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邪王的绝色宠妻

蔷薇 3月前 48



邪王的绝色宠妻(书号:21040)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天魁之首,负有监管朝廷百官之责任,朝廷百官谁人不怕!而她,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女。人人都道他墨临渊冷血绝情,她却伸手轻轻勾住他的下巴。“爷,给妞笑一个。”他冷峻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一抹笑容,令京城一干美人都失了颜色。她反手将他压在身下。“笑得好,有赏!”

点击阅读《邪王的绝色宠妻》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高陵侯爵府内。

是从未有过的热闹,灯笼照得整个院子通红。

女眷们穿红戴绿的聚在后院,将一名女子围在正中,女子手上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满面红光,

侯爷老来得子,这京城里有头面的人都来了。

然而,这外表光鲜亮丽的秦王府,却有着光透不进来的地方。

秦府地牢之中。

一名瘦弱的女子手脚上都被铁链紧紧栓着,一身单衣凌乱的翻起,露出下面层层叠叠的伤口,新伤叠着旧伤,乍一看,这伤口中除了大片大片的青紫,有刀伤,有鞭痕,就没一块好的地方。

女人的身下是大片大片暗红色的血渍,血一路蔓延到墙角,两腿之间火辣辣的痛提醒着她三天前她刚刚生下一个孩子。

只是这个孩子刚生下来就被抱走。

女人气息微弱,一双眼睛直直的瞪着,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她本是工部侍郎家的嫡长女,在这京城里也算是千金之躯,何至于沦落至此。

夜渐渐的深了,秦府之内丝竹管弦之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送走了宾客,秦珅刚坐下,就听到下面的人来报。

“老爷,那个女人可能不行了。”

秦珅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问道:“可还有宾客没有走的?”

“还有,那贱人的妹妹还在屋里陪着夫人说话。”

闻言,秦珅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他一张脸长得方阔,眉眼却又细又小,这一笑起来只让人觉得恶心欲呕,毛骨悚然。

他伸手撵着胡须,眼睛里放出精光,寻常人一只手只有五指,可是秦珅一手却有八指。

八根手指又短又粗,哪里分得清哪个是食指哪个是拇指。

“那正好,把她叫上,一起去送她这个姐姐一程。”

下人不敢驳了他的意,只急匆匆的跑走了,每次老爷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说明地下室中那位夫人又要倒霉了。

只是他实在不敢想象,这人都要死了,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寂静中,楚离珠听到密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远处传来三个人的脚步声,一个下人提着灯笼走在前面,除了秦珅之外,还有一名女子。

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往里面走。

女人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楚离珠心神一动,扯动手上的铁链,随即浑身一痛,尽力抬起头看向密室的那一头。

听声音,却是楚家的二姑娘楚离裳,楚离珠虽从小与她不对付,此刻心里还是忍不住一热。

她被秦珅囚禁在此三年,这三年里她每一天对于她来说都是噩梦,她本想着一死了之,只是如今孩子已经出生,若是她就这样死了,放任孩子不管,恐怕几年后,这京城之中又会出一个败类!

她等了三年,楚家终于来人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下人用钥匙打开铁门,血腥味扑面而来,楚离裳惊叫一声,连退两步。

楚离珠低声乞求道:“二妹,是你吗?”

楚离裳用帕子掩在鼻翼前:“我可没有你这样与人偷情,不守妇道的姐姐。”

楚离珠想要抬起头,一动就扯到身上的伤口,可是她此时也顾不得疼痛,连忙解释道:“二妹,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

楚离裳对着她啐了一口:“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好意思狡辩,还好姐夫识大体,没有将此事宣扬出去,否则整个我和爹爹都要被你连累,你还不感恩戴德,在这里好好反思你犯下的罪行!”

想起他日日夜夜对自己施行的暴虐和残忍,楚离珠恨不得把这个男人生吞活剥!

他留着她,哪里是顾虑她们家的面子,他只是想要玩弄她,让她在他的身下婉转求欢!他就是一个禽兽,败类!

可她还要她感激他!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

楚离珠委屈的落下眼泪,她从小娘亲死得早,只有一个便宜爹爹,不顾她死活将她送了进来。

秦珅虽贵为侯爷,不仅长得五短三粗,更比寻常人多了三根手指,性情上更是阴邪暴虐,喜怒无常。

在她嫁过来之前,就听说在秦珅手下,玩弄死了不少妙龄女子,即便是有那日子过不下去,只能卖儿典妻的,宁愿把孩子送去妓院也不会送到这种地方。

她本以为他怎么着会念在楚家的面子上,对她客气些。

只是没想到,她才嫁过来半年,秦珅便说她私会男子,将她囚禁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密室之中,已经过了三年。

“不,不是这样的,你去报官,你去跟爹爹说,我是被冤枉的,二妹,算我求你了!”

听到楚离珠的话,秦珅“嘿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声如夜枭鬼魅,在这阴森森的地牢之中,让人头皮发麻。

秦珅笑得全身乱颤,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

楚离珠问道:“你笑什么?”

“你当真还不知道,当初我秦珅指名要娶的,是你们楚府的二小姐,当初想出这计谋的让你失身的,也是你二妹,你有今日这一切,说起来还要谢谢你的好妹妹,你还求她?你说可不可笑!”

楚离珠一怔,外面的人只知道楚家有个二小姐机灵古怪,最会讨人欢心,却不知道楚家还有个楚离珠。

楚离珠之前还觉得奇怪,她从未在外抛头露面,怎会被秦珅看上。

原来,她是被押上来顶包的。

“二妹,是这样的吗?”

楚离裳居高临下的说道:“是又怎么样!?你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还总是带着一股蠢劲儿,读了几本书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你凭什么训我!真把自己当我姐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配吗?”

楚离珠如遭雷击,失魂落魄的看着楚离裳,整个人抖若筛糠,晃动得铁链子“哗啦”作响。

楚离裳狡黠一笑:“不怕告诉你三年前,你在府里被人发现与戏子衣裳不整的在后山淫乱,这主意的确是我出的,不过,在你的酒里下药的,是你相公,三年前那场戏,也是为你准备的,为了娶梁家之女为妻,侯爷可没少操心。”

三年前,秦珅看她在院子里无聊,特意请了戏子到府中搭台唱戏,楚离珠起先还觉得感激,过后等着她的,便是生不如死。

楚离珠气得浑身发抖,脑子里热血直冲而上,手脚阵阵发麻,她猛的抬起右手,十指曲如铁钩,咬牙切齿的抓向楚离裳还有秦珅的方向,这一挣扎,她身上的不少伤口又再次裂开,血汩汩的涌出。



点击继续阅读《邪王的绝色宠妻》(书号:21040)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