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上古:桃花劫

蔷薇 8月前 55



上古:桃花劫(书号:22695)
类型:玄幻

简介:佛土生五色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白晅忆起初见少玦的那一年,战乱四起,三界动荡,正值六道兵荒马乱之际,偏偏这乱世之中,生出了她这般清如莲花的女子。只那一眼,年少的少玦便被深深刻入了碧落宫不可一世的白晅大神心房里。三界六道皆言她是个笑话,而他便是令她遭受众生耻笑的罪魁祸首。他不想伤她,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欺她,辱她,害她千疮百孔。她为他上了三次花轿,可他亦是错过了她三回。她生来高傲,动心动的利落,放手亦放的洒脱。终有一日,她不再奢求嫁给他了。他悔了,他怕了,他愿放弃这漫长无涯的仙寿,换她回头,可她早已决绝而去,再不转身。一枕菩提血,千万年的纠缠,究竟是谁乱了谁的一世芳华——

点击阅读《上古:桃花劫》

最新回复 (1)
蔷薇 8月前
引用 1

  天纪三十四万年春日,遵天帝玉旨,兹以妖界长公主少玦,温良敦厚,才貌出众,赐于碧落宫白晅真神婚配。天命府司命星君亲自推演,择三月初八为吉日,适逢六神值日之时,宜婚配、永结同心之好。

——可惜,如此好的日子,我却被人放鸽子了。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

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

放我鸽子的人,乃是天界尊神,听说是上古时期第一任天君初登八荒正主尊位时,座下最受器重的战神,便连当今的天帝,也得称其一句义兄。

然而,这等尊贵的男人,却在大婚之日跑了……

彼时迎亲的花轿被一小神君挡于门外,我清清楚楚听见那小神君言:“今日……我家君上怕是成不了亲了,人间妖魔当道,祸害苍生,我家君上下凡间除妖去了。君上说,为神者,当以天下苍生为重,他相信长公主通情达理,慈悲为怀,定是会理解他的。”

好一番义正言辞的说法,真神不愧是真神,逃婚都逃得理直气壮。

我听那小神君守在轿外楷同着迎亲礼官一唱一和说的吐沫飞扬,自也晓得他们的重点,只在于那一句:君上成不了亲了。

按说大婚之日,新娘被拒之门外的事情,传出去着实不大好听。但这个结果,又何尝不是我想要的呢,倒不如成全他,也成全我自己。

改定婚期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的,毕竟,谁晓得下一回天帝大人再想起这茬,会是多少万年之后呢,那时候,恐怕这位真神早就想好了新的说辞推诿。

总之,这场婚事,有九成会黄。

走了一趟九重天,旁的没记住,单对碧落宫内的重重辛夷花影记忆深刻,想不到那位真神还是位好养花弄草的主,那片花泽,可真美……

是以,离开了九重天后我便拉着胭脂直奔人间的烧烤铺子,先来两串烤羊肉压压惊!

“老板,给钱!”我欢欢喜喜的接过羊肉串,随手丢给了那凡人老板两颗玉珠子。

凡人老板见钱眼开,一张脸笑的面目狰狞。

我边啃着羊肉串边欣赏着人间美景,胭脂还呆呆的跟在我身后碎碎念:“主上,真神逃婚,乃是九重天失察,主上你怎么,也跟着胡闹呢?”

“主上……你这样,君上可是会生气的。”

“主上,终身大事,非同儿戏……”

潇洒丢了手头啃剩下的竹签,我拍了拍手,改道往右侧的灯笼铺子去。

行至铺子前,我抬手温柔抚摸一盏梨花灯,恍惚中,忽听耳畔有道清澈嗓音响起:“要这盏,辛夷花。”

辛夷花……

我扭头,那人却已提灯离去,映入眸中的背影,欣长挺拔,一袭白衣飘逸,轩然霞举。

再回神,空气中似还余留着他衣袖间的款款淡香,这气息,是兰花香……



点击继续阅读《上古:桃花劫》(书号:22695)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