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强宠医女:皇上你不行

蔷薇 1月前 14



强宠医女:皇上你不行(书号:19537)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整个北齐的人都知道,当今的北齐帝有一绝色宠妃。不知这宠妃姓甚名谁,但北齐帝对她的宠爱堪比历代祸国后妃。偌大的深宫之中,高墙似牢笼一般将她困住。她一身累赘宫装,却遮不住满眼的疲惫。又是一年寒冬,寒梅胜放。那人踏雪而来,仍是往昔一般温润如玉。“小逸,今日天寒,回去吧。”她甚至不肯多看他一眼,伸手捻住一根梅枝,“孩子没了。”雪,簌簌落下。她回头看他,他精致的脸上终于有丝丝情绪渐渐崩裂,修长的手一把握住她的脖颈。他眼中通红,眼中瞬间风云变幻,痛苦,无助,绝望,最终只化成了一句,“为何?”她笑得开心极了,一字一句地道:“我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你可想杀我?”她眼中干涩,如今已流不出一滴泪,他脸色苍白无比,手颤抖着,可却始终不能收紧,他想杀了她,挫骨扬灰,可为何……为何始心却痛如刀割……手无力地垂落,他终究是支撑不住,半跪在地,鲜血染红了身前雪地。“宗政熙,我这枚棋子,用得可开心?”

点击阅读《强宠医女:皇上你不行》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我是一位太医,是北齐的唯一一位女太医。

  作为太医院的唯一一名女性,我十分惶恐,毕竟我当年听从爷爷的意思进了这太医院只是想找一个铁饭碗的差事而已,至于所谓的医术什么的,我还真是马马虎虎,能在太医院混迹这么久,平日里还都靠着温玥。

  可我却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也有摊上事儿的这一天。

  彼时,我正在太医院同温玥讲着最新看的一个话本,一个小太监便匆匆闯进来,说是皇上的召见我和温玥二人去雍辰宫。

  我心里一怵,那雍辰宫可是住着当今皇上宗政熙最宠爱的燕贵妃,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放下话本瓜子,同温玥急急赶去。此时雍辰宫中的正殿内,已经跪了一众十几个我太医院的同僚,我同温玥刚刚下跪,一道低沉而又威严的嗓音便淡淡响起,

  “去内殿为燕贵妃瞧瞧。”

  我歪头冲温玥眨眼,示意他还是老规矩,他先看,我顺着他的话圆两句便罢了,可是温玥将将要起身,刚刚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

  “容太医,你先进去。”

  “啊.....?”我呆愣愣地抬起头,才看到那几乎已有半月不见的宗政熙。他并未着朝服,内里穿着一件素色长衫,外罩同色纱衣,乌黑的头发只用一个白玉簪挽起,露出如画般的五官来,尤其是那一双凤眼,气势凌人,让人不敢直视。

  此人还是如我记忆那般美丽,从前他还没当皇帝的时候,虽然也冷淡,但多数时候还是觉得他清隽可人的,只不过现在.......

  “容爱卿,可有疑异?”他眼尾一挑,幽深的眼神直直落向我。

  “微臣不敢。”我连忙行礼,直接撩起珠帘,去了内殿。

  燕贵妃素来得宠,所以平日以来也算是十分骄纵了,此刻她就倚在这贵妃榻上,眼眸半睁,白皙的手腕放在诊垫上,更显得如玉般华美。

  我又低头看了眼自己那蜡黄的皮肤,悲哀,当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贵妃娘娘金安。”

  来到的榻前,我连忙行礼。

  那燕贵妃的眼眸微垂,看了眼我,有气无力地道:“原是容卿家来了,快给本宫看看吧,也不知是怎的了,最近这两日老是胃口全无。”

  我连忙上前,打开医箱,拿出丝绢擦擦手,这才伸手开始为燕贵妃诊脉,我本想着若是我当真诊不出,便胡诌个女子常患的症来,只不过,我手一搭,心中立时‘咯噔’一下。

  此脉按之流利,圆滑如按滚珠,实属.......喜脉。

  “娘娘这两日可有呕吐迹象?”

  “是有,本宫吃什么都觉得不舒服。”

  我垂下眼眸,“微臣恭喜娘娘,您这是喜脉。”

  那燕贵妃一听即刻来了精神,人也从贵妃榻上坐起,

  “可是真的?”

  “微臣不敢欺骗,这就去同皇上道喜。”我撩起衣摆,出了燕贵妃的寝宫,宗政熙单手扶着精致的下巴,眼神落向窗外的梅花,神色淡淡,仿佛只是在欣赏窗外开的正好的青梅。

  “微臣恭喜皇上,娘娘是喜脉。”我跪在他身前,微微行礼。不知为何,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曾经他还在我爷爷处养病时的一幕。

  是同样的时节,开着一样的青梅,那少年同样喜欢穿着白色衣衫。

  “你若以后有了孩子,便让孩子认我做干爹,我带他吃喝玩乐,保准将他养的比你肥多了....”

  “傻。”少年冷冷淡淡地回答,似乎不愿意过多理会自己身边的这个女子。

  “诶诶,平日里的《礼记》白背了是吧,出口便伤人,怪不得只有我肯理你!”

  少年见自己身边的女子气鼓鼓地脸,脸上泛起一抹明媚又羞涩的笑意,他走到女子身旁,小声道:“认你做娘不好么?”

  .........

  “哦?”

  他只淡淡地回应了一个字,听不出是喜是悲。

  屋中空气似乎凝住了一般,连众人的呼吸声都变得微乎其微。

  “容爱卿以为如何?”皇帝陛下突然开口问了这么一句,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抬眸看他,此时他那眼神已从窗外转了回来,漂亮的眼里满是迷茫不已的我。

  这问题与我来说委实不好回答?什么叫‘容爱卿以为如何?’还能如何?自然是生!

  若是从前的我,定然是这样回答,可是金近两年来宗政熙这脾气总是阴晴不定,我实在是判断不出他这根本用意。

  左右思忖了一番后,我才道:“陛下年富力强,贵妃有喜实在是北齐大幸,万民大幸....”

  “啪——”

  翠玉茶盏碎裂在地打断了我要继续的话,我缩了缩脖子,十分惊恐地看了眼那座上的宗政熙。

  他背光而坐,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周遭这冰冷的空气让我不敢在多话。

  “朕手滑了,可是吓到爱卿了?”宗政熙的声音轻的很,像是一阵风,过耳无形。

  “臣不敢。”

  我着实是被吓了一跳,可是又能如何,谁让那扔杯子的是皇帝呢?

  “既然如此,那燕妃日后的安胎就交与容爱卿了。”

  我有些哀怨地看了眼一边的温玥,他依旧眉目温和,云淡风轻。

  是啊,这破差事没轮到他的头上,他自然是不担心的,我以后可是要提着脑袋过日子喽。

  宗政熙让我诊完之后便信了我,没有在让旁的太医看。回去的路上,几位太医院的同僚倒是与我开始套起了近乎,

  “容太医日后成了皇上身边的红人可是不能将我们忘了,也让我等体味一下什么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是了是了,容太医,可不能忘了当年我还为你上树摘果子吃哩。”

  “容太医......”

  我一路上强颜欢笑,直到进了太医院。

  温玥继续他还没调制好的药,我将官靴一脱甩在一边,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小榻上,我还没来得及哀怨,温玥的轻笑声便传了过来。



点击继续阅读《强宠医女:皇上你不行》(书号:19537)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