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月下的樱花雨

蔷薇 1月前 23



月下的樱花雨(书号:17954)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她不过主动爬上了他的床,他却让她从此下不了床。一场交易,黎苏皖嫁给了传闻中靠轮椅出行,不能人事且没有实权的傅家三少。人前,他高冷禁欲,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人后,他毫不顾忌极致宠溺。她被人欺负,他说:“我没有别的个性,就是格外的护短,谁欺负她,就是打我的脸。”kingsize的大床上,黎苏皖扶着腰仰天长啸,“到底是哪个混蛋说傅斯年不能人事?”“我确实对别的女人不能人事,但你……正好是我的药!”

点击阅读《月下的樱花雨》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漆黑的房间内,月光穿过银色窗帘的空隙照射进来,落在灰色大床上那抹纤细的人影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内除了墙上钟表规律的秒针滴答声外,什么都听不到。

此时的黎苏皖内心充斥着无边的恐惧,她死死的揪着身上的被子,黑暗中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怪物,只要她闭上眼,就会凶狠的扑上来将她撕碎。

黎苏皖不断的提醒自己,她是为了得到母亲的消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成功!

与此同时的卧室外,大厅灯火通明,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进口的名牌垫靠椅,精美的细雕书橱,墙上的名贵字画,无一不彰显着房间主人的华贵身份。

而对着大床位置的沙发前,一个身形颀长,面容俊美的男人坐在轮椅中,隔着巨大的落地玻璃,正面无表情的盯着那抹身影,眼眸幽深难测。

“黎苏皖……”男人薄唇轻启,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低沉喑哑的嗓音中透着玩味。

片刻后,他伸手拿过一旁的蛇形银色拐杖缓缓站起身来,狭长的眼眸里划过一丝不屑,“既然不怕死,那我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就在黎苏皖以为今夜可以躲过一劫的时候,房门最终伴随着晃眼的光亮被人推开了……

紧接着,地板上传来规律的碰撞声音,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声咳嗽声。

黎苏皖全身一震,微张的小嘴快速吐着气,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捏着被子的手也浸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连脊背都开始变得湿漉漉的,她屏息凝神地直直看着墙壁,犹豫着要不要回头。

这个人一定就是傅斯年没错了!

外界传闻他出行基本都靠轮椅,起身走几步就气喘吁吁还要拄拐,这咳嗽声也表明了他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

拐杖碰触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黎苏皖抑制着内心的恐慌,轻轻向后看去,余光落在走过来的人影上,逆着光亮,只能看到一个佝偻着的身形,即使是这样,也抵挡不住那人的高大。

黎苏皖飞快地瞥了一眼后,又急忙转过头去。

她安慰自己,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看傅斯年的这个身体状况,上床睡在她身旁恐怕都困难吧。

蓦的,拐杖声戛然而止,房间里又恢复了刚才的死寂,而且半晌没有丝毫动静。

黎苏皖怔了几秒,忍不住悄悄转头,却见那抹佝偻着的身躯正站在床边,像是在看她。

寂静原本就让人心慌,更何况黎苏皖不知道面前的人是圆是扁,是英俊还是满脸麻子,亦或是长得十分瘆人,虽然看不清那张俊脸的长相,但却有一种几乎被看穿的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她捏着被子,稍稍地向后挪动了几下,想距离他远一点,刚动了一下,面前却传来那个低沉的声音,“来都来了,还放不开吗?”

傅斯年的声音极为低沉,富有磁性,但却带着些许阴冷,配上这压抑的房间,让人不寒而栗。

“没……没有……”黎苏皖急忙停下往后挪动的动作,赴死一般转头看向那抹身影。

他说的对,来都来了,今晚无论如何,她都要完成任务!



点击继续阅读《月下的樱花雨》(书号:17954)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