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也许是今生的缘

蔷薇 4月前 58



也许是今生的缘(书号:17948)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弟弟死的那天晚上,叶黎笙没有等到陆承屹,只等到了叶梦瑜的一通炫耀电话,“阿承昨晚睡在我这儿呢,你都不知道,他对我有多温柔。”三年的婚姻,日日夜夜的折磨,终于在一刻崩溃,叶黎笙说,“陆承屹,我们离婚吧。”陆承屹说,“我陆家的人,结了婚就不会离婚,即使是错误的婚姻,也得一辈子错下去。”

点击阅读《也许是今生的缘》

最新回复 (1)
蔷薇 4月前
引用 1

“替身,替身在哪儿?”

叶黎笙裹着羽绒服,坐在小板凳上等了将近一上午,终于听到了导演在喊替身。

“这里这里!”她连忙应了声,脱掉了羽绒服和鞋子,用最快的速度往片场中间跑去,一路跑到了导演跟前,乖乖的喊了声,“陈导……”

陈导垂眸睨了她一眼,冷淡的嘱咐了一句,“记住了,就算在水里也不能露了脸,别浪费大家的时间重拍。”

叶黎笙开口保证,“放心吧,陈导。”

陈导“嗯”了一声,然后在喇叭里喊,“准备。”

场景早已布置妥当,各工作人员也准备好了,叶黎笙一归位,陈导便手臂一挥,“Action!”

叶黎笙背对着镜头,提着汉服的裙摆,光着脚在路上拼了命的向前跑,后面有扮演匪徒的群演提着刀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抓住她,老大重重有赏!”

深冬时节,室外的温度都在零下,叶黎笙单薄汉服下的皮肤早已冻得发紫,脚底被石头和树枝刮破,渗出了血液。

她很冷,也很疼,可她脚下的步子却没有丝毫的停滞,反而越跑越快。

她不能停,停了,导演会狠狠骂她,停了,工作人员会责怪她,停了,她弟弟的医药费和手术费就没了下落。

“站住,前面是江,你跑不了的!”

身后传来匪徒穷凶恶极的呼喊,眼前,是一条水流湍急的江河,她今天需要拍摄的戏份,是女主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宁死不屈,选择了跳进这条江里。

当然,她不是女主角,只是为了五千块钱的酬劳,做了女主的替身,为了钱,她无别选择,就算压根不会浮水,也只能一咬牙,然后……

纵身一跃。

“砰!”

耳膜里传来自己落水的闷响,同一时间,冰冷的江水漫过头顶,刺骨的寒冷,深入骨髓。

好在这样的寒冷不过持续了几秒,她便被工作人员捞了上来,拖到了岸边,紧接着导演的声音从小喇叭里传来,“好了,替身你可以回来了。”

叶黎笙全身湿淋淋的,被寒风一吹,冷极了。听到导演的话,她喘了几口气,抱着胳膊瑟瑟发抖的转过身,往片场那边跑去。

一个不经意,她的余光扫到了一抹身影。

脚步,顿时僵在了原地。

她以为自己眼花了,不由闭了闭眼,再次看了过去。

不远处,这部戏的女主角宋蔓蔓披着一件男款大衣,手里抱着热水袋正靠在一个男人怀里撒娇。

而那个男人,说句不好听的,就算化成灰烬,她叶黎笙都认得。

怎么可能不认得?

她结婚证上另一半的名字,可不就是他吗?

陆家二少爷,陆承屹。

在锦城可以呼风唤雨的陆承屹。

男人似乎感应到了她的视线,稍稍掀了下眸,视线懒洋洋的看了过来,只是在看到她后,原本那含着笑意的漂亮眼眸,刹那间暗沉了下来,流淌过类似厌恶的情绪。

然后在下一秒,他像是不屑再多看她一眼收回了视线,重新看向了怀里的千娇百媚的宋蔓蔓。

即使隔了这么远,叶黎笙还是看得很清楚,在跟宋蔓蔓说话时,他唇畔宠溺的弧度。

叶黎笙觉得冷。

在脱掉羽绒服的时候,她觉得冷,在被寒风吹的时候,她觉得冷,在跳进河里的时候,她也觉得冷,可没有哪一种冷,能敌得过现在。

像是五脏六腑都冻的凝结成了冰块,然后用榔头轻轻一锤,就碎成了无数的冰渣子,伴随着撕心裂肺的疼痛。

好冷……

她扯了扯胸前的湿漉漉的衣服,一边往片场里走去,视线一边在四处寻找,寻找着她先前脱掉放在板凳上,却凭空蒸发的羽绒服。

她找啊找,最后终于找到了她的白色羽绒服,正皱巴巴的踩在了宋蔓蔓的脚下,边角沾了脏兮兮的泥土,像是她的自尊,也被叶黎踩在了脚下。

她的衣服本来就不多,况且这件是她最珍贵的,她没有资本矫情,也不可能舍得不要,只得往宋蔓蔓跟前走去,尽管她的身边,有最不愿意见到她的陆承屹。

一路上,不断有兴奋的议论声传来,像是一把把的刀子,一刀一刀的扎着她的耳膜。

“那真的是陆少耶,天啊,他长得未免也太好看了些吧,简直甩圈子里的那些男明星百八十条街。”

“就是就是,蔓蔓姐真是好福气,有陆少这样有权有势还颜值爆表的男朋友捧,想不红的发紫都难。”

“陆少真的好宠蔓蔓姐,亲自来探班不说,还怕冷着蔓蔓姐,把大衣脱给她穿,自己硬生生冻着,我也想要这样温柔体贴帅气多金的男朋友啊啊啊啊!!”

宋蔓蔓非常享受这种被所有人追捧和羡慕的感觉,这些声音落入耳中更是让她心情大好,娇柔的靠在陆承屹的怀里媚笑,“二少,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

以前让他来探班,他总是忙不得空,可今天他连招呼都不打就过来了,着实给了她一个惊喜。

“想你了……”

男人嗓音低沉磁性,宋蔓蔓顿时羞红了脸,去锤他的胸口,“讨厌,这么多人在呢……”

“害羞了,嗯?”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拖得很长,配着他低沉的嗓音,带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撩人气息。

“当然了,人家是女孩子嘛……”

“宋小姐,麻烦你高抬贵脚,我的羽绒服被你踩到了。”突然,一道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宋蔓蔓跟陆承屹的打情骂俏。

是哪个贱人这么不识趣?在这种时候出声打扰?

宋蔓蔓愤恨的看过去,瞳孔里映出了狼狈不堪女孩儿,全身上下湿透,脸冻惨白,唇色发乌,发髻上的簪子歪歪斜斜,有几缕碎发凌乱的贴在了脸上,水滴顺着往下流,身体抑制不住的微微发抖,连刚刚说话的声音,都沙哑到不行。

宋蔓蔓认出了眼前这个不识趣的女孩儿,就是她的替身,刚刚替她拍摄了一场跳江的戏。

现在她在娱乐圈里红的发紫,又有幸被陆家二少看上,老板想要她牵线认识陆二少,把她当成祖宗一样供着。

所以,一般像这种大冬天的跳河啊,被欺负被打骂或者受伤的戏码,自然不用她亲自来,剧组花点钱找个替身就成了。



点击继续阅读《也许是今生的缘》(书号:17948)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