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阴缘难续

蔷薇 24天前 16



阴缘难续(书号:22207)
类型:悬疑

简介:被骗到农村给傻子当媳妇,半夜孤坟流血,妖孽男子疯了一般蹂躏我……

点击阅读《阴缘难续》

最新回复 (1)
蔷薇 24天前
引用 1

临近过年,我接到了初中同学的电话,叫我假扮他表哥的女友应付父母逼婚,也就是时下流行的租个女友回家过年。

在巨额的报酬下,我应承下来了,没想到刚进村,喝了几口矿泉水就不省人事了。

……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呈大字型绑在一根柱子上。

月光如洗,穿过破旧的窗户照在地上,亮莹莹一片。

空气中充斥着腐臭,发霉的味道,环顾四周,除了这根柱子别无它物。

一阵脚步声响起,接着门开了,灯亮了。

几个村民打扮的男子走到我面前,其中还有我的同学,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一把捏住我的下巴。

“老同学你的命太苦了,现在为学费奔波,以后还得为生活奔波,这不哥疼你给你找了一张长期免费饭票。”

他刚说完,旁边一张流着口水的脸凑了上来,目光呆滞,很显然是一个傻子。

“呵呵,表弟,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媳妇吗,大学女生媳妇?”

我心里一沉,完了,被骗了,什么应付父母逼婚租女友回家过年,全是屁话!

忽然那傻子扯住我的头发,往我身上爬,嘴里叨念着,大马,我有大马骑了。

身上的衣服被撕碎了,几个男人猥琐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离着,我使劲挣扎着谩骂着。

没用,一点用都没有。

“小勇,快上,好好努力,明年就有儿子了。”

我怒视着那个中年人,眉目和那傻子有几分相似,估计是傻子爹吧。

“你敢乱来,我死给你看。”

我一边说着一边仰头撞在柱子上,很快发间有了湿濡的感觉,除了脑袋晕丝毫没感觉到痛意。

“二叔,这妞性子烈得很,干脆别急于一时,饿她几天再说。”

“对,把她饿的全身无力,还不是像个面条一样任男人捣鼓吗。”

其余的人附合着,发出猥琐的笑声,那傻子却赖在我的身上不肯下来。

那个二叔一把拉下他,乖,饿她几天,这大马就温顺多了。

傻子不情不愿地下来了,最后摸着我的后脑勺把那些血涂在我的脸上,还不断朝我吐口水。

我的,你是我的,谁都不准碰。

我差点没被恶心死,朝地上啐了几口,说你们最好别乱来,不然会遭报应的!

话音刚落,凭空响起一道惊雷,接着风声,雨声大作,除了傻子外所有人的脸色皆变得难看至极。

我仰头大笑起来,我同学一个箭步冲上来,狠狠甩了我一个嘴巴子。

“哼,你他妈就是一个灾星,亲人全被你克死了,你就是死了臭了都没人给你收尸!”

我嘴角渗出血丝,心里涌起一阵阵酸楚,原来这就是他找我下手的理由,欺负我在这世间无依无靠,没人替我出头。

……

我叫简小溪,小溪取美好的寓意,只可惜我的人生却一点不美好,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出生克死我妈,一周岁克死我爸,姑姑收养了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姑父喝得醉醺醺,拉扯着我的衣服,叫我报答他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幸好姑姑及时赶到,两人扭打起来,然后就是血红在眼前蔓延,一把剪刀戳进了姑父胸膛。

接着,姑姑把剪刀戳进了自己的胸膛,咽气之前一直在对我笑,叫我别怕。

办完丧事后,揣着大学通知书,我逃离了那个地方,发誓再也不会回去了。

我四处打工兼职,赚取生活费和学费,似乎只有让身体累到极致,才能彻底埋葬过往。

一阵狂风迎面袭来,把我从遐思中拉了回来,我这才发现眼前人去楼空,从窗户望去那行人即将消失,傻子走在最后一个。

忽然一道响雷劈在他的身上,他的身形顿了顿,然后缓缓往后倒。

他挣扎着回头,眼睛越瞪越大死死盯着我,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那行人手忙脚乱把傻子抬起来,他的手臂缓缓伸直,似乎在指着我。

恐惧,密密麻麻袭向我,渐渐地意识一丝丝涣散开来。

……

迷迷糊糊中,一只冰冷的手在我身上游离着,慢慢袭向最隐秘的双腿间。

湿濡的舌头强行探入我口中,唇齿交缠,呼吸渐渐紧促起来,一股痛感贯穿了我……

我吃痛地一挣扎,猛地撞上了对方的脸,这一瞬间我看清楚了,他竟是那傻子?!

他不是被雷击中了吗,怎么还能如此强悍地欺负我?

“你,你想干什么,你给我滚出去!”

那傻子勾唇邪魅一笑,也不说话,只是加大了力度冲刺。

血,一点点从下身涌出,顺着柱子往下滴,傻子的眼神霎那间变得亢奋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推开,刺眼的阳光扑面而来,我刚要睁开眼睛头皮传来一阵刺痛。

“就是你这灾星,克死了我儿子,老娘要打死你。”

一个肥壮的大婶瞪着眼睛,抓着我的头发,眼神里闪着吓人的光芒。

我自然吓得不轻,说你谁啊,我不认识你儿子啊。

接着又冲进来几个人,把我从柱子上放下来了,“二婶,把这灾星丢小勇坟墓里殉葬得了。”

小勇?那傻子死了?刚刚还偷摸着进来欺负我啊,难不成是我做的梦?

回头看了一眼柱子,下端清晰的血痕告诉我确实是被破身了,不是梦。

很快我被带到了一个院子里,很多村民都来了,一个个气势汹汹地看着我。

还有,我那同学跪在地上,他的面前放着一具被白布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尸体。

那叫二婶的女人冲到他面前,扬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你找谁不好偏找她,你明知道她克死了所有的亲人,你是想让我家断子绝孙吗?”

我同学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痛哭起来,“二婶啊,我寻思着她是大学生,给表哥生个儿子能改善基因呢,我怎么想到会这样啊。”

“什么狗屁大学生,就是一个灾星,克死亲人的灾星!”

“表哥,还没破她的身呢,谁想会出门就被雷劈死呢。”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那傻子出门就被雷劈死了,怎么可能又回来弄我呢?

难道,那人只是和傻子长得一模一样,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点击继续阅读《阴缘难续》(书号:22207)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