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盛爱难却

蔷薇 1月前 15



盛爱难却(书号:19533)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结婚周年日,苏凉迎来的不是丈夫盛少扬的甜言蜜语,而是妹妹大着肚子和她说怀上了盛少扬的孩子。苏凉净身出户,签下离婚协议书,和盛少扬断得干干净净。年后,苏凉再次回到了曾经让她伤心欲绝的通城。和三年前的天真不一样,她眼中的盛少扬只是一个陌生人,可这时他深情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她以为他会吃他这棵回头草?不好意思,本姑娘不作陪!

点击阅读《盛爱难却》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苏凉没想到在和盛少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这一天,她收到这么“惊喜”的礼物。

  同父异母的妹妹轻描淡写告诉她:“姐,我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是少扬的。”

  苏凉整个人微微发抖,手脚快速发冷。

  “你乱说!”盛少扬绝不可能背着她和她的妹妹搞在一起。

  “我是不是胡说,你问姐夫就知道。或者,你可以看体检的单子上的签名是谁,不就一清二楚。”苏沁嘴角上扬,递给她一张医院的检查单,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自己的姐姐。

  苏凉深呼一口气,缓缓将视线瞥去手中的单子,签名处“盛少扬”三个字写得遒劲有力,正是她熟悉的笔迹。

  瞬间有什么东西在她脑中崩塌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苏凉疯了一样直扇对方的脸,愤怒中的她失去了理智,“是你勾引了少扬!”

  苏沁的为人她不是第一天知道,没想到她居然把主意打在她身上,连自己的姐夫都要勾引。

  一个中年女人一个箭步从房门冲进来护着苏沁:“你在干什么!沁沁现在有孕,受不了一点刺激,你自己不下蛋还不许别的女人为少扬生孩子吗?”

  苏凉杏目圆睁,望着眼前的两母女,一个从她母亲手中抢走了父亲,一个从她这里勾引了盛少扬,都是蛇鼠一窝,下贱得很。

  她懒得回应她们两母女,对她们直接下手,左右开弓,苏沁和梁音脸上各自挨了一记耳光。

  梁音发出一记杀猪般的声音,对门外嘶吼:“老苏!快来人啊!你大女儿要杀人了!”

  苏父闻讯进来,急急忙忙拉开苏凉,“她是你妹妹,你再恨她也不能对她下狠手,何况梁姨还是你的长辈,你成何体统!”

  “我成何体统?你和她的好女儿背着我勾引少扬,连孩子都怀上了!她下贱成那个样子,你不问她成何体统?”苏凉大声质问自己的父亲。

  “什么勾引你男人,别说得那么难听,自己没那个魅力管住自己的男人,就别把气撒在别人头上。”梁音冷哼。

  苏父也在一旁劝,“你妹妹怀都怀上了,她肚子的孩子始终都是盛家的骨肉,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乖乖当好你的盛太太就行。”

  苏凉心口的怒火气得哽在喉头,她都未开口,梁音继续道:“谁需要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现在怀上盛家骨肉的是沁沁,沁沁才有那个资格当盛家的正宫太太,她知趣一点就该主动让位,否则就等着少扬主动把她抛弃吧!”

  苏凉一下被激得失控,扬起手再度对梁音两母女下手。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近她们的身,她脚下被梁音故意伸出的腿绊倒,整个身子弹了出去。

  在身子下坠的时刻,她下意识抓了一把身边的人,苏沁被她抓住一起跌倒在地上。

  地面发出重物撞击的声音。

  苏沁仰面躺在地上,两腿间渗出丝丝血线。梁音愣住了,随即勃然大怒。对着另一边跌倒在地的苏凉狠扇几巴掌。

  “你这个恶妇!杀人凶手!赔我女儿肚子里的孩子!”

  苏凉被她打得眼冒金星,头脑昏花,站都站不起来。

  苏父的注意力全在了自己受伤的小女儿身上,根本没有发现苏凉挨打,更不可能发现她的异常。

  突然房门再次被推开,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你们是怎么一回事?”

  “少扬!你快来点过来救沁沁!这个恶毒的女人,谋杀你和沁沁的孩子!”

  盛少扬冷凝的目光在苏凉身上轻轻一扫,更多的注意力落在苏沁身下不断渗出的血迹。他目光一紧,大步上前将苏沁抱起,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随着盛少扬的身影消失不见,苏凉的心开始慢慢凝固,越来越寒。

  他从进来之后,只看到苏沁受伤,却没发现她的双颊被苏音扇得红肿,连站起来都感到困难。

  她慢慢撑着墙壁站起来,一眼望见房间靠窗的柜头上放着一个精心包装的盒子,里面是她精挑细选的领带,是她送给盛少扬的结婚纪念日礼物,如今看来,成了莫大的讽刺。

  她抬手,直接将那精致的盒子扔出窗外。

  夜色渐浓,苏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半夜时分,窗外响起汽车驾驶的声音,他终于舍得回来了!

  苏凉压不住心中的躁动,走近窗边,掀起窗帘。

  映入眼中的并不是熟悉的车辆,而是一辆白色的小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熟门熟路走进盛家的院门。

  苏凉认出他,他是盛少扬的私人律师。

  不需要麻烦到佣人通知她,苏凉主动走下楼。律师恭敬地站在客厅的沙发边,脸上一副专业的架势。

  等苏凉坐下之后,拿出一份文件,“苏小姐,我是专门过来请你过目一下盛先生让我草拟的离婚协议书。”

  苏凉顿了一下,缓缓翻开那份离婚协议书。

  协议内容很简短,列明二人并没有婚内公共财产,在财产分割上苏凉并不能得到一分一毫。

  苏凉扬起一抹笑,那抹笑却比她哭还难看。

  原来结束一段三年婚姻关系是那么简单,甚至盛少扬都不需要出现,都不需要给她一个说法,直接扔给她一份离婚协议书就行。

  “苏小姐,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可以在上面签字了。”律师公事公办的口吻,给她递来一支笔。

  苏凉深深吸一口气,接过那支笔,颤颤巍巍签下自己的名字。

  没想到进展得如此顺利,律师脸上闪过诧异的神色。一般这种豪门离婚案,原配不分一半财产或者拿上亿好几千万的赔偿是绝不可能善罢甘休的,他已经想好几种说法逼退苏凉放弃财产,令他想不到的是苏凉想都不想就直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苏凉起身往楼上走去。

  律师在她身后提醒:“苏小姐,你签了这份协议后,盛家的一切就与你无关了,给你三天时间,请你在这三天时间内搬出盛家。”

  “好。”苏凉淡淡回了一句。

  “麻烦转告你的委托人,他的东西我一分一毫都不会拿,至于我的东西,请他给扔了,扔得彻彻底底,互不拖欠。”

  律师将苏凉的话原封不动转告了盛少扬。

  盛少扬眼帘低垂,拿住那份离婚协议书的手紧了紧。停了好半刻,才缓缓道:“知道了。”



点击继续阅读《盛爱难却》(书号:19533)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