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农家小甜妃

蔷薇 3月前 32



农家小甜妃(书号:20936)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现代养鸡场场主陈芽儿,一招穿到古代,娘走爹疯,一家子十来张嘴嗷嗷饿着肚子,陈芽儿撸起袖子就是干,种果树,养小鸡,重操旧业,带着家人发家致富奔小康。意外碰上一个美男子,乃是人间角色,对于颜狗陈芽儿来说,哪能放过这等“英雄救美”的机会。 但是这男人是怎么回事?一路跟着她到家门口是要干什么? 吃她的粮,睡她的床,还想让她“以身相许”?

点击阅读《农家小甜妃》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秋高气爽,秋天早晨的空气凉爽又干燥。

    陈家院子安静得只听得到扫帚扫地的沙沙声,一个妇人在院子里忙活打扫着,一切是那么静谧美好。

    突然,嘭的一声,并不坚固的大门被撞开了。

    “陈家大嫂,你们家两个女儿落水了。”

  很快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

  简陋的房间里人来来去去,最后只剩下床上一个昏迷的少女。

    突然,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少女猛地一下从睡梦中惊坐了起来。

    陈芽儿大口地喘着粗气。

    呼哧~呼哧~

    一脑门的汗,双颊绯红还没褪下,陈芽儿从惊恐中回过神,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只一瞬呆愣,随即瞪大双眼,因为脑海里突然涌进的记忆和一帧帧陌生的画面。

    “我哩个天啊?我这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啊?”

    头一次做飞机就失事,简直没比他更倒霉的了。

    掀开满是霉味又不保暖的厚重被子,烧还没退,陈芽儿头还是很晕,不过此时得先搞清楚什么状况先才行。

    撑着墙,走到了门口,一眼就看到了还算宽敞的院子,院子里传来鸡咕咕叫的声音,院子内还专门开辟了一块地种菜。

    这一些都过分真实,和脑海里莫名多出的某些画面对上了。

    陈芽儿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抬起手掐住脸,怕疼的犹犹豫豫,到底还是轻轻地揪了自己一下。

    嘶~

    是真的,不是她的幻觉,也没有死,不是下地狱了。

    陈芽儿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本来是从山里回老家给老爹过生日的,借着这次机会准备和老爹和好的,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幸好她回去之前没有提前跟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她已经死了。

    她一直没回去,他们也只会怨怪她太狠心,还没屈服,总归不会比知道她死了要伤心。

    厨房里逐渐激烈的怒吼和争吵哭喊声终于将陈芽儿从沉思中唤醒了过来。

    陈芽儿眼睛放空了一下,脑子里却是闪过了她掉下水去的画面,继承了原主记忆的她比别人多知道了一些真想。

    陈芽儿头重脚轻的,踉踉跄跄地朝着厨房跑去。

    她的身体在飞机上已经炸毁了,现代是回不去了,既然要在这异世留下,那势必得先跟这一家人打好关系。

    脑袋里的事情还没梳理清楚,陈芽儿出现在厨房门口。

    厨房里,陈振生像头暴怒的狮子,郑氏平日虽然泼辣,但是眼见丈夫一副要打死自己孩子的架势,也立即成了护崽的母亲。

    陈玉娟眼泪鼻涕四流,脸颊已经被陈振生打肿了。

    “你给我出来,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推人下水的事你也做得出来,要是阿芽有个三长两短,你个死丫头就是杀人犯了你知道吗!”

    陈振生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越过郑氏就要把陈玉娟抓过来。

    “爹!”

    陈芽儿站在门外,手撑着门框,眼睛看着人都成重影了,还在高烧不退。

    陈芽儿轻轻一声呼唤,将几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陈玉娟站在郑氏身后,睁着一双红通通的泪眼看着陈芽儿,明眼人都能看出陈芽儿烧得有多重。

    “阿芽,你怎么起来了?怎么样?还烧着吗?”陈振生疾步过来,看她摇摇欲坠的样子,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臂,一只手手背贴上她的额头。

    “这还在烧着呢!”陈振生扭过头来,朝着郑氏道:“你还不快把阿芽送回房里去!”

    郑氏犹犹豫豫地看着陈玉娟,陈振生怒吼一声,“我暂时不会打她的了,这账等阿芽好了再跟她慢慢算!”

    听到陈振生这话,郑氏这才走了过来,扶着陈芽儿。

    结果走没两步,陈芽儿身体一软,便瘫倒了。

    “当家的,你快来看看!”郑氏急忙抱住陈芽儿,着急地唤着陈振生。

    父母慌乱地照顾着陈芽儿,陈玉娟也快步走到门口,趴在门边看着陈振生将大夫再次请了过来。

    对于陈芽儿,她的心情很是复杂。

    听到大夫让煎药,陈玉娟不用他们说,便转身朝厨房去了,药已经煎得差不多了。

    ——

    陈芽儿意识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耳边念叨不断的声音。

  

    不大的嘀咕声,可将她脑袋都吵得嗡嗡响。

    啪嗒一声,手朝着声源挥过去,实打实地拍到了实物。

    陈玉娟给陈芽儿吹凉汤药,冷不丁被呼了一巴掌,差点把碗给摔出去。

    将碗重重搁在桌子上,陈玉娟气呼呼地回到床头,叉着腰,却拿陈芽儿一个昏迷的人无可奈何。

    “死丫头,我看你就是故意!”

    陈玉娟咬牙切齿的,床上的人还是一动不动,只好撇撇嘴,“算了,谁叫我欠你的!”

    端起碗来,陈玉娟一勺一勺地给陈芽儿喂药。

  

  “阿芽,等一下跟阿娟你们两个把菜浇一下,还有厨房里的柴已经没有了,你们两个上山去找一些回来,多跑几趟。”

    陈芽儿高烧昏迷了一天,昨天她就醒了,而且烧一退,除了喉咙干哑,其他的都没什么大碍了。

    这个家庭的条件不允许她多休息,病刚好就得帮忙做家务。

    姐妹俩很熟练地拿了一把柴刀,两根绳子和一根扁担就上山去了。

    “我们今天去小山坡东面吧,西面的枯枝枯叶已经被人捡得差不多了!”陈芽儿看着陈玉娟就要朝右边走去,便喊道。

    “西面?”陈玉娟踌躇了一下,“西面靠近大山,爹娘说了平时不要去那边,别走丢了!”

    说着,陈玉娟哼唧了两声,“等一下你走丢了又是我的责任!”

    越说陈玉娟越是不赞同。

    “西面现在柴火已经被人捡得差不多了,我们就算去的话也找不到多少的,东面也有人去的,只要我们不要走得太深了就没事的!”

    陈芽儿正是因为看到有人去过那边这才提出建议,再者说,她刚刚往那边仔细看过。

    西面因为靠近村子,加上经常有人去,其实跟寻常荒地没什么区别。

  东面就不同了,只不过是小路上看过去,她就看到了好几种草药的身影了,像是杂草一样,她看其他人走过好像都没当一回事。



点击继续阅读《农家小甜妃》(书号:20936)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