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盛世娇宠:狂傲嫡千金

蔷薇 1月前 14



盛世娇宠:狂傲嫡千金(书号:19549)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钟灵汐被未婚夫和庶妹钟婉婷合伙害死,21世纪杀手穿越到新婚当天被害的侯府嫡女钟灵汐的身上,燕尘观天有异象,特意来到深谷截杀她,反被调戏。钟灵汐伪装成被贼人伤害回到侯府,一直隐忍韬晦,钟婉婷几番暗害她都没有成功,她渐渐引起了燕尘的好奇心,燕尘以黄金为价要钟灵汐帮她研制无色无味的毒药,钟灵汐也需要材料,两人相处机会便多了起来,钟灵汐对他暗中心动。

点击阅读《盛世娇宠:狂傲嫡千金》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恰是春日三月,风暖宜人,西京城中迎来了一件喜事。今日,护国候的长子燕霖迎娶岐王府的敏淑郡主,全城欢庆。

  护国候府锣鼓喧天,周遭弥漫阵阵爆竹香气,府内宾客云集。然而,这团喜气却如凛冽霜刀将钟灵汐的心破开千万个窟窿。

  钟灵汐衣衫脏乱不堪,身子斜斜地蜷缩在墙角枯草上,一双眸子呆滞无神,侯府的一团喜气与她这个正牌的敏淑郡主没有任何关系。

  “嫡姐,婉婷来看你了。”

  钟灵汐被这娇甜的声音惊得探头,见了那人之后踉跄地爬起来,双手从窗户里扑出去,拽着钟婉婷的手张口就咬,犹如恶鬼附体。

  婢女们护着钟婉婷慌忙往后一退,钟灵汐只咬住她艳红如火的华裳云袖,无论如何拉扯都死不松口,钟婉婷美丽无匹的脸布满愠怒。

  钟灵汐视恶如仇的看着钟婉婷,突然她清晰的双眸映出一张俊美的面孔。使她一呆,洁白的布料,从嘴里滑落。

  “燕霖,救我……救救我!”

  望着踱步而来的俊美男子,钟灵汐热泪盈眶,她在绝望中生出一丝期望。

  钟婉婷媚眼如丝地望了眼身边的男人,随即甩了甩刚才被咬住的锦衣长袖,捂着鼻子轻蔑地看着钟灵汐:“哼,你也不瞧瞧自个儿刚才的那副德行,霖哥哥恐怕连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欲呕。”

  钟婉婷笑容甚是讥讽,目光如同打量一口牲畜。

  令钟灵汐痛心疾首的是,燕霖眼里居然也尽是嫌恶之色,

  见着对方眼底的嘲笑,钟灵汐无法控制自己,即使隔着铁窗,她双手还是不停地乱挥,好像再努力一点就能把眼前笑意盈盈的脸撕碎捣烂。她喉咙蠕动,发出沙哑难听的声音:“啊……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钟婉婷见到她状若疯妇般的行为举止,得意之态高挂,恨不得拍手称快:“这私牢里环境宜人,可让嫡姐修身养性,清淡寡欲,没想到被关了还是学不会安静啊,真是令人失望。”

  “燕霖,今天是我们成亲的日子啊!”钟灵汐痴痴望着一尺之隔得男人,凄厉声划破云霄。

  闻言,钟婉婷眼睛里带着刀子射过去,转眼又被她这幅模样逗笑了:“霖哥哥这辈子都是我的,而敏淑郡主将会在迎亲途中被人截杀。”

  钟灵汐被气得双目猩红,怒极攻心,一口心血从嘴里喷出来,恶狠狠地盯这对狼狈为奸的男女。

  燕霖被她满口鲜血喷个正着,剑眉皱在一起,雪白的衣服上红梅点点,眼底的厌恶表露无遗,启唇道:“你也别怪我心狠,我确实不想娶你但没想过要你的命,可谁让你竟然撞见我和婉婷欢好的画面,难保你不会说漏嘴坏她闺誉。”

  胸口疼得让她说不出话来,钟灵汐就是再傻也懂了,王侯联姻,本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是一个早就设好的杀局!

