题露出破绽,整整半年,我竭力去适应这里,适应这里的生活和礼仪,去倾听学习他们的语言,去了解这个家。好在我还不满十岁,幼童礼仪没那么讲究,再说我又大病了一场,即使某些地方露了破绽,家人也只当我是病后乱性,少儿不足怪。

我好容易从吃穿到生活习惯都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了解了这个家,原来那个威严的中年男子是“我的父亲”,他姓凌,叫凌寿,字延寿,原本是赵国人,家中颇有资产,从前孝景皇帝召天下富户充实先帝孝文皇帝的霸陵,大父家被选中,就从赵国迁到了霸陵,五年前大父去世,他继承了家业。那位对自己始终照顾得无微不至的中年女子是“我的母亲”,名叫鲍采,字徽君,是当地最有名的相士,也是赵国人,和父亲同乡,随前夫来霸陵定居之后,前夫因病去世,有人从中说合,她便带着一子二女改嫁给了父亲。

父亲在当地还算是有些名望,还有公乘的爵位,这是民爵中最高的,不仅有二十顷的国家赐地,他自己还另有几百亩地,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庄园,还养有四头牛,几匹马,一群猪鸡犬,畜有奴婢十余人,算得上有房有车,中上之家。

我周晓蔷所附的这个小女孩名字叫凌惠,因为是家中的第四个女儿,也是幼女,所以小名叫季姜,根据古礼,男女异长,所以兄弟和姊妹各排各的。我有四个哥哥,长兄凌平,字平子,二十五岁,是父亲的妾侍董黄所生,是我的庶长兄。隐约听他说起过自己母亲和父亲的往事。原来董黄是父亲青梅竹马的恋人,可是她是贱籍,国法规定贱民不能为妻,只能为妾,在父亲的坚持下,祖父祖母同意她做了父亲的妾侍,后来祖父为父亲订婚,娶了同乡士人的女儿为妻,就是父亲已过世的前妻李卿,李卿性好妒,随便找了个借口把董黄牵到人市上卖掉了,父亲不能因为一个侍妾和妻子闹翻,这样做在当时人看来很没风度,祖父祖母也不能答应,父亲更不可能冒着重罪不孝的风险和祖父祖母争执,只能是私底下暗然神伤。长兄几次瞒着父母派人去找过她,却一直渺无消息,长兄已经成婚,嫂嫂叫陈南,字幼君,是同乡私塾先生的女儿,颇有些文采,常常教我念书写字。去年嫂嫂曾生了一个男孩,可惜我这位未见过面的小侄儿只活了半岁就夭折了。次兄凌贺,字贺卿,二十一岁,是父亲和李卿所生,是嫡长子,因达到正傅的年龄,已经从军,父母正在给他议婚,我那未来嫂嫂是同乡士人之女,和咱们家门当户对,听闻知书识礼,端庄贤慧,只要二兄一回来,就为他成婚,我一直未能见到他;三兄叫王禹,小名吉儿,是母亲和前夫王遂的孩子,今年十七岁,在长安跟着一名姓霍的郎中参加军事训练,不大回家,虽然长安和霸陵并不远,但半年的时间我也只见过他两三次,看来他非常非常疼爱我,每次从长安回来都会给我买些零食和玩具送给我。四兄叫凌谊,小名獳子,是父母的亲生子,今年十一岁。我的几位兄长颇相友爱,虽然或不同母,或不同父,但友悌相亲,乡里莫不赞叹,父亲本欲在长兄次兄成婚之后,分家为他们别立门户,但二位兄长俱都谦逊,欲久侍父母膝下,不欲分家,父亲也不愿意和他们分开,这件事也就暂且搁下了。

三个姊姊,长姊凌萦,字伯姁,十八岁,亦是父亲的前妻李卿所生,父亲已经为她订婚,但因为我那未来的姊夫和我二兄一样,从军未归,暂时她还没有出嫁,次姊王寄,字仙君,是母亲和前夫王遂的长女,是家里最漂亮的一个女孩,不仅知书识礼,而且能歌善舞,尤其擅长长袖舞和巾舞,性格也温柔婉约,事实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象二姊那样温婉端庄的女孩,无论在电视上还是在小说里我都没有见过,她说话始终是轻声轻气,走路也是不急不促,举止也是娴雅淡然,她常常在自己的闺房里看书弹琴做针线,有时候也纺织,除了学习跳舞,我几乎没见她动作稍微大一点,她对父母和兄姊毕恭毕敬,对我和三姊四兄更是友爱,我从来没有见她着急过,从来没有见说话提高声音一点。我几次想拉她出去玩,她都微笑着拒绝了。左邻右舍都对二姊赞不绝口。难道这才是古代闺秀应该的修养?母亲说她美色天成,才貌双全,命当大贵,不是普通人家可以娶得起的,父亲也想靠这个继女获得富贵,因此尽管她年已及笄,行过笄礼,周围的来咱们家提亲的人把家门坎都踢破了,父母也不松口,一心想把她嫁给一个大贵人。

三姊叫王焉,小名阿灵,十三岁,可比二姊活泼多了,平常跟我最为亲近。母亲嫁给父亲之后,只生了一子一女,就是四兄凌谊和“我”凌惠。因为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且是父母双方再婚以来唯一的女孩,一直都是父母兄姊怜爱备至的人。之所以所有成年人都有字,那是因为依礼,平辈见面不称名,那是很不礼貌的,必称字,三兄四兄和三姊还有我因未成年,未有字,只以小字相称。

