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撩了王爷还想跑

蔷薇 3月前 42



撩了王爷还想跑(书号:21038)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代妹出嫁,她一跃成为晋王妃。只可惜,这位便宜夫君,满心满眼都是自己那白莲花妹妹。小妾作妖,夫君厌弃,连娘家依靠都没有!作为医毒首席,岂能就如此坐以待毙?踢渣男,虐白莲,困境之中,逆风翻盘!当她终于重获自由,准备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这位不近女色的皇太子,却忽然崩了人设!“怎么?摸了孤身子,想跑?”惹不起,惹不起,某女收拾收拾准备跑路,却被逮个正着!拉回来,振夫纲!

点击阅读《撩了王爷还想跑》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砰一声。”

门被人强力的踹开。

阮棠身体一抖带动着头上鲜红的盖头晃荡。

守在床侧的两个丫鬟对视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尴尬。

“下去!”赫连寒冷斥了一声。

两个丫鬟眼中闪过害怕,忙不迭的退了出去,生怕晚了自己受到牵连。

阮棠听见关门声,本坐在婚床上的身体盈盈起身,盖头微微一掀,款款对赫连寒行礼:“妾身见过王爷!”

话音未落,被赫连寒猛然卡住脖子。

“阮棠!”赫连寒睚眦欲裂瞪着她,手在狠狠的收紧。

“王爷!”阮棠脖子发痛,呼吸不畅,脸色涨得通红,窒息感向她袭来。

死亡笼罩她的心间,她的身体被提了起来,双腿悬空挣扎,正当她以为要死亡时,身子被赫连寒重重地甩在了地上。

“咳咳!”阮棠捂着脖子使劲的咳了几声,双眼略红的瞅着眼前这个鼻梁高挺穿着一身喜袍,浑身散发出冰冷刺骨气息地高大冷峻的男人,艰涩的缓了一口气:“王爷可还满意?”

赫连寒垂眸望着她,眸底寒意越发浓郁:“你该死!”

“是啊!”阮棠气息喘匀了,勾唇叹息道:“妾身的确该死,可王爷终究还娶了妾身,伤了妹妹!”

扎眼的笑容,直接把赫连寒强抑的怒火给点燃了。

赫连寒咬得牙齿咯吱作响,抬脚一脚踩在阮棠身上,脚下的力度,恨不得将她硬生生的踩死。

肋骨处传来尖锐的疼痛,阮棠面色惨白痛吟了一声,赫连寒想踩断她的骨头。

她还没开口,赫连寒又是一个抬脚直接把她踢出一丈开外,眼中透露出阴鸷的寒光,对着门口的小厮道:“这个女人,赏给你们了!”

门外站着两个小厮闻言,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面面相觑,以为自己听岔了。

赫连寒瞪着他们,森然道:“耳背了吗?还是听不懂本王的话?”

“王……王爷,王妃她……”其中一个小厮刚开口,赫连寒的一记刀眼甩过来,他顿时闭了口,不敢再发一声。

“一个下贱之人,根本就不配做王妃!”赫连寒双目欲裂瞪着地上面无血色的阮棠,声音冷彻心扉:“还不带走,好生享用,别让本王说第二遍!”

两个小厮见状,面上浮上一层略带纠结的喜色,应着声:“是……是……”

说着就要伸手去碰阮棠,手还没触到她的衣裙,突兀齐齐的尖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赫连寒下意识转头望去,见阮棠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字一句无比的清晰道:“赫连寒,不管你认不认,我……阮棠,是你以王妃之礼,三书六礼从丞相府里亲自名门正娶的晋王妃!”

“丞相府”三个字瞬间让赫连寒拉回了一丝理智,眼中一层浓郁的寒意弥漫。

阮棠看着他脸色臭得如锅铁,沾染血迹的红唇轻启,继而冰冷的又道:“我们俩的婚书,是盖上皇上大印的,你如此羞辱我,是想造反吗?”

赫连寒瞳孔猛然一紧,怒极反笑,再一次扼住阮棠的脖子,咬牙切齿道:“很好,你倒是提醒了本王,来人,把她关进柴房,好生小心的伺候着!”



点击继续阅读《撩了王爷还想跑》(书号:21038)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