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急急如婚令:冷少轻点宠

蔷薇 1月前 24



急急如婚令:冷少轻点宠(书号:21081)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多年后,云暖:“你说我第一次见面就睡了你?”  冷明非:“嗯,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云暖懵:“怎么负责?”  男人猛然翻过身,将她压在身下。  “既然睡了,就要睡一辈子!”

点击阅读《急急如婚令:冷少轻点宠》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超高层的总统套房,落地窗镶着整个城市的夜景。

  暧昧的灯光下,是女人姣好的躯体。

  眉眼妩媚,香汗淋漓。

  云暖下意识地反手抓紧枕头,小腹诡异热度让她忍不住拱起身子,偏生还有什么湿热的东西,在她的肌肤上游走作祟。

  好难受。

  她蹙起眉,破碎的嘤咛本能地溢出了唇。

  “嗯……求求你……”

  “别怕,很快就好了。”

  回应她的,是一个低沉的男声,磁性而沙哑,带着一抹压抑的情欲。

  这声音很陌生。

  云暖艰难地张开眼,入目的是一张俊美得不似凡人的脸。

  眉弓立体,就连眉毛的形状也极其好看,一双漆黑的眸子灿若星辰,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薄的菱唇。

  书上说,这是很适合接吻的唇形。

  她是在做梦么?

  可是,今晚明明是她和瀚森举行婚礼的日子,她怎么会梦见其他的男人?

  云暖摇了摇头,想要清醒过来,可是本就混沌的脑袋,因为摇晃更加迷糊起来,目光也归为迷离。

  男人的体温很舒服,她下意识地想要靠过去,一手拉下自己的衣服,想要汲取片刻清凉。

  “嗯……”

  手腕却被一只大手温柔地扣住,轻轻地压在床头。

  男人的声音还是那样耐心,好像她是世间最易碎的珍宝。

  “别乱动。你被下了药,乱动容易抓伤自己。”

  “虽然这不是你的错,但若你是完璧之身……他会更珍惜你一些。”

  下药?

  云暖听不懂,她只记得今天招呼宾客的时候,她喝了很多酒,而宴席还没散时,瀚森就接了个公司的电话,提前离开了。

  她来不及多想,那阵酥麻又一次占据了她的思维。

  男人的唇和手带着某种魔力,在她的皮肤上点燃一簇簇火焰。

  那样的温柔,让云暖放下了所剩不多的戒心。

  “呜……”

  快感太强烈,云暖低声呜咽起来,想要挣扎扭动,却被他扣住双手动弹不得。

  云暖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懵懂地问,“你是谁?”

  女人无辜的神色,让人想将她直接拆吃入腹,融进骨血。

  但冷明非生生忍住了,唇畔勾起一丝很轻的笑。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

  房间的热度持续升高,很快就响起了女人难以自制的吟哦。

  陷入黑暗的前一秒,云暖听到他克制地说。

  “云暖,我回来了。”

  ……

  阳光明亮,云暖乍从梦中惊醒,一下子坐起来。

  她昨晚……好像做了个不可言说的梦?

  云暖猛地掀开被子。

  被子下的身体,光滑白皙,没有任何情欲的痕迹,就连床单都干干净净,雪白整洁。

  云暖不动声色地呼出一口气,还好只是一场梦。

  不过,那梦的感觉也太清晰了。

  云暖披衣打算起身,忽然间,面色雪白。

  衣服……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昨晚喝多了,进屋的时候根本没有脱衣服!

  那么,是谁替她脱的衣服?

  云暖面色惊疑不定,环顾了房间一周,却什么端倪都看不出来。

  正在这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拍门声。

  “出来!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快开门!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这声音……是莫翰森!

  云暖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两条白皙的腿还暴露在空气中。

  “瀚森,你等等。”

  她应了一句,拿起柜子上的裤子,有些嫌恶上面的酒味,但还是将就着往身上套。

  “等什么?等你把那个男人藏起来?!”

  莫翰森的声音,一改平时的温文尔雅,充满了戾气。

  没等到她开门,他竟然用力撞起门来!

  咚,咚,咚!

  外面显然不止一个人,很快,房间门砰地一声被撞开。

  云暖根本来不及穿上裤子,惊叫一声,反应极快地跳上床,飞快地掀过被子盖住下半身,才免于走光的厄运。

  下一秒,莫翰森气势汹汹地走进来。

  而在他的身后,跟了一群人。

  继妹乔夏夏,继母乔美珍,莫家父母,还有一大群亲戚……或愤怒,或质问,或嘲笑地看着她。

  云暖的脸白了。

  “莫森,你什么意思?”

  新婚的第一天,就带着一群人过来,还是兴师问罪的样子,哪会有什么好事?

  “我什么意思?该问这句话的,是我吧?!”

  莫翰森白皙的一张脸铁青着,四下一扫,眼镜后射出阴骛的光。

  “那个男人呢?你把他藏到哪了?!”



点击继续阅读《急急如婚令:冷少轻点宠》(书号:21081)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