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小妾又逃了

蔷薇 1月前 26



小妾又逃了(书号:21168)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对这种心如蛇蝎,好色如命,伤风败俗的女山贼,傲娇的小侯爷认为收服她的最好方法就是逼嫁为妾,留在身边狠狠调教。结果是胜者躺好,败者扑倒,节操全部沦陷。

点击阅读《小妾又逃了》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星期日同学聚会,宁小葵迟到了。

几个男同学知道她酒量不错,轮番上阵灌她,终于她喝醉了。

“小球球……红扑扑的小脸蛋,肉嘟嘟的小嘴巴,来,小姨亲一下……”喝得烂醉的宁小葵做梦梦到了小侄子,抱着那可爱的小脸蛋一顿猛亲。

呃……这小孩子的嘴巴就是好吃,柔软甜腻,呵呵,就像果冻一样,呵呵……尼玛,小色狼,小姨的胸不能摸,咦,还摸,打你屁股……呃……不对,这不像小孩子的手,这力度怎么恰到好处,酥酥麻麻的……

吓,宁小葵一下子惊醒过来。

真真切切捧在手里的是一张男人的脸,真真切切是一具男人的胴体,带着灼热的温度,像蛇一样缠住了她,嘴唇热烈地吻着,不安分的手极富技巧地抚摸着她的胸部。

我靠!哪个男同学趁老娘喝醉酒占老娘便宜!找死啊!

宁小葵瞬间爆发,膝盖狠狠顶在了那男人的腹部。

嘶——男人吃痛,被顶了开来。

“大王……”

那是一条带着委屈偏又妖魅蚀骨的声音。

呃……想扇他脸的手一下子顿住了。

一道明媚惊艳的光差点亮瞎宁小葵的眼,全身的愉悦细胞排排站。

“哇呀呀,什么生物这么漂亮可口!”

一头鉴光的流苏青丝,到了额前自然微卷,皮肤流光韶玉嫩得似乎要掐出水来,一双细长的略带女气的丹凤眼,此时满含着十二分委屈,带着孱弱的泪光,嘟起那一抹水粉色的唇线,配合着领口敞裸着漂亮精致的锁骨,微微带着颤的扭腰动作,妖孽到爆!

“你,你谁啊?”宁小葵思维瞬间短路,这不是她任何一位男同学!

“呜呜……大王好没良心”那妖孽做兰花指掩唇而泣,那模样我见犹怜。“昨晚将我抢上山的,粗暴地要了我……如今,如今你却说不认得我了……”

虾米?什么大王,什么抢上山,什么什么粗暴地要了他?

我了个去,宁小葵一阵恶寒啊,她是女人好不好,要说占便宜也是她被占了便宜好不好?等等,这床好像不是她的床啊,呃,八百玲珑帐,合欢鸳鸯被,长头发古装美男,难道,难道她中奖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

跳下床,她开始拼命找镜子。

镜子里那一张熟悉的脸又出现了,咦,还是她的脸啊,没变啊。一看衣服,T恤热裤,也没变啊?难道是她本尊穿越了?回头一看,熟悉的一物正静静躺在枕边,那是她平时背的包。

哇卡卡,包包也跟着她穿越了,哈哈,真不错,啊,手机,啊,钱包身份证,啊,去超市买的化妆品,卫生巾,文胸……还有平时的一些小物件统统都在。

“大王,你不喜欢我了吗……”后面的妖孽又像蛇一样缠上来,暧昧的温热气息吹吐在她耳边,她小心肝一抖,一把像扯章鱼一样扯开他,问道:“你叫我什么?”

“大王啊,你是胭脂山的大王,我当然得这么叫你啦……”妖孽扭了一下蛇腰又叫了一声,这声音麻唧唧,嗲呖呖,三分委屈,七分撒娇,再配合着扭腰动作真正要人命了。

宁小葵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日他奶奶,这男人漂亮是漂亮,这么娘炮真心受不了。昨晚不会真被那个什么胭脂山大王强-暴了吧?

一想到这,脑子里有些抽抽,丫的,别人穿越都是王后公主太子妃,再不济也是小家碧玉女千金,怎么轮到她居然穿越倒成山贼了?帅哥倒是遇到了,可居然是个娘炮,悲哀啊这世道,穿越也分三六九等的吗?

正在这时,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一个光头男人旋风般冲进来,大叫道:“老大,不好了,官兵来了,官兵来了!”

“虾米?”才刚知道自己是山贼,怎么官兵这么快就杀上门了?这个霉啊!演戏也带前奏的好不……

“是官兵,老大,不是虾米!这帮龟孙子原来拿了咱的好处一直是走过场装样子的,可今天不同了,来了个新将领,看来是玩真的了,老大快入地道躲一躲!”说着快速走到床背后,一把掀开马桶盖子,露出黑黝黝的地道口。

“……”

人才啊,宁小葵满头黑线,地道口居然设在马桶里。

“大王!”一声凄惨的叫唤,她只觉腰眼处一紧,回头就见妖孽湿湿的小狗样的眼神,“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一辈子负责,要走带我一起走!”

