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凤主天下

蔷薇 8月前 53



凤主天下(书号:22766)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权倾陈国朝野的摄政王裴昭珩发动政变,废掉仁宗嫡长子安平皇帝宋齐,拥护年仅十二岁的外甥宋翮登上皇帝宝座。但随着宋翮一天天长大,与裴昭珩日渐疏离。裴昭珩遂派孤女盼兮为谍,在宫中步步为营。盼兮被迫在二者之中周旋,一场陈国内部的政治风云也渐渐拉开序幕……

点击阅读《凤主天下》

最新回复 (1)
蔷薇 8月前
引用 1

  长发半绾半垂于腰间,一袭水蓝色的曲裾,盼兮自武定门外下了马车,由一名小宦臣引领,身后的夏夏相随,穿过御花园青瓦阶,尽管奇花异草很是新奇,盼兮夜丝毫没有四处张望,只是规矩前行。

卧龙台。

“到了,姑娘请吧。”小宦臣停下步子,掐媚的恭笑着。

“谢谢大人了。”盼兮行了礼,递了个眼神给夏夏。

夏夏立即领会盼兮的意思,从袖中拿出一大包厚厚的赏银。

“呦!真是折煞奴才了!”小宦臣惊叹着摄政王家的人果然是大手笔,嬉皮笑脸的收下银钱。

盼兮深深呼吸着,抬头又望了望今日湛蓝如洗的天空,抬起步子,向内行去。

金镶玉的炉子中焚着白茶袅袅,一抹明黄色的衣袍引入眼帘。

一旁,大内监邓穆奉上一盏热酒,开盏的刹那间,花香与纯酒香相交汇,好不惬意。

“抬起头。”宋翮一声稚感却不失威严的男声入耳。

盼兮缓缓抬额,与宋翮相视。

大殿内,一时间仿若静止无息。

“好啊,舅舅果然是好眼光!果真是个绝色的美娇娘。”宋翮不顾衣衫不整,跳下榻,牵起盼兮的双手。

盼兮微微一怔,眼神躲闪,呼吸也局促起来。

“叫什么?”

“盼兮。”

“美目盼兮......既然是舅舅送来的,便委屈不得,就封一个,昭仪,赐号璟,赐居——长信宫罢。”宋翮仰头笑着,回身将酒盏中的酒一饮而尽。

大殿内,一时间仿若静止无息。

后宫九等,除去和亲来的公主,不论是新晋秀女,还是官家呈入宫中的,皆从末等选侍做起,偶有承蒙圣恩的,入宫为六等才人、美人,也无可厚非。

而入宫即为正三等的昭仪,则是自陈朝开国以来,从未有过先例。

“小女惶恐。”盼兮俯身跪拜,双眉紧皱。

“你还有什么惶恐的!”宋翮将手中酒盏狠狠摔在大殿上,邓穆与众宫女太监皆跪。

宋翮走上前,蹲下身,挑起盼兮的下颚,却意外对上了一双清澈的眸子,不免一惊。

间而,伏在盼兮的耳畔,沉声低语。

“今夜,是你唯一的机会。”宋翮拍了拍左胸口,轻勾起嘴角,转而大笑着离开卧龙台。

盼兮愣在原地,久久失神,直到被身后的夏夏扶起。

原来,这就是公子扶持的那位皇帝,传闻他性情多变,人又乖戾难以靠近。

长信宫是皇宫中东侧最好的宫宇,景色缭绕,冬暖夏凉,内有假山小溪,甚至可睥睨皇后的关雎宫。

“奴才小福子叩见昭仪娘娘。”

这是早时为盼兮和夏夏引路的那位小宦臣。

“是你?”

“皇上亲派奴才来侍候主子娘娘。”小福子低头哈腰。

盼兮点了点头,此刻无心料理宫务,夏夏看明白了,引着福公公离开。

盼兮觉得额头隐隐作痛,靠着榻蜷缩起身子。

三日前,裴昭珩告诉她,是时候入宫了,这也意味着,盼兮这颗棋子,要正式入那黑白棋盘了。

裴昭珩作为大陈的真正掌权者,万人威敬的摄政王,一个野心家,需要控制住皇宫中那个疯疯癫癫的傀儡帝子。他需要一个最信任的人,为他控制住那个傀儡的羽翼。

今日,盼兮并不似先前那般,裴昭珩唤她,她便快步去了他侧,而是缓缓的迈着步子,环顾这摄政王府,青砖乌瓦,假山小溪。

盼兮停在浣心亭前,他耐心教他读诗书,习书法,舞剑......一幕幕犹在眼前。

“盼兮。”

一男声入耳,打断了盼兮思绪。

裴昭珩今日着了件深蓝色的长袍,沿着园子向盼兮走来,长发尽数盘在银色的发冠之中,不苟言笑的面容未变,那双眸子除了阴郁,还有凝视着对方,便叫那人不寒而栗的本事。

他身后站着的侍卫离岸,微微扯了扯嘴角,还是没有言说一句。

“公子。”盼兮规矩的行了礼,不抬头看他。

“摆酒。”裴昭珩摆手吩咐小厮。

小厮们似乎早有准备,片刻的功夫,亭中的席位已然整齐铺整好,热酒的醇香袅袅。

裴昭珩亲手将盼兮带大,他培养了九年的女子,他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中在想什么。

“坐。”裴昭珩先跪坐下,轻抿了一口他最中意的雨前龙井,“你想问什么,我今日都如实回答你。”

裴昭珩心有城府的模样,叫盼兮不禁感到丝丝落寞。

他以为,她会问关于情爱之事,然后,他严厉否决,就是如此简单的事情。

“你会不会像杀了他们一样,也杀了我。”

裴昭珩浑身一震,他望向盼兮的双眸,没有一丝感情,盼兮今日有些不同寻常。他自然明白她说的他们,都是什么人。那些没有用的棋子,他皆未给他们存活的希望。

未等裴昭珩回答,盼兮将杯中的浓茶一饮而下,起身时竟如喝了酒一般有些站不稳,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就定在明日吧,公子,我会听话,会听你的话。”盼兮并不想让裴昭珩看见她脸上的泪水,转身就离去,却再忍不住最后几个字的哭腔。

“别叫我失望!”裴昭珩低吼道。

盼兮的身子顿了顿,继续离开。

裴昭珩望着盼兮的背影,试着用手去触碰,几乎呓语的一句话,就连身旁的离岸和小厮也未能听闻。

“我不会的。”他喃喃道。

盼兮将思绪揽回,坐于长信宫主殿内的铜镜前。她知道,自己进宫还有另一个目的。

她的记性很好,却唯独记不起六岁以前的事情,甚至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偶然听说,自己的身世与这偌大的皇宫有所关联。

月色降临,夏夏前来为她梳洗更衣,摆驾卧龙台。

“盼兮,我害怕。”夏夏难掩惶恐的面容,扯了扯盼兮的裙摆。

“你这丫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盼兮强硬的扯出一抹笑,握住夏夏的手。

“我就是怕你!皇上性情多诡,每个月有多少女子横着从卧龙台抬出......”夏夏哽咽住了。

“休要胡说!我们岂能妄自议论陛下......”盼兮低声训斥道,转而自嘲,“我真是好福气,本以为陛下会忌惮摄政王,将我置在低位,几年也不相见,真不曾想到......”

盼兮心中暗暗道,这位帝子,还真是剑走偏锋。

可是他说,自己不能让他失望,盼兮脑海中逐渐浮现了裴昭珩的面容,又慢慢淡去。



点击继续阅读《凤主天下》(书号:22766)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