我的二姊如此美色,可我自己呢?对着铜镜反复地看着镜中的我,现在我还年幼,看不出什么来,可是我怎么看也看不出二姊的风采,仔细看咱们两姊妹倒确实有些象,毕竟咱们是同母所生,但我心里非常的失望,我即使长大了,也不可能长成象二姊那样的美人,最多不过是小有姿色,也许凌惠的容貌还不如玉润珠圆的周晓蔷!唉呀,怎么越变越丑!气死我了!莫名其妙地来到了汉朝,莫名其妙地附到了一个看起来家庭条件还不错,家里人口众多而且父母兄姊都极为爱怜的小女孩身上,可是这个小女孩却是一个病病歪歪,容貌平平,智力怕也不怎么高的女孩,能不能有长大成人的机会怕还难说呢,那个时候儿童夭折率很高的。我家里没一个孩子夭折,对我父母来说,已是天大的好运。唉,就凭我这家世长相,估计也没法俘虏什么高帅富,只怕得象大姊那样,到了年纪,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随便嫁个人见都没见过的男人就过了一生了。真是倒霉,我的穿越为什么不象别人那样幸运,或是王公贵族,或是大美女一个。我是要家世没家世,要容貌没容貌,甚至连身体都不好,从头到尾,没一样拿得出手,要是不穿越,我可能还比现在过得快活自在得多。唯一欣慰的是,我家至少还是算个良民,我是良家子,没入贱籍,汉时良贱区分极严,法律都规定得一清二楚,除了皇帝有权力打破这条法规之外,甚至连诸侯王,也逾越不了这条红线。

在汉朝,父亲不能叫爸爸,甚至也不能叫爹,得叫阿翁,母亲不能叫妈妈,不能叫娘,得叫阿母。姐姐得叫姊姊,哥哥得叫兄长。

早听说汉代女性婚恋相对自由,受的约束也较少,母亲鲍采堂而皇之地再嫁,还带着三个孩子,父亲一点儿没有歧视的意思,对三个继子女也一样的关爱。当然,明显地感觉到,父母最疼的还是“我”。哦,错了,我不能自称我,得自称姎,汉时女人自称姎,谦称妾或者下妾,幸好我是小孩子,哪来这么多的规矩,很多时候也很兄长们一样自称我,阿翁也没说啥。

很长一段时间无法适应汉代的生活,无论从吃的穿的住的用的,没一样不是叫我难以忍受,炒菜是吃不成的了,除了蒸菜就是烧菜,辣椒也没有,想吃辣味,只有姜。穿衣服我也受不了,麻烦着呢,而且最要命的是,内裤不收裆,抬腿起脚都得十分注意,搞得我连蹦蹦跳跳的权力都丧失了,怪不得古代女人走路这么小心。还有,我因为吃不下粟米饭,全无胃口,有一段时间瘦得不成样子,象风都能够吹走一般,阿翁阿母急得坐卧不安,阿母发现我喜欢吃稻米饭,就亲自下厨,天天用大豆加稻米为我熬粥,还派人去买了鱼,为我做鱼汤。看我喜欢吃什么菜,阿翁就吩咐人去买。当我看到葱香葵菜(冬寒菜)汤和清蒸鱼汤的时候,我简直要哭出来了,总算看到一味合味的菜了!忍不住把它们一扫而光。看着我吃得如此香甜,阿母满脸欢喜之色,她对我真好,我放下木椀(椀,即碗的前身,又叫盌),轻轻扑到她怀里:“阿母!”她抱住了我,我感觉到她的眼泪洒在我的后襟,她真的很爱我,她是世界上最慈爱的母亲!阿母,我也爱你!阿翁轻轻走进房间,道:“徽君,季姜,你们母女在干什么?”阿母说:“季姜能吃饭了,我……我好高兴!”阿翁喜道:“好极了,季姜好了,她终于好了!”伸手拉过我,把我抱在怀里,举过头顶……阿翁,你也一样的爱我啊。好在我们家虽非大富大贵,却也算有些资产,花钱为我改善伙食,也算不了什么格外支出。

四兄正在上小学,每天散学回来,都给我带些野花儿,小昆虫什么的,逗我开心。我是女孩,用不着上学,整天在家无所事事,等身体稍微好些了,我就跟着阿母嫂嫂阿姊学习厨艺和女工,阿母和嫂嫂阿姊都识文断字,又教我读书。汉代的字早就隶化了,非复先秦时期的大篆,其实我基本上都是认得的,阿母一教,我很快就“学会”了,阿母称赞我聪明,阿翁有时来考考我,发现我的学识比在上小学的四兄还要好,叹息说:“可惜你是个女孩,否则,我家里一定有人能够考上大学,举贤良,入宦籍。”

我心想,汉朝也有大学(一作太学,太大二字史书中均有记载,或是通用)?后来我听说,我长兄次兄三兄都去考过大学,可是全部都落了榜,看来,汉朝的大学比起我们现在的大学来说,更不好考。要得到汉朝大学的“准考证”也比现在难多了,首先全体女人都没资格考,其次,贱民奴仆罪犯没资格考,剩下有资格考的,往往又考不上,所以全国全年也没多少。



点击继续阅读《望长安》(书号:16907)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