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东宫来了个小侍读

蔷薇 8月前 63



东宫来了个小侍读(书号:22682)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一朝穿越,靳布居然发现自己变成了高能状元还有了一个小萝莉娘子!可她是个女的啊!别人家的穿越都是手撕白莲花,轻松发大财,到她这里就变成了女扮男装的太子侍读。还有这个太子,侍读就侍读,你偏偏要对我动手动脚是怎么回事?“阿布,本宫每天得摸你一下才能睡得着,睡得香”“太子殿下,您这是肌肤饥渴症犯了。”“饥渴?对你?不不不,你误会了,你只是本宫的安眠良药而已。”靳布生无可恋地望着天空,为了每个月的俸禄我忍了!

点击阅读《东宫来了个小侍读》

最新回复 (1)
蔷薇 8月前
引用 1

  大夏年历启德二十三年五月初十晚,大夏金陵城内阁首辅靳重之阁老的府邸靳府,灯火辉煌、忧喜交加。

忧的是,正值中年的靳重之半年前酒后中风,卧床不起,这些日子正值弥留之际。

喜的是,为满足靳重之病重之愿,同时为他冲喜,靳重之十四岁的独子靳布在今日迎娶了凌管家十六岁的女儿凌敏敏为妻。

书房内,一名身着青灰色长袍的小侍童,躬着身子一脸担忧地望着书房软榻上一身红袍新郎服的少年新郎。

少年新郎文质彬彬、眉目清秀,两腮还微微有些婴儿肥,此刻他躺在软榻上瞪圆了双眼直愣愣地望着黑漆漆的屋顶。

等到眼睛实在酸涩得不得了的时候又阖上了眼睛,接着又睁开双眼继续瞪着屋顶,继而瞪着面前的侍童。

侍童觑着眼偷偷看了一眼软塌上的少年新郎,正巧碰上少年空洞的眼神,复而仓惶垂首将膝盖微不可查地往软塌边挪了半分。

自从刚刚少爷起身照了镜子后,这样的情景已经持续了一炷香了。

终于,小侍童将视线钉在自己长袍上的布织纹路上,涩着嗓子开了口:“少爷,今儿可是您的大婚之夜,万不能歇在书房呐,不然老爷要责罚平安了。”

呵呵,少爷,大婚。

少爷!大婚!

靳布怎么也没想到她一个自小小病不断,大病不犯的病秧子,最后居然因为一个小感冒诱发的心肌炎而翘了辫子。

死就死了吧,她还穿越了。

没有穿越的人生不是完美的人生。

所以为了能让人生更加完美些,这穿越嘛,她也就认了。

可是为何别的女的穿越都是变成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女,或者集万千宠爱为一身的公主,或者什么千金小姐,皇帝的嫔妃。

而到她这里她就要变成一个十四岁乳臭未干的半大小伙子。

半大小伙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一个今日大婚的半大小伙子。

要知道她死的时候也才二十岁啊,是个刚上大一的新生啊,她自己都没谈过恋爱,都没跟男生牵过小手,现在就要她去跟着另一个陌生的女生洞房?

跟女生洞房?

呵呵哒,怎么洞?

虽然现在她这具身体是男的,可她的内心还是妥妥的直女,萌妹子啊。

哪怕新娘再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她也下不去嘴,下不去手啊。

“我不去。”靳布缓缓出声,她这才发现她的这具身体估计还太小,都还没经历过变声期,发出来的音都是软萌的男孩子的声音。

听到这个回答平安并不感到意外,这次大婚完全是老爷趁自己病重,强行给少爷定下的,并且一定要少爷在上任太子侍读之前完婚。

因此少爷不愿去洞房是能够理解的,更何况他家少爷才十四岁,估计对男女之事还不甚了解。

说起他家少爷,平安还是很引以为豪的,少爷是金陵城第一才子,今年春天还一举拿下春试的头等状元,才华学识是得到了皇帝赏识的。

不管是智商还是学识都是数一数二的高,可是其他方面就弱了点。

就比如,少爷有些脸盲,他跟了少爷十年,少爷还是对他非常陌生,上个月还喊错了他的名字。

就比如,少爷很是寡言,他曾经掰着指头算过,一年十二个月平均下来他家少爷一天给他说超过十个字就算话多了。

就比如,少爷没有朋友,十年了他都没见过有哪位同龄人来找过少爷游玩。

还比如,少爷很是无趣,这些年除了看书,他都没看过少爷有过其他的兴趣爱好。

面对靳布的拒绝,平安的态度很是平和,毕竟这些年他也已经很习惯了,要是放以往他肯定就不会再试探第二次了,可今日毕竟少爷大婚,老爷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了的。

“少夫人还盖着盖头等着您呢,您总该给少夫人揭了盖头吧。”平安一脸期盼地望着靳布,希望他的少爷能挪动一下高贵的身躯,前往新房看一看已经等到快三更的新娘。

“不去。”靳布很有原则地坚持。

“少爷,您就体谅体谅奴才吧,若您大婚之夜宿在书房,明日奴才非得蜕层皮不可。”平安说着已经全身匍匐在地了。

靳布有些不忍心,终于坐起身想要将平安搀扶起来。

已经将脑门贴在地上的平安看到面前伸过来的手,吓得浑身一个哆嗦整个肩膀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

他家少爷居然扶自己起来,看来这场婚事真让少爷受刺激了,连行为都与素日不同了。

要知道十年了,不管他在少爷面前是摔了,碰了还是磕了,他家少爷从来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冷着脸从他旁边路过。

曾经他一度在心里痛骂少爷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平安的反应把将靳布吓了一大跳,她以为自己的一再拒绝让这名侍从很是为难,毕竟在那些古装剧中,主子犯了错下人是要受罚的。

实际上,她现在还没完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只记得自己昏迷在医院病床醒来就到了这里,成了一名即将洞房的半大小伙子。

甚至她还有种身体与灵魂尚未完全契合的眩晕感。

看了一眼还匍匐在地的平安,靳布尴尬地收回了伸出去的手轻轻叹了一口气,又稍微挣扎了一下:“非得去不可吗?”

“平安,少爷可在书房?”平安尚未答话,门口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原本就愁眉苦脸的平安听到门口的声音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大婚之夜不去新房,这下好了连老爷都惊动了。

“在,在的,老爷。”平安哭丧着脸,哆哆嗦嗦地答道。

靳布一下慌了神,刚刚她躺在软榻上回忆了半天,她只想起这具身体也叫靳布,是个年仅十四岁的高冷状元,有个中风瘫在床上的爹,有个白日里刚迎接回来的娘子,明日就要去给当朝太子做侍读了。

可这爹不是瘫在床上了吗,怎么突然过来了?

“砰砰砰”

敲门声透过木门一下下锤在靳布的心墙上,只砸的她一颗心剧烈地颤动。

怎么办?要怎么办才不会被发现?



点击继续阅读《东宫来了个小侍读》(书号:22682)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