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替婚厚爱:白少的迷糊甜妻

蔷薇 3月前 51



替婚厚爱:白少的迷糊甜妻(书号:18967)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为筹弟弟的手术费,她同意以弱智的面孔替嫁白家残少。传言白家少爷不但面丑,残疾,坐轮椅,还脾气暴躁,娶了二任妻子却非疯既残。又传言白家少爷有隐疾被家族抛弃,冷心全都信了,可此时站在帝国大厦的白发男人又是谁……?“让这样的女人嫁给我,呵呵,羞辱我吗?”“残废配傻瓜,天生绝配!”

点击阅读《替婚厚爱:白少的迷糊甜妻》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默夜不夜城,都城最大最豪华的夜总会。

夜色撩人,灯光璀璨。

霓虹灯闪烁下的男女,尽情的将一天的繁琐疲劳做着宣泄。

仿佛随着音乐的摇摆能甩掉一天的疲劳。

冷心费力的睁开双眸,感受着体内蹿动的燥热,心慌不已。

“嘿嘿嘿,宝贝,我刚来你就醒来。好,好,只要你让哥哥满意,价格一切好商量。”

“啊……,你,你就是……”

冷心哆嗦着身体,满眼恐慌的向后缩着。

“不,不……自己怎么能够交给一个满头银发的老男人。”

他真的好丑!

心脏快速的跳着,血流有些蹿急,冷心那惊恐的眼眸里有着恐惧。

红姐说只要满足买家的所有要求,她就能拿到一百万帮弟弟动手术。

可为什么……

不……

自己宁愿去想别的办法,去死,也不想被……。

就在大黄牙扑上来的啥那,冷心跳下床将床单掀向老男人,然后快速的跑到阳台上。

“那么高!”

这可是自己唯一的逃生路线,如果不高以自己身体练舞的柔韧,她绝对会跳下去的。

“哈哈,二十三楼!小妹妹,你可想清楚如果掉下去,可连渣也不剩。”

就在男人满脸嘲讽等着冷心乖乖回来的时候,阳台上却不见了人影。

小眼睛男人满眼喷火的拢着衣服走向阳台。

“靠,踩着空调机居然也能让她跑掉。”

嘭!男人恼羞成怒,手砸在窗户上的声音在这午夜有些声大。

“咚!”

重物落地的声音,冷心终于找到一个没有关窗的房间,并成功的跳了进来。

确切的说是,摔了进来。

“谢天谢地没有人居住,可是那个黑影是什么?”

“想死吗?”地狱抹煞的声音,好无温度的让某人打了一个寒颤。

灯光被打开,冷心有些狼狈的向后缩了缩脖子。

眼前一米九的个头,身上只被一个浴巾遮羞的白发男人。

气势太吓人了!

“我,我走错了房间,我,我马上离开。”

结结巴巴,哆哆嗦嗦中,带着威严满身寒气的男人让冷心的牙齿在打架。

白默寒倪视着眼前浓妆艳抹的女子,居然看不出她的本来面目。

黄头发,蓝眼影,爆炸头分不清五官!

“骗鬼吗?”

白默寒有些鄙视,眼眸里荡起一丝危险的气息。

还好自己在听到动静的时候带上了面具,尽管自己拿下了假发露出满头银丝,那对方不认识自己就好。

“呵呵,有必要吗?”

真是逃出虎穴又入狼窝,为什么今天酒店里入住的都是白头发的老头?

冷心压抑着内心深处的躁动,小声的嘀咕着。

“你说什么?”白默寒看着眼前满脸绯红,带着一丝醉意,带着一丝矜持的女人,心里有些反感有些疑惑。

“没什么,大叔,我,我真的是不小心掉进了您的房间,你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我吧?”

冷心自制力较强的开始喘着粗气。

“大叔?”白默寒凝眉,她好像的确不大。

“哦,大哥,是大哥!我,我真的得离开了,我,难受!”

冷心看着男人性。感的薄唇咽了一口唾沫,心如万只蚂蚁啃食她的心脏。

“你居然吃了药?”

白默寒微眯着双眸“莫非是她们的计谋?”

“不,救救我!难受,热……”

冷心开始撕着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她顾不上撕坏会赔钱了。

她真的很热,口干舌燥。

像是置身火海,又像是快要爆炸的热气球。

看着贴过来的女人,白默寒有些嫌恶。

可她那深邃的眼眸里就像一汪清泉,带着漩涡带着让人沦陷的吸引力,白默寒在看着她的眼睛的霎那,仿佛铁石找到了磁场般,任由女孩啃咬后的撕扯着。

一躲,一攀,一拉,一扯,浴巾掉在了地上。

二个人跌倒在地毯上,姿势尴尬而让人联想。

带着致命的吸引,像是干柴碰到了烈火般霹雳吧啦的燃烧着。

翌日清晨,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冷心忍受着像被车轮碾压的痛醒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红姐说过喝过那杯饮料,一切都不会痛的,她居然信了。

她记得自己为了逃避丑老头的魔抓,跳进了一间敞着窗户的房间。

可也不至于一觉醒来……

忍受着浑身的疼痛,冷心满脸困惑的看着床上凌乱的被褥,还有自己那露出来带着淤青痕迹的锁骨。

她的脑袋嗡下炸开了,屋里遗留的靡靡之气,这,这分明告诉她一个铁铮铮的事实。

这,这是被人吃干抹净了吗?

为了给弟弟筹手术费才出此下策,钱没拿到,自己却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嘴唇被咬出了血,手指甲镶进肉里的疼痛都比不上心里的难受。

冷心欲哭无泪,手却哆嗦的拿不住被。

回忆在脑海里像放电影般上演着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冷心记得自己好像如沐春风般很享受的样子。

而那个男人唯一的标志好像是白发的,难道自己和一个老头……

可不像呀!

心灰意冷后冷心走上了阳台,如果想跳下去了结自己是不是一切都解脱了?

可是弟弟的手术费,如果自己死了,弟弟和母亲都将活不下去。

冷心越想越难过,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

不,不能那么的自私至少要将弟弟的病治好,已经变成残花败柳,那么这条命就算失去也要有价值。

白默寒换好衣服再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神清气爽,仿佛自己置身于仙境般,醉生梦死后洗去了身上所有的污垢。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自己要寻找的良药?”

为什么浑身舒畅的感觉,好像自己从来没有得过病似的。

头居然不痛,腿也没有感觉?

自己不是变得越来越脆弱,行走都不能超过五十步就摔倒的吗?

还是三天两头的犯病,让自己忘记了自己还可以有那么清爽的一面?

“不,那个女人不能走!”

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后,白默寒欣喜的拨打着助理李飞的电话。

是那个女人的功劳,他一定要将那个女人抓回来。

“对不起少爷,所有监控显示并没发现您描述的这个女人。而且我们已经搜遍了整个大楼,这里也没有黄头发爆炸头的女人。”

“居然让她跑掉了,找,给我全世界掘地三尺的找。”

“是,少爷!”



点击继续阅读《替婚厚爱:白少的迷糊甜妻》(书号:18967)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