宁小葵一阵鸡皮疙瘩,一脚把妖孽踹开看着光头愤恨道:“这货哪来的,你知道吗?”

“不是老大抢上山的吗,怎么昨晚伺候得你不好?”光头暧昧地笑。

伺候个屁,伺候的又不是她!

不过原来当个山贼还真不赖啊,看见漂亮男人也是可以抢的,……看来山贼这份职业,倒是给她宁小葵量身打造的!

三个人在黑暗中摸索。

光头点火把开道,宁小葵紧跟其后。

“大王,好黑,我害怕!”身后的妖孽像牛皮糖一样黏上来,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往她敏感处蹭。

日他奶奶,你这是暗装小鸟依人明吃豆腐!

宁小葵冷笑一声,一个过肩摔,啪嚓,妖孽像条死鱼一样被掼在地上。哼,想占老娘便宜,也不打听打听老娘是谁,老娘可是体育特长生,学校武术队队长,跆拳道黑带。

光头回头举着火把直愣愣地看看地上的妖孽又看看宁小葵,嘻嘻笑道:“老大,你这过肩摔真是干净利落!”

“呜呜……”妖孽这回眼泪真下来了,挣扎了两下也没爬起来。

宁小葵跨过他,一把夺过光头火把,“我开道,你带着他走!”

“得令!”光头愉悦地应了一声,拖起地上妖孽的衣领子就走。

“啊呜,啊呜……”妖孽开始惨叫,“光头,你这是在拖死尸那,你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光头咧嘴一笑,“老子不懂什么怜香惜玉,老子只懂辣手摧花!”

妖孽怒了,待要反讥,宁小葵做了个噤声动作,“嘘!有马蹄声!”

“动作真快,已经上山了。”光头仔细听了听道。

“山上还有其他弟兄吗?”宁小葵发问。

“放心吧老大,我刚都发了暗号,早就隐在山林里啦!”

“山上有多少弟兄?”

“百十号人吧。”

这规模倒还挺大。

“大王……”妖孽哼哼唧唧终于爬起来了,蹭吧蹭吧又来到宁小葵身边,“你把老巢拱手让给了官兵,不怕他一把火烧了啊!”

“他奶奶的,他来了几百人,我们才百十号人,硬碰硬不是以卵击石吗?你丫敢胡说我揍不死你。”光头暴目,作势要打。

妖孽一缩脖子躲在宁小葵身后,拉着宁小葵吓道:“大王,有人要打你男人。”

“打死活该!”宁小葵不理他,径直走了。

“哎,等等我!”妖孽急忙紧紧跟上。

一盏茶的功夫,三人出了地道。

外面光亮大作,鸟语花香,翠绿欲滴,好一派风景。

突然,空气中传递着一种烧焦的味道,宁小葵还没转身,光头已经惨叫起来,“火!”

山头已经红了半边天了,浓烟滚滚,直冲云霄。

“哈,我说什么来着,一语中的啊!”妖孽幸灾乐祸。

“操他先人祖宗,这龟孙真的放火了,我跟他拼了!”光头义愤填膺,拔出大砍刀就往山头冲去。

宁小葵一个箭步抓住他,“你这是去送死!”

“老大,你三年的心血啊,就这么烧没了,我心疼啊,太他妈心疼了。”光头脸红脖子粗,眼泪下来了。

“人没了有山头还有什么用,笨。”宁小葵翻了翻白眼道。

“可是,我屋里还有宜春院红玉送我的定情物肚兜兜呢,也烧没了,唔哇哇……”光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开了,

我靠,宁小葵暗骂,你这是哭被烧的山头呢还是哭你相好送的淫物呢。

妖孽却扭摆着水蛇腰过来,一拍光头的肩膀,谄笑道:“光头,原来你喜欢收集这种东西啊。那,肚兜兜呢我是没有的,不过我有小裤裤,你要不要?”

“我操你大爷的!”光头真心怒了,想揪住妖孽要打。谁知妖孽滑得像泥鳅一样,根本抓不住他。

宁小葵看着那火光冲天,心里也嘀咕起来,穿越就穿越了,随遇而安呗,山贼就山贼吧,天高皇帝远的,也挺逍遥自在的,可转眼间,尼玛老巢就被烧,这让她要去哪?

心情大坏,回头见两人打上架了,不由得怒喝:“别闹了。”

两个人迫于她的“淫威”都住手了。

“领头的将官你知道是谁吗?”宁小葵问光头。

“不知道”,光头愣了一下,道,“听说是因为剿匪不力,官府新派任下来的。”

“哪条道是官兵的必经之路,又很适合埋伏?”她再问。

“有,离此一里地有个羊肠道是上下山必经之路,特别适合设埋伏。”说到这,光头忽然跳起来,眼睛开始闪出了光芒,“老大,你要干嘛?”

“哼,毁我山头,我给他点颜色看看。”



点击继续阅读《小妾又逃了》(书号:21168)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