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第一婚宠:总裁求轻宠

蔷薇 24天前 13



第一婚宠:总裁求轻宠(书号:22150)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想救他吗?”他转过身来,手摸向了她的脸,“那就低下你的头,取悦我!”……皇敖风,她曾经王,如今的撒旦。曾经爱的深切,现在恨的入骨。被宠上天堂恋爱,又被虐到深渊无处可逃……“皇敖风,我错了,我不该……不该爱你。”

点击阅读《第一婚宠:总裁求轻宠》

最新回复 (1)
蔷薇 24天前
引用 1

夜,深。

奢华的总统套房,浴室大门缓缓打开,看着向她走近的高大身影,容淡如浑身一震,瞳眸不由一阵紧缩:“怎么是你?!”

皇敖风——冷城最闪耀最有势力的男人。

也是……她的前夫。

瞬间回过神,容淡如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了皇敖风冷冰冰的声音:“怎么,不救你父亲了?”

闻言,容淡如脚步一顿,面前划过父亲那苍白的脸庞,她的心狠狠颤抖着。

是呵,她的父亲,此时此刻正躺在病床上,等着她拿钱去救治。

而她,曾经风光无限的容家大小姐,为了筹钱,也不得不沦屈辱的落到卖身的地步。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

转过身,容淡如的嘴角扬起一抹苦涩又讽刺的笑容,“皇敖风,容家今时今日的局面,不就是你想看见的么?”

皇敖风长腿一迈,高大的身影逼近了她:“你们容家能有今天,得去问问你那尊敬的父亲,我弟弟的这笔血债,可没那么容易就抵过的。”

被他团团笼住,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容淡如仰起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皇敖风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容淡如的下巴,俊美无匹的脸庞在灯光下有些模糊:“一千万一夜,容淡如,你可真够贱的!”

“放开我!我不卖了!”下巴被捏得生疼,容淡如挣扎着用力想要推开他。

三年来,她眼睁睁的看着容家破产,看着自己最敬爱的父亲发疯而她却无能为力。

如今,她再也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

“三年不见,长本事了?”皇敖风冷笑,魅惑的凤眼上挑着致命的危险,他的轮廓很高贵,高贵的让人望尘莫及。

顿了顿,他又冷冷道:“你不卖给我,难不成要卖给你的青梅竹马顾允泽?”

“是,只要不是你,我卖给谁都愿意!”

话落,脸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一个力道迫使她瘫坐在地上,容淡如抚过嘴角的血,满眼尽是不可思议。

皇敖风居高临下看着她,深邃的眸光扫过她的脸庞,怒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竟这么不要脸,你老实告诉我,之前你肚子里的野种,是不是也是那个顾允泽的,啊?”

他周身散发的冷凝气息,让容淡如浑身如坠冰窖一般,深吸一口气,她咬唇道:“既然你觉得我不要脸,那你又何必花大价钱买下我呢,我这具卑贱的身体,实在是配不上您皇先生,不是吗?”

“回答我的问题!”皇敖风英俊的脸庞写满的风雨欲来。

可容淡如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她很平静,就像她的名字,淡淡如水。

“皇敖风,我和你同床共枕三年,你竟还怀疑孩子的父亲是谁,你还是人吗?”她的双眼清透澈亮,却隐带几分悲凉。

“我们的孩子,他在哪?”

“你有资格提起他吗?不过你放心,沥沥比谁都过得好,因为他正在天上看着我们。”容淡站起身,细弱的声音很冷清,眼眶也布满了悲愤的泪水,可她还是忍住了。

三年前,她亲眼的看着孩子死在她的怀中,那种锥心刻骨的痛,她永生难忘。

“你什么意思?难道他……死了?”阴戾画上了皇敖风刚毅的轮廓。

在说出‘死’字时,他的每个语调都带颤音,包括垂在两侧的手,竟也微微颤抖。

“皇敖风,没想到你还有怕的时候,没错,早在三年前,我就已经失去了沥沥,但你记住,就算他还存活于世,也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因为,你根本不配做他的父亲!”

容淡如扬在嘴角的笑容,苍凉了那些心碎的尘事,也在决绝与这个男人的恩怨。

她应该感谢他的绝情,让自己学会了恨,包括死心。

容淡如冷冷一瞥,将这些年所有的怨恨都集在这个目光上,她转身,就像皇敖风当初的决然一样,果断的头也不回拧门离开,徒留皇敖风一人在豪华的套房里……

初秋的夜,微凉。

阵阵凉风钻进容淡如敞开的雪肌里,她皱眉打了个冷颤,伸手拉紧了单薄的衣裳。

一路小跑,容淡如回到他租住的地下室,却在地下室门口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修长背影,那道背影很熟悉,在她认清来人时,压抑的神经瞬间缓和了下来。

“允泽。”她轻轻的唤出,只在顾允泽的面前,她才能摘下了表面那层坚硬的外壳。

顾允泽回头,柔情似水的看着容淡如步步走近。

“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生病了?”他担忧的皱眉,伸手附上容淡如光亮的额头,确定无碍后,才松下了紧绷的神经。

“没有,对了,你找我有事吗?”容淡如拿下额头的手掌,幸好灯光黯淡,没让他看到脸上干涸的眼泪。

“哦,这个给你,明天华人商界要举行国际盛会,每个人都会带一个舞伴去,我想让你陪我一起,顺便带你见见一些重要的人。”顾允泽边说边将一个蓝色的精致礼盒递到容淡如的手中。

“可是……”容淡如刚想回绝,却被他那的温柔嗓音所打断:

“不要拒绝我,也不许问我为什么,我只是很需要你,明白吗?”

容淡如深叹一口气,她明白顾允泽对自己的感情,在之前的三年里,他一直都体贴的照顾自己,包括父亲的医药费,有一半都是他出的。

可她不想欠他的,所以就只能放低姿态,去了‘暗影’酒吧打工还债,甚至不惜去卖身。

尽管这一切顾允泽都无从所知,也尽管,她还是亏欠于他。

“允泽,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接受你,你也别对我那么好,我已经欠了你三年,不想再欠你的了。”容淡如低头,避开那双漆眸。

“那你就欠着吧,至少这样,你不会忘了我。”也许是怕会再受到拒绝,顾允泽留下一丝寂落,驱车滚尘而去。



点击继续阅读《第一婚宠:总裁求轻宠》(书号:22150)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