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愿许一生一世情

蔷薇 17天前 19



愿许一生一世情(书号:22464)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兰春夏死了,穿着婚纱开车从山顶冲下,车毁人亡。夜寒生以为自己最恨的兰春夏死了,他应该解恨,可当亲眼看到这个给他戴绿帽的妻子成了一滩肉泥时,他突然感到心像是被摘掉了。“夜先生,你太太已经怀孕三个月……”“夜先生,你太太有个弟弟,才三岁,她生前是她在抚养,现在她的大哥出来争夺抚养权,您看?”“夜先生,你太太的弟弟,和你的DNA……吻合。”

点击阅读《愿许一生一世情》

最新回复 (1)
蔷薇 17天前
引用 1

凛冬清晨,风刮着地面,掀起雪沙飞旋。

一辆婚车孤零零的开在路上,开车的女人穿着华美婚纱驶向雁山,顺着盘山公路而上,最后从山顶冲下去,车毁人亡。

当搜救队找到车辆残骸时,女人已经五脏碎裂,成了肉泥。

死者,兰春夏。

两个月前因为出轨风波闹得满城风雨。

那时,海城只要有夜寒生的地方,都能见到兰春夏的影子,她像个流浪狗一般跟在丈夫身后求原谅,却屡屡被羞辱,日渐消瘦,形同枯槁。

当时的她,成了全海城的笑话。

最终,她选择了结束这段耻辱却无法辩白的生命。

“夜先生,你太太已经怀孕三个月……”

“夜先生,你太太有个弟弟,才三岁,她生前是她在抚养,现在她的大哥出来争夺抚养权,您看?”

“夜先生,你太太的弟弟,和你的DNA……吻合。”

……

两个月前。

兰春夏的身体被碾压过一般,她迷迷糊糊的睁眼,看见身旁躺着的男人竟然是魏子谦!

“怎么是你!”她惊恐的问。

突然,“滴”一声响,酒店房门被人从外面刷开,一个高大男人堂而皇之的走进来。

夜寒生看似轻松的站在床前,但他面额上崩起耸跳着的青筋暴露了他的耻辱和愤怒。

兰春夏脑袋里一个个的雷不断炸着,她想要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然后确定什么也没有发生。

“寒生,你相信我,昨天我什么也没有……”

夜寒生鼻腔里“哼”了一声,本想轻视不去在意,可那一声出来,像琴弦出音后的余颤,他无法掩饰,只能不再掩饰。

他咬紧了后槽牙,才勉强压住了快要冲出胸腔的杀意,眼眸半眯,将眼前的兰春夏压进自己的瞳仁,撕碎。

“相信你什么?你这副样子告诉我,你和你的前任,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兰春夏也不管光着的身体有多尴尬,她迅速穿上衣服,跑到床前拉起夜寒生的手解释的时候,眼泪簌簌而落。

“寒生,昨天晚上是兰秋儿约我的,她说跟我商量父亲遗产的分配问题,你知道的,我一直想要一个兰家的身份,我想要的,虽然我是私生女,虽然我嘴上说我不在乎,可是我想要的。

所以我去了,可我到了茶楼进了包间,兰秋儿让我关门,我刚关门就被电晕了,后来发生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我!”

夜寒生觉得自己差点就要被兰春夏骗了。

他不想看见兰春夏的眼泪,一抬眼,便见魏子谦的眼中笃定和得意的精光。

心里烧得滚烫的岩浆瞬间迸发!

他扔开兰春夏的手,朝着魏子谦走过去,迅捷有力的几拳打下。

兰春夏根本没见过像是野兽一般的夜寒生,他杀红了眼,但无论他怎么殴打魏子谦,始终用被子盖着魏子谦裸露的身体。

魏子谦的身体宣示着夜寒生的耻辱。

“你有没有碰她!有没有!有没有!”夜寒生声情激愤,一双毒眸氤了红色。

魏子谦被打得满嘴喷血,嘴角却始终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我爱她,碰了,她本来就是我的,嫁给你不过是当时她的权宜之计,她本来就是利用你的权势让她有个依靠。现在,她有我了,可以回到我身边了。”

“不是这样的!”兰春夏惊悸的喊道。她不知道魏子谦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她决不能让夜寒生误会。

她匆忙拉住夜寒生的胳膊:“寒生,你听我说……”

“滚开!”夜寒生一把甩开兰春夏的手,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到。

兰春夏触不及防,一头撞在床架上。额头湿淋淋的不知道是冷汗还是鲜血。她努力睁着眼睛,房间里哪里还有夜寒生的影子。



点击继续阅读《愿许一生一世情》(书号:22464)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