  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就是她心心念念爱了无数年的人,哪怕撞破了钟婉婷和他在假山后面欢好,她也傻傻地一心想着嫁给他,却没有想到自己几天前竟然被劫到地牢里来。

  哪怕自己不会吐露半个字,甚至容忍这两人的苟且,但是他为了钟婉婷的闺誉,还是会毫不留情地铲除一切威胁。落到如今这个下场,是自己太傻了。

  可是,她好不甘心!

  钟婉婷火红的唇贴上燕霖,踮起脚搂着燕霖的脖子撒娇,泫然欲泣:“这个女人不能留下,有她活在世上一日候府里的人都不会好过的,你都不知道她从小仗着郡主的身份怎么对待人家的,只要看见她,人家就会想起那些惨不忍睹的日子。”

  温香软玉在怀,美人香气扑鼻,燕霖整个身子都酥了,再瞥见衣衫褴褛的脏女人,对她更加嫌恶,燕霖安抚地吻了吻她钟婉婷的红唇:“什么都依你,反正我也不准备留下这个笨女人给自己添堵,想怎么处置她?”

  钟灵汐咯咯直笑,每一次呼吸都会加剧胸口的痛楚,她今天真是长了见识,原来这个好堂妹颠倒是非黑白的功力真是令人五体投地。

  可她明白得太晚了,世上没有后悔药,一切都已经不能够重头来过。

  钟婉婷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怨毒,一脚踩在钟灵汐痛疼的胸口上,接过婢女手中的酒杯,掰开她的嘴悉数灌下:“做了鬼你也不会寂寞的,你还不知道吧?今日代替你出嫁被杀的就是你的贴身丫鬟阿茹,看我对你多好,下黄泉都让她陪着你。”

  剜着狠辣得扭曲的女子面容,钟灵汐恨不得将她万箭穿心,可剧痛让她的意思渐渐模糊。

  绝了气息的女人死不瞑目,眼睛暴突,那双眼里有着怨恨,有着挂念,极不愿意离开人世间,眼角的红痣似要化成血泪。

  燕霖神色自若地旁观着一切,冰凉的眼里找不出丝毫怜惜:“她的尸体送回钟家么?

  钟婉婷话如毒蛇吐信:“拖到山里的乱坟岗喂豺狼,这贱女人的骨头就该被畜生啃光,就算是死都不能让她进钟家的坟。”顿了顿又嘟起嘴角,瓮声瓮气道:“怎么?难不成你心疼她了?”

  “宝贝,她都死了你还怀疑我对你的心么,只要你高兴,喂狼又如何。”燕霖修长的手指渐渐移到她高耸的胸脯上。

  “哎呀,你好讨厌啊……”钟婉婷满脸红潮,眼神魅惑至极。

  ……

  半月悬空,夜色浓郁,山里浓重得雾气让人辨不清方向,林子里寂静得有些诡异,枝桠伴着黯月投下纷乱的影子,如鬼似魅。

  “轰”“轰”“轰”!

  流水潺潺的溪涧里炸响三声滚雷,惊醒在窝里栖息的虫鱼,栖息在枝头的鸟雀扑棱着翅膀逃命。

  浸泡在小溪里的尸体蓦地动了动,只见原本早就绝了气息的钟灵汐脩然睁开了墨眸,眼里迸射出幽光犹如潋滟冰霜。

  “啊啊啊!”

  凄厉的叫喊声在溪谷里回荡,异常刺耳。

  她全身似乎被狠狠碾压过,陌生杂乱的记忆滔滔不断的往脑袋里钻,极致的疼痛让她刚醒来就恨不得又死过去。

  半晌,钟灵汐缓缓从溪水沟里爬出来,脸色苍白似幽魂,在冰凉如水的月光下露出诡谲的笑意。

  愤怒与幽怨在眼里翻腾,既然上苍决定让她寄居在这副躯体里,那么她便是钟灵汐,曾经的痛苦与羞辱她都会讨回来!

  呵!她可不是良善之辈!



点击继续阅读《盛世娇宠:狂傲嫡千金》(书号:19549)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